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言秦沐风小说章节目录 夏初言秦沐风小说免费阅读地址

后来遇见他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夏初言秦沐风哪个章节出场的后来遇见他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利木是如何刻画的。后来遇见他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五年前,夏初言和秦沐风是人人称羡的模范情侣。五年后,夏初言和秦沐风却成了互看生厌的怨侣。他恨她的绝情,五年前头也不回的一走了之。她怨他的单纯,竟也信那些所谓的流言蜚语。她拼命追逐他时,他弃如敝履。等她死心离开,他却痴缠不休:“夏初言,我爱你。这辈子,你都休想逃开我!”...
夏初言秦沐风小说章节目录 夏初言秦沐风小说免费阅读地址

第9章 不会轻易放过你

他被盯得突然的火大起来,直接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带着报复的撬开她紧闭的双唇,这滋味令夏初言及其不好受,胸口的灼痛越发的强烈起来,可秦沐风完全不给她反抗的机会,与她紧紧纠缠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松开了夏初言的双唇,可压在她肩上的手照样禁锢着她。

他倚在夏初言的耳边,咬着牙低声呢喃,声音不大但带着令人发颤的危险:“你当我说过的话是放屁?”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安分守己做好你的秦太太,你如果做了一点对不起秦氏的事,我必定不会饶过你。”

夏初言眉心轻皱了一下,本能的开口替自己辩解:“我没有……”

“没有?”秦牧风冷冷的笑出声:“那你告诉我,你的病早不复发晚不复发,为什么偏偏在你前夫来中国这天复发了,而且你刚好还住在他上班的医院!”

夏初言动了动唇,却不知道如何解释,难道说是夏梦看她不爽,故意将滚烫的汤水泼到她身上,她疼得实在受不了的晕了过去吗?

可他早已认定她在撒谎骗她,即使她告诉他,她并不知道艾伯特来中国的时间,而且去那个医院只是巧合,他也不会相信她的吧?

既然他不相信,她说再多也是徒劳!

见她不出声,秦沐风以为她默认了,眼底有着狠意掠过,也懒得继续听她的解释,将她压倒在了床上,粗鲁的将她的身子翻了过去。

纵使夏初言再喜欢他,却并不代表着她喜欢被他这般欺负,她全然不顾胸口的伤摩擦着床单产生了剧烈的疼痛极力反抗着。

可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根本不及他的一般,很快就被他死死地压住了,动都无法动,像是案板上等待宰杀的一条鱼。

这一次秦沐风的动作比上次的还要野蛮,没有任何前戏,直接侵占了她的身体。

夏初言感觉这一刻直接痛到了心底。

不知被折磨了多久,秦沐风终于停了下来,抽身下了床。

夏初言得到了解脱,抱着被单蜷缩到了一团,身体里的疲惫提醒着她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尽管她现在累得半死但生不出一丝睡意,如同一只残损的木偶娃娃躺在那里,但眼睛仍旧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沐风的背影。

她看着秦沐风赤身走进了浴室,不过一会又披了件宽大的浴袍走了出来。

这件浴袍还是结婚前一天她精心为他挑选的,她用了一整天把市中心所有的商场逛了个便,才找到一件令她满意的款式,现在想来还真是讽刺。

秦沐风走到床头拿起烟盒,叼了一根在嘴里,侧头点燃后吐了个漂亮的烟圈,这一系列动作甚是流畅越发显得他清冷高贵的气质。

末了他弯下腰朝夏初言靠近,夏初言却反应激烈的往后退去,一脸敌意的看着他。

只见他面色一沉,一把将夏初言拦了过来,扣住了她的下巴,强迫着她与自己四目相对。

“我再提醒你一遍,别忘记你秦太太的身份,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你。”

说完,狠狠的将她甩回了床上,连个余光都不愿再施舍给她,转身去了更衣室换了件清爽的衣服,衣冠楚楚的离开了房间。

第10章 那一次

一整晚,夏初言都保持着同一个动作,任凭泪水流出眼眶落在灰色的床单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的绮丽花蕾。

胸口的灼痛早已麻木,唯有心底的痛如浪潮一般,一下一下翻涌着。

英国的时候,她经历了多少次生死,可没有一次如她现在这般痛过。

哦,除了那一次。

那次她刚检查出怀了孕,正欣喜万分,却被医生无情的告知,她子宫里有个三公分的恶性肿瘤,随时都有可能扩散,所以孩子不能留。

而那段时间秦沐风正经历秦氏的继承人选拔,她怕他分心就默默的独自承受了这一切。

医生说切除肿瘤有两种方法,第一种需要切除部分子宫,但切除之后她可能再也无法怀孕。

第二种是用新科技阻止肿瘤繁衍,并缩小肿瘤的尺寸,可是这仪器目前还没有引进到中国,而且成功率极低,若不能及时将肿瘤消除,可能还会繁衍到身体其他部位,从而影响生命。

可是她知道的,秦沐风是多么的喜欢小孩子,如果以后她不能生了,他肯定会很失望吧。

这样想着,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第二种治疗方式,出国前她本想好好的和秦沐风道个别,可意外来得太突然,她子宫里的肿瘤开始迅速增长,她的主治医师立马与英国那边联系安排了第一轮治疗手术。

然而时间太过匆忙,她根本没来得及与秦沐风告别。

之后在英国的五年里,她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治疗,虽不用动刀,但却比动刀的痛苦少不了多少,期间也曾在鬼门关里走过几遭。

有时她实在扛不住了,想要就此放弃的时候,脑海中总会不自觉的浮现出秦沐风的身影,然后又能迅速的坚强起来。

想想那些年她因秦沐风建立的多少坚强,现在那些坚强又因秦沐风变得多么的脆弱不堪。

即便如此,但她完全不后悔当年的选择,若时光再次回到五年以前,她的决定还是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只是有的时候她会想,如果当时好好的和秦沐风告一次别,那么是否他们两人的关系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糟糕。

夏初言是被门外的敲门声给惊醒,醒的时候她还保持着蜷缩的姿势没有改变,而双眼已经肿得完全没法睁开来。

管家和平日一样准时敲响她的房门,给她送早餐提醒她上班时间。

可夏初言疲惫的厉害,不太想起床去开门,便隔着房门对管家说道:“你放楼下吧,我等会下去吃。”

门外安静了下来不久,她再次陷入了沉睡,这一觉她睡了很久,醒过来时窗外已是一片漆黑。

看了眼手机,锁屏早已被无数个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占满,除了工作助理的打得最多的就是艾伯特的电话。

后面还有一条他发的短信:亲爱的,明天到医院旁边的咖啡店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看着这条短信,夏初言不自觉的想起秦沐风的警告:别忘记你秦太太的身份,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你。

想起昨晚的一切,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终是给艾伯特回了个信息:“什么事?”

信息刚显示已送达,屏幕书剑又弹出了一条信息:见了面再说,急!!!

第11章 复发

印象中艾伯特是个除了人命以外,遇到何事都不会慌张的人,他很少用这种语气强调的符号,可这次他却一次性发了这么多感叹号,令夏初言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第二天,她从上班的路上临时变道去了艾伯特所在的医院,在约好的咖啡厅等着他。

坐了不过十来分钟,就见艾伯特拿了个牛皮纸袋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一屁股坐在夏初言对面的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夏初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唤来服务员点了杯蓝山咖啡后,直勾勾的盯着他不发一言。

艾伯特好不容易缓上来了劲,一脸严肃的对上夏初言的眼睛,说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吞了口唾沫,将手中的牛皮纸袋递给夏初言:“这是从英国寄来的,是你最新的肿瘤检测报告。”

夏初言一愣,她差点忘了,她这个前夫可是她在英国的主治医师,她回中国时可是和他承诺过,最新的检测报告如果发现一丁点问题就立马回英国接受治疗。

她看着那个牛皮纸袋装的检测报告久久不敢去接,她怕不是什么好的结果,更怕再一次回到原点。

见她半天没有反应,艾伯特收回了手,直接将检测报告抽了出来。

“你不敢看,那我来告诉你结果!”

他将检测报告举在了夏初言眼前,说道:“你的肿瘤疑似扩散到了其他部位,你现在得立马和我一起回英国!”

“怎么可能!”夏初言忽然笑了起来,眼神里有显而易见的脆弱:“别骗我了,这个玩笑不好笑,你之前还说我恢复得很好的。”

“本来是很好,可是你回国的前一段时间拒绝所有的治疗,所以导致肿瘤细胞再次活跃了!”

“不!我不信!”夏初言神情变得激动起来:“我才刚和秦沐风结婚,我们还有很多误会没有解开,我不信!。”

艾伯特将诊断报告放回了牛皮纸袋里,恢复一贯医生做派:“今晚我会定机票,你最好早点收拾好一切。”

说完,他就起身往外走去,刚走出不过几步,却被冷静下来的夏初言唤住了:“艾伯特,我能麻烦你件事吗?”

他一脸疑惑回过头来:“什么事?”

“我希望晚几天去英国,这次我想好好的和秦沐风道个别。”

艾伯特看见她眼里的祈求有些不忍,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那最迟不能超过下个月一号,不然我将采取强制性手段。”

“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帮助。”

“不用客气,你也帮了不少忙,还有你别忘了,我是个医生,救人性命是我的本职。”

夏初言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情变得低落起来,她之前从英国回来完全是一时冲动。

因为夏志远发给她一封邮件,是与秦氏联姻的协议书。

她不明白与夏家失联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夏志远突然联系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与秦氏联姻的是她这个被抛弃的女儿,而不是那个与她仅隔两岁的夏梦;更不明白夏志远为何如此笃定她会同意这桩婚事……

直到她看见了协议书上男方一栏上“秦沐风”三个大字,所有的不明白似乎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