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限量宠婚萌妻买一赠一小说 姜语彤欧阳翼飞章节阅读

2019-10-07 15:50:25来源:ysg作者:海上一帆

《限量宠婚萌妻买一赠一》小说的主角是姜语彤欧阳翼飞,是海上一帆写的都市言情小说,精彩片段节选:人称“上帝之手”的美女脑科专家姜语彤,准备与男友筹备婚礼的时候,却接到男友被绑架的电话。男友的犯得错误却要自己来承担。本以为生完孩子就可以平静的离开,自己却早已陷入他的温柔陷阱!当自己正沉浸在幸福中,却发现这只是一场阴谋,一场报复自己的阴谋!爱与恨交缠,她还何去何从?

限量宠婚萌妻买一赠一小说 姜语彤欧阳翼飞章节阅读

限量宠婚萌妻买一赠一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七章

daiyun的事,欧阳翼飞暂时没打算告诉安南雅。她刚刚才动完手术,身体还比较虚弱,情绪更是比较激动。虽然自己跟姜语彤之间绝不会有任何其他关系,但从她刚才那激烈的反应中便可以看出来,她对姜语彤有一种天然的敌意。如果此时就告诉她daiyun的事,她一定会拼命反对。要是再因此而刺激到她,那可就麻烦了。

二人温存了片刻,安南雅才突然想起旁边还站着一个可恶的女人,顿时变得咬牙切齿,拼命琢磨着折磨姜语彤的法子。可医院里毕竟条件有限,怎么才能先出口恶气呢?

安南雅的眼睛里闪动着迫不及待的光芒——是迫不及待想要折磨姜语彤的光芒。谁让她已经变得残缺,而姜语彤这个美丽的女人就那么光彩夺目呢?

想到此,安南雅就觉得自己的心被妒忌这条毒蛇咬得生疼,让她拼命想要发泄。灵机一动,她冷笑一声吩咐道:姜语彤,我要喝水,去给我倒一杯水来。

好恶俗的手段。这安南雅一看就是胸大无脑的主儿,智商显然高不到哪儿去,就连这些折磨人的手段也是从言情电视剧里看来的,毫无新意。

要自己去倒水是吧?那肯定是热了嫌烫,冷了嫌凉,然后毫不客气地把水泼在自己脸上,好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如此而已。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真以为所有人都像她一样没脑子了吗?

怎么,不听话?将姜语彤站立不动,欧阳翼飞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还是说你已经忘了我刚才跟你说过的话?别忘了你的死穴……

姜语彤暗中冷笑,面上却温和地笑了笑说道:欧阳先生误会了,我当然没有忘记你时时刻刻都在拿云清的命威胁我,所以我会听话的。安小姐想喝水是吗?好的,请问安小姐喜欢喝多少度的水?请先告诉我一声,免得我倒来的水不符合安小姐喜欢的温度,从而耽误了安小姐喝水的大事。

姜语彤这番话虽然说得不温不火,但却夹枪带棒,同时讥讽了欧阳翼飞和安南雅两个人,不但将欧阳翼飞拿时云清要挟她的恶行揭露了出来,而且也让人知道她早已识破了安南雅要喝水的真正用心。

是以这话一出口,那旁两人不由讪讪然地互相对视了一眼,尤其是安南雅,险些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了。可是看到欧阳翼飞眼睛里那抹一闪而逝的赞赏,她不由醋意横生,恼羞成怒地尖叫起来:让你倒杯水,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去!要是倒来的水冷了热了,别怪我不客气!

识破了就识破了,姑奶奶偏偏还是要泼你一脸开水,烫死你!烫花你那张狐媚子的脸,怎么样?!

姜语彤冷笑,脸上的神情却温和得不得了:好,安小姐稍等,我马上去倒。

说完她拿起杯子转身而出。欧阳翼飞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起身说道:小雅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接个电话。我已经让初寒去处理赔偿的事,可能是他打来的。

安南雅不疑有他,乖乖点点头躺了下来,等着欺负姜语彤。欧阳翼飞快步出了病房,在开水房找到了姜语彤:姜语彤,把杯子给我,你别去病房了,下楼去车里等我,这是车钥匙。

姜语彤看看递到面前的车钥匙,眸中有着淡淡的不解:欧阳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你女朋友要喝水的真正目的是想折磨我,为什么不给她发泄的机会?

你很希望被她烫个满脸桃花开吗?还故意接满满一杯开水?!看到姜语彤的动作,欧阳翼飞已经狂皱眉头了,见她如此不识好人心,他终于忍不住低声吼了起来,既然你明知道她要喝水的真正目的,为什么还要给她制造机会伤害你?!

欧阳翼飞的话让姜语彤更加不解,可是想起刚才在办公室他折磨自己的那些手段,她就算再喜欢自作多情也不至于认为欧阳翼飞是在心疼她,因此冷笑一声说道:这不是欧阳先生想要的吗?如果我不听话,你就会拿云清来威胁我,既然结果怎样都不可改变,我又何必多绕个圈子?干脆满足安小姐的愿望比较好。

我没那么说!欧阳翼飞想也不想地吼了一句,我更没想过让小雅烫花你的脸!

这话听起来更像是出自真心,姜语彤却毫不领情地一扭头:为什么不?云清害了你女朋友,你不是恨我恨得要死?既然这样,让你女朋友把我烫得面目全非,你岂非也就解恨了?欧阳先生,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在心疼我吧?那你不如告诉我你曾经见过UFO,比较容易让我相信!

你……姜语彤,你找死是不是?!一番好心却被人讥讽得渣都不剩,欧阳翼飞的怒气瞬间飙升到最高点,一把捏住姜语彤的下巴咬牙切齿地说着,不过有一句话你说对了,那就是我不希望小雅把你烫伤并不是心疼你,而是怕她毁了你这张脸之后,我就没办法跟你上床,让你为欧阳家daiyun了!想想看,要是她把你的脸烫得跟一滩稀泥似的,会有多恶心?所以暂时你还是保持这个样子比较好。至于等你生下孩子之后她想拿什么泼你,随她的高兴!

你……你变态!姜语彤羞怒交加地变了脸色,啪的一巴掌拍掉欧阳翼飞的手,刚才看到安南雅那尖酸凶狠的眼神,我还奇怪你明明品味不俗,为什么会找这样的女朋友呢!现在我们知道原来……你们根本就‘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欧阳翼飞一愣:你说什么?小雅她……尖酸凶狠?

难道不是?姜语彤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刚才她看着我的时候,那眼神凶狠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生吞活剥!

时云清把她害得那么惨,还不允许她生气了?欧阳翼飞口中虽然替安南雅辩解了一句,心底却也有些不安。

允许。姜语彤点头,但她就算恨,恨的人也应该是云清,跟我有什么关系?可是看她刚才的样子,简直比恨云清还要恨我,你不觉得奇怪吗?

欧阳翼飞不说话了。之前他就听说,美丽的女人之间永远是敌人,难道这句话是真的?好一会儿之后,他才一把夺过杯子,然后将车钥匙塞给了姜语彤:拿着钥匙,去车里等我!

说完他转身便回到了病房。姜语彤看看手中的钥匙,突然疲惫不堪地叹了口气,觉得今天这一天过得实在很精彩。

病房里,安南雅正翘首期盼着姜语彤回来,好狠狠地折磨她一番出出气,顺便警告她不许对欧阳翼飞生出别的心思。可是等了半天,却只看到欧阳翼飞端着杯子走了进来,她不由一咬牙说道:翼飞,那个女人呢?是不是偷偷溜掉了?快找人把她抓回来,打断她的腿,看她还敢不敢……

小雅,你说什么呢?欧阳翼飞轻轻皱了皱眉,将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现在是法治社会,动用私刑是犯法的!何况她也没有逃走,是我让她先回去了。

说得这么好听,派人将时云清打得鼻青脸肿的时候,怎么不说动用私刑犯法了?欧阳少爷,你对时云清和姜语彤如此区别对待,难道真的一点儿其他的心思都没有?

安南雅闻言自然大为不满,撅着嘴说道:翼飞,你怎么能让她走了呢?我还想好好教训教训她,好为我自己报仇呢!你把她叫回来吧,好不好?

别胡闹,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养好。欧阳翼飞还算温和地安慰了她一句,至于姜语彤,我自有安排。

看出欧阳翼飞态度十分坚定,安南雅只得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听你的。不过等我好了之后……我还是不会放过她的,哼!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门响,安南雅的父亲安志凯和母亲冯玉萱闯了进来,直奔床前。冯玉萱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女儿!女儿!妈咪来了!都怪妈咪!好不好的旅什么游啊?没有在家好好照顾你,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呜呜呜呜……

妈咪!看到冯玉萱,安南雅顿时委屈地哭了起来,紧紧抱着她流眼泪,妈咪我完了!我不是个完整的女人了!妈咪我可怎么活呀!呜呜……

别怕!别怕!冯玉萱抽噎着,忙不迭地安慰着安南雅,小雅你别怕,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要你了,你也永远是妈咪的宝贝!哼!到底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妈咪饶不了他!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安南雅抽噎着,指了指一旁的欧阳翼飞:妈咪你放心吧,翼飞会帮我报仇的!而且等我好了之后,我也要亲自报仇!

第八章

冯玉萱抬头看了看欧阳翼飞,眼睛里已经有着明显的责怪之色:翼飞,不是阿姨说你,这件事你要负一多半的责任!小雅年轻没经验,你也没经验吗?既然你们还不打算结婚要孩子,为什么不做好防护措施?结果……

不是的阿姨。欧阳翼飞脸色虽然有淡淡的愧疚之色,但目光却很坦荡,当我知道小雅怀了身孕之后,我马上就跟她说要跟她结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是吗?那很好啊!冯玉萱迫不及待地点头,接着却又想起一切都已经晚了,不由气馁地垮了下去,难道说……有人不同意?

难道是欧阳翼飞的母亲楚若涵不同意?她觉得未婚先孕、奉子成婚很丢人,所以要小雅一定要先把孩子打掉?

欧阳翼飞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却令人意外:是的,有人不同意,而这个人,正是小雅。她说她不愿意把孩子生下来,一定要打掉。我劝了她很久,并且希望她打个电话或者等您回来之后跟您商量一下再做决定,但她就是不听,坚持做人流,结果……

什么?冯玉萱惊奇得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仿佛在看着一个白痴、神经病,小雅,你脑子有毛病啊?既然你有了翼飞的孩子,翼飞又同意跟你结婚,你为什么还要把孩子打掉?

没有人发现,安南雅的眼底深处有一抹令人看不懂的惊惶恐惧,仿佛做了坏事被人抓了现行一样。可是表面上,她却依然是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撅着嘴说道:我当时哪里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我就是觉得我还年轻,还没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再说我也不希望翼飞是因为我有了孩子、是因为必须对我负责才娶我的,所以就想把孩子打掉,谁知道碰到一个庸医,就……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呜呜呜……翼飞你可千万不要抛弃我啊……

尽管觉得自家女儿又可怜又倒霉,但是听到这样的话,无论是安志凯还是冯玉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起来。听到安南雅出了意外,导致今后再也无法生育,夫妻俩生怕欧阳翼飞因此而抛弃安南雅,因此提前就商量好给欧阳翼飞施加压力,让他必须对安南雅负责。

谁知道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欧阳翼飞的错,他甚至曾经试图阻止悲剧的发生,固执的安南雅却将自己送上了绝路,这又能怪谁?

听到安南雅的哀求,夫妻俩不由对视了一眼,均有些讪讪然。欧阳翼飞却坐在床前,轻轻握住了安南雅的手说道:小雅,你放心吧。虽然当初是你不听我的话才……但你怀的毕竟是我的孩子,是因为我你才出了这样的意外,所以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等你的身体彻底好了之后,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真的?!

这声惊喜的尖叫,却是安家三口同时发出来的。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欧阳翼飞居然还愿意跟安南雅结婚,这简直是太……太惊喜了!

看到安南雅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反应,冯玉萱急了,狠狠地捅了她一胳膊肘:小雅!翼飞在跟你说话呢!你倒是点头啊!难得翼飞这么懂事,是个这么负责的男人,你要是错过了,可就连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后悔了!

是!是!我愿意!好好!好!安南雅拼命点头,激动得泪水横流,翼飞,你不嫌弃我,我……我很高兴!你放心,我会好好爱你!除了不能给你一个孩子,我能给你我的全部,包括我的命!

傻丫头!看得出这番话是出自真心,欧阳翼飞不由笑了笑,轻轻将她搂在了怀里,何必说这样的话?难道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吗?我怎么能因为你不能生育就把你扔在一边不闻不问?况且我刚才已经说了,都怪我不小心才让你怀了孕,说到底这件事都是我的责任,我不能逃避。

每逢说到这样的话,安南雅都会不由自主地打个冷战,似乎在害怕些什么。为了赶走这种害怕,她更加用力地缩在了欧阳翼飞的怀里,强迫自己沉浸在幸福的幻觉中:翼飞,我现在只有你了,你可千万不要抛弃我……

见自己女儿的未来有了着落,安志凯夫妇顿时放下心头一块大石,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考虑到欧阳翼飞集团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冯玉萱便接过了照顾安南雅的责任,让他回总部办公去了。

下楼来到车前,欧阳翼飞打开副驾驶室的门冷冷地说道:下来,你开车,我很累。

我也很累。姜语彤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下车,绕到另一边坐进了驾驶室,并系上了安全带。欧阳翼飞已经疲惫地倚在了座椅上,声音都微微有些沙哑:开车。

姜语彤发动了车子,沉默片刻之后问道:去哪里?

直走。欧阳翼飞虽然没有睁眼,却准确无误地吩咐着,看到红绿灯右拐,上华荫路,顺着路往前开。

姜语彤点头,按照他的指点拐上了华荫路。欧阳翼飞一直没有再开口,她也就目视前方平稳地驾驶着。行驶了大概二十公里左右,欧阳翼飞突然开口:往东。

姜语彤一愣,很丢脸地开口:你最好说往左还是往右,我是路痴,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翼飞有些诧异,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听话地换了说法:往右。

谢谢。姜语彤道了声谢,突然发觉这位传说中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飞少爷似乎也有很人性化的一面,看来传言往往含有夸张的成分。

在欧阳翼飞的指点下,姜语彤最终将车子停在了一座古朴典雅的别墅前面。这片别墅区名为弄花听雨,其装饰风格如这个名字一样古色古香,给人一种如诗如画的美感。虽然一向并不关注此类的消息,姜语彤也知道这片别墅区是有钱人的天堂,在这里购置一套别墅,最低消费也得在三四百万以上。

下了车,姜语彤迟疑地站在一旁,看着欧阳翼飞迈步就往门前走。走了几步之后大概发现她没有跟上,欧阳翼飞停步回头,眉头一皱:走啊!愣在那里干什么?难道你以为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能跑得掉?

姜语彤无奈,只得迈步跟了上去。二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别墅,欧阳翼飞自顾自地换好拖鞋进了客厅,头也不回地招呼道:进来,该交代的事,我必须先跟你交代清楚,免得到时候夹缠不清,让人生厌。

虽然满腹心事,姜语彤的注意力还是被别墅内高贵但不奢华、简约而不简单的装饰风格吸引了片刻。或许因为别墅的主人性情偏于冷漠,因此整体的色彩以白色和淡淡的蓝色为主,看上去极为纯净。内中陈设的家具同样色调淡雅,但质料上乘,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听到欧阳翼飞的话,姜语彤心中冷笑:夹缠不清?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夹缠不清?若不是你以云清的命威胁我,我巴不得离你十万八千里远!

面对这个冷酷的男人,姜语彤咬牙切齿,各种腹诽,最终只是乖乖地进门落座,等待欧阳翼飞开口。欧阳翼飞也懒得跟她绕圈子,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扔在了她的面前,简单地吩咐道:看清楚上面的条款,然后签个字。

签字?

姜语彤纳闷不已,拿起那叠文件一看,赫然发现那居然是一份daiyun合同!合同的内容并不复杂,大意是说姜语彤自愿为欧阳家daiyun,生下一个孩子,且孩子必须是男孩。若生下的孩子是女孩,则必须再次daiyun,直到生下男孩为止。孩子出生之后,姜语彤将接着签下协议,声明与孩子断绝母子关系,终生不再见孩子一面。为表示答谢,等姜语彤离开之时,欧阳家会付给她一百万人民币作为报酬。

看着这份合同,姜语彤的愤怒简直无法形容!咬牙将那份合同放在茶几上,她颤抖着嘴唇说道:欧阳先生,你到底拿我当成了什么?居然要我签这种见鬼的合同?而且还说什么如果生下女孩就第二次daiyun,直到生下男孩为止?你这样做不只是拿我当生育机器,更是拿孩子当工具!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孩子是无辜的!

我知道孩子无辜。欧阳翼飞冷冷地笑了笑,却微微垂下了眼睑,不肯与姜语彤对视,那小雅呢?她就有罪吗?她为什么要白白被人害得一辈子做不了母亲!?我呢?我有罪吗?我虽然心狠手辣了些,但那也只是因为别人惹我在先,我自问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落个断子绝孙的下场!?

姜语彤无言。

不错,欧阳翼飞无辜,安南雅无辜,他们都不该落得这样的下场。可是……

第九章

那我呢?姜语彤苦笑了一声,偏偏直直地盯着欧阳翼飞俊朗的脸,我有罪吗?我为什么要成为你的生育机器?仅仅因为我是时云清的女朋友,我就该白白被你毁了一辈子?!

欧阳翼飞同样无言。他何尝不知道姜语彤其实只是受了池鱼之灾?可是一想到安南雅已经无法生育,他又怎么甘心一辈子无子无孙,老了之后凄凄凉凉地离开人世?就像他说的那样,他自问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落个断子绝孙的下场?

蓦地有些烦躁,欧阳翼飞眉头一皱说道:你怕毁了你的一辈子,那你可以不签,我去找正主儿讨回公道,毁了他的一辈子好了!这总公平了吧?!

你……姜语彤气得浑身都在发颤,却因不得不受制于人而陷入了一种深沉的悲哀。许久之后,她突然冷笑一声说道:欧阳先生,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我真奇怪,如果你只是懂得恃强凌弱,拿我唯一的弱点来要挟我,那你是怎么管理天阳集团这个庞大的王国的!如果你的员工知道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他们一定会觉得很失望吧?

这话说的,够尖锐。欧阳翼飞刷的抬头,紧紧盯着姜语彤满是倔强的脸。片刻之后,他突然含义不明地笑了:他们会不会失望,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至于你说唯一的弱点……我想你错了。

说着,他再次打开公文包,掏出几张照片扔在了姜语彤的面前,冷冷地说道:姜语彤,这几个人你一定不陌生吧?

姜语彤低头扫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你……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其中一张照片上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虽已是中年,却依然英俊不凡,带着几丝儒雅之气,想必年轻的时候跟欧阳翼飞一样,是个不多见的美男子。这男子叫霍天昊,是姜语彤的授业恩师,而且在姜语彤名满天下之前,他也是个名噪一时的脑科专家,只不过如今已经退隐在家,不再替人做手术了。

第二张照片上则是个中年女子,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就像个慈眉善目的菩萨。她叫姜英华,是温暖孤儿院的院长,当年发现姜语彤的智商高于一般人,是她从孤儿院紧缺的资金中拨出一部分款项,硬是将姜语彤培养成了如今的上帝之手。

第三张照片上也是个中年女子,长得虽然比较平常,却同样满脸善意的笑容。她叫左小茵,当年过路人将还在襁褓中的姜语彤送进孤儿院之后,是左小茵一手把她带大的,因此姜语彤一直叫她妈妈。

因此可以说,这三个人才是姜语彤最亲的亲人,说句对时云清不太公平的话,姜语彤就算不为时云清担心,也一定会为他们三个人担心的!

可是如今,这三个人的照片居然落入了欧阳翼飞的手中,那就说明欧阳翼飞已经把她的老底查的清清楚楚了,而且说不定就连这三个人都……姜语彤怎能不急?

看到姜语彤急红了眼,欧阳翼飞却只是淡淡地冷笑着:别慌,目前来说他们还什么事都没有,我让你看这三张照片,只是为了告诉你我手里掌握的,并不仅仅是你唯一的弱点,你有很多弱点都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隐秘,明白吗?

我明白。姜语彤咬牙,尽量克制着将欧阳翼飞一拳打飞的冲动,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既然你用云清完全就可以要挟我,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找上他们?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威胁起来那么容易。欧阳翼飞笑了笑,笑容里充满了讥诮,在决定找你daiyun之前,我详细调查过你所有的一切,然后我就发现,虽然你和时云清马上就要订婚、结婚,但是你们之间的感情似乎非常平淡,你对时云清根本不闻不问。当时我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现在我明白了,你之所以愿意嫁给时云清,并不是因为感情,只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是不是?

那是我的事。姜语彤有些难堪,用力扭过了头,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把他们牵扯进来!他们跟这件事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知道,欧阳翼飞点头,我刚才想说的是,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时云清的感情为什么不好,却也担心只是一个时云清并不足以让你乖乖答应我的要求,所以我做了两手准备。

很显然,自己的一切对欧阳翼飞而言根本都不是秘密,他不知道的那些也不是因为他没办法知道,只是因为没必要知道而已。

咬了咬牙,姜语彤冷冷地说道:那现在呢?如果我拒绝签这份合同,你会怎么做?

看你喜欢我怎么做。欧阳翼飞冷笑,笑容里有一股嗜血的味道,我可以按照你喜欢的顺序,一个一个拿他们开刀,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才会同意签下这份合同。

那还是算了,你明知我没有能力跟你抗衡。

姜语彤浑身轻颤,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合同的条款能不能改一改?我能不能只为你daiyun一次,无论男女你都放我走?

不能。欧阳翼飞毫不犹豫地拒绝,天阳集团那么大的家业,我需要一个继承人来继承,女儿早晚要嫁人,我怎么可能让它随了外姓?

姜语彤已经渐渐绝望,却强撑着说道:欧阳家并不只有你一个人,你不是还有个弟弟吗?他也可以为欧阳家生下继承人啊!

这句话似乎触到了欧阳家的什么隐私,欧阳翼飞的脸色瞬间变了变,接着才恢复了正常:那,不一样,我必须要一个继承人!总之合同的任何条款都不可改变,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签合同。第二,我拿这些人威胁你签合同,你自己选。

你这是让我自己选吗?!姜语彤当时就怒了,真心觉得欧阳翼飞简直TMD不是人!所以她当场就尖叫了起来,既然无论怎样我都必须签这份合同,那你还跟我搞这么多弯弯绕绕干什么?!

是我要跟你弯弯绕绕吗?欧阳翼飞的眼危险地眯了起来,这令他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变得冰冷凌厉,拥有一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力量,你既然知道无论怎样事实都已经不能改变,为什么不干干脆脆地签了合同,彼此都省些口水?!

姜语彤羞愤不已,一张俏脸早已涨得通红。似乎看出欧阳翼飞绝没有改变主意的可能,她突然散去了满腔的怒气,一言不发地拿起笔,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面无表情地将合同摔到欧阳翼飞的面前:飞少爷,你最好祈祷永远不要有求到我的时候,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尝一尝受制于人的滋味!其实我觉得你这份合同上的条款还不够变-tai,你应该把我这个daiyun机器一个月陪你上几天床、每次应该采用什么姿势都写进去,那才精彩绝伦呢!

这算是赤果果的挑衅?欧阳翼飞不怒反笑,伸手去拿合同:有道理。好吧,作为天阳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我这个人向来有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从善如流。我觉得你这个提议很有建设性,我们就把它写进合同里,你重新签一下……

我错了!姜语彤及时伸手,一把抓住了欧阳翼飞的手,却他手上火热的温度烫得一哆嗦,刚才的话,我收回。

手真凉,你冰做的?欧阳翼飞暗中嘀咕了一句,面上却似笑非笑:知道错了?那就改吧。

姜语彤一怔:怎……怎么改?不是说了刚才的话我收回?

说出来的话,收得回去吗?欧阳翼飞反手握住姜语彤的手,暧昧地摩挲着她滑腻的肌肤,姜语彤,今天我先教你学个乖,那就是在我面前的时候,不该说的话不要说,否则你会后悔莫及!

及字出口,欧阳翼飞突然一个飞扑,直接把姜语彤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姜语彤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边死命用双手顶着欧阳翼飞的胸膛一边拼命挣扎,声音变了调:飞……飞少爷你快起来!你……你要干什么你……救命啊!啊啊!救命……

欧阳翼飞黑线。

死女人你嚎神马?!叫得好像我真把你怎么样了似的!

一把抓住姜语彤的双手,单手将它们固定在她头顶的沙发上,欧阳翼飞的另一只手故意暧昧地在她的脸上轻轻抚摸着,口中却冷冷地说道:我不是说了吗?今天要教你学个乖,让你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刚才建议我把采用什么姿势都写进合同里,那我们现在就来把嘿咻的时候可以用的姿势都演练一遍,然后告诉我你最喜欢哪几种,好不好?

什么?!都演练一遍?!我死了算了!欧阳翼飞,你真是个变-tai!居然连这么变-tai的话都说得出来!

《限量宠婚萌妻买一赠一》已完结,需要查看完整版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限量宠婚萌妻买一赠一》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哦!

上一篇: 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小说 莫清浅章节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