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夏瑾瑶褚君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夏瑾瑶褚君霆进入,《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小说免费阅读 夏瑾瑶褚君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夏晓晴是如何刻画的。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她在锦天各大媒体发消息悬赏征婚,任何人只要今天和她注册结婚,扯证之后奖励十万现金。”“居然还有这种美事儿,可是怎么没人应征?”“开玩笑,在锦天,慕家的弃妇,谁敢要,别说十万,就算百万估计都没人敢出头,有命赚的钱也要有命花。”夏瑾瑶只顾低头看着手机,尽量让自己屏蔽那些议论声,可有句话...
《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夏瑾瑶褚君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009章 勾过手指要算数

褚君霆的手抚上怀中女子的头,轻软柔顺的发丝缠绵于指间。

“说不定我们上辈子就认识,纵然过往时短,毕竟以后日子还长……”

他这话意味深长,有些东西需要时间让她慢慢明白,而有些东西也要留着在未来的时间慢慢回忆。

“君霆,其实我征婚信息上说,一年之后可以分开的,毕竟十万也不算很多!”

夏瑾瑶突然仰起脸来,很认真的看着他。

她还真是会在关键时刻煞风景,褚君霆多少有些无奈,不过还是很认真的看着她。

“我这人做生意最讲诚信,拿了你钱,就准备负责一辈子,除非你要退货。”

“可是,我都还没给你钱……”

夏瑾瑶突然就觉得有点担心起来,这句话倒是让褚君霆更加无奈。

白手起家,大小生意他经手无数,向来都是别人挖空心思从他口袋里掏钱,这样拼命急着塞钱给他的人,她还真的是第一个。

“那你现在陪我去银行开户,马上付款给我,如何?”

夏瑾瑶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这是她自认为听到最让她安心的一句话。

比起昨天抓住救命稻草做挡箭牌的心态来说,她觉得今天莫名多了些东西,似乎不愿对他放手的感觉,并非只是因为麻烦还没有完全结束。

于是,两个人还真是说做就做,马上收拾整理了一起出门。

西园小区附近就有一个银行营业厅,褚君霆在那开了张卡,而夏瑾瑶也马上就把她卡里的十万转过去给他。

本来放下一桩心事,她应该觉得开心,可一路从银行出来,夏瑾瑶却只低头默默走着,情绪不高。

“怎么,突然觉得心疼钱了?”

褚君霆跟上她的脚步,故作无意的轻松打趣道。

其实刚刚夏瑾瑶转账时他已经留意到,转出这十万之后,那个账号上只剩下不到一万块。

“没有,那是答应给你的酬劳,何况你说要负责一辈子的呢。”

夏瑾瑶本来是想开个玩笑,可语气却实在轻松不起来,毕竟现实就是现实,买到的安心没法代替柴米油盐。

“我就说过不用你急着给钱,何况我们是夫妻,没必要计较那么清楚。”

褚君霆搂住她的肩膀,把她搂在怀中,说这话本是安慰她,希望她可以安心。

“不要,征婚信息里说过,十万就是给你的酬劳。”夏瑾瑶语气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态度也格外坚决。

“而且说好婚约只有一年,一年之后可以离婚,一年之内如果生活在一起,家用都由我负责,我会想办法赚钱的。”

“可是你怎么赚钱?”

褚君霆一直都有关注夏瑾瑶的情况,知道她去年才大学毕业,这几个月还没找到正式工作。

尽管她姐姐车祸后的治疗费用,一部分是肇事司机支付,一部分是慕家念在当年和夏家的旧交情在援助,可她也还是要贴补一些。

她之所以答应嫁给慕书远,其实和慕家的恩惠也有莫大关系,而慕家笃定夏瑾瑶逃不出他们的控制,同样是这个原因。

“我大学是学广告设计的,除了可以去工作室应聘设计师,也可以去一些大企业应聘广告部的文员。”

夏瑾瑶说起赚钱的方法,总算打起精神一些。

“另外,我会画漫画和设计插画,除了正经上班的工作,也还可以投稿漫画和接各种设计的散单赚钱。”

她上大学时就已经开始通过这种方式赚零花钱,倒也算是轻车熟路。

“君霆,你知道吗?”

“当初和慕书远谈婚论嫁时,我特别不思进取的产生过米虫思维,真的就想着靠慕家养,完全不用操心未来的生计。”

“我还真是白痴,这个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怎么可以相信男人那种爱你一辈子,养你一辈子的鬼话!”

夏瑾瑶越说越激动,自然也忘记了此刻搂着她的就是个男人。

“你喜欢当米虫吗?那以后我养你!”

褚君霆突然说道,毕竟十五年前他答应过会娶她,会照顾她一生一世。

“你?”

夏瑾瑶这才意识到刚刚聊天的对象是谁,虽然相处时间很短,可那种自然的熟悉感,让她很容易在他面前表达最真实的感受。

“好啊,一年合约期满后,你如果真愿意让我给你当老婆,又养得起我的话,我就让你养……”

夏瑾瑶呵呵一笑,并不十分认真,显然完全当玩笑讲的。

“你说认真的吗?”褚君霆明知道她在开玩笑,却语气格外认真的反问。

说话间已然拉着她停住脚步,让她转身过来,盯着她的眼睛。

“嗯,我说认真的,要不要签个协议?”夏瑾瑶眉目间弯出个好看的微笑,玩笑的语气丝毫不减。

她天生一双灵秀的笑眼,平时不笑也带三分温和的笑意,若是认真微笑起来,别有一番动人韵味。

“不用,拉钩……”

褚君霆说着伸出右手小拇指到她面前,态度却也依然认真,并不十分在意她是否戏言。

“蛤?大叔你几岁了,怎么比我还像小孩子!”

夏瑾瑶一下子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了。

“怎么,想反悔?”

褚君霆眼含笑意看着她,语气中带着几分挑衅意味。

“好,你不反悔,我就不反悔。”

夏瑾瑶也伸出右手小指,勾上他的手指,她眼中的玩笑,他心中的认真,此刻的场景在褚君霆眼中,仿佛和十五年前重叠。

回忆,十五年前……

“君霆哥哥,你骗人,他们说瑶瑶以后只能做君雷哥哥的新娘!”

小瑾瑶微仰着脸,嘟着粉嫩嫩的小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向他,奶声奶气的撒着娇。

“我没骗人,答应了长大娶你,就一定做到,我现在就去对爷爷说!”

小君霆的语气格外认真。

“君霆哥哥,拉钩!”

小瑾瑶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指,天生带笑的眼中弯出萌到家的挑衅意味。

“好,拉钩!”

……

瑶瑶,不管你记得还是不记得,我现在已经兑现了当年的承诺,无论一年还是十年,又怎么可能会放手,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

褚君霆看着两个人勾在一起的手指,却没有把心里的话直接说出口,现在还不是时候……

第010章 这个,我买了

褚君霆除了办银行卡之外,还特别开了张锦天号码的手机卡,方便在国内使用。

然后他又和夏瑾瑶一起拉着手去菜场买菜,还真有点儿新婚小夫妻的感觉。

晚上回到家,他看到方磊留言说有重要的事,便趁着夏瑾瑶煮饭打回去。

“先生,这件事必须请示您本人,今天慕安武老先生亲自打电话过来,说秦副市长交代的,让以锦天商会的名义为您摆接风宴。”

“帮我推掉。”褚君霆回答的很干脆。

“可慕老先生说时间地点都安排好了,还问您身体不适在哪里下榻休养,他要亲自登门探望。”方磊语气显得有些为难。

“探望免了,接风宴先答应下来。”

褚君霆有些不耐烦,不过先抬出秦副市长来,又动用了锦天商会的名义,还祭出亲自探望的幌子,既然如此勉强先答应下来吧,反正答应了也可以临时爽约。

“另外,西园这边的安全,你安排一下,慕家也盯紧一些。”

“先生,新居那边我已经催他们增加人手加紧赶工,现在这种情况要不要另外给您安排住处?”

方磊早就想问的,虽然昨天他也上来过,可今天才实际看清楚夏瑾瑶家的情况,让褚君霆住确实太委屈了点儿。

“不必,我住这里可以。”

他虽然让方磊安排人手,可始终还是觉得自己盯着安心些,何况有夏瑾瑶在身边,住哪里又有什么关系。

慕书远对夏瑾瑶说的话,昨天火了几个小时,如果不是褚君霆不想被人关注夏瑾瑶和他的事强行压下,说不定现在还在热门上。

本来以他的了解,慕安武极爱面子,就算背地里做些不干净的事,表面却格外维护慕家的家声,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可今天确实就出事了。

“另外,林先生……”方磊显然还有事情要说。

“君霆,吃饭了……”

夏瑾瑶清甜的声音刚好从厨房的方向传来,褚君霆应了她,直接挂断电话。

方磊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也只好挂断,先生这次计划回国就是要针对慕家,最让他不解的是,先生这次做事的节奏,让他觉得难以把握。

晚饭过后,夏瑾瑶拉着褚君霆去书房,这里与其说是书房,倒是更像画室。

最醒目的位置摆着个画架,上面有一幅风景油画的铅笔线稿,只画了大半。

“慕家祠堂……”褚君霆一眼便认出画面上的风景。

“咦,这样你也可以认出来,我记得你祖籍在锦天,以前也在这住过吗?”

夏瑾瑶听到他的话凑过来,不过皱着眉头看看上面的画就准备往下撤。

“我小时候住在锦天,为什么没画完就要撤掉?”褚君霆按住她的手。

“哦,我前阵子跟慕书远去过,回忆起小时候的事,临时起意随便画画,现在想起和慕家有关的东西,有些觉得恶心,所以不想画了。”

夏瑾瑶看着褚君霆脸上的表情,忍不住问他。

“你喜欢这幅画吗?”

“可以画完送给我吗?”褚君霆不置可否。

“好啊,你喜欢的话,我就画完它。”

夏瑾瑶说着也就放开了准备撤掉画的手。

“不过我接下来要找事情赚钱,这个可能画很慢。”

“没关系,我可以等。”

褚君霆的目光依然停在那幅画上,虽然只是线稿,大致轮廓却已经十分清晰。

“你可以随便看看,我先开电脑投简历,然后再去网站翻翻有没有插画或者设计的单子可以接……”

夏瑾瑶说着走去书桌边坐下,随手打开电脑。

褚君霆点头答应,先是随便看看挂在墙上的画作,然后走到墙角立着一副半人高蒙着白布的画前停住脚步。

“这么大一幅,也是你画的吗?”

他说着就要掀那块白布,夏瑾瑶则好像想起什么一般,砰的一声站起来,窜过去想拦住他,可他已经把白布掀开……

阳光透过飘窗洒进来,长发少女屈膝坐在飘窗上,逆光视角,整个人都仿佛被罩在光环中,重点在于女子身上仅穿一件男款白衬衫。

美腿纤长,秀发清逸,干净的肤色染着微光显出几分晶莹剔透的效果……

女子目光微垂,左手轻扯衬衫衣襟掩住胸口位置,衣襟边缘露出半边疤痕,配合光影视觉效果,确实如半面娇美的花朵。

“这是谁给你画的?”

褚君霆自然认得画中女子是夏瑾瑶,只是这画的内容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看向旁边一脸害羞神色的女子。

“我……我自己画的啊……”

夏瑾瑶本因为被他看到画觉得不好意思,可他现在这种口气,怎么听起来有点审问的味道,倒好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事一般。

“你凭空想象的?”褚君霆语气稍缓,可是却带着质疑。

“当然不是,照着照片画的啊。”

“还有照片……”他的语气又严肃起来。

“对呀,我就是觉得照片拍得好看,所以才画的!”

夏瑾瑶这会儿倒是没有那么多不好意思了,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褚君霆。

“照片是谁拍的,还有衣服是谁的?”褚君霆追问道。

“哈哈,大叔你想哪里去了……”

夏瑾瑶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笑起来。

“衣服是在某宝买的,照片是我闺蜜拍的,她是摄影杂志的自由撰稿人。”

“那为什么怕我看?”

褚君霆显然对她的答案满意,可语气却依然有些严肃。

“因为穿得太少……其实画完之后,也只有我闺蜜看过……”

夏瑾瑶微咬嘴唇,避开他的目光。

“一幅画而已,昨天你说让我要你时的劲头呢?”

褚君霆勾起她的下颌,用带着几分温度的目光注视着她的眼睛。

“那个……今天也可以的……”

夏瑾瑶眼睛咕噜噜转着,避开和他的对视,其实本来他掀白布时,就是她先想歪了的。

“你刚刚不是说要投简历。”

褚君霆玩味一笑,放开勾着她下颌的手,捏了捏她的脸,把话题转移掉,看着她的样子,他现在倒是不十分急,享受这种文火慢炖的感觉还不错。

“哦,那我继续去投简历。”

夏瑾瑶低头默默转回去电脑前坐,可心思却都被他撩散了,翻看网站投简历的速度都变慢下来。

“你不是说也会卖画,这幅画我买了。”褚君霆继续仔细打量那幅画。

“笔法还是稚嫩些,不过色彩运用的不错,画工也精细,应该花了不少心思……”

第011章 要不要分房睡

“大叔,你对油画也有研究?”

夏瑾瑶本来就没有多少心思认真做事,听他在评论她的画,脑子里的各种想法也跟着飘过来。

“非要把我叫那么老才开心吗?”

褚君霆有些无奈,明明以前她都是追着他叫哥哥,现在怎么就变了辈分?

“对油画谈不上有研究,只是接触过一些和艺术品投资有关的工作。”

事实上,青山集团名下共有五家拍卖行,其中一家还在全球排名前十,每期拍卖经手的都是顶尖古董和艺术品。

“哦,那你现在为什么不做这些工作了?”

夏瑾瑶突然生出几分好奇心来,因为褚君霆对她说过,目前他在锦天只是做临时代驾的工作赚些零花钱。

“突然关心我的工作,担心赚不钱到养家,怕我问你要家用吗?”褚君霆不答反问。

“没有,你随意……反正现在你比我有钱,你想工作就工作,不想也没关系,我会尽力赚钱养家就是……”

夏瑾瑶说着转过头去看电脑,这会儿做起事情来倒是专心多了。

这丫头呆萌可爱起来,确实还和十五年前一样,褚君霆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

如此看着真实的她,即使不说任何话,不做任何事也足矣,毕竟这么多年来关于她的一切,永远只停留在照片和各种调查报告上。

夏瑾瑶投她的简历,褚君霆看他的“画”,两个人中间倒是也有些交流,总体算是相处的安静且融洽。

只是到了该休息的时间,又有新问题出现。

夏瑾瑶的床本来是单人床,虽然两个人睡也可以,但是多少有点儿挤。

因为如此,她白天收拾屋子时,就把姐姐的房间特别整理一下,临睡前她问褚君霆要不要睡隔壁。

“新婚第二天就分房睡,这么快嫌弃我?”褚君霆笑着反问。

“不是,我只是怕你觉得挤,反正姐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夏瑾瑶提起姐姐心里就特别难过,不过至少她现在没有离开锦天,还可以经常去探望姐姐,从这点来说确实要感谢褚君霆。

“没事,有你的地方,我就不会觉得挤。”

他们是在客厅讨论这件事的,褚君霆说完就拉着她直接往卧室去。

夏瑾瑶走到床边停下,就又转过来,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他。

“那个……昨天说过的……今天要吗……”

“什么昨天今天?”褚君霆眼含笑意看着她,明明知道她在纠结什么,却又故意要问。

“就是那个,昨天我问你……你今天想不想……”夏瑾瑶想说可又说不出口,纠结的眼睛都要滴出水来了。

“哈哈,那你想不想?”褚君霆实在不忍看着她纠结的模样,笑着反问。

“呃……这个……我……”夏瑾瑶很想说不知道,可又觉得这样说很怪。

“好了,别纠结了,睡吧,我背上有伤,医生说不适合做剧烈运动。”褚君霆大概理解她在纠结什么。

本来前面半句还好,可最后一节却带着明显的暗示色彩,夏瑾瑶倒是也一下听懂,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褚君霆看着她一张判若桃花的小脸,终究不忍继续逗她,拉着她过去两人躺下,依然像昨天一样把她搂在怀中。

夏瑾瑶心里稍稍放松,可躺在他怀中的感觉却已经和昨天不同。

想着和他说过的话,记起白天帮他处理伤口的情景,莫名就是觉得各种有些睡不着……

她睡不着自然就没法始终保持一个姿势,所以如同烙饼般在他怀中翻来翻去。

开始褚君霆就打定了主意只是撩撩她,也没有想太多其他,可被她这样翻来覆去折腾了两个来回,却也难免有些心浮气躁。

夏瑾瑶之前是背对着他,这会儿转过来,把脸贴在他怀中,闻着他身上特有的淡淡草木香,就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他的脸。

因为关着灯只能看个大概轮廓,不过她刚刚也偷看过几次,他都是闭着眼睛,这次看过去,却刚好对上他注视她的眸光,吓了一跳赶紧闭上眼睛。

“睡不着就不要那么勉强,要不要聊几句?”

褚君霆这话倒是有几分像是在给自己找事情做的味道。

“好啊,聊什么?”

夏瑾瑶知道装睡不成,也就再次睁开眼睛看着他。

虽然这两天也有交流,不过都是很随机的内容,真要找个话题聊好像有点难度的样子。

“对了,我一直都没问过,你为什么来锦天?”夏瑾瑶好不容易想到一个话题。

“追债……”褚君霆回答的很简略。

“对方欠你很多钱吗?”

夏瑾瑶觉得能让他孤身一人,大老远的来锦天追债,那这个数目应该不会太小才对。

“还好,只不过欠的不仅仅是钱,而且债务人脸皮太厚,人品太差。”褚君霆说道。

“哦,那还有什么……不会还有‘命’吧……”

夏瑾瑶听到这话,心里莫名有些不安,生怕他说出什么恐怖的东西来,好像电视剧的桥段中,这除了欠钱,似乎就是欠命了。

“欠命要怎么还?”褚君霆故意语带玩笑。

“难道真像鬼故事里面一样,冤魂索命吗?”

“不会吧……”

夏瑾瑶看向褚君霆的眼神中莫名就有了几分恐惧,只是明明白天他们也有一起出去的啊。

“你这丫头,别胡思乱想了,等下更睡不着,世上没有鬼的!”

褚君霆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果然她的思路一旦跑偏就不一定飘去哪里。

“嗯嗯,你说的有道理,我们不讨论这个,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夏瑾瑶马上换话题,显然还是有点怕了,于是小女孩儿心态泛滥的提议。

“讲故事?”

看来有些兴趣爱好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拉着人家讲故事给她听。

“好吧,那我就给你讲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喂,不要说是从前有座山,然后巴拉巴拉又回到从前有座山。”

夏瑾瑶直接叫停,听故事的套路她不要太熟悉。

“我什么时候说是那个了,你这么挑剔,那你来讲。”

褚君霆被她这样一噎,忍不住反将她一军。

“好啊,那我给你讲个奇怪的小姑娘的故事!”夏瑾瑶倒是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