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小说 莫清浅章节阅读

2019-10-07 15:43:42来源:ysg作者:朝烟

《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小说的主角是莫清浅,是朝烟写的穿越重生小说,精彩片段节选:因为一场飞机事故,醒来时竟发现自己穿越了。这就算了,竟还是个草包废物!哦买噶!某女仰天长呼:老天,你敢不敢再残忍点!纳尼?!还真有?!嫁给一个残废王爷?!呵!堂堂二十一世纪的医毒双绝,落魄至今,上和继母斗招,下和庶女斗脑,天无绝人之路,就算在这没电脑没手机的古代,姐也能玩转天下!继母?滚边!庶女?滚边!残王?别妨碍我看美男!看我如何医毒天下,这个世界,是姐的新天地!

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小说 莫清浅章节阅读

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七章

杏儿兴高采烈的接过去,嘴里不停的说着好听的话道谢。

莫婉柔发泄的差不多了,看了看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站起身,又恢复了她以往白莲花的样子。

好了,我们该去正厅吃饭了。万一让爹爹等急了就不好了。

说着,带着杏儿往正厅走去。仿佛屋子里这一地的狼藉与她无关一样。

只是,她往正厅走,莫清浅现在也正往正厅走。在门前远远的看到莫婉柔,莫清浅的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转瞬即逝。

她正愁没人试药呢,这就来了个现成的。

莫清浅也不急着进去了,干脆在这里等着她过来。她相信,莫婉柔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果然,本就没消气的莫婉柔在看到她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又怒火一次被点燃了。

贱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莫婉柔面色狰狞,莫清浅的心情好像更好了。

柳儿,你听,哪里来的野狗在这里乱吠?

贱人,你敢说我是狗?

莫婉柔面目狰狞的瞪着莫清浅,恨不得能够用自己的眼神将她刺穿。

哟,妹妹怎么就对号入座了呢?请不要侮辱狗好么?

啊……贱人,我杀了你!

莫清浅轻飘飘的语气让莫婉柔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直接扑了上去,恨不得用手撕了她。

旁边的柳儿紧张的想要阻拦,却被莫清浅推到一边。

在莫婉柔接触到她的身体的时候,莫清浅嘴角微微翘起。心念一动,掌心立刻多了一包药粉。

因为包的很小,很不容易被发现。所以,也没人在意。

快速用针刺穿药包,借着莫婉柔的力,轻松的拍打在她的身上。就好像在帮她掸掸身上的尘土一般。

又在闹什么?

莫震风正在正厅里准备吃晚饭,就看到李云霜哭哭啼啼的跟自己告状,说莫清浅打了她陪嫁的奴才。

更是多次暗示他,莫清浅这么做,无疑是在打她的脸。

莫震风被她闹的没有办法,只能让人把莫清浅叫来。

可是没想到人没等来,院子里反倒传来了女子大喊大叫的声音。这让他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

莫震风这辈子除了钱跟权,最爱的就是面子了。

他的女儿这样大喊大叫,如果被人传出去,必定会落人口实。那他的脸要往哪放?

莫婉柔听到莫震风的声音,理智立马回拢。察觉到刚才自己失控,原本狰狞愤恨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委屈。

姐姐,你是不是因为太子退婚的事情在生我的气?呜呜呜……对不起,姐姐……

越说越委屈,说到后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看着就让人那么心疼。

可是就算姐姐心里在气,也不应该阻止妹妹成为太子妃啊。难道,你都不为莫家想想么?

哟呵,这波演技,莫清浅给满分。她简直要为这个妹妹拍手叫好。

瞧瞧,多么深明大义。她不说自己多爱太子,不说自己贪恋太子妃的位置,口口声声的都是为莫家着想。

这么深明大义的女儿,必定会很得莫太医的心吧。

果然,莫震风听了她的话之后,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而在看到旁边的莫清浅的时候,柔和立刻变成了凌厉。

都给我进来!

要不是怕被下人听到,传出不好的传言,他恨不得直接在院子里就教训莫清浅。

莫家太需要太子妃这个位置了,他不允许任何人阻拦这件事。

莫婉柔在莫震风转身之后,冷哼一声,刚刚还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立刻变得傲慢起来。

先莫清浅一步,走进了正厅。

旁边的柳儿忧心匆匆的看着莫清浅:小姐,要是一会儿老爷动怒,你记得一定要躲在我的身后啊……

看着柳儿那小身板,莫清浅轻笑了一声。

什么叫患难见真情,说的应该就是她们了吧。

从小到大,每次有事都是柳儿护在自己的前面。从现在开始,也该轮到自己护她了。

傻瓜,你家小姐像是会吃亏的人么?

说着,拉起柳儿的小手,一起往正厅的门里走去。

就算明知道摆在自己面前的是龙潭虎穴,她也要去闯一闯。

莫清浅拉着柳儿进屋,就看到莫震风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

而站在他旁边的李云霜跟莫婉柔则是满脸的幸灾乐祸。

被她打的李嬷嬷则跪在他们的脚下,抹着本就没有的眼泪。

这是要准备开堂审案?她要不要再配合一下,喊声威武?

还不等她说话,李云霜就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小姐现在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爹派人去找你过来,却要等这么长时间。这要是再过两年,是不是就请不动了?

看着莫清浅,就想到了白天在她那里受得气。以为比以前能说会道了就可以脱胎换骨了?笑话!

今天她就彻底让明白,这个家里,到底谁说了算。

如果是以前的莫清浅,看到这样的阵势,恐怕早就吓得摊在地上起不来了。

不过,现在的莫清浅可不一样。

姨娘这话清浅怎么听不明白呢?再说,父亲都没有责怪我,姨娘不过是一个妾,说的这么多,逾越了吧?难道,李家的家教就是这样?还是说,因为是庶出,所以就疏于管教?

几句话把李云霜说的脸色铁青。她是庶出这件事是她一辈子不愿意提及的。

可是这个贱婢,不但毫不留情的把这件事拿出来说,还一口一声姨娘,一句一个妾。

这分明是在往她的心里捅刀子啊!

再看看旁边自己的女儿,同样也是庶出,莫清浅这一句话,等于把这母女俩都给骂了。

你……你……

李云霜差一点就被气的破口大骂,幸亏莫婉柔在旁边及时的拉住了她。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跟娘说话呢?这么多年,娘在这个家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不但顶撞娘亲,还动手打了李嬷嬷……

说着,眼里的眼泪就止不住大颗大颗的往外掉,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惨白惨白的小脸,着实让人心疼。

第八章

莫清浅淡淡的看着,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却暗暗的叫了一声好!

她这个妹妹可真是太厉害了。把自身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更是把白莲花的特点发挥到最大。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她,恐怕都会心生不忍。如果在现代,奥斯卡奖杯恐怕都非她莫属了。

这个时候李云霜也反应过来,原本狰狞的脸变得委屈起来,冲着莫震风就跪了下去。

老爷,你可得管管啊,妾身一直把大小姐当成是亲生女儿一般。如果是往常,妾身必定不会与大小姐计较,可是今天,她打了妾身娘家带的嬷嬷……妾身……呜呜……

看着她哭的一副惊天地,泣鬼神的样子,莫清浅看的都直摇头,双手忍不住为她们鼓起掌来。

啧啧啧,真是好演技……

她终于知道莫婉柔那白莲花的模样是怎么练就出来的了,感情是遗传啊。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在她们的身上,莫清浅充分的明白了,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说的就是她们。

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真亏她说的出口。

如果真的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会任由她那当太子的未婚夫被人抢走么?

莫震风被李云霜母女哭的心烦意乱,一拍桌子:逆女,还不跪下,给你母亲认错?

又跪?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她这个名义上的爹两次开口都是让她跪。她有什么错?

动不动就跪,当是清明节上坟呢?

莫清浅犹如一棵松柏一样,站的笔直。冷笑着说道:莫太医,恐怕你弄错了吧?我的母亲不是十几年前就死了么?现在站在你身边的,不过是个妾而已。

打个奴才就是打了她的脸,那么,如果有哪个奴才打了莫家的嫡亲大小姐,又是打了谁的脸呢?我亲爱的父亲?

明明是恶奴欺主,现在竟然还要反咬她一口。这脸皮究竟得有多厚?

李云霜被莫清浅的话气的牙根都痒痒。

一个废物而已,现在竟然蹬鼻子上脸。她真后悔当初怎么没把她跟她那狐媚的娘一起弄死。

莫清浅的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一句反问,就让莫震风说不出话来。

看到莫清浅一脸倔强的站在那里,莫震风似乎猛然间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长大了。

也不怪他发现的晚,本来他见到莫清浅的次数就少,再看看她那瘦弱的样子,好像没长开一样。

整个脸上看不到一块正常人该有的肤色,只有那双眼睛,跟小时候一样,清澈,光亮,让人能一眼看到底。

这么多年,他虽然并不关注这个女儿,但是在这府里发生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一丁点都不知道?

只是,因为莫清浅对他的仕途没有一点帮助,所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亏欠了这个女儿很多。

罢了,左右不过是一个奴才,打了也就打了,都……

莫震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爹爹,你别怪姐姐,毕竟她是那样深爱着太子殿下,现在看到女儿要嫁进太子府了,心里难免觉得难受……

莫婉柔的话让莫震风一下子闭上了嘴。

太子妃的事情绝对不能出现意外,不管他的哪个女儿成为太子妃,反正得有一个。

如果莫清浅真的敢捣乱的话,他也绝不会姑息。

这么一想,刚刚柔和下来的表情立刻又变得冷硬起来。

莫清浅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心里愈发不屑。

好另类的求情。要不说晚不说,偏偏等她父亲不打算计较的时候说。

一张口还就是她对太子旧情难忘。这哪里是求情,这根本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看着莫婉柔站在那里,一双小手忍不住这抓一下,那挠一下的,莫清浅低着头,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看来,药效发作的,比她想象中的要快呢。

敢招惹她,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

只见莫婉柔原本白皙的小脸上迅速的长满了红色的小包,有些已经被她抓破的地方正在往外渗着鲜血。

精致的小脸瞬间变成了索命般女鬼一样。

爹……好痒……

莫震风刚想要问问莫清浅是不是还对太子有情,就听到了莫婉柔求救的声音。

一回头看到莫婉柔的样子,吓了一跳。

莫婉柔的双手不停的在身上抓来抓去,她也知道,她现在的举动有多么不雅,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急得她也顾不得还有莫清浅在这里看笑话,直接呜呜的哭了起来。

李云霜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看到莫婉柔的脸已经被抓伤了好几道血痕。

现在也顾不得在莫震风的面前演戏了,瞬间吓的站了起来。

婉柔,不能抓,快停下……

娘,我停不下来……好痒……

莫婉柔感觉自己的全身就好像是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爬一样,怎么抓都不管用。

不光是这样,这些痒痒的感觉,甚至顺着血液,一直痒到了她的心里面。

莫震风给她把了把脉,一时间也无法顺出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他不懂的病症。

但是,反复的试了几次,竟然还是不行。

老爷,怎么样了?

李云霜双手抓着莫婉柔不让她在伤害到自己,两只眼睛紧张的看着莫震风。

在看到莫震风皱眉摇头之后,心里咯噔一声。

如果莫婉柔毁了,做不成太子妃了,那么,她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也就跟着完了。

她苦心经营了十几年,就要这样毁于一旦了么?这让她怎么甘心?

想到这里,李云霜再也演不下去了。如果这一切都没有了,她再怎么温柔可人,又有什么用?

人老珠黄的她,早就提不起莫震风的任何兴趣,她唯一的指望,就是莫婉柔这太子妃的位置了。

她突然转过头,看着莫清浅的眼神像淬了毒一般:贱婢,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得鬼?

说着,伸手就想来抓莫清浅。

第九章

她可没忘了,就在白天的时候,莫清浅可是一眼就看出了她身上的毛病。说不定,她这么多年都是装出来的。其实她根本就懂得医术。

难道说自己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在她眼里,其实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

一想到这,李云霜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现在就让莫清浅血溅当场。

莫清浅一个闪身,躲过了李云霜抓过来的手。

恼羞成怒了么?呵呵,有意思。想她一身的医毒双绝,难道到了古代,还会怕她一个妾室不成?

姨娘,你学什么不好,你学疯狗乱咬人。她那样子明显是过敏了,哪里像中毒了。

这些可都是她无意间在空间发现的草药,哪有那么容易被人诊断出来。

但是,她必须得要提这个醒。李云霜可还欠着她的钱呢,万一狗急跳墙,她的钱怎么办?

你……你个贱婢!

李云霜被莫清浅气的浑身发颤,但是却又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要是让我发现婉柔的病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放狠话了?有本事尽管去查好了。空间的事可是连这具身子的原主都不知道,想查,尽管查好了。

当初她给自己下毒,导致自己毁容的时候,可是没留一点情面。那她下手,也就不需要再留情了。

李云霜被莫清浅那一脸嚣张的样子气的差点吐血,想要再一次扑过来,却被莫震风喊住。

够了,还不赶快带婉柔回去,我好去开药。

因为无法准确的判断出莫婉柔的病是怎么一回事,莫震风感觉非常难堪,吼的声音特别大,把李云霜给吓了一跳。

瞪了莫清浅一眼,不敢再有动作,直接赶紧去扶莫婉柔回房。

莫震风在临出门前,看着莫清浅冷哼一声:好好准备明天出嫁,别再去肖想那些你不该想的。

说着,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什么意思?肖想不该想的?

他不会也以为她还对那个狗屁太子抱有什么幻想吧?

快别逗她了好么,那样的种马人渣,不知道被多少个女人用过的烂货,如果真的很他在一起,不定会被传染上什么不干净的病呢。就算整天都泡在消毒水里恐怕都避免不了。

要是真的让她嫁给那个太子,那她才是真的想哭呢。

看着走远的莫婉柔,莫清浅讽刺的勾了勾唇。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们的父亲还不赶紧去帮女儿配药,而是警告她不要影响了太子妃的事情。

如果她知道,她的病在她父亲眼中,完全没有太子妃的一个名分重要,不知道会怎么想……

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了。

莫清浅抬头看了看已经给下来的天色,她可是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从自己继承的记忆里得知,莫震天有一个自己的药园。平常除了他之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所有药材,都是他亲自打理。

至于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药材,别人自然也不得而知。

眼看着自己第二天就要嫁人了,不找点东西傍身怎么行?刚好,药材,也正是她现在需要的。

莫清浅住的地方距离药园并不远,只隔了两个不大的荒芜的小院。

这还得多亏了她的好姨娘,把她打发到这样的地方居住。

嘱咐好了柳儿看家,又多带了几根柳儿的绣花针,穿过最后一条小路,终于到了莫震天的药园。

虽然没有人把守,但是园门紧锁,墙都很高。想要爬墙进去,根本就不可能。

她慢慢的数着自己的脚步,在一个墙角那里停下。

弯腰,费力的把那里的杂草分开,露出一个洞来。

她记得,原主因为要讨她名义上的父亲开心,所以就想要自己主动学习一下医药方面的东西。

可是没人愿意教她,也没有医药方面的书可以看,她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偷摸来到这里。

莫清浅讽刺的一笑。如果那个父亲真的爱她,哪怕她是废材,还是一样会爱。

反之,就算她真的学成了天下第一,对莫震天来说,无非是更有利用价值而已。

莫清浅又费力的把里面的一块大石挪开,才整个人都钻了进去。

带她进去之后,整个人有一些喘。这具身体还是太弱了,推个石头就能累成这样。

幸亏有灵泉,不然她恐怕到现在还站不起来呢。

抬起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型,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就种着各种各样的药材。

看着一大片的太子参,白术,西红花等,莫清浅也是醉了。

她还以为有什么好东西,根本没什么特别的好么。

让她意外的是,这里除了治病的药材,竟然还有毒药。

夺命草,虎刺梅、膨珊瑚、龙骨、紫珍珠、……在它们的外围,竟然还有黄色的曼陀罗……

这些可都是容易致命的药材啊。特别是黄色的曼陀罗,哪怕只是香味,都是有毒的。

莫清浅微微一笑,总算是得到了些自己喜欢的。虽然她被人称作医毒双绝,可是,比起医术,她其实更喜欢钻研毒药。

要不然,她也不会对中草药了解的这么清楚了。

说干就干,莫清浅用手心慢慢的渗透一些灵泉出来,擦在手掌之上,避免自己中毒,然后,开始收集自己喜欢的草药。

这个时候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监视之中。

她更不知道,这一夜,有些人因为她的变化睡不着觉。

除了李云霜母女,还有另一个……

距离莫家不远的蕲王府里,几个人聚集在慕琅夜的书房里,一块听完了暗卫的回报。

有意思……十几年的废材突然大变样,不但不废材了,还好像颇懂药理的样子。你们说,她这是装的啊,还是突然开窍了?

青色衣服的男子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咖啡色的眸子里浮起一丝的戏谑的笑容。

坐在中间的人并没有回答,浑身都散发着不凡的王者气质,坐在他的身边,让人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因为了解他的脾气,青衣男子摸了摸鼻子,表情讪讪……

《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已完结,需要查看完整版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