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是以介景福的小说颜汐是北桥市四大家族之首颜家的大小姐章节在线看

    时间:2022-08-06 09:14:41作者:以介景福来源:yw

    小说简介:颜汐是北桥市四大家族之首颜家的大小姐颜汐谢长则的小说名字叫《颜汐是北桥市四大家族之首颜家的大小姐》,是作者以介景福创作的都市小说。“对了,系统,帮我查查看,席景行现在经济状况如何。”她太理所当然地以...

    作者是以介景福的小说颜汐是北桥市四大家族之首颜家的大小姐章节在线看

    他们班都是一群怪人

    席言张了张嘴,想了想,小小声:“那个,颜颜很有教养的啊,一直都是。”

    颜汐从小在颜家长大,是外公外婆亲自教导出来的孩子,浸染着书香门第的风骨,怎么会没有教养呢?

    就算是怼人,她说话的样子也是微微含笑,不疾不徐的,是极有风度和礼貌的。

    这不是王梓楠想要的答案,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双倍的羞辱。

    眼睛一眨,眼泪大颗地滚了下来,胸膛都在剧烈起伏,显然气得不轻。

    “席言,连你也跟着她一起来羞辱我?”

    席言一看见王梓楠的眼泪,顿时慌了,他有些纠结有些无措,可他又觉得妹妹说得好像蛮有道理的。

    而且,颜汐是为了维护他才说这些的,他还不至于愚笨到是非不分。

    “那个,那我……我没什么好说的。”席言挠了挠脑袋,小声说。

    王梓楠再也承受不住,哇地一声哭着跑开了,看背影都透着莫大的委屈,脚步却带着迟疑,显然在等着席言挽回。

    席言尴尬地没有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啪啪啪!”旁边猛地响起一阵掌声,金昭朝颜汐竖起大拇指,“你好帅啊!牛逼!!!”

    “她磨磨蹭蹭不走,是想脱衣服吗?”应诗雨忽然大声说,“哇,那可真是太有意思了,我还没见过这种场面呢!我要赶紧拿手机记录下来!”

    王梓楠眼里闪过一抹愤恨,这次是真的气哭了,脚步没有迟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她丢尽了脸面的地方。

    席言站在原地,耷拉着脑袋,神情有些沮丧。更多的是发愁,这人被气成这样子,他该怎么哄才好哦。

    颜汐喊他起来:“走了,回家了。”

    席言蹲在原地抱着脑袋痛苦了片刻。

    等意识到颜汐真的走了的时候,他赶忙跳起来,慌慌张张地跟了上去,“妹妹,等等我。”

    金昭跟应诗雨也提着书包往校门口走。

    然后就看见颜汐从他们身边走过,错身而过的瞬间还朝他们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席言也追了上来,跟在妹妹身后,整个背影都透着沮丧,但颜汐没有安慰他。

    金昭转过脸来对应诗雨说:“我跟你说,我看人不会错的,我觉得大美人性格是猛1,太A太飒了我好喜欢!如果她是男的我恐怕已经爱上她了!”

    应诗雨面无表情:“你不是说你的本命是班长?”

    金昭叹了口气:“班长也是猛1,我的本命永远是他。可惜他太冷酷无情了,我敢打赌没有哪个小妖精能勾引得了他,他注定被供奉在神座上,成为大家的梦中情夫。”

    颜汐脚步停顿了一下,有些一言难尽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金发帅哥。

    什么猛1,什么梦中情夫,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席言见颜汐停下脚步,想到什么,猛地窜上前伸手捂住妹妹的耳朵。

    “我们快点回家吧,别让顾伯伯等久了。”他现在一心只想把颜汐带离这里。

    啊啊啊一班的人都有毒吧,还有,他现在才想起刚刚被一班的两人看了个现场!完蛋了,明天不会就谣言满天飞吧?

    等兄妹俩一起坐上了车,席言轻咳了一声:“那个,妹妹,以后记得要远离高三一班的人,他们班……都是一群怪人。”

    颜汐不是很理解。

    谢长则是高三一班班长,那样清贵出尘的人怎么会是“怪人”?

    不过,看在哥哥满脸紧张的份上,她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席言松了口气,开始絮絮叨叨跟颜汐说起圣阳高中的一些情况,等晚上准备睡觉时,才想起来,今天他惹、怒、了、自、己、的、女、神!

    他纠结了半天,打开微信想写长长的道歉小作文,可绞尽脑汁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只好干瘪瘪地发了个“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你别生气了”过去。

    然后他收获了一个鲜红的感叹号。

    王梓楠把他拉黑了。

    席言:“……”

    算了,过几天再说吧,等她气消了一点、能冷静下来好好沟通的时候,他找陈香香帮忙赔礼道歉好了。

    晚上,颜汐上床前拿起谢长则那天给她的瓷瓶看了看。

    瓷瓶很精致,触手微凉,只在底端刻了一个古篆体的梨字。

    颜汐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成分检测报告,想了想,还是拍了张照片发到了微信群里。

    “你们见过这种抗过敏中药丸吗?”

    她一发生,群里立马就沸腾了起来。

    “哇靠,这不单单是抗过敏这么简单吧?这好像有点针对血癌预后的保养啊。”

    “中药丸?倒是挺像羲和研究所的风格的,但这个瓷瓶又不像,羲和研究所的药有专门的防伪标记。”

    “对了,老大,F研究所的抗癌针剂你拿到手了吗,有成分检测报告吗?对我们的研究方向有没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啊?”

    颜汐随手倒了一颗药丸含在嘴巴里,老实说她是个很怕苦的人,从小就很娇气,吃药都要外公外婆哄着的。

    可这颗药丸入口一点都不苦,相反,还有点微微的清甜。

    颜汐随手回了一句:“没拿到,我会继续想办法。但你们别抱太大期望,还是专注自身的研究吧。我认为研究方向是没有问题的,希望老师接手后能有不一样的思路吧。”

    “要是实在没突破,那就先想想怎么把我们的药后遗症给去掉吧,比方说出红血丝什么的。”

    这个要求有点出乎意料,“???这个因人而异吧,恐怕有点难。”

    颜汐有些惆怅,怎么说呢,这群人恐怕还不知道,试药的患者就是她本人吧?

    算了,自己的体质原因,怪不得任何人。

    ——

    早上,颜汐走进教室,就看见傅梦佳拿着湿抹布匆匆跑开。

    她没在意,回到自己位置上,发现傅梦佳帮她擦了课桌。

    不一会儿,傅梦佳低垂着脑袋走回来,神情有些拘谨。

    “颜、颜汐!对不起,我可能牵连到你了。”傅梦佳愧疚得快哭出来,“今天早上我过来,发现我们俩的课桌都被泼了红墨水。”

    颜汐有些诧异:“不是,就算要道歉,那个人恐怕也是我。”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