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小说阅读 夏末凌亦琛小说章节阅读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本在线分享,原创小说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作者夏末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本段落精彩解析: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夏末走投无路之下答应了一笔交易。她从此就被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小说阅读 夏末凌亦琛小说章节阅读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 第14章 没心

凌亦琛看着院落里的夏末,脸上浮现出笑容。

在书房呆到晚上将近十点凌亦琛才出来,客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他上了二楼,推开了卧室的门,夏末一如从前,坐在那里认真看书。

凌亦琛的眼睛看了眼她的肚子,抬手在门上轻敲了两下。

夏末头也没抬,注意力全在书本上。

凌亦琛又加重了力道敲了两下。

夏末吓了一跳,惊叫一声,捂着心脏小脸煞白的看着他,“你,你怎么来了?”

话里带着的嫌弃意味,令凌亦琛很是不爽。

他走到了桌子旁,看她列的满满一草纸的算式,“准备考大学?”

夏末连忙收起书本,看也不看他一眼:“算着玩的。”

面对他,她总是像只小刺猬,浑身都是防备,只要他亦出现在领域之中,立刻竖起满身的刺。

凌亦琛不禁放柔了语气:“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极其自然的掀被上床,躺了上去。

夏末想出口阻止,又好像没有什么立场,紧接着,她想到以前跟他在这张床上的种种,脸顿时烧的滚烫。

“我怀孕了。”夏末咬着下唇,双手捏着衣角紧张的看向凌亦琛。

“怀孕就不用睡觉了?”凌亦琛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夏末手指绞着衣角,绞尽脑汁才想出一个比较合适又不突兀的说辞:“怀孕应该静养。不能、不能做运动,特别是剧烈的……运动。”

“哦?”凌亦琛挑着眉头追问:“什么算,剧烈运动啊?”

夏末脸色更红了,知道他是在故意逗自己,结结巴巴的不知该如何回答,恼羞成怒之下,气冲冲说了句:“那我去楼下的客房睡。”转身就准备跑。

谁知凌亦琛忽然下了床,快步走到她身边,拦腰直接将她抱起,毫不怜香惜玉的扔在床上,好在他也知道轻重,没弄疼她。

“你到底睡不睡?不睡就站这儿这一晚上!”

夏末张了张口,想反驳些什么,可是所有到了嘴边的话,在看到男人那冷厉的眉眼时,都被憋了回去,到底还是没敢吐出口。

“睡!”夏末樱唇一撅,很没骨气的上了床,心里却将凌亦琛骂得狗血淋头。

她才不要站一晚上呢。

凌亦琛看着她微沉着小脸,气呼呼的样子,反倒怒意消退,笑了起来

转瞬,长臂一伸将她揽在怀里,温热的大手摸上了她的身体。

大手顺着笑的裤腰,伸进了她的裤子里。

夏末紧张的抿着嘴角,紧紧的合着双月退,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可是男人却并没有象她想象的那样再往下,而是停在了她光滑的小腹上,轻轻的揉了两下。

“睡吧!”男人声音里的冷厉顿失,略带一丝温柔。

夏末心里微松,但身子却一时半会的放松不下来,直到她感觉到身后,凌亦琛似乎真的没有其他想法了,才彻底放松下来,闭上了眼睛。

凌家老宅,陆宛如一直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

“夫人早点睡吧,十点多了。”吴妈站在她身后,心疼的劝道。

“吴妈,你说我这样做对不对?”陆宛如迟疑的说:“万一到时先生忘不了她了呢?”

“夏小姐看上去比较本份,总好过二小姐。”

“夏末那边,我倒不担心,有博文呢。可先生那边……”

陆宛如的心里忽然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要不让博文弄点不能生育的药?

如果凌亦琛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了,那陆宛秋就是再有手段,又能怎么样?

“先生也是个重情意的人,夫人还是别担心了。”吴妈忙劝道:“夫人可千万不能有其他的想法,要是伤了先生的心,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我知道。”陆宛如收敛了心神,“您也快回去睡吧。”

“等夫人睡了,我再去睡。”

陆宛如看着吴妈慈爱的眼神,眼角微红。

这些年,一直对自己真心相待的,也就只有吴妈一个人了。

陆宛如抬手把吴妈耳边的白发,轻轻的拢到了耳后:“您这头发怎么白了这么多?”

“我都六十多了,有白头发是正常的。不过夫人放心,我身体好的很,还能再把小少爷带到大呢。”

陆宛如也跟着笑了起来。

想到将来会有一个小孩子叫自己“妈妈”,陆宛如就兴奋的拉住了吴妈的手,“我听人说男孩随母亲,你说将来夏末生的孩子,得漂亮成什么样子呀?”

“我可听老人说,这孩子是谁养像谁,我看小少爷由你养大,将来长的就得像夫人。”吴妈很肯定的说道:“夫人当年可是D市……”

“我知道了,知道了,”陆宛如忙笑着打断吴妈,“你老提这个!有什么意思?”

想到曾经的自己,陆宛如眼角微红。

谁能想到,曾经那么骄傲张扬的陆大小姐,竟会轮到要靠上一辈的恩情来维系着自己的正妻之位呢?

“夫人还是听老奴一句劝吧,老话说的一点不假,会叫的孩子才有奶吃,若是夫人能低一下头的话,先生一定会对您更好的。”

“已经晚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