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角沈西墨司宴的小说墨爷宠坏小娇妻全文阅读

    时间:2022-08-05 23:57:27作者:浅九来源:ygsc

    小说简介:经典美文《墨爷宠坏小娇妻》由知名作者浅九最新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西墨司宴,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些男人之中的姐姐,还有那个在女人堆里如鱼得水的男人,沈西又重新迈...

    主角沈西墨司宴的小说墨爷宠坏小娇妻全文阅读

    第4章

    她姐姐这次带她来参加宴会,也不过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商机,无疑,墨时韫还是最好的选择。

    若是能拿下墨家的合作,便如同登上了一艘航空母舰,想想都让人激动!

    她的芙蓉面上,灿然若开。她端起酒杯就想朝墨时韫走去,但一想到墨司宴的警告,她便喉头发紧,脚下凉意四起。

    被墨家的掌权人盯上,这就是把自己放到了油锅里煎炸炖烤啊。

    一边是巨大的利益,一边是巨大的风险,沈西心中思量万千。

    再看看明明不喜却还要周旋于那些男人之中的姐姐,还有那个在女人堆里如鱼得水的男人,沈西又重新迈开了步子。

    富贵险中求啊!

    墨司宴看着那个毫不费力就混到了墨时韫身边的女人,俊**人的面庞上带起了丝丝笑意。傅寒夜一怔,察觉到身边男人的变化,有些惊讶。

    墨司宴这个人啊,向来深藏不露,尤其不轻易笑,但这也是最可怕的地方,因为这男人一旦笑起来,远比不笑的时候更恐怖。

    顺着墨司宴的视线看过去,傅寒夜发现墨时韫已经搂着那个叫沈西的女人往外走了。

    傅寒夜挑了挑眉,也不知道是佩服沈西勾人的手段还是墨时韫那点猪狗不如的自制力......

    *

    皇庭夜总会。

    这是本地最大的销金窟,也是那些豪门公子富家千金最喜欢寻欢作乐的地方。

    台上劲歌热舞,台下纸醉金迷。

    墨时韫和沈西一出现,便有人对着他们吹口哨。

    沈西肤色雪白,烈焰红唇,这条黑色吊带裙勾勒着她完美的身材,一双又长又直又白的**,随着她的走动,划出妖娆的弧度。

    像个勾人的妖精!

    墨时韫将她带到正中的卡座,那里已经坐满了狂欢的男女。

    台几上摆了满满的酒水。

    墨时韫的出现顿时将气氛推向了**。

    “墨少,你怎么才来,我们可是等了你很久了。”“可不是,墨少,迟到了老规矩啊。”

    “就是就是,老规矩。”说话间,已经有人将满满三杯金黄色的液体推到了他的面前。

    墨时韫面不改色端起来一饮而尽,而后,便有人将三杯酒推到了沈西面前:“来,美女,这是你的。”

    沈西看向墨时韫,却见墨时韫那张如妖孽般叫女人黯然失色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痞笑:“没错,不能坏了规矩,喝吧,”而后又凑到沈西耳边放浪形骸,“喝醉了才好办事啊。”

    这个**!

    沈西就知道事情没这么容易!

    心里好气,但她还要保持微笑!

    “墨少真讨厌,”她声音软糯的仿佛能滴出水来,手下的动作不见任何停顿。

    众人见她如此爽利,当即拍手叫好。

    墨时韫修长剑眉一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中倒是生出几分兴味,明明满腔的不甘,偏又一脸的纯欲与妖娆,就像手上这杯又纯又烈的朗姆酒,醇香诱人,喝的人真有些欲罢不能了。

    沈西也知道这群王八羔子不安好心,不停的灌自己酒,可她没有选择,墨时韫的大方也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凡是跟过他的女人,只要他能力范围内的事情,可以说对女人是予取予求。

    她也不贪心,只要能帮姐姐渡过难关就行。

    胡思乱想之际,又连灌了一轮酒,她的目光有些迷离起来,半靠在沙发上,樱唇微张着,双颊粉红,呼吸略喘,胸部起伏,一双长腿白的发光,看得人心痒。

    “喝,继续喝......”她知道这会儿墨时韫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所以胡乱挥着手,“给我酒,我还能喝......”

    几个男人看向一脸邪肆的墨时韫:“墨少,她好像醉了。”

    墨时韫邪肆的眸光落在沈西那张不自觉勾人的脸上,嘴角斜勾:“她不是要喝嘛,继续。”

    ......

    王八蛋!沈西在心底问候了墨时韫祖宗十八代!

    可酒已经送到她的手上,她的唇边......

    又是三杯黄汤下肚,沈西身上软绵无力,脸上一片酡红,连视线都模糊了,索性头一偏,昏睡过去。

    旁人推了沈西几把,她也只是紧了紧眉头,再无其他反应。墨时韫那张嚣张又跋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满意,他放下手中的酒杯,伸手将沈西从沙发上捞了起来:“走吧。”

    沈西努力保持清醒,可这种酒本身后劲就大,她又是实打实被灌,想保持清醒真的很难,如今就把全身的力量都放在了墨时韫身上,她需得养精蓄锐,才能撑到叶清欢的到来啊。

    墨时韫带着沈西来到楼上的套房。

    眼看着房门刷开,墨时韫正要带沈西进去,却见肩头就被人按住了。

    他气愤的回头:“什么人,敢动小爷,不想活了!”“对不起,四少,得罪了。”

    墨时韫侧目,看着压着自己的男人,眉心蹙紧:“临风,临渊,怎么是你们。”

    临渊看了眼衣衫不整的沈西,立马别开头:“三爷叫我们立刻带你回去。”

    说完,他便压着墨时韫走也不回走了。

    没了墨时韫的支撑,沈西差点一个踉跄栽个大跟头,幸而她努力抱住了一边的房门柱子。

    临风对着沈西,面无表情道:“沈小姐,三爷请你过去一趟。”

    一想到那个犹如魔王般冷酷狠厉,充满侵略感与攻击性的男人,腿肚子一软,手一松,直接倒在地上!

    临风:“......”***

    沈西头疼欲裂,整个人像是泡在寒潭冰水中一般彻骨生寒。

    哆嗦着缓缓睁开眼睛,她就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做梦,而是正躺在一个浴缸里,头上的花洒开着,对着她直浇,可水是冷的,她已经浑身湿透,一张惨白小脸面无人色,她赶紧用颤抖的手将水龙头关了,然后连滚带爬从浴缸里翻出来。

    “这么快醒了,看来醉的还不够死。”

    幽幽的嗓音如客厅中传来,沈西猛抬头,就看到那个端坐在沙发正中间的男人。墨司宴依旧穿着白衬衣,手上夹着染着一支烟,猩红的火苗在指尖明灭,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幽深的眸比之前还要深沉,满身矜贵,叫人喘不过气来。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