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宠坏我了》陌希儿南宫泽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老公你宠坏我了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陌希儿南宫泽进入,《老公你宠坏我了》小说免费阅读 陌希儿南宫泽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绯色是如何刻画的。老公你宠坏我了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为了最新报道,陌希儿不小心招惹了星城最难搞的男人,结果,被虐(宠)得很惨……“少爷,少爷,少夫人被小明星欺负了。”“谁?让她在娱乐圈从此消失。”他的老婆他才能欺负。“少爷,少爷……”“还有谁欺负我老婆,给我灭了。”某男人咆哮。“不是你欺负我最狠吗?”陌希儿懒洋洋地问。南宫泽:“……”他没有,他不是,别胡说。他明明最...
《老公你宠坏我了》陌希儿南宫泽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9章 不管你愿不愿意玩

幸好,刚刚有电梯,她冲进去,拼命地按一楼的键。

眼眶的雾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心中那屈,辱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她还是气得浑身哆嗦,为什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拿纸巾出来狠狠地抹着嘴唇,觉得很脏很脏,用力地抹,嘴唇被她抹得又红又紫,很是狼狈。

手机响起来,她的手哆嗦着,很久才找到了手机,吸了一下鼻子,不想自己的软弱流露,然后才接听:“墨凡,什么事?”

墨凡的声音像阳光一般灿烂,很动听也很有朝气:“希儿,你在哪里?我回到杂志社没有看见你,你不是答应了你妹妹到医院陪她吗?”

她吸了吸鼻子,微笑:“是,我有点事,离开杂志社了,现在情况怎样了?是不是已经清空了?”

他回答:“是,不过那死胖子出了问题,刚刚听说南宫集团要告他。”

陌希儿一点都不关心那色老头的事,对于南宫两个字有着条件反射的厌恶,和南宫泽有关系的一切,她都不关心,也不想知道。

她说:“反正失业已经是事实,我明天还要去找工作,幸好还有你介绍的兼职,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墨凡关心地说:“你现在哪里,要不要我过去接你到医院?我也许多没有见浅儿了,她怎样了。”

说到妹妹,陌希儿的声音柔和了一些,她说:“她很好,那私人医院是贵了一些,不过很值,被照顾得很好,你不用过来了,我坐公车过去就行。”

墨凡说:“你那兼职是忙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些钱的,不如迟一些再找工作,不要逼得自己太紧。”

声音里充满了关心,陌希儿冰冷的心感觉到了温暖,那个阳光一样耀眼的男子,一直以来都对她那么好,没办法不感动。

她在和墨凡说着话,脸上浮起的柔和表情,还有所说的话却落在了野兽一般的眼中,那就是南宫泽。

她根本就不知道,从她进入电梯的那一刻,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已经落在了他的眼中,电梯里的视频像头,他一早就接了进来。

再一次被这女人赢了的姿味让他暴怒,所以他本来打算让人在大堂里截住她的,但是听了她的话之后,他的眸底浮起了浓浓的玩味,真好玩!

这小野猫的弱点原来就是她的妹妹是吧?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游戏,越来越好玩了,那么倔强是吧?这么会玩手段是吧?

陌希儿,不管你是不是演戏,不管你愿不愿意玩,这个游戏里面,你当定女主角了。

同时,心中极不是滋味,她对自己就装得那么冷冰冰,对手机的那个人说话却是说得那么温柔,那个男人是她的什么人?他认得他的声音,就是中午抢过去说话的那一个。

想到这里,眼眸浮起了狠戾而嗜血的神色,陌希儿,不管用什么手段,他就是让你知道得罪他的下场是什么!

听完了墨凡的电话,陌希儿的心情微微好了一些,他说有一份工作要介绍给她,虽然不是她喜欢的记者工作,但是在公司里面,工资稳定一些,也高许多,再加上她平日的兼职,只要省一点,妹妹的手术费肯定能存够的。

刚刚的不快,她努力地抛之脑后,她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哀悼失去的初吻,更没有时间去恨那个人,就当作被狗咬了一口好了。

第二日,陌希儿很准时地到了要面试的公司。

那是一家规模挺大的国际HH娱乐公司,是本城一家签约最多艺人的公司,也就是说在这里工作,很大机会接触艺人明星,或者模特之类的。

面试的时候,竟然那么多人,一百多个女孩在排队,陌希儿已经生了退意。

毕竟这一百多个人之中,她很肯定自己的学历一定是最低的,硬件上面已经输了。

但是她又不甘心,她并不比别人差,也不比别人笨,只是她们的学历高一些罢了,一想到墨凡告诉她这里的工资和待遇,每年都会出十五个月的工资,假期也多,比在杂志那的待遇胜几倍。

更重要的是,昨晚妹妹的主诊医生告诉她,轮候的时候将妹妹排在了前面,只要一有合适的心脏,就要帮妹妹做手术,尽管她已经存了一笔钱,但是意外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发生,她必须地要存更多的钱,她才会安心。

因此,这里的工作她是志在必得的。

陌希儿的筹码是最后一名,她的姿色在所有女孩里面是最抢眼的,于是所有女孩都不想理她,甚至说难听的话给她听。

她若无其事地抱着简历,清冷的表情,冷漠而倔强的目光,嘴唇抿成了好看的弧度,背挺得很直,一身咬着牙才下定决心买回来的香奈儿套装将她身段的线条衬托得玲珑有致。

天空这时候飘起了雨水,她望着纷纷的雨水,微微蹙起眉头,没有带伞来,这衣服湿了她会很心疼的。

南宫泽慵懒地坐在大班椅,交叉着双腿,漫不经心地望着外面的那些挤破脑袋也想进来工作的女人。

这家娱乐公司是他私人的公司,没有人知道幕后老板就是他南宫泽,更没人知道堂堂南宫家族的继承人会开一家娱乐公司,混这么复杂的圈子。

唇边泛起了浓浓的嘲意,都是普通货色,也想混进来HH,HH连普通助理都是俊男美女。

这时候他的视线不经济地落在了一个侧影,那玲珑有致,却极有性格的侧脸,朦胧间显出了极美的神态。

懒洋洋的目光突然变得鹰一般的锐利,紧紧地锁住了陌希儿,心中讶异,是她?

她竟然也来面试?

本来觉得这个面试枯闷不已,因为她的出现,不由得牵唇,低语,陌希儿,是你自动送上门来的,可不要怪他。

陌希儿终于等到了自己,可是那美女并没有叫她的名字,而是说:“好了,今天的面试结束,大家都回去吧。”

她一听,讶异地站起来问道:“小姐,我还没有面试呢。”

美女的骄傲地看了她一眼,说:“你叫什么名字?”

“陌希儿。”

第10章 记得顾客至上

美女打开手中的文档,看了一下她的资料,不以为然地说:“你回去吧,不用面试了。”

“为什么?我是排队拿了筹码,就算你们不请我,也要面试我最后一个才是。”

陌希儿的表情清冷了起来,眸底是不妥协的表情,她是看得出对方眼中的不屑,就算她的学历低,却不代表可以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

美女说:“你不用面试,明天上班。”说完,转身进了会议室向南宫泽报告去了。

陌希儿讶异地站在那里,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还有些女孩没有离开,听见了美女的话,顿时忿忿起来:“有后门就早说,装什么呀,害我们浪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就是呀,最讨厌这种人了,明明有后门,却拿我们当陪衬品,长得漂亮了不起呀。”

“走吧走吧,别人有后台,我们没有,眼红也没用呀,有那个时间眼红,不如去韩国整容啦,谁叫别人长得比你好看。”

“下次面试不要来公司来,直接到床、上去……”

都笑了起来,接下来说的话越来越难听。

陌希儿沉默。

她站在原地好一会,等所有人陆陆续续都离开了,这才咬着下唇,犹豫了许久才离开。

走后门,对所有充满希望来面试的女孩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唇边泛起了一抹苦意,可是这个世上,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她极需要这工作,极需要钱,所以她不会伟大地对那美女说给大家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她对别人公平,可是别人哪曾对自己公平过。

她猜想着应该是墨凡帮了她这样一个忙,如果她推了,岂不是对不起墨凡?心中感激墨凡的帮忙,他是她唯一的好朋友,也只有他才知道她有多需要这份工作。

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离开了HH娱乐公平,她就迫不及待打电话给墨凡告诉他这个好消息,顺便要感谢他的仗义帮忙。

手机刚拿出来就响了,她吓了一跳,一看,原来是她兼职的那家高级会所的经理,连忙接听:“冰姐,找我有什么事?”

冰姐:“希儿,你现在有没有空?”

“……有的。”违心地回答,她本来想约墨凡一起午饭,顺便感谢他为自己走他一向不屑于的后门,让自己得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可是冰姐的语气那么急,她说不出来拒绝的话。

冰姐:“中班的小樊临时有事请假,这个时候找不到人来顶班,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空,放心吧,工钱照样算给你,并且小樊说她的那份也给你。”也就是说会有双份的钱,中班的时候比较忙,那个是富豪会所,来光顾的都是小费非常大方的富豪。

只可惜之前希儿在杂志的工作很忙,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上那个班,所以她马上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好,我现在就过来。”

挂了手机,墨凡的电话紧至而来,他的声音一向是动听而阳光:“希儿,怎么样,有没有好消息。”

希儿浅笑,这家伙,明明知道是势在必得了还问这话来顾及她的自尊心,感动地回答:“嗯,明天上班,墨凡,谢谢你。”

墨凡爽朗地笑了:“那就好,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庆祝吧。”

她说:“不好意思,冰姐临时让我回去顶班,恐怕我要深夜才有空,不如明天中午吃饭,好不好?”

墨凡失望,他体贴地说:“好,我今晚接你下班吧,你住那边很偏僻,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她答应了。

高级富豪会所,一听就知道是富豪云集的地方。

陌希儿的美貌和身段的玲珑,很显然在这里极吃香,今天拿的小费,让她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妹妹的手术费也充满了希望。

穿着高跟鞋忙了几个小时,然后才有点空站在休息室吃几口饭,这时候冰姐进来,望着希儿那娇艳的脸蛋,心里有些羡慕,年轻就是年轻,不管多累,还是一样的神采飞扬。

她抱歉地笑了笑:“贵宾1号房的客人临时过来,所以人我都安排好了,希儿麻烦你过去张罗一下行不行?那两个都是城中名贵,不能得罪他们的。”

希儿放下了饭盒,温顺地笑了笑:“好,我现在过去。”

说罢就要出去,冰姐喊住了她:“希儿——”

陌希儿转过头,美丽的眼眸满是疑惑:“冰姐,还有什么要交待么?”

冰姐微笑:“那两个都是熟客,你要记得顾客至上,不要得罪他们。”

希儿温顺地浅笑一下:“冰姐,我知道怎么做,不会得罪他们的。”

望着她玲珑曼娜的背影,冰姐的眼中浮起了愧疚的神色,她低语:“对不起,希儿,这一次是冰姐对不起你,可是那些人不是我得罪得起的。”

贵宾1号房通常是预留着,然后给临时来吃饭的贵宾用,希儿以前的班一直都不定,也不是天天都来上班,因为她长得漂亮,客人都喜欢她,因此冰姐也就破例让她临时上班这样子。

敲了门,然后推门进去,一个漂亮得很嚣张的脸孔浮起邪,恶的笑容,陌希儿认得他,他是这里的常客,每次来都是恰好希儿在上班,并且还要她来服务。

他对她的纠,缠,是整个会所的人都心照不宣的事,让希儿很是烦恼。

这种贵族少爷永远都是这样自私自大,做事也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看见他,陌希儿的心就轻叹了一下,冰姐,你还真是瞒着她呀,明知道她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这个成野烈。

这时候他身边搂着一个女人,风情万种的美女,一边用放肆的目光打量着陌希儿,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还有一个男人,是背对着她,看那挺拔的背影,还有身上的名贵衣服,就知道是非富则贵的人物。

冰姐对他们那么害怕,不惜骗她进来,怕是两个都是她们会所得罪不起的吧。

苦笑,不知道为什么陌希儿没办法气得起来,这就是以前总编所说的潜规则了,不论在哪一行,潜规则永远都会存在。

脸上浮起了职业的微笑:“烈少,是拿你存放在这里酒,还是品尝一下别的酒?现在点菜还是稍会再来。”

第11章 我敢和你打赌

成野烈邪邪地挑眉,嗓音慵懒而邪恶:“嗯,你最清楚我的味口,希儿,就让你来决定吧。”

南宫泽的心一动,陌希儿?刚刚听见她的声音,他还以为是错觉,现在肯定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起很生气的感觉,这个女人果然在他的面前装什么圣女烈女,在这种地方出入的都是非富则贵,她拒绝了他,是觉得他比不上那些人还是比不上成野烈这种只会玩女人的花花公子?

他不动声色,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态度狂野,连背影都很狂野,那微卷的黑发充满了危险的感觉。

陌希儿的视线不小心睨到了他的背影,无来由的心一惊。

然后安慰自己,南宫泽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不会那么巧的。

她用不卑不亢嗓音说道:“烈少是客人,会所的一切菜式都很新鲜,但是我不清楚烈少今天的心情怎样,不如烈少点吧。”

成野烈的目光依然放肆在停在陌希儿微微敞开的领口上面,精致诱,人的锁骨,洁,白如牛奶一般光,滑的脖子。

这是一个很诱,人的小妖精,每次遇上她,他都忍不住撩,甚至好多次用金钱鲜花利诱她,她都不为所动。

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他挑眉,懒洋洋地对南宫泽说道:“喂,你今天是客人,想吃什么就点,小爷我今天心情不错。”

南宫泽的嗓音慵懒却像带着金属般的锐利地响起:“既然这样,什么最贵的,都送上来,本少爷今天心情很差,需要挥霍。”

听到他的声音,陌希儿忍不住浑身一颤,她是死也不会忘记那魔鬼一样的声音的。

一股冲动,她宁愿夺门而出也不想再和南宫泽有任何的交集。

成野烈的纠缠和邪恶,她只会觉得厌恶,但有信心可以摆脱,但是南宫泽,他根本就是一个魔鬼,对付魔鬼的最好办法就是远离他。

但是冰姐那无可奈何的表情,还有哀求的眼神,她很明白这会所里面当经理是多么的不容易,若不是薪水的可观,谁愿意将尊严都抛弃来侍候这些表面看起来尊贵优雅的人物,别人都不知道多少名门的人物私底下是多么的龌,龊,肮,脏。

她的理智占了上风,努力用平静地口吻说道:“那好,我就按例菜单点你们会所最贵的菜式,不知道两位要什么样的酒?”

南宫泽缓缓地转过身来,表情狂野冷傲,眼神像锋芒毕露的利刃一样嗖嗖地射在希儿的身上,相比成野烈那放肆的目光,她更怕南宫泽这样阴戾锐不可挡的眼视。

仿佛要被他的目光凌迟一般,她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尽管表情努力地平静,可是那娇艳的脸庞已经微微煞白。

他的声音漫不经心地响起:“陌小姐还真是清楚我们的喜好,既然这么清楚,那么就由你挑一瓶过来好了,烈少,你赞成不?”

成野烈轻笑了起来,他没有说话,身边那位漂亮的小姐倒是说话了,带着撒娇的意味说道:“哟,两位大少,我的酒量不行,要多多包函才是。”

陌希儿听了,就知道南宫泽是故意的,她怎么知道他们喜欢喝什么酒,就算喜欢,到时候他也可以推说不喜欢,然后找借口为难她。

正想再问清楚,成野烈的目光又放,肆地扫了过来,奔放得红果果。

陌希儿的心涌起了强烈的厌,恶感觉,不想再说话,微微弯了弯腰就退了出去。

南宫泽望着那关上的门,若有所思地低了低眼。

成野烈漂亮的脸孔浮起得意的笑,挑眉:“泽,你可不能和我抢,刚刚那小家伙,我一早就看上了。”

身边的女人不依地搂着他的脖子:“嗯,烈少,你看上刚刚那小女孩,那我呢,你这么快就不要我了吗?”

成野烈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声音很动听,却是很刻薄:“你怎么可以和我的小希儿相比,都残花败柳到什么地步了,只能用来玩玩。”

女人似乎习惯了他的毒舌,不以为意地轻笑起来,搂得更紧了:“可是烈少,只有我们这种残花败柳你才玩得开心呀,刚刚那小女孩玩不起你们的游戏呢。”

成野烈咬了一口她的嘴唇,轻笑:“你怎么知道她玩不起?嗯,就算玩不起又怎样,我烈少看上的女孩,不择手段也要抢到,是不是,泽?”

南宫泽对于他靡,烂的生活早已习惯,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杯中的水,皱眉,这是什么水,这么难喝的水也拿出来招呼客人的?

他的语气依然是冷得很欠扁:“你的游戏方式与我无关,不过既然你现在身边有女人了,那么刚刚那女孩你不能动。”

成野烈讶异,推开了像蛇一样攀在他身上的女人,望着他说:“泽,你不会也是看上她了吧?你公司多的是美女,什么类型的都有,你怎么可以和我抢,这个我绝对不同意的,并且——”

一顿,他笑得神秘起来。

南宫泽并不接话,态度依然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冷傲,他太了解成野烈,也正因为了解,所以他的心里觉得一种从来没有试过的不舒服。

他不喜欢成野烈用那种像要将陌希儿吞进肚子里的目光,更不喜欢他宣誓要得到陌希儿的口吻,最不喜欢的是那死女人竟然对他是那么冷漠的态度,就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哼,他南宫泽是那种忍受别人漠视的人吗?

陌希儿,你错了,并且错得很离谱。

成野烈神秘又邪恶地轻笑起来,继续说道:“我敢和你打赌,那小家伙,肯定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很新鲜呢。”

女人听了,咯咯地笑起来,拍打一下他的胸,膛,他只穿着白色绸缎衬衫,果露着结实而性,感的胸,膛,衣服本来又轻又薄,将他的精壮衬得很有雄,性魅力,女人改拍打为捏,摸,笑得那个风情万种:“烈少,现在还有女人是未,经,人,事的?我还真一点都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