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全文免费阅读by(赠你明珠)

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全文免费试读赠你明珠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年纪轻轻为他生下孩子,三年后再见,她却不知道,被誉为百年难见的天才神童——是她生的,而神童的亲生父亲竟然是位超级大佬,将来也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  传闻大佬不近人情不近女色话少面瘫,可偏偏向晚第一次撞上他就栽了跟头!  第一次被大佬堵门,“霍先生,男女授受不亲……请你自重……唔……”第二次被大佬壁咚,“霍先生,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请你……唔……”第三次被大佬碰瓷,“霍先生……”  ”嗯?......
《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全文免费阅读by(赠你明珠)

向晚霍霆琛小说霍先生撩妻要负责推荐章节

第4章 想要掠夺

孩子快出生时少爷却得知了,因此动了大怒,也和前少夫人离了婚。

这几年,少爷的心思除了在自己的事业上,余下,全都倾注在了那个差点没能来到人世的小少爷身上,更是对女人,丝毫兴趣都没有。

觊觎他家少爷的女人多了去了,老太太甚至还趁着少爷喝醉酒往他房间里送过女人,可全都被少爷赶了出来。

但是今日,少爷竟然抱了个女人进房间!还把他关在了门外!

徐青实在忍不住心底的亢奋激动,立时给霍家老太太通风报了信。

房间内。

霍霆琛蹙眉望着大床上的女孩儿,如果他再不出手制止的话,她很快就要开始脱自己的内衣了。

“热,好热……”

向晚闭着眼,额上和鼻尖上都出了淡淡的一层细汗,雪白光裸的长腿蹭着烟灰色的床单,早已凌乱的礼服长裙遮不住她曼妙的曲线,这画面着实太过活色生香。

霍霆琛对女色向来没什么兴趣,只不知为何,方才这女人撞入他怀中时,他看着她雪白尖俏的下颌,和那细细弯弯的眉眼时,他瞬间就想到了霍景安那个小混球。

大约也是因着看到这女人想到了自己儿子,霍霆琛才会一时心软,将她救了回来。

但是现在,霍霆琛有些后悔,他不该招惹上这个麻烦。

霍霆琛蹙眉看着那个年轻女孩儿,她神志全无,无意识的拉扯着bra的肩带。

霍霆琛上前一步,攥住女孩儿细瘦的手臂,将她拎起来直接扔到了盥洗室的浴缸里,又开了淋浴,全部调成冷水,毫不怜惜的浇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

全身都泡在冰水中的向晚,体温不降反升,她整个人整个身体都透出诱人的绯色来,霍霆琛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把自己扒光的女人,他一贯清冷淡漠的脸容上,到底还是有了一线裂缝。

他是个成熟正常的男人,而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成熟正常的男人,可以抵挡这样旖旎的画面。

“我好难受……救救我,救我……”

向晚循着意识,再一次缠上了那个男人结实劲瘦的身体,她的手指有些急切的将他衬衫尾端从皮带里抽出来,然后,她滚烫的手指,瞬间就紧紧的贴在了霍霆琛紧绷性感的腹肌上……

霍霆琛低头,看着苏向晚的脸从白变为绯红,眸中氤氲出急切的欲色,分明动作青涩甚至称不上上挑逗,却叫他心思微动,察觉到了一丝自制力崩塌的前兆。

他不是一个对女人来者不拒的男人,况且这个女人的撩拨还这样没有章法。

可……

霍霆琛忍不住伸手,在苏向晚咬的发红的唇上缓缓摩挲。

苏向晚几乎是无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霍霆琛的眼神瞬间全暗,清冷外表下,属于男人的强势本性渐渐沾染了些许的欲念。

想要掠夺,掠夺眼前这个不经意勾的他身体缓缓灼热的女人。

第5章 昏了过去

想要掠夺,掠夺眼前这个不经意勾的他身体缓缓灼热的女人。

------------------

“你确定要我救你吗?”

像是做好了某种决定,霍霆琛突然勾唇,见苏向晚似乎已经受不住,眼底被逼出一层潋滟水光,惊人的诱惑,才叫她靠近自己,在她耳边询问道。

向晚已经被身体里的火灼烧的没有了理智,她只觉得自己覆着的身体是不同于自己的柔软,手下的触感温凉,她恨不得紧紧缠住才能稍稍缓解体内的难受,听着耳边霍霆琛仍冷静自持的询问,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其中的威胁性,睁开了眸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

上方的水晶灯光线刺眼,男人的白色衬衫也溅了水色,无端绯靡,英俊禁欲的脸透出些许艳丽来,苏向晚即使神智并不清楚,第一时间的反应也是,这是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那么……她不吃亏。

细长白皙的雪臂,带着无声的邀请环上霍霆琛的脖颈。

“要。”

话音刚落,向晚身子一轻,被打横抱了起来,片刻后,被霍霆琛放进了超大size的床上,她身上已不着一物,雪白的肌肤陷入灰色的床单,墨发铺陈在身下,水墨画一般的婉约优美,霍霆琛一只手按住不断扭动的她,一只手缓慢的解着身上纽扣。

这靡靡黑夜里,苏向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难以启齿梦。

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移着,每当落在某些地方,都叫她一阵战栗,力道说不上温柔,掌心夹着的微凉温度却叫她很是舒服,无意识的攀附着身上的这个男人。

这一场春色无边的对弈里,明显向晚更加急切,渐渐的觉得不够,忍不住微勾起双腿,缓缓摩挲着身上男人触感极好的小腹。

男人明显一怔,深邃的眼似是落了向晚的脸上,下一秒,曲腿分开她,挺身。

“啊!”

尖锐的疼与不适叫苏向晚惊叫出声,霍霆琛也因她这般明显的排斥身子微微一僵,眼角夹杂着一缕绯靡的艳色,本就俊美的脸,因多了平常看不到的情绪,越发的颠倒众生。

苏向晚的不适也仅仅是一瞬间,她无意识的扣紧了霍霆琛的肩膀,跟随着他上下起伏,短声呜咽,乖顺的像只小猫,霍霆琛觉得新奇,他竟对第一次见面的女人,有了些许的疼惜。

随着时间的推移,霍霆琛明显察觉到女人不再是一味神智不清难耐不已的神色,她其实容颜极美,虽还是没有恢复神智,可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眼下正在经历什么,眼眸里除了迷茫和欢愉,还有一种彷徨和忧郁,努力的睁着眼睛,却不看他,只看向上空的天花板。

如果这双眸专注的落在自己身上,似乎也不错,霍霆琛脑海中骤然间划过这样的想法,随之身下的动作越发的不受控制。

苏向晚那一丁点的清明还未聚集,顿时被全数击溃,最后再也无力承受,昏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从薄薄一层帷幔中洒落进来,苏向晚醒来之时并未先睁开眼。

第6章 惊艳

她不是狗血电视剧里不谙世事小白花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醒来的那一瞬间,昨夜的画面不给她缓冲机会的纷纷涌入脑海中,再感受一下身体上残存的疼痛与疲倦,苏向晚无力的咬唇。

原来,终究还是遭了算计,她这样小心的活着,还是叫他们得逞了。

陈雪芬,苏向晴!

房间里除了她空无一人,苏向晚眼下唯一庆幸的便是那个男人没有等到她醒来才离开,至于负责这样的字眼,苏向晚决计不会去想。

床头放了一套衣裙,应该是给她准备的。

拿了衣服进入盥洗室清洗之后,苏向晚一下一下搓洗着自己的身体。

脑海里浮现的是男朋友林源的脸,若他知道了自己……会如何想?

她仰头,热水从脸上浇下来,有种灼烧的痛感,可是她没有哭,因为知道无用。

换好了衣服出来,向晚看到地上她昨夜穿的礼服,犹豫了一下,将房间里自己那显然已经不可能再穿的衣物全都带了离开。

“走了?”

霍霆琛在徐青报告苏向晚已经离开的消息之后,语气淡淡的问道。

徐青低着头当没有看到自家少爷脖颈上留下的那枚鲜艳的红痕,将苏向晚离开总统套房的时间如实禀报给霍霆琛。

“那位小姐还将自己的衣物一并带走了,房间里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留下。”

想到少爷居然真的与那个女人有了牵扯,徐青心下激动的同时,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霍霆琛幽深的眸一闪,脑海里浮现昨夜她承受不住自己之时,仰头间眼底的脆弱。

叫他忍不住回味,眼下想来,犹觉得惊艳。

情事之于霍霆琛来说从来都不是必需品,可眼下他却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女人身上,感受到了食髓知味的滋味。

“查查她是谁。”

徐青简直是迫不及待的领命出去,虽然他没有胆子与老太太提起少爷昨夜跟很有可能是他们未来少奶奶的女人在一起的事情,可是隐晦的提一下,也是可以的。

偌大的房间内再无旁的人,霍霆琛捏着手中的文件,竟是半晌再没有看进去一个字。

酒店外的空气清新,一向是苏向晚喜欢的,眼下她步子走的飞快,却像是在逃离,连跟自己最敬爱的外公告别都不曾,生怕他知道自己发生了这样的事担心。

昨夜的衣服自酒店出来之后,便被向晚扔了,她心底极不愿再回忆昨夜的一切,匆匆去了药店,承受着店员打量隐含嘲笑的目光,买了避孕药。

一次意外已经足够,她不能叫此事后患无穷。

眼下她只庆幸,自己已经搬离了苏家,不然,这样回去,她不知道要承受陈雪芬那对母女多么难听的言语。

这样的庆幸,在向晚看到她的公寓楼下站着的那个清瘦修长身影之时,陡然变成了难过与难堪,痛极。

林源也在这一刻看到了她,倚在车身上等着她过来。

“向晚,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为什么没有接我的电话?”

第7章 自甘堕落

林源俊秀的脸上本有丝丝点点的担心,见苏向晚一步一步靠近过来并不答话,扫过车内他本打算拿来质问她的那份体检表,眉眼间流转的已经变为恼怒,低眸,一眼便看到了她手中面目可疑的纸袋。

“这是什么?”

苏向晚仍是没有开口,身侧的手握紧了,指尖陷入掌心的尖锐痛感叫她清醒,任由林源将纸袋夺了过去,片刻后,被暴力拆开的药叫林源拍在一旁的车身上,苏向晚忍不住仰头看他,迎面而来的却是极为用力的一个耳光。

她的脸颊被打偏,耳根因为这剧烈的力道,嗡嗡作响。

“原来你真的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苏向晚,你在我面前装作清高的样子,转眼却跟别人……真是下贱!”

听到在意之人口中说着这样的言语,不用更恶毒便锋利如刀,声声催的她鲜血淋漓。

苏向晚突然觉得好累,林源厌恶眸落在她的眼中,她仍想解释。

“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意外……”

可这样的解释连自己都觉得苍白,本也就如此,她当时,哪里有别的选择?

林源听到苏向晚近乎喃喃的语调,登时更怒,冷笑着从火红张扬的跑车上拿出一份文件来。

薄薄的几页甩在苏向晚的面前,不等苏向晚看清上面的字眼,林源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你怎么解释这个,你十八岁,就已经不是处女身了,苏向晚,你真是好演技。”

她已经因林源之前的话而鲜血淋漓的伤口因为往事被揭开更痛。

这件事苏向晚没有想着要瞒,可是也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被林源知道。

“你为什么会有这个……”

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单薄,清晨的温度不高,早就叫向晚手脚发凉,林源将那份她十八岁所做的体检表仍在了地上,于是苏向晚蹲下了身,一张一张的捡了起来。

“我怎么会有这个?如果不是向晴告诉我,我恐怕要被你一直瞒到骨子里,不知道我的女朋友,居然是这样一个自甘堕落的女人。”

原来是苏向晴。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男朋友这样相信别的女人的话,与本就对他有心思的女人有着这样的交集。

“没错,这些都是真的。”

她本可以求着林源原谅,说出她的苦衷,可苏向晚挺直了脊背,不想用那样的方式。

求人原谅的滋味苏向晚知道,低了头便是毫无退路,连自尊都要舍弃,林源现下这样恼怒,是听不进去的。

林源显然已经怒极,在苏向晚承认的这一刻没有多少理智,伸手想要将她推入车里,刺啦一声,苏向晚惊惧的抬眸,捂住自己被撕裂的领口。

“你干什么?”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源会这样羞辱自己。

“干什么?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可以给别的男人,却在我面前做出冰清玉洁的样子来,凭什么?”

说着,林源毫不怜惜继续拉扯苏向晚身上的衣服,想到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呻吟痴缠,竟打算在这种地方给她最为极致的羞辱。

第8章 乖乖的送上门来

说着,林源毫不怜惜继续拉扯苏向晚身上的衣服,想到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呻吟痴缠,竟打算在这种地方给她最为极致的羞辱。

-------------------

啪!

掌心与脸颊俱是火辣辣的疼,苏向晚颤抖着收回手,一把推开仿佛惊呆了的林源,短促的叫喊:“你走!”

声嘶力竭。

“苏向晚,你很好,像你这样下贱的女人,动你我都觉得脏!”

林源本就不是意志多坚定的人,不然也不会仅仅因为林家看不上苏向晚的身份,便只能与她私底下相处,眼下见苏向晚如何排斥他的碰触,顿时眼含阴鸷的甩开了她,甩手坐回了车里,绝尘而去。

苏向晚将他扔回自己面前的纸袋捡起,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租住的公寓走去。

她走的很稳,步子都没有乱,一边的脸颊高肿,叫谁看都是钻心的疼,可她眼神坚毅不惧公寓进出的人打量的目光。

钥匙打开了门,苏向晚快速的反手锁住,将纸袋里的避孕药拿出,没有用水,直接咽了下去,满嘴的苦涩,苦的发疼。

身子一瞬间无力,背靠着房门急速滑了下去,缓慢的抱住了膝盖,将自己的眼泪遮掩在臂弯里,无人能看见。

A市是不夜城,最不缺人光顾的是风月场,顶级会所只招揽有身份的客人,包厢设计的巧妙,有资格在这样的地方玩的,大多不凡。

霍霆琛目光微冷的扫了四周一眼,水晶灯光暗的暧昧,他的侧脸在阴影之中轮廓完美,终是有些不耐的看了对面调戏一个清纯学生妹兴致正高的俊美男人一眼。

“唐棠,这就是你找的地方?”

自己的名字从霍霆琛口中全被叫出来,叫唐棠脸上轻佻的笑容一滞,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听到他的名字似乎一愣,他摆手,叫她出去。

“霆琛,这种时候你能不这么叫我吗?”

唐棠眼底的轻佻一瞬间散去,神色阴柔,难得见霍霆琛掩不住眼中的嫌恶,兴致顿时又起来了。

“我听说昨天晚上你拐了个女人,怎么看起来却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这事不光他知道了,老太太早晨也打电话来问候过,因此霍霆琛越发的不耐。

只是这话也只有唐棠敢在霍霆琛面前说,见霍霆琛扫了自己一眼,仍是冷冷淡淡的样子,可眼神多了一丝警告的意味,唐棠哪里肯就这样放过他,不怕死的继续开口:“你若喜欢,一个女人的身份还不好查,A市这些世家名门里传出个信来,不管是哪家的,到时候还不乖乖的送上门来?”

“我空出时间见你,不是为了听这些的,A市的能用得上的人太少,你这两天有什么收获?”

他这次来是隐瞒了身份的,外面那些事,自然得有人着手牵线,唐棠在A市这里有极好的人脉,正好用的上。

听霍霆琛询问,唐棠迅速将脸上的调侃收了起来。

“秦老爷子那里我们用不上了,他的那个女婿在A市风评不怎么样,对我们来说,这样的人一无是处。”

秦家当初在帝都也是极显赫的,也正因为风头太盛,又后继无人,才隐居到了A市这样的地方,没想到唯一的女儿遇到的是苏致庸那样的男人,被磋磨的最后连命都丢了。

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