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睚眦之徒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8-05 20:56:02作者:大和尚来源:mp

    小说简介:欢迎大家来这里欣赏主角是江灵白煜轩的小说《睚眦之徒》精彩完结版阅读,江灵白煜轩大和尚是作者大和尚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阅读。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道士拦住了我们的去路,那老道士手里拿着一个拐...

    睚眦之徒小说免费阅读

    第一章:电视里的女诡

    老话说,老物件可以收藏但是尽量不要佩戴,我就是因为不听老人言,结果差点命丧黄泉。

    我叫江灵,今年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六月份结束了毕业答辩后,我和室友一起约定好,来到了江北旅游。

    这里有一座山当地十分著名,据说山上曾有龙居住过,所以当地人取名叫盘龙山。

    我和室友一行四人,来到盘龙山用了三天时间好好的玩了个痛快,这里风景的确不错,全程我们也玩的十分开心,直到第四天,我们打包好行李准备各奔东西。

    结果刚走到山脚下,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道士拦住了我们的去路,那老道士手里拿着一个拐杖,拐杖上拴着大大小小好多的红绳和首饰,看上去像是卖给过往行人的。

    我们几个准备绕过去直接下山,那老道士却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姑娘留步。”

    他走上前,来到我的面前,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姑娘,我见你有缘,不如在我这选个物件可好?”

    我闻言一怔,还不等开口,就被室友小方拽住了手臂:“这种人在旅游区卖东西乱要价,摆明了就是骗人钱的,别买,咱们走。”

    我家庭条件一般,自然也不愿意乱买东西,便礼貌的摇了摇头,然后跟着室友要离开,那道士却再一次叫住了我。

    “姑娘,既然有缘,老道我不要你分毫,你只管选一个物件,就当作我送你的,若不喜欢,你在转手相送他人也无妨。”

    我见他态度诚恳,想来这么大年龄爬上来卖东西也不容易,终究是心软的走到了他的身旁。

    他的拐杖虽然不大,但却出奇的能装,上面大大小小挂了得有三四十个物件,大多都是红绳和平安锁之类的。

    然而在众多装饰之中,有一个格外的吸引我,那是一个艳红色的手镯,靠近里面的一圈有一抹青绿色的跳彩,看上去活生生像是一条青蛇在血坛里翻滚的样子。

    或许真的像是他所说的一样,我和这东西有缘,看到它的一瞬间,我就情不自禁的把它取下来带到了手上,冰冰凉凉的感觉在夏天十分舒适。

    “姑娘好眼光,这可是老物件。”那老道看样子十分满意一般。

    我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了几百块钱塞给他,虽然他说了免费给,但是毕竟他年纪大了也不容易,我就当是做了好事,这才跟着室友离开。

    浑然没有注意到,那老道士手抚着长须,看着我离开的背影,一双布满褶皱的双眼满是诡异的笑意。

    就这样我就将那手镯带到了手上没有取下来,等我们到了山下天已经黑了,大家都买了第二天一早的票,于是今晚决定在山下的民宿过夜。

    我们来到吧台办手续的时候,中年老板有些爱理不理。

    “就剩三间房了,你们凑合凑合挤一下吧。”

    我和小方关系平日里最好,要说住一起也不是什么问题,于是就答应了,登记的时候我递上身份证,老板无意间看到我手上的镯子,当时眼睛瞬间就瞪大了,身份证都掉在了地上。

    “这东西哪来的?”老板问。

    “山上买的。”我将刚刚老道士的事一五一十说了清楚。

    哪知道老板的脸色越来愈难看,竟然惨白的厉害。

    “这样,我这还能在匀出一间房,一会你跟我来。”

    我们四个人见状面面相续都有点懵,不过想着能有房间总是好事,就没再多想。

    老板带着她们三个去了各自的房间后,最后带着我朝着顶楼走去。

    在老板的带领下我来到了顶楼的阁楼,房间十分宽敞,就是四面朝阴有些阴凉,不过老板给我打了五折,就住一晚也是没得挑,于是我就在这里住下了。

    老板临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这才关上了门。

    旅游最是浪费精力,况且还是爬山,这几天我着实累坏了,故而一换好衣服躺在床上,我很快就陷入了睡眠。

    诡异的事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大概到了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我起来上了个洗手间,结果却发现,房间里的电视不知何时居然被打开了,而且电视播放的是六台,上面放着鬼片。

    我当即打了个哆嗦,还以为是睡前忘记关了,于是找到遥控器关了电视后,就回到床上继续睡,但还不等我睡着,就听“咔嚓”一声,电视居然又被打开了!

    大概是半梦半醒间还有点不清醒,我当时没有害怕,而是以为电视机跳电了,淡定的又用遥控器将其关闭,然后倒头接着睡。

    可和刚才一样,不出几分钟的时间,“咔嚓”声传来,电视居然又被打开了!这一次,电视的音量突然开到了最大,影片中诡异的伴乐刺耳的响,伴随着画面中白衣黑发的女鬼出现,我整个人瞬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瞪大了眼睛。

    想要起身赶紧关闭声音,可身体却像是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住一般动弹不得,想发声也无法张口,我只能本能的死死盯着电视屏幕。

    就在这时,电视上的画面突然变花,黑白色的条纹不断地闪烁,伴随着诡异的鬼哭狼嚎声,几秒钟后,电视画面突然又恢复了正常,只见画面中一片黑色的草丛里在次出现那个穿着白色裙子黑发遮面的女鬼,那女鬼从画面中慢慢往外爬。

    竟然直接从电视里爬了出来,然后一点点的朝着我的床上爬了过来!

    我吓的想要大叫,想要跑,可是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点点的爬上床,然后爬到我的我旁边的位置,冰冷蚀骨的感觉瞬间袭卷了我的全身。

    那女鬼来到我旁边的床上,瞬间将头伸到了我的面前,我只见一张惨白的吓人的鬼脸,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我,她长长的发丝碰到我的鼻尖又凉又痒。

    我人都快被吓晕了过去,这还没完,只见她缓缓张开嘴巴,长长的舌头就这样朝着我的脖子涌来!

    第二章:祖上欠下的债

    她的舌头足有两米那么长,很快将我的脖子死死的圈住,我本就动弹不得,被她圈的更是动弹不得几近窒息,眼看着就要眼冒金星之际,我手上戴着的那个红色镯子忽然泛起一阵青光,本来冰凉的触感变得滚热。

    我甚至感觉手腕都要被烫出泡来,眼看着就要摸到阎王爷的脚趾头,千钧一发之际,那红色手镯内忽而涌出一阵清风,那清风在床边地上化作人形。

    是个穿着青色汉服,长发飘逸的男人,我头晕眼花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见到他手上轻轻一挥,我脖子上女鬼的舌头瞬间被烫的冒了白烟,她吃痛的收回舌痛退回到电视前,发出阵阵鬼嚎。

    “嗷!嗬嗬!”

    我这才得以松了口气,猛的大口吸气,却依旧动弹不得。

    “我的人你也敢动?”那男人的声音低沉霸道。

    女鬼闻言一惊,像是看清楚了来人吓得不轻,一溜烟就钻回到了电视里,房间里冰冷的感觉才算褪去。

    我惊魂未定,本以为这男人是来救我的,可几秒钟后,我便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下面往我身上爬,那东西触感非常诡异,有些粘稠又有些冰凉,慢慢的爬到了我的身上把我压在身下。

    我瞪大了眼睛,这才看清,竟是那男人压了上来!

    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这一晚上中了双彩。

    恍惚间我才看清楚他的模样,五官深邃立体,皮肤白皙细腻,一双眸子呈现青绿色,看上去十分魅惑,不可否认他是帅的。

    可是伴随着他动作的深入,我逐渐意识到什么,但我无力挣扎,直到剧烈的疼痛传来,我才终于大脑空白的冷静下来,就算是再傻我也知道,他要了我!

    老娘最珍贵的东西,居然被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就这么给拿走了!

    痛苦和愤怒交缠,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临闭眼前,我隐约听到了他在我耳边留下一句低吟。

    “江灵,你跑不掉的。”

    第二天我猛然醒来,惊恐地坐起身来,却发现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电视机关闭着,那个男人也不见了,只有满屋子难闻的腥臭味,像是烂掉的鱼。

    如果不是我一下床下面就传来散架子一样的刺痛,我还真以为昨晚的一切都是梦,可当我看了看手上的那个红镯子时,却在次肯定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因为我那红镯子上的一抹青绿居然不见了,只剩下一条很丑的裂痕!

    我彻底慌了神,知道肯定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下意识的想要赶紧去找小方她们,手机却在这时传来短信。

    小方:【黄昏文学】

    我又气又恼,想到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这时爷爷的电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爷爷焦急的声音:“小灵,你在哪?”

    “爷爷,我和室友来盘龙山旅游,就要回去了。”

    “盘龙山,糟了,糟了啊!”

    “怎么了?”爷爷平常是个很冷静沉稳的人,第一次见他这样,我心里更慌了。

    “看来我们是躲不掉了,小灵,你赶快回来,赶快!”

    说完爷爷就挂断了电话,我心里又是一阵阵的发毛,哪里还敢多呆,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衣服,然后背着我的行李包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没来的急和老板打招呼,只是恍惚间似乎看到老板盯着我的眼神有些诡异。

    我改了最近的航班,以第一时间回到了江城来老家,一路上那股不知从何处散发出来的腥臭味几乎要把我熏晕,可是其他人却好像闻不到一般。

    直到飞机落地,我打车到周边乡下老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我从小就和爷爷相依为命,村里人都说我命硬,一出生就克死了我妈,八岁的时候父亲也在工地意外被掉下来的砖头砸死,此后爷爷一只带着我在外面东奔西跑的漂泊,直到我考上了大学开始住校,爷爷才回到了乡下老家独居。

    我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家里的大门没有锁,于是一溜烟就赶紧钻了进去,只见爷爷此刻正在院子中央跪着,而他的面前摆着一个深褐色金黄字体的牌位,上面写着柳家仙白氏。

    我一进院子,爷爷就赶紧叫着我过去。

    “小灵,赶快过来跪下。”

    我一怔,还是听话的过去,在爷爷的旁边跪了下来。

    “告诉爷爷,你昨天看到什么了?”

    我想到昨晚,脸上瞬间惨无血色,颤抖着将红色镯子摘下来给爷爷,并将昨晚的所有事都告诉了爷爷,说到那男人对我做的事时,我泪流满面尽是委屈。

    爷爷却是将镯子捂在手里乐出了声来,还对着那个排位又磕了几个响头。

    “爷爷,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爷爷深深地叹了口气:“昨晚是白先生救了你。”

    “救了我?通过那样的方式?”恕我不能理解。

    爷爷看我这副样子,只好摇了摇头:“哎,该来的躲不过,看来是时候告诉你真相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听着爷爷给我讲了一个既玄幻又神奇的故事。

    原来在祖上我太太爷爷那时候,家里就是住在盘龙山附近的,我祖宗爷是当地很有名的大夫,只是有一天晚上,一个看上去很有钱的男人找到了祖宗爷,说想要请他上山去给难产的夫人接生。

    那时候还是古代,人们都封建的很,接生都是稳婆的事,我祖宗爷虽然医术了的,可毕竟是个男人,于是就想要拒绝。

    可那个男人却说不在乎这些,只求他能把人救活保她们母子平安,看他们模样实在着急,我祖宗爷爷一时心软,就跟着坐轿子上了山。

    那户人家就住在盘龙山深处,一个不大不小却十分精致的四合院,我祖宗爷爷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腥臭味,只以为是生孩子的血腥味没有在意,于是进去开始接生。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