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513251》小说免费阅读 姜涵傅砚时小说大结局

    时间:2022-08-06 02:09:59作者:凤小溪来源:mp

    小说简介:姜涵傅砚时是著名作者凤小溪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下面看精彩试读!话挪到右耳上,一句冰冷问候直刺耳膜。好久不见,杀人犯。傅砚时弯着唇,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姜涵眼神毫无波澜,心...

    《32513251》小说免费阅读 姜涵傅砚时小说大结局

    第一章

    “233号,有人来看你了!”

    狱警似乎是知道姜涵耳朵不好使,连拉带喊的将人带到会见室。

    打开门后,毫不客气的把人推了进去。

    当看见隔窗外的男人后,姜涵呼吸一滞。

    是傅砚时——亲手把她送进牢狱的人!

    姜涵迟疑了会儿,还是走过去坐下,一手收拾着自己的乱发,一手拿起电话。

    可半天听不见对方说话,低头才发现自己将电话放在了失聪的左耳上。

    姜涵把电话挪到右耳上,一句冰冷问候直刺耳膜。

    “好久不见,杀人犯。”

    傅砚时弯着唇,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

    姜涵眼神毫无波澜,心却像被撕扯着痛了起来。

    “四年了,的确挺久。”她木讷回了句。

    四年的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有些人尊贵依旧,而有些人满身污秽。

    傅砚时看了眼自己的金表,似乎不想在这个地方浪费一分一秒。

    “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命大。”傅砚时顿了顿,语气多了分憎恶,“只是砚舟,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面对这个歹毒心肠的女人,他只觉几年牢狱之灾太便宜她了。

    听见“砚舟”这个名字,姜涵眸光才亮了亮:“我说过了,四年前你弟弟坠楼时,天台上的女人不是我,更不是我把他推下去的。”

    无力的辩驳惹来傅砚时一声嗤笑:“你们一向不和,除了你,还有谁。”

    姜涵不言,攥着电话的手不断收紧。

    面对她的沉默,傅砚时目光骤冷:“即便你出狱,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恶魔般的低语让姜涵心狠狠一揪。

    现在的傅砚时早就不是深爱她的男人,他不相信她,更不会在乎他们的儿子晓晓。

    晓晓是她千辛万苦在牢狱里生下来的,刚出生就被牢狱长送到一户人家里养着。

    如果晓晓的事被傅砚时知道……

    想到这里,姜涵脸色一白:“傅砚时……”

    她刚开口,傅砚时便不耐起身离去。

    望着那冷漠的背影,姜涵眼眶不觉泛酸。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和傅砚时走到这一步。

    姜涵被带回监舍没多久,牢狱长谢洁来了。

    她从口袋拿出张照片,从窗口递了进去:“上个月那晓晓生日,我要了张照片。”

    姜涵连忙接过,小心地捧在手心。

    照片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坐在滑梯上,笑容可爱天真。

    看着孩子酷似傅砚时的眉眼,姜涵红了眼。

    谢洁叹了口气:“你赶紧的,拿着照片在角落里猫着看吧。”

    “谢谢,谢谢。”姜涵不住地道谢,面对谢洁的照顾,她始终铭记于心。

    监舍里,姜涵一直拿着照片。

    阳光照在晓晓灿烂的笑脸上,她温柔的抚摸着照片上儿子的脸,心里满是慰藉。

    回想起傅砚时那冷漠的话语,姜涵松了口气,还好他不知道晓晓的事,等到出狱后,她就去找晓晓。

    “晓晓,你一定要等着妈妈。”

    转眼盛夏。

    监舍中沉闷地犹如蒸笼。

    姜涵靠着角落,手中摩挲着晓晓的照片。

    这时,舍门滑动的声音响起。

    她抬起头,阳光照在她灰扑扑的脸以及照片上。

    狱警站在门口,看着一脸怔愣的姜涵。

    “233号,你可以出狱了。”

    第二章

    “吱呀!”

    牢狱的铁门缓缓打开,换了身衣服的姜涵跨了出去。

    感受着手腕的轻松,姜涵才觉得自己真的重获新生。

    谢洁将行李包递给姜涵,又给她一张纸条和零钱:“这是那家人地址的电话,以后好好生活,别再回来了。”

    姜涵目露感激:“谢谢……”

    谢洁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

    姜涵把纸条小心收起,正要离开,却见一辆迈巴赫停在路边。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她心头。

    车窗下降,傅砚时寒冰般的脸在瞬间淹没盛夏的热浪。

    姜涵脸色一白,下意识要跑,却被两个保镖抓住,直接拖进车里。

    随着傅砚时一句“开车”,车向市中心驶去。

    半小时后,车停在了一栋大楼的门口。

    陌生又熟悉的场景让姜涵瞳孔一紧。

    这是傅砚舟当年坠楼的地方!

    保镖一左一右架着姜涵,将她带到顶楼后才松开手。

    阳光下,傅砚时的面容犹如冰霜:“当年砚舟死后,我就把这栋楼买了下来,而今天,它等来了真正的罪人。”

    闻言,姜涵心一顿,没有辩解。

    傅砚时抬了抬手,保镖便将一条横幅和喇叭丢到她面前。

    白布红字明晃晃写着:我是杀人犯!

    傅砚时睨着她:“跪下,对下面所有人说你是杀人犯。”

    闻言,姜涵眸光一震。

    她望着眼前的男人,心肺犹如火烧。

    他已经向全世界宣告了她的罪,却依旧不肯留给她一丝尊严。

    姜涵攥紧拳:“我不说,我也不是杀人犯。”

    话音刚落,一只手便嵌住她的下颚。

    傅砚时看着眼前透着不甘眸子:“谎言说久了,自己也就信了。”

    姜涵抑着呼吸,单薄的双肩颤抖着。

    瘦弱的模样非但没让傅砚时不忍,反而越加冷冽:“你知道吗?把你从这里推下去的梦,我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每一句话都像针一样扎在姜涵心里。

    这一刻,她才真正感受到傅砚时对自己入骨的怨恨。

    姜涵嚅动着泛白的唇:“那么,你现在可以实现那个梦了。”

    傅砚时怔了瞬,重重松开手。

    保镖递上纸巾,他嫌恶地擦着:“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姜涵眼眶发酸,仍倔强地不肯低头。

    烈日照着她发黄的头发,苍白的脸上挂着滴滴汗水,整个人没有一丝生气。

    傅砚时感到报复的畅快,却又莫名升起许不忍。

    他很快敛去不该有的情绪,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姜涵仰起头,努力压抑泪水。

    半晌,她才拖着无力的身体离开。

    姜涵摸出兜里的纸条,找到报亭,按照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

    几声嘟后,一道温柔的女声传来,“您好?”

    “你好,我是晓晓的妈妈,我想见见晓晓。”姜涵急切的问候并没有换来回应。

    对方沉默了几秒,语气突然冷漠:“我们把晓晓照顾的很好,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想你也不想让别人嘲笑晓晓,说他有个杀人犯妈妈。”

    一席话犹如冷水浇在了姜涵的头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通话已被挂断。

    夜晚,她躺在公园的长椅上,一遍遍看着晓晓的照片。

    晓晓,晓晓……

    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她绝对不能放弃!

    姜涵咬咬牙,下定决心要把晓晓接回来。

    次日,姜涵去了家酒店应聘服务员,可经理看完她的资料,直接摇头。

    “不好意思,傅总吩咐过,我们不能用你。”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