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小燕黄启鹏小说大结局 《美女老婆种回家》免费阅读

美女老婆种回家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美女老婆种回家在线全文阅读,作者旧欢如梦是如何刻画的。美女老婆种回家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因为钱,也因为她漂亮,我在协议上签了字。从此我的命运便与她纠葛在了一起。...
霍小燕黄启鹏小说大结局 《美女老婆种回家》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下面垫高效果会更好

第十二章下面垫高效果会更好

一个多小时后,我才疲惫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小杯子里的东西少得可怜,实在是没有心情,强扭的瓜不甜,硬挤的‘牙膏’也不会多。

看着杯子里少得可怜的东西,吴敏的眉头几乎拧成了麻花,两只杏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你……”吴敏你你你了一阵,始终没说出下一段来,看来是被我气的不轻。

柳青瑶倒是口齿凌厉,“拿了我们三十万,你就这样敷衍我们?协议上可说的清楚,要是不成功,不但已经给你的钱要退给我们,还要付违约金!”

被柳青瑶一阵抢白,我也被气得不轻,可她拿协议说事,我还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至于赖账,鉴于吴敏老公的社会地位,说白了,我还真不敢。

能随随便便拿出几十万来的人,根本不会怕我这种穷小子赖账。

我心里长叹了一声,形势比人强,鳖命比那人命长,再说已经拿了人家的钱,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个高薪的捐精者吧。

虽然这么想着,可在看到吴敏那张冷艳的俏脸之后,心里还是有些不甘。

“我会按照协议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我努力的保持着语气的平静说道。

“最好如此!”吴敏冷冷的扫了我一眼嘴里说道,“今天看来是不适合了,要不等晚上再继续吧!”

后面的话,吴敏显然是对柳青瑶说的。

柳青瑶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眼见暂时没我的事了,我又不想再在客厅里看两人的脸色,然后借故说累了,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过回头之际,正好看到霍小燕躲在一个角落里看着我,在她那双眸子里,充满了不解和对我的同情心。

我心里自嘲一笑,没想到在这个别墅里,唯一对我还有同情心的,竟然是这个被我视作小奸细的小保姆。

白天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只是我的心情却始终没有好起来,不过该来的总还是要来。

霍小燕又再次敲响了我的房门,不过这次她并不是叫我起床,而是拿着那种小杯子给我送了过来。

接下来没什么好说的,我又磨磨蹭蹭的弄了一回,这次的数量倒是挺多,看来可以交差了。

随后我拿着东西来到客厅,交给了柳青瑶。

柳青瑶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以后就端着上楼了。

我百无聊赖的在客厅坐了下来,目光不时的瞟向二楼吴敏的卧室。

我知道这时候柳青瑶正在给吴敏人工受精,可到底是怎样受精的,我没见过,说心里话,我是很好奇的。

想了一会,我决定再上去看看。

有道是一回路径生疏,二回轻门熟路,三回登堂入室,额,这个登堂入室就暂时别介了,我就只是看看而已。

柳青瑶估计没有随手锁门的习惯,来到二楼之后,我很轻松的就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隙。

房间里的景象并不像我期待的那样,此时的柳青瑶正在收拾她的那些小工具,而吴敏则还是套着她那身银白色的丝质睡裙,慵懒的躺在床上。

“表姐,受精之后,如果把下面垫高效果会更好一些,当然如果能倒立起来那就更好了!”柳青瑶一边收拾着,一边咯咯笑道。

“好啊你个小浪蹄子竟然开始调戏表姐了!”吴敏也笑着说道,“真的会有效果吗?”

“嗯嗯!”柳青瑶点着头,“那当然了,我可是医生呢!”

我顿时激动了起来,听吴敏的话,她好像真的要玩倒立呢。

睡袍加倒立,想想就让人热血澎湃啊!

第十三章被发现了

第十三章被发现了

看得出来,吴敏是真想要个孩子,要不然明知柳青瑶的话有取笑的意思还这么问。

在得到柳青瑶的回答之后,吴敏果然颇为意动,竟然真的在床上玩起了倒立。

那修长的两腿搭在墙上,笔直浑圆,交汇处竟然是黑色的蕾丝花边的内内,再往下就是平坦的小腹,再往下一只黑色的罩罩很煞风景的遮挡住了那最重要的春光,让我好一阵惋惜。

正在我感到惋惜之际,却是发现吴敏的眸子正向我这边看来,我们两人的目光在中间交汇,擦出了一片火花,那是吴敏愤怒的怒火。

“梁明!”

吴敏几乎是吼出来的,我暗叫一声不好,扭头就跑。

刚回房间,就听到一阵气急败坏的砸门声,“梁明,你这个臭流氓,你给我滚出来!”

外面两只母老虎,这时候是万万不能开门的,我装作没听见,任由吴敏和柳青瑶砸的地动山摇,骂的惊天动地。

房门也确实够结实,竟然生生的抵挡住了两人的怒火,骂了一会后,两个人估计是累了,慢慢的也消停了下来,不过我还是不敢出门。

一会后,门外又响起了柳青瑶的声音,“臭流氓,你要是不出来我们可要找人砸门了,到时候直接按违约处理!”

我心里一颤,看来两只母老虎是看硬的不行,决定来软的了。

其实我也知道这事早晚是躲不过去的,即使她们砸不开门,我也不能一辈子躲在房间里,估计不用几天就饿死了。

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既然要死还是死的壮烈一些的好。

我打开房门,人还没走出去,劈头盖脸的就挨了吴敏两耳光,当场就把我打的有些懵比了。

长这么大,除了我娘打过我之外,我还没挨过女人打,登时心里的火一下就窜了起来。

“怎么臭流氓,你还想还手不成?”吴敏被我凶恶的模样吓的退了一步,不过马上冷冷的喝叫了起来。

被她这么一说,我的气势顿时就蔫了不少,偷看了人家,挨两个耳光也是罪有应得,还真强硬不起来。

“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吴敏见我气势一弱,不依不饶的叫道。

“没,我刚上去就被你们发现了!”我摇头否认,别说没看见什么,就是看见了也不能承认的。

“没看见?”柳青瑶也皮笑肉不笑的冷冷盯着我,仿佛想从我的目光中看出点什么。

我心里哼了哼,照这妮子的说法,好像巴不得我看到点什么似的。

“没!”我目光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开门,我看你分明是心虚!”吴敏气急败坏的说道,“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这个臭流氓!”

我一听这话,暗叫一声不好,还没等往屋子里退,就感觉胯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擦,这娘们够狠,竟然直接给了我来了一下断子绝孙脚。

闷哼一声,我捂着裆部弯下了腰,而这样正好方便吴敏下手,那看起来威力并不大的两只粉拳对着我的颈背又抓又挠,让我旧痛未去,又添新痛,不过经过这一会,我胯下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令我有了一点反抗的能力。

我腰杆一直,顺手就推了吴敏一把。

被吴敏打了一阵,我的火气也重新点了起来,手上力气用的不小,一下就将吴敏推出老远。

吴敏也没防备我会还手,一下就摔在了地板上,砸的地板都噗通一声,再抬头看向我的时候两眼中已经噙着泪珠,看起来这一下把她摔的不轻。

“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吴敏大叫着,想爬起来,不过这一下摔的够狠,竟然没爬起来。

其实推了她那一把,我就有些后悔了,怎么说打女人是不对的,我正想解释一下,就看到柳青瑶双手握着一只黑乎乎的棒子向我抡来,砰的一声就砸在了我的后脑上,然后我就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觉得脸上一阵清凉,便悠悠转醒,这一醒不要紧,只感觉全身没一处地方不疼的,而且手脚已经被人绑了起来,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我努力睁开眼,看到吴敏和柳青瑶站在我身边,柳青瑶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不用想就是这妮子用凉水把我浇醒的。

这两个女人好的不学,竟然从电视里把刑讯逼供这一套学的门清。

“让你还手,这下我看你怎么死!”吴敏的气显然还没消,手里拎了一根黑色的棒球棒,恶狠狠的说。

第十四章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第十四章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吴敏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在她眼里我已经开不到开始时的那股疯狂劲了,这话恐吓的意思更重一些。

我现在被捆得跟个粽子似的,有心反抗也无力实施,只能暂时虚与委蛇,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谁知道再激怒这两个疯狂的女人,她们会做出什么事了。

女人总是感性多过理性的,一旦脑子热起来,根本不会考虑后果。

就像现在,谁能想到两个女人会对我一个大男人施加如此的‘毒手’?

“我本来就没看到什么,你们骂也骂了,打也打了,还想怎么样?”我有气无力的说。

“即使没看到也不能掩盖你偷窥的事实!”柳青瑶在一旁拉着帮腔。

我转动脖子看了柳青瑶一眼,这个女孩看起来青春活泼的模样,没想到下手黑着呢,一棍子就把我一个大男人抡倒了,到现在想起来那一棍子的风情,我还是心有余悸。

“你们总不能杀了我吧?再说杀了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何况我还得帮你们取精!”

“臭流氓,别想就这么糊弄过去,即使没了你,大不了老娘再花三十万找一个!”吴敏说。

我翻了个白眼,这吴敏果然强大,连老娘这么彪悍的称呼都用出来了,看来还真有泼妇的潜质。

“那你们杀了我吧!”我两眼一闭,索性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我觉得两个女人再疯狂,冷静了这么一会后,也不敢做那杀人的勾当!

“哼!杀了你倒是不至于,不过活罪难逃,今天晚上你就在阳台上好好冷静一下吧,想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不该做!”吴敏冷哼了一声,说。

我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关总算是过了。

我依然闭着眼,没接茬,此时沉默才是最好的办法,果然过了一会,两个女人见我无动于衷离开了阳台。

我睁开眼,脑子里想着自救的办法,不过这显然是徒劳的,此时的我浑身像散了架一般,使不出半分的力气。

果然是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啊!

先前两回偷看,尝到了一点甜头,我就有点忘乎所以了,最终受到了这样的惩罚。

这两个臭娘们竟然这么对我,如果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我一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我心里暗暗下着决心,眼皮也越来越沉,终于又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阳台的门一响我就睁开眼了,进来的是霍小燕,看到我这副惨象一阵唏嘘,给我松绑后,还把我扶回了卧室。

这座别墅里也就这个小保姆对我相对好一点了,不过也不能彻底信任,毕竟吴敏是她的雇主,一切皆有可能,我也必须多个心眼,要不然被卖了,真就万劫不复了。

“小燕是,这段时间哥是不能陪你出去玩了!”在床沿上坐下后,我对霍小燕说。

“为什么?”霍小燕问。

“哥被打的这副惨样,还有脸见人吗?”虽然没照镜子,可脸上那种又麻又疼的感觉告诉我,在我昏迷之后,两个臭娘们肯定没少往我脸上招呼。

“那她们为什么打你呢?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今天早上吴小姐和柳小姐出门的时候还气呼呼呢!”霍小燕好奇的问。

我摆摆手,“不该知道的别问,总之这两个女人就是变态。”

霍小燕的眼神有点迷茫,估计不知道吴敏和柳青瑶变态之处在哪里?

“好了,你也别多想了,赶紧给我找个镜子来,我看看有没有破相!”眼见霍小燕又想问东问西,我立马转移话题。

“你一个大男人那么在乎相貌干什么?”霍小燕看了我一眼,有些好笑的说。

“切!你愿意嫁一个丑八怪啊!”我不屑的说道,“哥要钱没钱,要官没官的,也就指着这张脸娶媳妇了!”

霍小燕噗嗤一笑,“服了你了,我给你找镜子去。”

没多久霍小燕就拿了一个小化妆镜来,我一瞧这样式有点像是地摊货,八成是霍小燕自己的。

拿着小镜子一照,我对吴敏和柳青瑶的恨意就上升了八度,这俩变态简直没拿我当人啊。

镜子里,我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肿的像猪头,要不是知道镜子里的人是我自己,我都怀疑是猪八戒在照镜子了。

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难看,霍小燕噗嗤又笑了一声。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笑毛线啊!没见过挨打啊!”

我不说还好,一说霍小燕笑的更畅快了,妹的,郁闷死了。

第十五章老子不是出气包

第十五章老子不是出气包

白天休息了一天,身上的伤也不怎么疼了,毕竟只是一点皮外伤,忍忍也就过去了。

到了晚上,柳青瑶又来找我,冷着一张脸,将一个小杯子递给我,连话都没跟我说。

我心里大骂,昨晚上刚把我打的这么惨,今晚上又来压榨我,不过心里骂归骂,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自从知道她们仅仅将我当作一个捐精工具之后,我有点迫切的想离开这个别墅了。

在这里我总有受不完的冷眼,还有压榨,心里更是屈辱不已。

我再一次将吴敏当成了YY的对象,其中甚至连柳青瑶都加上了,同时也心里暗暗发誓,有机会一定要将这两个女人真正的压在身下。

这次的效率很高,不到半小时就完活了,在我出来将小杯子交给柳青瑶的后,柳青瑶嗤笑一声,“这次你要是还敢偷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不屑的笑了笑,扭头就走,真他妈以为老子是吓大的?要不是因为拿了你们的钱,还真以为老子打不过你们两个女人?

接下来的几天,吴敏的老公都没再回来过,柳青瑶倒是在别墅里住了下来,白天偶尔会跟吴敏出去一下,不过我看的出来,两个女人对怀孕都很重视,同时也对我严加提防。

又过了两天,柳青瑶终于停止了对我的压榨,看样子事情要告一段落,只等最后的结果了。

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是不能离开的,不过经过这几天下来,我脸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有几块小小的淤青,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别墅里的生活是沉闷枯燥的,我迫切的期待这次吴敏能够成功怀孕,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不再面对着两个横眉竖眼的女人。

只是愿望总比不上现实的残酷,几天后吴敏的‘大姨妈’准时赶来,不但让我前段时间的努力付之一炬,也让我在别墅的煎熬生活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了。

一整天,吴敏和柳青瑶的脸色都难看的可怕,让我有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预感,我干脆不触那个霉头,除了吃饭,几乎在屋子里闷了一天。

到了晚上,我的预感终于成真,在房间里我清楚的听到黄胖子的咆哮声。

看样子黄胖子也接到了这个他也不愿意听到的噩耗,如吴敏的大姨妈一样赶回来了!

从黄胖子咆哮的声音当中,我终于弄清楚这借种事件的始末,原来黄胖子家里有一家很大的公司,好像黄胖子的父亲因为年纪大了,要将股权分配给子孙后代们,黄胖子为了多拿股份,这才一手操纵了这场借种的好戏。

也难怪黄胖子对借种这事如此上心,这可事关切身利益啊。

咆哮了一阵,黄胖子最终摔门而去,看来这次吴敏没成功怀上,对他的打击还是比较大的。

黄胖子走了没多久,我的房门就被砸的砰砰响。

“梁明,你给老娘死出来!”门外吴敏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我苦笑一下,这娘们可真是现世现报,在黄胖子那里受了委屈,马上就要在我这找回来。

房门打开后,吴敏那张还挂着泪痕的脸就出现在我眼前。

此时的吴敏发丝凌乱,两眼通红,两道泪痕划过脸颊,睡袍外裸露的胳膊和小腿上竟然有着一块块的淤青,看样子黄胖子还动手了。

“都是你这个没种的男人让老娘挨打!”房门一开,吴敏就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

“挨了打就来找老子撒气,老子是你的出气包吗?”我闪到一旁,本来看她这副模样,我心里还泛起了一丝的同情心,这下连那一丝同情心也没了。

撒气不成,反被我讥讽了一句,吴敏火气更加大了,有了上次的教训,单枪匹马的她,还不敢再扑上来,生怕我再还手,只是气鼓鼓的瞪着我,吼道,“你要是让老娘怀孕了,老娘至于挨打吗?”

说着说着,好像又勾起了她满腹的委屈,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麻痹的,你哭个屁啊!

看到吴敏的样子,我顿时无语起来,当然我的警惕心也没放松下来,到这时候柳青瑶竟然没出现,说不定躲在哪个犄角旮旯拿着棒球棒,等着闷我黑棍呢!

吴敏越哭越伤心,最后直接坐在地上哭起来了。

我有些傻眼,这叫什么事啊。

这时候,一直没发现踪影的柳青瑶终于出现了,一进门看到吴敏坐在地上大哭,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你把我表姐怎么了?”

第十六章今晚别墅里好吓人

第十六章今晚别墅里好吓人

柳青瑶两手空空,想象中的那根黑棍倒是没出现,不过一进门同样也冲着我大吼大叫,听那话的意思,貌似还有点什么歧义。

我翻了个白眼,说,“像你表姐这样的母老虎,我能把她怎么了,又敢把她怎么了吗?”

“你叫谁母老虎?”吴敏顿时不哭了,抬头怒视着我。

我嘴角一抽,这女人的眼泪来得快,去的也快,跟闪电似的,前一刻还跟死了亲娘一样,下一瞬,竟然好像屁事没有的一样瞪着我。

我没回答吴敏,只是看了她一眼,已经无声胜有声了。

“你敢叫我母老虎,老娘跟你拼了!”吴敏大怒,咆哮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连忙退了两步,几乎退到了床沿的位置,嘴里急道,“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不是母老虎是什么!”

本来这话有点口不择言的味道,同时我也做好了随时闪避和反击的准备,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有了效果,吴敏生生的顿了那里。

“就是因为你,我老公才打我的!”吴敏也冷静了不少,抬手抹了一把满脸的泪花,嘴里还是恨恨的说道。

我撇了撇嘴,冷笑道,“这种屎盆子可别乱扣,咱们清清白白的,又没给你老公戴绿,关我鸟事!”

“就关你鸟事!”吴敏也是被气急了,有点口不择言,这话说出来貌似有些后悔,眼神闪躲了一下,竟然还瞄了我胯下一眼。

我嗤笑一声,嘴里说道,“要不是你们非要整那种人工授精的幺蛾子,直接用我的鸟,说不定早已经怀孕了!”

我这话说完,只见吴敏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无比,而柳青瑶小嘴张大老大,一幅不敢置信的模样。

“就你也想我的好事?告诉你下辈子吧!”好一会,吴敏嘴里才蹦出这么一句。

反正早就撕破脸了,我也不避讳什么了,目光直接投向她那平坦的小腹,冷冷的说道,“想叫你的肚子鼓起来,最好听我的!”

“你做梦!”吴敏被我气的浑身颤抖,“要是老娘下个月再不能怀孕,小心老娘给你剪了!”

撂下这句话,吴敏扭头出了我的房间,反倒是落后一步的柳青瑶给了我一个复杂的目光。

等两只母老虎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内后,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果没有必要我还真不想跟吴敏的关系闹的这么僵。

只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想挽回看样子是不可能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重新将房门关好,正打算睡觉,房门又轻轻的响了起来。

听这偷偷摸摸的动作,我一猜就知道是霍小燕。

房门一开,霍小燕就挤了进来,在看到我随手将门关掉之后,才用小手拍着有些规模的胸口,说,“今晚上别墅里好吓人啊!”

看到霍小燕搞怪的模样,我原本郁闷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再吓人也不关你这个做保姆的事啊!”

“反正好吓人的样子,我打算做完这个月就不在这里做了!”霍小燕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说,“这里的工作轻松,工资还高,你舍得吗?”

霍小燕顿时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可这里好闷的,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我叹了一口气,别墅里自从上次的偷窥事件败露之后,气氛就异常的沉默和诡异,我因为养伤,还有懒得看吴敏和柳青瑶那两张臭脸的原因,没事的时候就在房间里手机上上网,反倒是霍小燕大气也不敢喘,这日子确实挺辛苦的。

“你大半夜的跑到的房间,就是跟我说这个?”我也不打算劝她了,辞职了也好,算是早日脱离苦海了。

“是啊!”霍小燕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我,“你以为我来干什么?”

看到霍小燕的样子,我感到有些好笑,打算调戏她一下,“深更半夜,你跑到我这来,孤男寡女的,可让我想到了不少事啊!”

霍小燕赶紧退了一步,两手捂着胸口,警惕的看着我,“你可别乱来,我可是会喊人的!”

“哈哈!”我顿时笑了起来,“瞧你那样,我跟谁乱来,也不会跟你乱来的!”

一听这话,霍小燕顿时不乐意了,“怎么,人家不好吗?竟然让你乱来的心思也没有?”

虾米?

听这话的意思好像包含不少内容啊。

难不成,这小妮子打算让我乱来?

第十七章再加十万块

第十七章再加十万块

我两眼微眯,今天的霍小燕穿着一件连体的白色卡通睡裙,裙摆有些短,只盖过了臀部的位置,两条纤细的长腿露在外面,上次游泳时试过手感,弹性惊人。

高高的胸脯,说明她发育上乘,加上她那张略显萝莉的俏脸,倒是具备着一种童颜巨胸的诱惑美,绝对跟井空姐姐有一拼。

“哼!不理你了,你肯定是在想坏事!”看到我的样子,霍小燕小嘴一撅。

我摸了摸鼻子,嘴里说道,“你话里有歧义,难怪我想的多啊!”

“早就听说你们男人没有好东西,你也一样!”霍小燕白了我一眼。

我嘴角抽了抽,难不成我刚才给天下的男人们抹黑了?

女人的心思果然难懂,我苦笑了一下,嘴里说道,“你离开这里有什么打算?”

霍小燕轻松一笑,“再找份工作呗,反正我以后不打算做保姆了。”

我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你这个年纪当保姆也没什么前途。

说不定离开这里后,能找份好工作。”

“嗯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天晚上,我跟霍小燕聊到很晚,不过硬是没有擦起什么火花,可能对我来说她只能算是一个过客。

又过了几天,霍小燕果然辞职了,吴敏也没用继续再请保姆,一日三餐都交给了外卖公司。

霍小燕走了之后,别墅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这回轮到我郁闷了,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霍小燕在的时候,起码还有个人跟我说说心里话,解解闷,这下好了,我成孤家寡人了!

最让我郁闷的是,别墅里明明有两个大美女,只能看着还不能吃,这也就罢了,这俩美女从来不会给我好脸色不说,每每看到我,还连风带刺的,让我的日子越发窝火。

日子就这么慢慢的过着,又是十来天以后,柳青瑶通知我吴敏的重要日子又到了。

听到这个通知,我心里也暗暗高兴了一下,只要这次能让吴敏怀孕,我就能功成身退了,至于一亲芳泽那事,早被两个女人的态度掐断了我的念想,即便是有,也是报复的成分居多。

“为了保证成功率,你以后每天要取三次精!”柳青瑶很严肃的告诉我。

我当场就火了,“没门,你们当老子是造精机器吗?”

柳青瑶不温不火的翻了个好看我白眼,说,“你觉得不是吗?”

我当场被噎住了,仔细一想还真尼玛的是那么回事。

“不行!总之三次,我是万万做不到的,我可不想这么早英年早逝!”我坚决的摇着头。

柳青瑶冷笑,“拿了钱还想反悔,这事可由不得你!给你两条路,要不按照我说的办,要不退钱赔款!”

“你说赔款就赔款啊!有本事尽管使出来,老子还真就不吃你那一套了!”我是被柳青瑶嚣张的模样气炸了。

“切!几天没搭理你,本事见长啊!”柳青瑶也是个小辣椒,顿时也跟我针锋相对起来。

被柳青瑶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那天被她俩打那个凄惨模样,顿时冷笑起来,“怎么?还想打我?上次要不是被你下了黑手,你以为老子会怕了你们?”

我一边说着,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一幅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模样。

柳青瑶退了两步,估计是被我样子吓到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尽快让我表姐怀孕,你也能早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我冷冷一笑,“我在这里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还有两个养眼的大美女来回晃悠着,我才不想这么早离开呢!吴敏想怀孕不要紧,让老子真给她两发,保证怀孕!”

柳青瑶也冷笑起来,“你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毛病还没改啊!早就告诉你别做梦了!”

“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想要我一天三次,你们也别做梦了!”我寸步不让的说道。

“只要你同意,成功怀孕之后,我再给你加十万!”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我视线越过柳青瑶,正好看到吴敏出现在门口,脸色有些铁青,估计我和柳青瑶争吵的话都被她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我眼睛顿时一亮,再加十万,这事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先前的三十万,我已经原封不动的寄回了老家,如果能再拿到十万块的话,我起码能开个小店什么的。

“如果再加十万的话,我同意了!”我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金钱的诱惑下。

第十八章吴敏的大姨妈又来了

第十八章吴敏的大姨妈又来了

自从答应了吴敏再加十万块之后,两个女人看我的眼神越发鄙视,认为我只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人。

对于她俩的想法和眼神,我早已经免疫了,随便她们怎么想,反正只要给钱就行,此时的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柳青瑶也开始了一天三次对我的压榨,不过两个女人估计是怕真把我给玩坏了,生活上为我准备的食物越发丰盛起来,鸡鸭鱼肉海鲜之类的是每餐必有,甚至请了一个营养师给我专门安排了食谱。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感激她们,这一切都是为了吴敏能够怀孕而已。

十天之后,吴敏的好日子过去了,我不但没有消瘦,反而还胖了四五斤。

等待结果的日子里,无论是吴敏和柳青瑶,还是我,心情都有些紧张,万分的期待这次能够成功。

不说吴敏她们,这件事可事关我十万块的奖金,要是不成,我十来天的辛苦,可就付诸东流了!

可现实又跟吴敏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吴敏的大姨妈又他玛的来了!我有时候就在想,吴敏的大姨妈怎么比她亲妈还亲,快两个月了,她亲妈都没来踩个脚印,她那个大姨妈竟然准时来两次了!

吴敏大姨妈来的当天,焦虑、紧张、还有害怕种种不一的情绪都表现在了她的脸上,我知道吴敏是在害怕黄胖子。

到了晚上,黄胖子果然像吴敏的大姨妈一样,准时的来了,然后房间里又响起了咆哮声和哭泣声,我估计吴敏这次又挨打了!

我当时一点也不觉得吴敏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早听了我的意见,真的跟我睡了,说不定早就怀上了。

黄胖子撒完气就走了,我担心吴敏再来找我出气,老早就把门给锁上了,还打定主意,这次她们不把门砸破了,我就不开门。

让我意外的是,等了大半个小时,吴敏竟然没有过来,而楼上还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我打算出去看看,反正她们又不能真把我怎么样,至于吴敏说的十万块的奖金,我已经不报希望了。

吴敏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吴敏跪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低声的哭泣着,头发凌乱,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豪门的女人也不好当,看似风光,谁知道背后有什么辛酸苦辣。

抛弃吴敏现在的身份,作为一个女人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而那个黄胖子不但是一个不举的家伙,甚至还打女人,实在不是东西。

“看到我这个样子很高兴是吧?”吴敏发现了我,抬起头,目光怨恨的向我看来。

早知道她会迁怒于我,听她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我高兴什么,你要是怀不上,我那十万不是打了水漂?”

“哼,知道就好!实话告诉你,那十万块,你一分都别想拿到!”吴敏的目光越发怨毒,被她这种眼神盯着,我浑身竟然有些发冷,汗毛都仿佛要竖起来了。

吴敏继续说道,“我老公给了我最后一个月的期限,要是再怀不上,我不好过,你也不会好过,到时候我先把你扔到北海去喂鱼。

别以为这是在吓唬你,太多人为了钱,会帮我这么做的!”

我心里一颤,真是最毒妇人心啊!原本以为弄了个好差事,不但有三十万拿,还能傍上一个美女富婆,谁想到竟然是上了贼船!

有钱能使鬼推磨,吴敏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虽然不怀疑吴敏的决心,不过她这番话也挑起了我的火气,“少拿老子当挡箭牌,你怀不上就只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来的时候,你们早就给我做过检查了,老子健康的很,你以为老子是你那举不起来的老公?”

我心里越说越气,反正已经骂开头了,索性一口气将最近这俩月的受的窝囊气一起撒了出来,“我早就说用最简单的办法,你们他玛的还嫌老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反正烂命一条,有三十万打底,就是去喂鱼也够本啦!何况还能拉着你垫背!”

我一通大骂下来,吴敏愣在当场,估计被我骂的有些懵比了,我说的可是很有道理的,到时候鱼死网破,我烂命一条,她可舍不得跟我做同命鸳鸯。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下去吧!你的方法我们会考虑的!”柳青瑶突然插了一句,顿时令整个别墅寂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