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角是沈屏锦晏绝的小说《洞房新婚摄政王不是渣男》

    时间:2023-05-26 13:21:05作者:温溪潺潺来源:yw

    小说简介:洞房新婚摄政王不是渣男男女主角为沈屏锦晏绝,由温溪潺潺倾心写作的重生小说,已上架。面如死灰,目光呆滞,没有人知道,她已经被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下一年半载了。可是下一刻,她的表情却忽然扭曲了起来,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

    主角是沈屏锦晏绝的小说《洞房新婚摄政王不是渣男》

    洞房新婚摄政王不是渣男第一章

    第001章:她好恨

    窗外雪花飘零,寒风宛如一只骇人的鬼魅般袭击着窗户,那传来的呜呜声震得人耳膜生疼,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布满着结冰的青苔,里面还夹杂着一件被鲜血染红的衣衫。

    沈屏锦就这么感受着手上的血从体内流出体外。

    往事一件件的从脑袋里面闪过,她此刻心里只装了恨,那些情爱温暖,早就散的一干二净。

    忽的,闪电从窗外驰骋过云层,丝丝光芒照射在了她的侧颜上。

    沈屏锦生的貌美,是当今京都有名的才女,可是现如今那白皙宛若凝脂般的左脸颊处,有着很大一块伤疤。

    硬是将那份无瑕的美给摧残的没了半分。

    她面如死灰,目光呆滞,没有人知道,她已经被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下一年半载了。

    可是下一刻,她的表情却忽然扭曲了起来,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眼前的男子面如冠玉,衣着华贵,他手上拿着一把孔雀碧玉小扇,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就这么看着旁边美艳的女子。

    苏轩茂小心翼翼的牵着沈瑞雪的手,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见到地上已经被割断手腕的女子在拼命的挣扎着,苏轩茂脸色一变,直直的拿起一把匕首往女子的腹部插进,刹那间,血溅三尺。

    巨大的疼痛刹那间席卷上了全身,沈屏锦在意识残存的几分钟之内,只听到这一对狗男女说出这样的话。

    “瑞雪,她就快要死了,你说,她那些亲生的哥哥弟弟,可要全杀了,一回让你开心?”

    沈瑞雪笑的十分阴冷,“轩哥哥,不用。身为锦姐姐的庶出妹妹,我怎么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她最恨呢?”

    “要我说啊,你直接将她的家人全都发配边疆,然后半路上派人将它们一个个凌迟处死,然后再把他们的各个肢体,都扔到乱葬岗去喂狗……”

    “既然这是瑞雪喜欢的处理方式,那朕,便听瑞雪的。”

    ……

    那些不甘就像是突然喷发的火山熔岩一般,沈屏锦感觉真的很恨,可是她知道,因为自己的愚蠢,她连同家人,都要一齐死在了这京城。

    感觉到灵魂从躯体里腾空而出,沈屏锦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躯壳。

    原来,死了就是这样的吗?

    沈屏锦想,反正自己都死了,那自己岂不是可以随便到他们那对狗男女的面前张牙舞爪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事实似乎不如沈屏锦所愿。

    沈屏锦刚想到沈瑞雪和苏轩茂的面前,却发现眼前场景忽然一转。

    沈屏锦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全家上下,整整齐齐的在刑场上,一个大汉拿着砍刀,手上拿着酒壶,眼睛凶狠的盯着在场的所有人。

    她就站在大汉的面前,可是大汉却像是看不见她一样,径直从自己的身体穿了过去。

    沈屏锦顺着大汉走过去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男孩跪在地上,身体被五花大绑。

    刹那间,大汉嘴里的酒水喷洒而出,大刀呼啸而至,顷刻间,血溅三尺。

    男孩的头颅直直的滚落在了她的面前,沈屏锦愣愣的看清楚了男孩的面貌……

    这是……

    “年哥儿,年哥儿……”

    沈屏锦不敢置信,几年前还在跟自己笑嘻嘻玩着拨浪鼓的年哥儿,怎么就被砍了头颅呢?

    可是下一刻,几张熟悉的人脸出现在了眼前,一张接着一张……

    “怎么会,怎么会……”

    沈屏锦伸出手想要抓住大汉挥舞的砍刀,可是最后,却发现自己怎么做都是无能为力。

    她转身,忽然发现沈瑞雪和苏轩茂向着自己走来,目光轻蔑而又嘲讽,还带着爽感。

    “轩哥哥,这贱人的亲人,终于全死光了。”

    苏轩茂搂着沈瑞雪,目光尽是宠溺,“瑞雪,你这次的决定,做的不错。”

    沈瑞雪神色得意,“轩哥哥,还是多亏了你利用沈屏锦这贱人的手,去让她那个远在边疆的哥哥回京,不然,虎符也不会这么容易收回来。”

    听到虎符二字,沈屏锦身体一震。

    眼里的泪水从眼眶滑落到地上,与滚烫的鲜血混合在一起,述说着心里的恨。

    可是不待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眼前场景再次一变。

    眼前雪花飘飘,入目尽是白色,周围枯树环绕,沈屏锦感觉不到冷,可是她的眼睛,却是清楚的看见了不远处似乎有个男人。

    沈屏锦抹掉了脸颊上的泪,迈步走上前。

    她看见,男人似乎是跪坐在一个墓碑前面。

    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剑,剑刃狠狠的插在地上,沈屏锦有些疑惑,这男人手上拿着的那把剑,怎么这么像自己生前送人的出锦?

    在看见男子的相貌时,沈屏锦更是震惊了,天呐,这人不是苏轩茂最讨厌的战神,当朝前摄政王,晏绝吗?

    沈屏锦忽然感觉,自己死前,似乎发生了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她看见不远处的男人,在地上坐着,一双眼睛里面的神色锐利又决绝,沈屏锦看见,晏绝拿着匕首,直直的向自己的头发割去。

    目光中的男人,将割下来的头发放在手心中,随后又从心口处,拿出鸳鸯荷包,男人的手修长白皙,他似乎是从荷包中,拿出来了一缕长发。

    沈屏锦在看见那个荷包的时候,有些疑惑,这个摄政王手上拿着的荷包,怎么这么像她前世嫁给苏轩茂随身携带的那个?

    她记得她当时绣荷包时的满心欢喜,更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往荷包中放进去了自己的长发,寓意自己和苏轩茂恩爱两不疑。

    可是,这荷包……为什么会在晏绝的手上?

    沈屏锦看着晏绝将从荷包中拿出来的头发放在手上,随后将这纠缠在一起的两缕头发绑在了一起。

    男子的声音十分的好听,沈屏锦听见,晏绝似乎是在读一首诗。

    “结发为夫妻,恩爱永不移。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就这么一刹那,沈屏锦再也忍不住了,眼眶里的泪水宛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脸颊滑落。

     

    相关文章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