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为后免费阅读-红妆为后全文在线阅读

《红妆为后》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小说作者洛小言,其中有夏侯紫最新内容精彩不容错过,主角是夏侯紫的小说等着你的来看。五年恍若一梦,她和他携手征战沙场,无数次惊心动魄的生死回悬,助他赢得天下,如今她卸下盔甲,红妆女儿身,嫁与他为后。...
红妆为后免费阅读-红妆为后全文在线阅读

13.宫中人可羞可辱

  玉卿如睁大了眼睛,差一点站不住,“皇,皇上,臣妾什么都没有做,臣妾冤枉啊。

  “是不是冤枉,你自己心中有数,你害死了朕的皇后,死千百次不足以抵债,所以朕要让你生不如死!把这孝服给这个贱女人换上,朕要她在皇后灵前连跪三天三日,每日磕三千次头,从今往后,她不再是皇后,宫中人人可羞可辱。

  君寒懿话音才落,玉卿如就被两名锦衣卫按住,强行扒掉了头上的凤冠,摔在地上,那些嬷嬷婢女大气也不敢出,她们知道,变了,一切都变了。

  玉卿如脸色苍白,挣扎着,“不,本宫是皇后,你们这些贱奴,谁也不能碰本宫,放开本宫,放开!皇上,求求您,看在臣妾对你一片赤诚之心的份上,不要,不要这样对臣妾。

  被扯掉了一身尊容的象征,嬷嬷和婢女上阵,抓起丧服就往玉卿如身上粗鲁地套,她们知道,以后命运如何,还得看这一次的表现。

  君寒懿面容冷寒,想到含恨而死的玉琦鸢,心仿佛被尖锐之物刺穿,眉头不忍痛地紧蹙,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朝凰殿,望着一片苍茫凄冷的白,天地间竟无一丝多余的颜色,像她灿然如花的年华,在一瞬间凋零。

  感到有什么凉凉地打在身上,君寒懿伸手,干涸的嘴唇动了动,是雨,下雨了,这是她流下的泪么?

  “鸢儿,鸢儿……君寒懿环顾四周,寻觅着那一抹红衣身影,身躯在越来越大的雨水中踉跄着,白色的花,白色的幡布,都被一点点冲刷,灵堂那一头传来宫人的哭声,拼命扯着嗓子,听不出一丝一毫感情,君寒懿忽然笑了起来,她被诬陷叛国,天下人都恨透了她,唯独他,才是真正的痛不欲生。

  玉卿如跪在玉琦鸢的灵堂前,在锦衣卫的监视下,一个头接一个地跪,稍微松懈就要吃鞭子,那鞭子带了钩刺,玉卿如身上的孝服被鲜血浸染,一片红,和满目的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君寒懿恨她,可更是恨透了自己,相府骂他狗皇帝,昏君,并不冤枉。

  查明真相后,他原本应该即刻去找她,而不是用满门抄斩来逼她现身,他不肯放下最后一份尊严,终究是晚了一步,从此人鬼殊途。

  大雨下了三天三夜,君寒懿也淋了三天雨,不肯进一粒米,没有阖过眼,终于在玉琦鸢出殡后病倒。

  张公公请来太医,都说是寒邪入体,又劳心费神,伤到了肺腑,须好生调理养身,不可再动妄念。

  君寒懿靠在枕上,咳嗽了一阵,抱过身侧的骨灰盒,他怎么舍得让她葬入黄土?不过是立的衣冠冢,他要她永远陪在他的身边,直到有一天他也死了,他们就在一起。

  “皇上,大擎局势不定,目前更是……还请皇上养好身体,万万不可让小人得逞啊。张公公见君寒懿魂不守舍,立刻跪下劝道。

  君寒懿为人人眼中的叛国贼举行国葬,已经引起诸多百姓不满,那些民间组织正在蠢蠢欲动,朝廷内部也有异议,特别是那些未真心归顺的重臣,只怕是要大作文章。

  君寒懿眸中锋芒一现,诡异森冷,“朕,还没有到这些鼠辈都可以对付的地步。

  “皇上……本宫要见皇上,你们不要拦着本宫,免得本宫治你们的罪,哈哈哈……让开!

  御阳殿外,传来玉卿如疯狂的喊叫。

 

14.七十二酷刑轮一遍

  张公公向君寒懿做了一个请示,便走到殿外,“来人,把这个贱妇扔到牢狱里,七十二酷刑都受一遍,不可把她弄死了,谁要是失手,就用自个儿的人头交代。

  玉卿如披头散发,身上还穿着被血浸染的丧服,脸上脏兮兮的,活像一个女乞丐。

  听到张公公的吩咐,她脸色大变,浮起了惊骇,浑身颤抖着,“不,本宫不信皇上会这样做,本宫要见皇上,皇上宠着本宫,你们敢动本宫,小心皇上杀了你们,皇上,皇上……

  张公公怒声,“还不快点!

  玉卿如立刻被拖走了,怎么挣扎和呼喊都无济于事。

  张公公往地上啐了一口。

  君寒懿抚着骨灰盒,苦涩一笑,“鸢儿,你看到了吗?害你的人,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可是最可恨的人是朕,若是朕信任你,护着你,你又怎么会……

  他说不下去了,喉咙艰涩难言,闭上眼眸,睫毛颤抖。

  边塞的月大而寂寥,她一身红衣,眉点朱砂,在山丘上起舞,长袖若蛟龙,目含秋波,他看痴了眼。

  猎猎风声过,黄沙从地上像波浪一样迭起,他没有注意,一支箭从那一头呼啸而来,直取他的颈部。

  她一个旋身,竟向他辗转而来,投入他的怀抱,“寒懿,说,说你爱我……

  他才发现,她的后背上插了一支箭,而她嘴角涌出的黑血表明箭上有毒。

  而且是鞑靼最致命的毒药,见血封喉。

  他立刻放出了她全身的血,又果断给了她一半,两人勉强活了过来。

  那些岁月,是把彼此刻入了对方的骨血,生死一体,不离不弃。

  他们之间,容不下任何嫌隙和瑕疵,知道她“背叛的事实,他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失去了理智,命运就给了他最致命最痛苦的惩罚。

  养了一些日子,君寒懿身体没有什么起色,可他每天坚持上朝,将每个人的心思藏在眼底。

  最近天一直在下绵绵细雨,仿佛一场长久的思念,不到头,阴沉的天穹,又像预示着什么的来临。

  “皇上,大事不妙,最近城中出现一支白头军,头裹白巾,说要……

  任王佟急匆匆地进来,也无法把后面的话说出口。

  “但说无妨。

  君寒懿拧起了眉头,几天前他才下令处斩了一批自发的民间组织,想不到此刻又起一批,没有朝廷上某些人的怂恿和放任,他不信。

  “说要为皇上送葬。

  君寒懿嘴角勾起,噬血般诡异,“那就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传令下去,斩白头军一人首级,赏银百两,擒住首领,黄金千两。

  这些鼠辈他自然是不放眼里,然而按住葫芦起来瓢,这是前朝少有的情况,他自问对百姓的抚慰还算到位,大擎也国泰民安,百姓只要填饱肚子,再对国葬有什么不满,也不过是茶余饭后作为谈资,但也容易被煽动,所以这些民间势力,必定会有一个幕后主使。

  消灭了白头军,还会有红头军,黄头军……

  君寒懿握紧了扶手,缓缓起身,看来,他要亲自会一会这些势力了。

 

15.修罗门女坛主

  不出三日,白头军就被尽数剿灭,除了头领逃走,大功告捷。

  可是很快,京城就涌出了四五支不同的组织军,不扰百姓,只袭击朝廷,这些人神出鬼没,而且身手都不错,声东击西,把锦衣卫耍弄得团团转,不断有弓箭飞向皇宫,主要朝着金銮殿和御阳殿方向,目标很明显。

  君寒懿连接过几根粗砺的弓箭,狠狠折断,看到宫墙上跑过数个人影,一身黑袍,脸上有火焰印记,是修罗门的人。

  他眯起眸子,立刻展身追了上去。

  一个蒙面身影落在御阳殿门口,迅疾若鬼魅,守卫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感到脖子上一凉,颈部喷血倒了下去。

  来人匆匆进入御阳殿,抱起龙床上的骨灰盒。

  君寒懿没有追上黑袍人,意识到这是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立刻赶回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他的心如受尖锐一击,“把鸢儿的骨灰盒放下。

  纤瘦的黑袍身影站在宫墙最高处,风萧萧而过,将他的黑袍扯起,勾勒出玲珑的曲线,原来是个女子。

  她蒙着面纱,只留一双潋月清潭的美眸,却是疏冷淡漠得让人心头发寒,眼皮上各自点了三颗朱砂,冷艳得惊心动魄。

  她只手抱着玉琦鸢的骨灰盒,无视不远处站着的人,随手揭开了盖子,一缕烟灰,就这样随风而逝。

  那眼中,分明带着一丝刻骨的仇恨和讥讽。

  君寒懿只感到所有的血气都在往头上涌,眼眸变得赤红,“把鸢儿的骨灰盒还来。

  拔剑迎了上去,女子毫不客气地格挡,一瞬间的撞击,光芒铮然析出,引起附近的树都飒飒作响,折枝落叶。

  女子忽又移开,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淡淡清香扑鼻,还没有闻得清晰,便已经消失。

  君寒懿暗惊,明明她只用了一只手,可使出的力道竟然不输给他,这个女子,武功究竟有多高?

  她的衣着肩上有一只狐狼,是修罗门三十六坛分坛标志,只要擒住她,说不定可以把修罗门主引出来。

  君寒懿再多的念头,都抵不过她手中的骨灰盒子。

  他整颗心都系在了上面,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涌起一丝无法言说的沉痛。

  “鸢儿没有招惹你,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尽管冲着朕来。

  君寒懿冷冷地盯着蒙面女子,她眼神发寒,不带一丝感情,浑身隐隐弥漫煞气,一看就是个不容易对付的角色。

  女子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得仿佛老妪,“你这样昏头昏脑的狗皇帝,居然还有爱人之心?我不过是要拯救这名女子的魂灵,免得被你这个昏君玷污了去,我来,就是要解决你这个狗东西。

  君寒懿眸子一黑,再度发动攻势,剑刃交击,光影万千,凌厉地划过虚空,两道身影所经之处,不断有花树倒下,空中都是乱石飞尘。

  君寒懿步步紧逼,频出杀招,女子也不甘示弱,尽数挡了回去,气势凌厉,汹涌若浪,仿佛要把眼前的男子大卸八块才肯罢休,可是内力却与君寒懿持平,想来是短期内忽然精进的结果。

  趁着稍占上风,她飞快挽了一个剑花,层叠的光芒都朝君寒懿涌去,刺得人眼睁不开,他下意识地抬袖遮挡,边持剑纠缠,剑尖都指各大命门,可女子的身影灵巧得宛若游龙,他半天讨不到便宜,忽然想到塞外舞袖的红衣身影,心神一阵恍惚,力道不由得又弱了两分。

  那女子似乎有些意外,大擎君主,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孱弱?

  瞳孔一缩,将他的剑死死抵住,进逼几步,一扬手,将骨灰盒往空中一抛,所有的骨灰都撒了出来,被风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