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七夕羡帝小说章节目录 万七夕羡帝小说免费阅读地址

佛系皇后不一般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万七夕羡帝哪个章节出场的佛系皇后不一般在线全文阅读,作者一直二是如何刻画的。佛系皇后不一般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花好年华,她被指婚给他,她图他安分守己,能给她一世太平,嫁了!谁承想,婚后第二年,人家当了皇帝。她没什么大志向,就冲着最单纯的初衷才嫁给他的,他可好,给她一个烫手的后位,她烦。皇帝:朕的皇后总让朕心惊肉跳,这可如何是好?哪位大臣有主意?——快支招,有重赏!...
万七夕羡帝小说章节目录 万七夕羡帝小说免费阅读地址

第九章 担心

看他的皇后多会说话,喝茶提神,反而睡不好。

冰糖燕窝粥喝了,他是不是就可以滚蛋了?

枕头领命,出了屋子都是用跑的!生怕慢了耽误皇上走。

屋里没敢近身的风义忠眼角跳了跳,他都听到枕头的跑步声了!

小栓子眼看着这俩搞笑的主仆,暗道皇上真是个狐狸。

万七夕还当自己演技多好,多贤惠懂事。

见羡帝没事可做,眼睛在盯着棋子,万七夕上前,默默收着棋,笑对羡帝,“皇上忙了一天公务,也累了吧?”

不待羡帝说什么,万七夕喊了外头一声。

眨眼的工夫,进来一个妙龄如花的女人。

“给皇上按按头。”

万七夕话音落下,除了她,屋里屋外就没有哪个完全冷静的。

他可是皇上!随随便便一个小宫女就能近身伺候的?

还是按头这种亲密的举动?

万七夕不管,直冲皇上笑,“皇上,这丫头手法可好了,按着舒服,您放松放松。”

看把她给显摆的,就差直接把人送给他了吧?

她可是亲身试过,才推荐给羡帝的,她也是好心。

万七夕一脸的无害天真,丫头站在原地低头不敢行动。

太监总管风义忠嘴角忍不住抽抽,这皇后也太不靠谱了吧!

缺根筋还是怎么滴?

她自己不能表现一下?

门外守着的小栓子都习以为常了,皇上过来一个样儿,皇上不在是另一个样儿。

羡帝今晚来这里,可是等着她说橘子园那事儿的,可她非但没有要说的意思,还想让他走?

“按吧。”

羡帝不拒绝,她就眼巴巴等着。

偏偏她还没有自觉,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丫头领命,上前给羡帝按头。

万七夕不动声色地收了棋,随手放到了羡帝看不见够不到的地方。

羡帝眼皮子底下,她做起来一点都不含蓄。

冰糖燕窝粥被端进来,万七夕殷勤接过,搁到羡帝面前桌上。

赶紧喝,喝了好走人。

她心思也就这么点,已经不能再明显了。

她每逢初一十五都烦,更何况是不到日子的十四?

见羡帝坐着不动,万七夕对喊进来的丫头道,“你下去吧。”

也不管羡帝放松够了没有,她只管奔着她的目的发展。

丫头刚才看皇上的眼色办事,是实在不敢轻易近身龙体,这是让她退,她自然是听皇后的。

无声退下,屋里剩下羡帝和万七夕,还有不远处守着的风义忠,以及送了冰糖燕窝粥,悄然无声守着皇后娘娘的枕头。

以前枕头无所谓,可现在,她也开始担心皇上留宿了。

万家和皇后娘娘的心思,就是枕头的心思。

他们不愿意皇后留在宫里受拘束,她本该是自由自在的飞鸟,是可以翱翔在天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鹰。

说来也怪,不晓得羡帝心疼皇后身子小,还是为何,到现在,夫妻已做第三年,两人都未行同房之事。

要说,他们也时常宿在一起,尤其在王府的时候。

到头来,却从未发生过预料中的事。

第十章 留宿

要是他身体有问题,那也该是所有女人都不沾。

可是人家孩子都四个了,哪儿说理去?

为此,羡帝还不是羡帝那会儿,后来万家主母还私下里问过万七夕。

万七夕表示,她尚未感受真切,毕竟,只是和衣而眠。

刚嫁给羡帝时,万七夕才十五,万家人也就不急了。

他们就图个平平顺顺,安然一生。

谁料,好日子没过几天,万七夕和羡王婚后第二年,宫中风向大变!羡王坐上了皇位,万七夕成了当今皇后。

万家人消化这个消息,足足用了半个月,好似哪一天醒来,全是梦境一样的感悟!

可一日又一日,万家的独孙女始终被闷在宫里,这才让万家人肯定,这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无人能改变。

他们眼中安分守己的皇子,不问政事的羡王爷,生生越过所有皇子一头,稳坐皇帝之位,成了这片天下的主人。

“行了,准备歇下吧。”

羡帝一声招呼,万七夕高兴了,露出真心实意的笑。

不等她恭送皇上的话出口,羡帝对风义忠说,“你也别待着了,明儿别来喊我。”

万七夕脸色骤变,“……”

枕头如临大敌,牢牢盯着语不惊人的羡帝。

万七夕垂死挣扎露出个笑脸,好心提醒,“皇上是不是忙忘了,今日才十四。”

她有什么不好说的,她是真的不愿意他留宿这里。

大不敬她也敢担着!大不了就是被罚被训被说一顿!

她这是在撒娇呢!不是冒犯。

羡帝眯眼看她,“不想朕留下?”

万七夕笑笑,敷衍回应,“怎么会。”

说话的气势都把她给出卖了,她巴不得他赶紧消失。

“没有就好。”

羡帝顺坡下,不顾万七夕难看的脸色,径直朝着她的寝殿走去。

风义忠憋笑憋的痛苦,忙对万七夕施了个礼,悄然退去。

枕头心里比万七夕还慌,万七夕是还没有反应过来,慢半拍。

“怎么……”

枕头拉着万七夕的手,压着声儿的话没说完,寝殿里传出羡帝的声音。

“不用留人伺候,都出去。”

枕头面色僵硬,已经做不出正常的表情。

万七夕现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还能怎么着?

拍着枕头的手示意她冷静,万七夕倒是坦然,“你也去歇着吧,没事。”

枕头着急跺脚喊‘娘娘’,万七夕无所谓道,“今夜他不留,明夜也是要过来的,你淡定点。”

不差这一天。

枕头总觉得他们家娘娘越来越不安全了,这眼看他们打算着出宫呢!

虽然已为人妇的事实无法改变,可若是出去以后,再寻了一个知冷知热的主,回头他们家小姐还是完璧之身,小姐的夫君肯定会更加怜爱他们家小姐的!

枕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她这想法多么异想天开不真实。

皇帝的女人谁敢要?

除非嫌命长了。

“皇后?”

寝殿里男人的声音传来,枕头越发的咬牙着急,万七夕让枕头出去,扭身朝着寝殿走了过去。

第十一章 痴人梦

“这么晚了,不想早点歇下?”

瞧见万七夕这张小脸,羡帝就有心情打趣。

万七夕面上平和柔顺的很,“我去打水来。”

不留人伺候,就是让她伺候呗!

羡帝也是惯着她,全天下,也就万七夕能对他自称‘我’。

王府里的规矩,来到宫里没有给她重新立。

他乐意看着她这样。

明明不是多情愿,可她还是得做。

享受着她的殷勤,脱了外衣,羡帝扭头问她,“朕寝衣呢?”

万七夕正准备去泡脚,“啊?我这里没有啊!”

您过来都不提前打招呼,我干嘛要给你准备寝衣?

羡帝闻声,笑笑继续脱衣服。

没寝衣?

行啊!

不穿也可以,反正又不是外人。

万七夕低着头注意着自己的脚丫子,她才不搭理皇上。

待到她实在磨蹭的没办法磨蹭,擦了脚,去自个儿换了寝衣,这才回到寝殿。

眼看着榻上的一床被子,万七夕好想扭头喊人。

“快进来。”

羡帝不给她生幺蛾子的机会,就盯着她。

万七夕心道,算了吧!谁怕谁。

迈脚往榻边走去,万七夕乖乖巧巧坐到榻上,脱鞋,上榻,掀开被子进被窝。

这一进不打紧,万七夕撇头震惊地看向羡帝。

羡帝还穿着亵-裤,上半身光着而已。

“看什么?没见过?”

他说话间,已经侧身手臂搭了过来。

腰上多了只手,万七夕条件反射不自在起来,“皇上,我去找找寝衣,应该是有的。”

没有他就光着,冤家呀!

万七夕掀被子的手没行动几分,一把被羡帝抓住,连人带被子就捞到了自己身前,“跑什么,这样舒服。”

不穿衣裳,他还舒服上了。

万七夕不舒服呀!

眼睛不舒服,身体好像……也不是多舒服。

羡帝不由分说,给她盖好刚才弄乱的被子,“睡吧。”

人被动贴着他,只隔着她一层寝衣。

万七夕其实不反感他这样,似乎这样睡觉,还意外的有安全感。

他身上热热的,这个季节是很吸引人的。

可这样的安全感,她不奢求,更不敢贪恋。

所以她有点小反感。

若是没了他,她往后睡不好谁负责?

愁眉不展,闭上眼睛,没一会儿,万七夕没心没肺的进入了睡眠状态。

羡帝侧脸浅吻她光洁的额头下,适度松开她一些,让她在他怀里有个更舒服的睡姿。

隔日万七夕醒来,身旁已经没有羡帝的身影。

伺候更衣都不用的?

皇上也越来越好伺候了!

也免去了她看着他身体的尴尬。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万七夕脸颊微红,低头在榻边踢腾着双脚。

枕头进来,忙观察榻上的景象。

还好还好,嘴上念叨着‘阿弥陀佛’,枕头忧心忡忡快步上前,“娘娘要起吗?”

万七夕摇头,她想缓一缓。

羡帝身上的热度,她仿佛现在还能感受到。

她的夫君,她是喜欢着的呀!

如果是她一个人的,那就更好了。

可惜她是痴人说梦,那是不可能的。

她有必要让自己清醒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