苏沅秦芷兮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清歌

(苏沅秦芷兮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清歌:被渣男利用,被白莲花算计,秦芷兮上辈子真是误把鱼目当珍珠,一片真心喂了狗。重活一世,她宁可嫁给一个太监也不嫁渣男,不料大督主却顺水推舟黏了上来,要亲亲要抱抱,还要搂着她一起睡觉。睡就睡吧,反正他也做不了什么。搂着怀中娇妻,苏沅眼底笑意渐满,可心里依旧钝痛——如果不是为了他,阿芷你又怎会下嫁?但无论你想要什么,此刻你在便好....
苏沅秦芷兮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清歌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 013寄人篱下

"小姐,都办妥了,这套衣服是先前老太君去订的,奴婢顺路便取回来了。"

秦婉儿刚走没多久,杏儿便一脸春风得意的回来了,手上端着一个托盘,而手腕上还多了一个通体翠绿的玉镯。

想必是从秦婉儿那里得来的。

只是秦芷兮却并没有戳穿她,语气一如往常,"嗯,放在桌上便下去休息吧,我这里有辛夷伺候便够了。"

闻言,杏儿的眼里也闪过了一丝得意,炫耀似得看了眼辛夷,便转身退了下去。

等以后二小姐嫁给辰王,自己也能得个侍妾的位置,这些伺候人的活,谁爱做谁便去做。

"小姐,这身衣服可真好看。"辛夷自觉地将衣服挂了起来,细细理了理繁复的裙摆,语气里满是赞叹,却让秦芷兮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既然想算计,自己又怎么能让她失望呢……

皇上寿辰,自然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宫门口十里都摆上了流水席,供百姓品尝,进出宫门的审查自然也严格了不少。

秦芷兮端坐在软轿上,耳边突然便多了不少闲言碎语。

"瞧,那个便是秦芷兮,将军府可是把她宠上天了,看她那骄矜的模样,怪不得连养面首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可不是吗!这苏督主也当真是冤枉,就是苦了婉儿妹妹,在府里还不知道要受她多少欺压!听说上次都直接拿剑对着她了!"

"说是待你如嫡女,瞧瞧秦芷兮那裙装,再看妹妹你这一身,又怎么连顶轿子都没坐,还要同我们这些个庶女同行!"

又是一人替她打着抱不平,看向秦芷兮的眼神里更是憎恨。

这些人本就是庶女,此时更是把所有的怨恨都加在了秦芷兮身上,仿佛自己的不幸都是秦芷兮造成的一般。

开口的几人秦芷兮并不认识,但她们身侧的秦婉儿却朝自己看了一眼,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的身子也似乎战栗了一下。

顺势轻轻扯了扯两人的衣袖,开口时的音量却依旧足够让人听见。

"将军和夫人待婉儿极好,这宫门口,可莫要让人听去了,平白为姐姐们招来祸事。"

话里话外都在坐实秦芷兮骄纵乖张的形象,更是引得众人替她打抱不平。

这时候不叫爹娘了?

秦芷兮眼底闪过了一丝冷意,伸手让辛夷停了轿,便主动朝她走了过去。

单是坏她的名声也便罢了,但秦婉儿这回分明是在说着将军府苛待她!

"妹妹怎么躲这儿来了,可让我好找!"秦芷兮脸上的笑依旧淡淡的,只是眉眼间却分明是着急的。

"轿夫说不过打点个宫门的功夫,妹妹便不见了,还怕出了什么事,如今见妹妹是在这叙旧,便放心了。"

说着,秦芷兮似有若无的看了眼自己后面的软轿,竟是比她这个嫡女的还要气派几分。

众人看向两人的眼神顿时有些不对劲了。

见她过来,秦婉儿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倒也很快收拾好了情绪,刻意朝前走了几步,站到了她身边。

这下两人的服饰一对比,更是明显。

秦芷兮一身繁复的裙装,显然是精心制作的。

而相比起来,秦婉儿今天的这一身,却更像是劲装,虽将她的玲珑身段尽数勾勒了出来,但总显得简陋了。

"是婉儿不好,让姐姐担心了。"

一句话柔柔弱弱的,一下子又把自己置于了弱势地位。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 014好戏开场了

"这身冰丝劲装倒是极衬你,怪不得哥哥宁愿累死三匹马,也要特意差人送回来与你。"

秦芷兮却只是淡然看了她一眼,轻飘飘的一句话便顿时让众人眼底多了几分不可置信。

这身看起来简陋的衣服竟然是刀枪不入的冰丝?还是秦少将军特意从北边差人送回来的?

而且这秦芷兮虽说清冷了些,但看起来也并不像是外界传言的嚣张跋扈。

谁都不是傻子,如此一来,众人看向秦婉儿的眼神也顿时奇怪了起来。

秦婉儿脸上的笑容有瞬间崩塌,连连赔笑,自然也待不下去,不多时便转身离开了。

见状,秦芷兮也不多留,告辞离开时礼数依旧周全。

只是这后宫之中,传的最快的便是流言,尤其是被人恶意加以渲染的流言。

一路走去都有人在耳边聒噪,秦芷兮无所谓的揉了揉耳朵,落座时却依旧是一派云淡风轻。

只是一落座,便有一道嫌恶的视线看了过来。

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正对上穆可茹那挑衅的目光。

这位公主和秦婉儿走得近,自然不待见自己,只是今日她的目光里,似乎多了些其他的东西,明显和前世不一样了。

秦芷兮心底了然,收了目光,顺势打量了下坐席,门外尖细的礼喝声便一声高过一声地响了起来。

"皇上驾到。"

"督主、太子、烨王、辰王殿下到--"

"恭祝吾皇万寿无疆,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督主万安,殿下千岁!"

一众山呼行礼之后,连续几道目光却都似有若无的落到了秦芷兮身上。

下意识的顺着目光看去,皇上和辰王很快便错开了视线,倒是苏沅,直白的不加掩饰。

只是众人大多跪伏在地,并未注意到。

"都起来吧,今日君臣共饮,无须拘礼!"皇上在空中虚扶了一把,而后笑着在龙椅上坐了下来。

几句客套的寒暄过后,照例,接下去便是献上贺礼的时候。

太子首先捧着一个锦盒走了出来,举手投足间自带了一派温文尔雅的儒士模样,也正是因此,总不被皇帝待见。

不然穆羽辰那渣男也不会有机会趁虚而入了。

一想到从前,秦芷兮一瞬失神,眼底不自觉地闪过了一丝冷意,再次抬头时却彻底消失不见。

这是这一切都被苏沅尽收眼底--

是在担心太子的礼物太好,抢了辰王的风头?

苏沅的心不自觉的揪了一下,错开视线的瞬间,指尖下意识地抚了抚怀里的那方墨。

"哈哈哈,好!太子有心了!"皇上爽朗的笑声响起,看向太子的眼神里也缓了几分,秦芷兮这才回神。

抬头看去,便见太子送上的一柄古剑,即便是白日,剑刃依旧泛着寒光。

好剑!

秦芷兮的眼神不自觉的亮了一瞬,在看到穆羽辰上前的瞬间,眼底更是闪过了一丝笑意。

一瞬便刺痛了苏沅的眼。

"儿臣恭祝父皇寿与天齐,江山锦绣万里!"穆羽辰一脸自信满满,伴随着祝词,身后的侍从便缓缓拉开了画卷。

一副锦绣河山图缓缓铺展,画上山河大好,皇上却陡然冷了脸色。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 015不能重蹈覆辙!

见状,秦芷兮眼底不自觉的闪过了一丝笑意,虽然转瞬而逝,却依旧被苏沅捕捉到了。

他好看的眉头不捉痕迹的轻皱了一下,眼底也多了几分探究。

怎么皇上冷了脸,她看起来竟还有些幸灾乐祸?

只是还没等皇上开口,穆羽辰便连忙上前了一步,双手作揖,而后跪伏在地拜了三拜这才直了身子。

"儿臣知晓父皇忧心北边戎夷作乱,东南连年水患,儿臣不才,不能领兵作战为父皇分忧,但潜心钻研数月,倒也略知沟渠之法,儿臣自请主持东南沟渠大事!"

"好!朕便封你为渠役使,亲率三千人马,不日便启程。"

这番话显然是正中了皇上下怀,他的脸色陡然一变,竟直接站了起来,亲自走了下来,将穆羽辰扶了起来,还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

眼底也多了几分满意。

"儿臣,谢父皇恩准!"

穆羽辰开口时眼底满是自信,不由得让秦芷兮攥紧了衣袖--

前世太子便是不合时宜地献上锦绣河山图,惹得皇上勃然大怒,而当穆羽辰送上墨的时候才大喜,就是现在这副模样!

难道,即便是自己重生了,前世的一切都无法改变吗?

不,不能让将军府重蹈前世的覆辙!

一瞬慌乱过后,秦芷兮眼底飞快地闪过了一丝锋芒,转瞬却又消失不见。

将她的情绪波动尽收眼底,苏沅眼底疑惑更深,却被他隐藏的很好,表面上丝毫不露。

"不知苏爱卿准备了什么?"皇上显然是很高兴,满意的抚了抚胡须这才看向了苏沅。

秦芷兮的心底不自觉的一紧,今生的走向和前世大有不同。

那块墨,不会不得皇上的欢心吧?

正对上秦芷兮略带了几分紧张的眸子,苏沅心底不由得一动,开口时的语气也轻快了几分。

"不是什么大礼,不过就是一副贺寿对联。"

从怀里将那一副对联拿出来的瞬间,众人眼里都多了几分惊讶,尤其是苏太傅的眼底更是轻蔑。

呵,不过就是个野种,即便是当了督主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上不得台面!

目光似有若无的从苏太傅面上扫过,苏沅嘴角也多了几分嘲讽,不卑不亢地看向皇上时,苏沅倒是从他眼底看出了几分好奇。

"既是对联,那便让大家都看看。"皇上一抬手,苏沅便顺势行了一礼,而后看向了秦芷兮。

"是,有劳秦小姐。"

话音刚落,秦将军顿时冷了脸色,却碍于百官都在,不好开口。

怎么扯上自己了?

该不会是怕自己害他,连带着要拉她一起下水吧?

这个念头在秦芷兮心里一闪而过便彻底被自己按住了。

若是害怕,当初又何必送这个?

自己还真是小人之心!

秦芷兮心绪微转,想不明白为什么苏沅点了自己的名字,干脆也不想了,款款起身走了过去。

繁复的裙摆随着步子起起落落,煞是好看,再配上她的一身气度,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呆了。

只有穆可茹和秦婉儿相视了一眼,眼底嫉妒之余,满是得意。

"南山新作颂,北海喜开樽,臣恭祝吾皇寿与天齐!"苏沅一番祝词之后,两人便默契展开了对联。

只是,那上好的红宣上,除了遍布的祥云仙鹤之外,竟是一片空白!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