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史上第一宠妻小说 容九儿叶景丞章节阅读

2019-10-07 15:56:53来源:ysg作者:悠蓝

《史上第一宠妻》小说的主角是容九儿叶景丞,是悠蓝写的都市言情小说,精彩片段节选:一纸婚书,她成功把自己嫁给了江城最牛叉的男人叶少。她以为婚后的生活是各过各,互不相干的。结果某人立即化身为狼,成为史上第一妻奴。

史上第一宠妻小说 容九儿叶景丞章节阅读

史上第一宠妻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七章

容九儿回头,面带笑容的望着容老爷,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微微弯身,嘲讽道,我真是感动极了,谢谢啊。

那模样,那态度,那语气,气得容老爷高血压都要犯了,只觉得脑袋有些晕眩,恨不得那拐杖揍一顿容九儿。

爷爷。容颜立刻扶住摇摇欲坠的容老爷,又看向漫不经心的容九儿,九儿,你快点答应爷爷。

我那保时捷跑车不能淋太久的雨,我走了。容九儿不理众人,甩手往外走去。

逆女,逆女。容老爷仰天长吼,捶胸顿足,满脸涨红。

如今形势不对,你还开着跑车到处招摇,你想给你爹惹事呢?你是我容家的孩子,流着容家的血,就必须听我的。

容九儿置若罔闻,快步离开餐厅,直奔跑车而去。

现在承认她是容家的人了?

可笑至极。

容老爷被容九儿气得差点吐血,容颜赶紧安抚容老爷。

每次都这样,这容九儿还真是个祸害。

秦澜气得狠狠捶了一下桌子,怒道,当这里是游乐场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妈,别生气了,九儿脾气一直是这样的,等嫁人就好了。容颜又柔声劝着秦澜,拍了拍她的手。

爸妈,爷爷奶奶,你们放心好了,这件事交给我吧。

容老夫人轻叹一声,爱怜的看着容颜,心疼不已,傻丫头,也就你……小心容九儿。

容九儿心思颇多,对他们又很有意见,当初要走了公司20%的股份。

如今他们给她安排亲事,她那诡异的心思,还指不定怎么想他们呢,说不准还得要挟他们。

奶奶。容颜声音柔柔的撒娇,你别这样,都怪我不好,怪我身体不争气,这才让大家有了误会,其实……其实九儿很好的。

秦澜被容颜的天真善良打动得都要哭了,越发心疼容颜,把容颜揽入怀中,柔声道,和你没关系,这事儿以后别说了,让容九儿去见人家才最重要。

容承安一言不发,转身往楼上走去,秦澜望着容承安的背影,咬牙,双手紧紧的握成拳,指甲戳破皮肉,都浑然不觉得疼痛,眼里皆是愤怒和不甘。

妈。容颜小声劝着,握住秦澜的手,轻轻的安抚着,秦澜慢慢的松开拳头,眼神平静了许多。

好了,以后尽量少让她过来,每次过来都闹得的大家不开心。容老爷哼了哼,一脸的不满,在容老夫人的搀扶下回房间了。

餐厅里就只有秦澜和容颜母女俩了,秦澜脸色很难看,咬牙哼道,他一直都……他到底把我当什么?

好了妈,至少你是父亲的合法妻子,这是改变不了的,即便百年之后,也是你们葬在一起的,不会轮到别人的。

容颜轻声说着,拍了拍秦澜的肩膀,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去。

……

容九儿是不会同意也不会任由别人摆布的,这个所谓的好亲事,她自然是不会同意的。

就算容承安打爆了她的电话,她也置若罔闻,窝在公寓里暗无天日的打游戏。

不过容家人也不会罢休的,容颜直接找上门来了。

看着站在门口脸色发白,额头沁着汗珠的容颜,容九儿心里一阵郁闷。

电梯坏了,我走上来的,九儿,不让我进去坐坐吗?容颜笑得很灿烂,平复自己的喘息,扬眉看着容九儿。

尽管容九儿不乐意,但还是让容颜进来了,整个容家,容九儿唯一待见的就是容颜,这个只比她大两天的姐姐,她从小的记忆就只有容颜。

她一直以为自己和容颜是亲姐妹,都是容承安和秦澜的孩子。

她一直以为是容颜身体不好所以家人格外疼爱她,她也很呵护照顾保护容颜。

父亲说过,容九儿,容颜是你姐姐,你的亲人,我们百年之后,你要好好保护她,照顾她。

可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是私生女,是见不得光不能提起的私生女。

她之所以能进入容家,那是因为容颜生病了,需要不断输血才能活命。

而她,就是容颜的血库,所以容家才接纳了她,这才是真相。

容九儿自嘲的笑了笑,侧过身来让容颜进去了。

哇,九儿你的房间真漂亮。容颜打量着干净整洁的公寓,不由得惊叹,这和平日里奇装怪服,浓妆艳抹的她是完全不同的。

九儿你真棒,太厉害了,现在就拥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你看我,什么都不行,还依赖家里。容颜垂下头,显得有些失落,语气也充满了郁闷。

容九儿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容颜,倚着墙,一言不发。

九儿,我知道你不想任由人摆布,但说实话,爸妈都是希望我们好,他们是不会害我们的,我们是女孩子,天生的弱势群体,加上我身体不好,他们考虑我就是早点嫁人,你呢,虽然现在不依靠容家,但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找一个男人依靠不是更好吗?

容颜望着一脸无所谓的容九儿,轻声劝着,声音柔柔的,如三月的春风,让容九儿紧绷的脸缓和了一些。

容九儿怎么没考虑过这些?当初无助迷茫的时候,她也希望能有一个骑士过来拯救她,可以让她依靠。

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任何一个人都会背叛你,所以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她也不是排斥嫁人,只是不愿接受容家的安排而已,她不想连自己的婚姻都被容家掌控,没了自由,至死也无法脱离他们的桎梏。

九儿,即便你不愿意,但也去看看好不好?你不想爸爸太为难吧?先去看看,合不合适,同不同意,还不是你说了算吗?

容颜扬着笑脸,笑得特别的灿烂,戳了一下容九儿的手,扬了扬下巴,是吧?

容九儿能说什么呢?躲过了这次,能躲得了下次吗?

容家人的脸皮之厚,她再清楚不过了。

嗯,你说得对。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容颜开心不已,站起来拉着九儿就往外走去。

这么早?现在不过才三点钟而已。

容颜看得出来九儿的疑惑,不禁笑了起来,抚着九儿的双肩,柔声道,九儿,你是容家的二小姐,要去相亲嘛,咱们就淑女一点儿,咱们先去逛商场吧,你好久都没陪我逛商场了。

容颜撒娇,容九儿无奈,已经答应人家去相亲了,现在再反悔也没用了,反正她也是很久没逛街了,就当去放松一下好了。

第八章

天气依旧是阴雨绵绵,惹得人心情都不太好,不过却阻挡不了容颜的热情和好心情。

全程容九儿都是被动的,任由容颜给她挑选衣服,装扮自己,她木木的,没丝毫的表情和反应,像个木偶娃娃一样。

九儿,把头发做了吧?容颜盯着容九儿枯黄的短发,有些忧愁。

不弄了,太麻烦了。九儿挥挥手,径直玩着手机。

容颜咬唇,一副要哭的模样,怯怯显得有些不安。

九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给你这样收拾?我只是想……只是想你能够给人家留点好印象,我想让你找到一个好人家,我……

……

容九儿无奈,只得妥协,随便吧。

容颜开心极了,瞬间破涕为笑,挽着容九儿的胳膊去了造型室。

不过容九儿的头发损伤太严重,没办法一时修复,就算要护理做成正常的头发,还需要一天时间呢。

九儿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不过看到容颜泫然欲泣的模样,容九儿只得让造型师给她弄了假发。

一切收拾妥当,已经快六点了,好在丽晶大酒店就在附近,不会很麻烦。

容颜亲自把容九儿送到丽晶大酒店,车子停在路边,容九儿下了车,容颜把手里的淑女小花伞递给九儿。

九儿加油,你是最棒哒,我在车里等你哦。

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九儿挥挥手。

这天看上去马上要下大雨了,她可不想容颜因为她出点问题,到时候容家人又要找她麻烦。

九儿……容颜撒娇,见容颜脸色不好,只得妥协,看你进酒店我再离开好不好?

容九儿看了一眼容颜,也不说什么,撑开伞,扯了扯身上的裙子,踩着不太稳当的高跟鞋往酒店里走去。

一辆黑色卡宴在容颜的保姆车前停下,司机绕过来打开车门,手里举着一把黑伞,两条修长的腿率先进入容颜的眼帘。

容颜抬眼望去,便看到一个极为帅气且高贵的男人出来了,容貌那是相当的帅气,令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只是看到侧颜,便让容颜乱了芳心,她微微垂头,便见那男人接过黑伞往酒店里走去了。

容颜下意识的就追了出去,她觉得这男人才是她想要的。

车里的保镖见状立刻跟上。

容颜的身体不适合她剧烈运动,只是跑两步,她就有些喘息,觉得心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先生。

叶景丞听到有人喊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便看到一个小女孩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大柱子旁边,露出不整齐的牙齿冲他笑。

买朵玫瑰花吧。小女孩捧着玫瑰花往叶景丞跟前凑了凑。

叶景丞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小女孩,弯下腰抽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起身要离开。

叔叔,一百块钱我找不开。小女孩有些为难,快哭了的样子。

叔叔送给你的,下雨了,早点回家吧。叶景丞轻声道,见小女孩穿得单薄,头发还有些湿,便把手中的大伞递给小女孩。

叔叔,我不能要您这么多钱,这些花都送给您。小女孩把一捧鲜艳的玫瑰花塞进叶景丞的怀里,抱着伞飞快的跑了。

叶景丞望着那道消失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拿着一束玫瑰花束进了酒店。

小姐。保镖追上容颜,望着失神的容颜,奇怪的打量着周围,没见到怪异的事情和人,便小声提醒容颜。

小姐,我们回车里吧。

容颜看了看手机里刚才偷拍的照片,呼吸顿时一滞。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笑得那么好看,笑得那么温柔,就连说话声音都那么温柔,让人的心都酥软了。

不知他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容颜望着照片失了神。

追上那个小女孩。沉默良久,容颜才低声吩咐保镖。

……

九儿姑娘如照片上一样美丽啊。坐在容九儿对面的男人有些微胖,眼睛很小,一副猥琐的样子,色眯眯的盯着眼前的容九儿。

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照片,仔细的来回做对比,生怕是假的,不过本人比照片还漂亮,满意的点点头。

一直以为容家只有容颜那漂亮的女儿,没想到这个低调的二女儿才是惊为天人。

此时的容九儿齐刘海黑长发,化了淡妆,穿了一身白色的雪纺裙子,映衬得她的皮肤白如雪,当真和之前那小太妹的模样判若两人。

容九儿安静的喝着白开水,一言不发,任由男人打量,不过心里却厌恶极了,感觉自己像菜场的白菜一样任由他人挑选。

我是苏绍霖的弟弟,苏纲,我爸是市一院的院长,你姐要嫁给我哥,你嫁给我,真是天作之合,你说是不是?

苏纲嘿嘿笑着,放在桌子上的手很不老实,悄悄的碰了一下容九儿的纤细的手指,如触电一般,心跳加快。

嗯,十分搭配。

两人都嫁到苏家?这是啥米情况?

容九儿只顾着思考这个问题,并没注意到苏纲的咸猪手已经覆盖住她的手,在吃她的豆腐。

而与此同时的另一侧,容九儿的隔壁卡座上,叶景丞微微蹙眉盯着对面的锥子脸女人,他不明白奶奶的眼光怎么会降低这么多?

还声称是千挑万选和他匹配的女人,叶景丞无奈摇摇头,没什么耐心了,只希望快点结束这场荒谬的相亲。

叶少不同意我说的?对面的锥子女微挑细眉,见叶景丞摇头不说话,继续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说的不对吗?结婚之后,财政大权都应该交给老婆,每个月按时给老公发工资,这才是家庭和谐的重要因素,再者,你长得这么帅,我还担心有女人勾搭你呢,身上没钱呢,她们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

苏纲眯着小眼,嘿嘿笑着,忍不住又多摸几下九儿的手。

所以你把钱交给我最好了,你们容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陪嫁嘛?自然是一套别墅一辆一百万的车,房子车子都写我们俩的名字,如果贷款的话,我可不同意,丢的可是咱们两家的脸面。

容九儿微微眯眼,视线锁定在苏纲的手上,右手悄悄的握住了餐桌上的叉子。

第九章

房子呢,我希望是别墅,写我的名字,外加送一辆车给我,我刚才看到你是坐卡宴来的,所以我希望我的车是玛莎拉蒂的。

锥子女笑盈盈的望着叶景丞,叶家这么有钱,她不狠狠敲一笔怎么能行?

若是小姐妹知道她要嫁给传闻中的叶景丞,肯定会羡慕死她的。

度蜜月呢,我希望是周游全世界,这是我的梦想,一直想和未来的丈夫一起走遍世界各个角落,感受不同的异域风情和异国他乡的文化。

锥子女捧着浓妆艳抹的小脸,不切实际的幻想着。

敢问小姐鼻子是哪里做的?磨腮削骨又是哪里做的?胸呢?硅胶保质期多久?影响孩子哺乳吗?

叶景丞微微挑眉,勾唇淡笑望着锥子女,不咸不淡的问着。

锥子女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好半天才哼道,现在整容是家常便饭,我只是想让自己更美丽一些。

不好意思,我无法接受一个整容女,更无法让我的孩子不能吃母乳,所以很抱歉,你的要求我也没办法满足了。

叶景丞虽然不喜欢,不过还是有点绅士风度,说话委婉了一些。

你……锥子女气得脸都白了,差点就拿桌子上的玫瑰花砸叶景丞了,什么传说中的叶少,她看就是一个无聊无赖的男人罢了。

小气吧啦的,就连送给她的玫瑰花都一副被摧残的样子,真是够极品的了。

传闻说你不近女色,难不成真的喜欢男人?锥子女气哄哄的望着叶景丞,气得胸口上下起伏,面目有些狰狞。

叶景丞勾唇淡笑,若是选择和你结婚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喜欢男人。

锥子女受到了侮辱,气得提包就走,留下叶景丞一人。

叶景丞淡淡的喝着咖啡,看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忽然一道杀猪般的嚎叫声引起他的注意。

卧槽,你干什么?你疯了?苏纲大惊失色望着对他阴笑的容九儿,胆儿都吓破了。

容九儿按住他的手,叉子插在他的手背上,鲜血直流,苏纲都快哭了。

这个疯女人,苏纲气得扬起另外一只手,作势要打容九儿,却被容九儿接下来的话吓到了。

你若再敢动手动脚,我废了你这只手。

容九儿猛地拔起叉子,苏纲胖手上的血如喷泉一样喷出来,吓得苏纲嗷嗷叫起来,引起众人的注意。

服务员赶紧把大堂经理叫过来了,大堂经理吓尿了,赶紧扶着苏纲去医院。

容九儿你给我等着,老子非弄死你不可。苏纲从叶景丞旁边路过,恶狠狠叫嚣着警告容九儿。

容九儿?

叶景丞微微蹙眉,她也在这里?看来他们真是有缘呢,不知她又教训哪个渣男了?

就在叶景丞准备去和容九儿打招呼的时候,一个女服务员来到他面前,轻声询问他。

先生,我们的餐厅满员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和隔壁的女士组成一桌吗?

和容九儿一桌吗?

叶景丞微微挑眉,淡笑,隔壁的女士同意吗?

女服务员微楞,忙不迭地点头,我已经和她沟通过了,请,先生。

叶景丞踱步来到隔壁容九儿这一桌,便看到一个服务员正擦着桌子上的血迹,那叉子上还有鲜红的血迹,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这容九儿,下手够狠,前几天把一个男人打成猪头,今天又叉了人家的手,她就不怕人家找她麻烦吗?

容九儿低头玩手机,桌上只放着一杯白开水,她似乎没觉察到有人过来。

叶景丞打量着容九儿,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一身白裙,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脸蛋,但却让叶景丞有些怀疑,这是他之前所认识的容九儿吗?

她一直都是小太妹的模样,今儿怎么就变成了淑女呢?

难不成是认错人了?叶景丞有些怀疑自己,又看了看低头的容九儿,便轻声问道。

小姐你好,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随便。九儿哼了一声,依旧低头玩手机,似乎不是很介意坐在对面的人是谁。

听到声音,叶景丞就确认是容九儿了,他忍住笑意,一本正经问容九儿。

小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大叔,你这搭讪方式未免太low了。容九儿抬头鄙夷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却突然愣住。

卧槽,怎么是他?

九儿。叶景丞没想到还真是容九儿,黑眸里闪过一丝惊艳,真是巧了,第三次了。

容九儿一看是叶景丞,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他还提到了第三次,这真是要她的命了。

你真够无聊的,哪里都能碰到你。

说明我们有缘分啊。叶景丞扬眉望着容九儿。

呸,肯定是你这个死变态跟踪我。容九儿怒了,站起就要往外走。

叶景丞不赞同容九儿的话,摇摇头,认真的和容九儿解释。

我是来相亲的,你也是来相亲的,那么大的城市,咱们俩都能碰见,你说是不是有缘呢?

容九儿勾唇冷笑,有缘?是孽缘吧。

容九儿不想搭理叶景丞,赶紧往外走想要溜之大吉,谁知在酒店的旋转门口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给挡住了去路。

是你伤了我们家少爷?为首的一个粗壮的汉子粗声粗气问容九儿。

是又怎样?容九儿丝毫不惧怕,扬着小脸迎上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听到很好笑的笑话一样,有的人夸张得捂着肚子。

为首的那个男人突然咳嗽一声,其他人立即收住笑声,凶神恶煞的盯着容九儿。

你一个小丫头哪来的能耐伤了我们少爷?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为首那人冷喝一声,几个人摆出要打架的姿势。

容九儿淡淡的看着他们,丝毫不受影响,毫无畏惧,那淡定自若的模样让这几个男人都有些心慌慌。

未免也太镇定了吧?

叶景丞扫了一眼,无奈扶额,他也是醉了,容九儿这个姑娘就不能表现出一点儿女孩儿的害怕的吗?

这么强硬的模样,人家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得,也是他英雄救美的时间到了。

叶景丞缓缓走过来,挡在了两人之间,把容九儿护在他身后。

《史上第一宠妻》已完结,需要查看完整版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史上第一宠妻》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