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78456(林清浅江砚深)小说在线试读-林清浅江砚深小说

    时间:2022-08-06 03:18:49作者:米莱来源:mp

    小说简介:精品好书《1578456》由著名作者米莱最新写的一本武侠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清浅江砚深,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只是不可以爱她而已。再后来,林清浅发现...江砚深订婚是假的。江...

    1578456(林清浅江砚深)小说在线试读-林清浅江砚深小说

    林清浅见到江砚深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必须是她的。

    然而,她却错了。

    十八岁那年,江砚深拒绝了她的告白。

    林清浅认为也许他天生不会爱人。

    可转眼在她的生日宴会上,江砚深牵着一个女人的手走到她面前。

    后来,江砚深出国。

    林清浅再次见到他时,却听见了他订婚的消息。

    订婚的对象还是当年那个女人。

    那一刻,林清浅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可以爱的,只是不可以爱她而已。

    再后来,林清浅发现...江砚深订婚是假的。

    江砚深的车牌号是黎A●1021X。

    江砚深的房间号: 1021

    江砚深的房间密码: 1021

    而这组数字,是她的生日。

    也....她发现了江砚深的秘密!

    可她已经对他走了99步,最后1步,该换他了。

    第一章好久不见

    魔都,寒风凛冽。

    星酒吧门外,林清浅取下衫帽打了个寒颤。

    电话里,闺蜜的声音急切:“清浅,你到哪儿了?我看到你男朋友了,你还不快点?”

    “到了,门口。”

    林清浅挂断电话,手机页面退回主界面。

    看到上面显示的日期——二月十六。

    林清浅心脏一阵发紧,她是命犯二月十六吗?

    五年前的这一天,她被那个男人狠狠拒绝,五年前的今天,又被闺蜜告知男朋友背叛。

    出神之际,一阵轰鸣声响起,一辆黑色迈巴赫从身边驶过。

    车牌号:黎A1021X。

    10月21,是她的生日。

    林清浅的目光鬼使神差追过去,只见车子停下,一个男人下来,正往酒吧里走。

    那熟悉的挺阔背影,插兜走路的姿态,瞬时让林清浅顿住了脚步。

    这背影跟离开了五年的他好像!

    下一秒,她又反应过来,不可能,那个男人分明在国外。

    深吸了口气,抑住心中情绪,抬步走进了星酒吧。

    此刻,林清浅的男朋友江昱言正搂着女人耳语亲昵。

    “江昱言。”

    林清浅语气平静,在江昱言闻声抬头之际,一杯酒尽数泼在了他脸上。

    “我们,分手。”

    这动静引得众人看来,也惹来二楼的注意。

    二楼栏杆前。

    看戏的齐一帆碰了一下身旁的男人:“江砚深,那不是你侄子吗,不管管?”

    江砚深视线移向下方,扫过狼狈的江昱言,定在了林清浅身上。

    他目光微沉。

    与此同时,楼下的声音又传了上来。

    “分手就分手,我早就想跟你分了,一年多了连手都不给碰一下!”

    听到江昱言的话,齐一帆不禁笑了出来。

    江砚深则将手中酒杯放在桌上,召来旁边侍候的人:“去,帮我请个人上来。”

    “是,三爷。”那人应声退了出去。

    ……

    被“请”上二楼时,林清浅心里有些不安。

    星酒吧是五年前开业的,背后老板没有人知道是谁,只知道不能招惹。

    相比起一楼的吵闹,二楼明显静了很多。

    林清浅刚过拐角,就透过屏风看到坐在里面的男人身影。

    几乎是一刹那,她脑海里就浮起另一道身影。

    这时,只听屏风后传来一人问询:“江砚深,你请了谁上来?”

    江砚深?

    这个滚在舌尖五年都觉烫唇的名字,让林清浅的脑子轰地一下。

    顺着齐一帆声音看去,江砚深冷漠的眼,就这么直直戳进了的眼。

    五年前,他当着自己的面亲手烧掉了那封告白情书。

    那时,他也是这样冷漠的一双眼:“小孩,你懂什么是爱?”

    时隔五年,这个男人好像一点儿都没变。

    酒吧喧嚣聒噪的音乐声在耳边轰鸣,林清浅终于回过神来。

    她往后退了步,转身就走。

    但江砚深已经看见了她:“见到我,连个招呼都不打?”

    脚步霎时停住,林清浅攥紧了掌心,许久才僵硬的转回身。

    她看着眼前五年未见的男人,从干涩的嗓子里逼出一句话。

    “小叔,好久不见。”

    第二章新婚快乐

    林清浅幻想过无数次跟江砚深重逢的场景。

    彼时她应该幸福的挽着男友,一脸骄傲:“江砚深你看,没有你,我也一样过得好。”

    然而现实却是——

    江砚深冷眼看着她:“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林清浅紧了紧拳,提醒:“小叔,我今年二十三岁。”

    不是当年那个傻呵呵跟在你身后求关注的小女孩。

    江砚深抬起冷眸,眼底的疏离一如以往。

    齐一帆八卦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最后落回到江砚深身上,压低声音问:“她不会就是你常提起的那个甩也甩不掉的跟屁虫吧?!”

    江砚深眉心一皱,扫了眼齐一帆。

    他立马住口。

    但是林清浅已经听得分明,一颗心却冰凉的如坠冰窖。

    甩也甩不掉?

    自己十三年的真心爱慕,对他而言只是一场麻烦。

    怪不得,他会出国五年!

    即使这五年林清浅觉得自己已经够坚强,但此刻鼻子还是有些发酸。

    她再也待不下去,强装作镇静:“小叔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话落,林清浅转身就要走。

    然而却听一阵衣料摩挲声,江砚深起身走来:“我送你。”

    语气笃定,容不得她拒绝。

    林清浅只能跟上。

    走出酒吧。

    林清浅亦步亦趋跟在江砚深身后,挺拔的身影在黑色迈巴赫面前停下脚步。

    视线下意识瞥了眼车牌号,就是她刚才看到的那辆车。

    原来她没认错,刚才从车上下来的人就是江砚深。

    视线定在车牌号上,黎A·1021X。

    这组数字,是她的生日。

    顿时,平静的心绪顿时又起了涟漪。

    林清浅很想借此告诉自己,江砚深也许也是念着她的。

    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还有一个人的生日也是10月21日。

    那个人叫——严若雨。

    五年前,林清浅十八岁的成人礼上,江砚深牵着严若雨的手走到她面前,郑重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严若雨。”

    出神之际,急促铃声响起。

    林清浅回神看过去,就瞧见江砚深没接,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而她还是看清了那个来电人——严若雨。

    林清浅顿时怔在了原地,心里苦涩,和江砚深这场重遇的美梦,还来不及编织,就被迫清醒。

    然后,就听江砚深开口问:“住哪儿?”

    林清浅没回:“这五年,你们一直都在一起吗?”

    没有题名道姓,但他们彼此都知道说的是谁。

    江砚深沉默了片刻:“地址,我送你回去。”

    话落,他拉开了副驾驶的门,示意林清浅上车。

    四目相对,林清浅挣扎了半晌,还是坐了上去。

    即使隔了五年,她还是不愿错过能和江砚深相处的机会。

    黑色迈巴赫里四散的檀香味道,让人无端安心。

    就像江砚深一样。

    林清浅说了地址之后,就靠着车窗出神。

    看着窗上倒映出的江砚深侧脸,她抿了抿唇。

    刚鼓起勇气想要问他五年前为什么突然离开。

    江砚深的电话再次响起。

    屏幕上,严若雨的名字不停闪动。

    林清浅只觉得那冷光刺的眼眶发胀。

    她偏过头,不再去看。

    却听江砚深的声音响起:“若雨。”

    那么温柔,和喊她林清浅的冷漠,判若两人。

    电话那头,严若雨清脆的声音也跟着传来:“砚深,我已经到婚纱店了,你还有多久到?”

    林清浅把每个字都听得真切,心中酸苦翻涌。

    直到江砚深挂断电话,她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小叔,你要结婚了吗?”

    江砚深看来,没有说话。

    林清浅只当他默认。

    攥紧手机的指节泛白,她扯起嘴角笑了笑:“挺好的,那我提前祝小叔,新婚快乐。”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