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替身娇妻不由己最新章节在线试读by牛牛怕虎

2019-10-04 16:03:28来源:zsy作者:牛牛怕虎

主角叫夏淮岚姜子宇的小说《替身娇妻不由己》,小说作者是牛牛怕虎,小说内容跌宕起伏非常精彩,喜欢的读者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主要内容讲述了一场荒唐的相遇,让我认识了权势滔天的男人。从此,便一步步走入他设下的圈套。入骨的爱情,浓浓的亲情……到头来皆是一场空。他和我的“亲人”联手把我送进监狱。那个男人的身边,站着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他们厌恶的俯视我,好像在看一只蝼蚁……

替身娇妻不由己最新章节在线试读by牛牛怕虎

替身娇妻不由己小说全文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4章 求求你,别亲我

姜子宇把我和姥姥带离墓园。

墓园外有三辆高档黑色汽车,汽车周围站着保镖。

这些人以及这些车,在漆黑的夜里,就好像凭空冒出来似的,显得极为诡异。

我突然想到,我跪在姜子宇墓前的时候,先是听到议论和嘲笑我的声音,再之后,一个高贵霸道的声音让他们退了下去。

想必,嘲笑和议论我的人,就是这些此时站的笔直、穿着一身黑西装的保镖们吧。

而那个让他们退下去的人,就是姜子宇。

姜子宇将我姥姥送回去之后,把我带到市中心的一座豪华别墅里。

我看着别墅里奢侈的一切,心想,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如果我能将姥姥接过来一起住,我能高兴的发疯,可此刻,我看什么都没有感觉,我的整颗心都飞到我原来那个灰突突的破家了。

我担心姥姥半夜起来会不会口渴,担心她照顾不好自己。

姜子宇见我兴致缺缺,凑过来问我,嫁给鬼的小媳妇,嘴巴噘的这么高,都能挂酱油了。

不想参观参观你的新家?

我发现了,这只不要脸的鬼就爱玩我,我越生气他越高兴,我越无助他越开心。

明明,我乖巧听话的时候,他这个人挺冷的。

不管怎么样,我后悔嫁他了,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我连誓都发了......

他笑意盈盈的眸子凑的太近,我不想看他。

他越笑我越想打他,可我不能打他,因为我打不过。

于是我捂住脸埋进沙发里,这样就看不到他了。

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流泪,可绝望的我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我捂着脸埋在沙发里哭了,姜子宇却被我这一类似于赌气的举动逗笑了。

他戳戳我的背说,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个样子,像一只藏起来,故意让主人找不到的小猫,只藏脑袋,屁股还露在洞外面呢!

见我一直没回话,姜子宇将我抓起来,看到我满脸泪痕之后,他楞了一下。

紧接着,他给我擦眼泪,好笑的说:你怎么这么傻?只要你有钱,还用担心你姥姥没人照顾吗?现在的月嫂照顾老人都受过专业培训,比你照顾的更好。

我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呆愣愣的看他。

他说的这话,确实有道理。

假如我有足够的钱,给姥姥治病的同时,我肯定不会耽误学业,我会雇佣一位贴心的保姆照顾姥姥,再去念大学,趁放假的时候尽量多回家看姥姥。

可问题是,姜子宇作为我丈夫,明明可以把我姥姥接过来住的,这里的房子这么大,不差我姥姥一个房间,可他不肯。

还有就是,我根本就没钱雇月嫂照顾我姥姥啊。

想到这里,我擦掉眼泪,红着脸断断续续的说:您......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我想把姥姥的抗癌药买了,再给她雇个月嫂。

我家里......我家里真的一点钱都没有了。

说到最后,我脑袋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

我实在不好意思跟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要钱花,这种羞耻感真的让我很不好受。

哪怕我跟他结婚了,但说到底,我跟他还是两个陌生人。

我以为姜子宇不会拒绝,毕竟他有钱。

事实上他也并未拒绝......

他一本正经的跟我说:我可以借你一部分前期费用,但你要打欠条,半年之内必须还给我。

半年之后,晚还一天就多一天利息,明天我会叫律师过来做证明人。

我一脑袋黑线。

我跟他结婚了撒,他要不要这么跟我斤斤计较?他没钱也就罢了,我绝不好意思勉强,可问题就在于,他真的真的特别有钱,家里豪的都没边儿了。

可我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把眼前这关先过了再说,我答应他签借款协议。

我表面上很有礼貌的冲他笑,可我在心里不断的骂他小气男,抠门鬼。

姜子宇亲自带我上楼,去看我的房间。

走在楼梯上的时候,他突然顿住,回过身对我说:你在心里骂我,我听见了。

我没刹住闸撞进他怀里,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往我鼻子里钻,这对从来没谈过恋爱的我来说,心慌的不行。

我又因为他能洞悉我心里所想而惊骇。

我难堪又慌乱的往后退,却忘了此时正站在台阶上,我这么一退,脚下踩空,直接向下滚去。

姜子宇因为捞我,也跟我滚到一起。

幸好台阶不高,没把我们俩摔伤。

可他......

他压在我身上,一张好看到难以形容的脸近在我眼前,这种近的程度,好像只要我稍稍一噘嘴,我就能亲到他。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我也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这一刻,我的心跳的毫无章法。

他也乱了呼吸。

他一开口,嗓音沙哑的不行:我不能干涉人类太多,否则会遭天谴,所以,我不会给你钱。

但为了我的小妻子,我愿意耗费大量鬼术,为你寻觅一个合适的身份,让你顶替她,风风光光的活一回。

我脑袋有一瞬间的短路。

首先,我被姜子宇沙哑的嗓音以及迷人的外表勾的无法思考。

其次,他好像在解释为什么不给我钱花,以及为什么不把我老姥姥接过来住,原来是因为害怕天谴。

最后,他好像说我可以以新的身份、有钱人的身份活下去?但他说的顶替是什么意思?

我有好多话要问,但姜子宇忽然靠近让我忘记了一切。

他的唇略有略无的贴在我的唇上,每一次擦过好像都有电流产生。

这种感觉酥酥麻麻,好陌生。

我才十八岁,哪跟男生距离这么近过?我下意识挣扎,可姜子宇的话让我突然安静了。

他说:淮岚,我现在需要阳气,你愿意给我吗?

我以为他要亲我,原来是想要我阳气啊,害得我吓一大跳。

如果是要阳气的话,那就说的通了。

等等,活人的阳气被鬼吸取,那活人的寿命会缩短吧?

虽然很帅很帅的他不是真的想亲我,让我有一丢丢的失望,还让我自卑的认为自己魅力不够,但我愿意给他阳气,哪怕减寿我也愿意。

只因为,他是我老公啊。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也就是我姥姥认可的外孙女婿,所以当我们交换婚书的那一刻起,虽然我嘴上不愿意承认,但我打心眼里认定姜子宇是老公。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我指望他能帮我渡过难关。

我不但要让姥姥活下去,我还想读大学。

对于我们这种普通人来说,上学是唯一的出路,不上学就约等于看见自己洗盘子、搬砖的未来。

另外,姜子宇刚才也说了,他为了我愿意耗费大量鬼术,虽然我不知道耗费大量鬼术的后果是什么,但我想,应该对他伤害极大。

付出是相互的,我能给他的不多,阳气而已......

只要为你好,哪怕减我阳寿我也愿意。

我轻声说。

谢谢。

姜子宇道了谢,等客气完之后,他便靠了过来。

我害怕的闭上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严厉的质问声突然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有人来了!

我连忙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姜子宇一双狭长的眸子。

他看我的眼神,带着还未褪去的迷离,其中掺杂着一丝不甘和暧.昧的尴尬。

我脸唰的一下红了,跟姜子宇一起从地上爬起来。

还没等我站稳,一个大巴掌啪的一声向我打过来,那力道大的,打的我脸一阵发麻,麻过劲儿才感觉到疼。

第5章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

我向打我的人看过去。

那是一个看起来清瘦儒雅、且气势强大的中年男人,我觉着他也就三十来岁。

此时他好像忍受着天大的怒气,双眼猩红的看着我,恨不得将我给撕了。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才会惹得他这样恨我。

从小到大我都是乖乖女,活的战战兢兢,走到哪里都小心翼翼,虽然我有时候会挨欺负,但我从未挨过打。

可今天,先是姥姥打我一巴掌,再就是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打的我脸都肿了。

他指着我骂:阿哲走的时候你在哪?这才多久,你就迫不及待的找男人!

骂完我水性杨花之后,他又指着我怒问姜子宇:你知不知道她是谁?我不管你跟她到什么程度,马上给我分开!

我捂着脸不解的看着这个怒气冲冲的男人,什么阿哲,我不认识!还有,我是谁,听这意思他知道?我不认识他,他打我干嘛?

他好像把我认成了另一个女人。

姜子宇像拎小鸡那样,把我提到他身后护着,这才对那个男人说道:我当然知道她是谁,她是你儿媳妇,夏淮岚!爸,麻烦您动手之前先问问清楚好吗?还有,拜托您下次来之前打声招呼,或者敲个门。

我现在有家室,已经不方便了。

就刚才,您不尴尬我还觉得您多余。

爸?

我惊讶了!

打我的男人是姜子宇他爸?这也太年轻了吧,保养成这样,说是他哥也有人信。

我有太多问题想不通,姜子宇是鬼,那他爸爸是人是鬼?他爸口中的我,跟阿哲好像有什么关系,那么阿哲走是什么意思,是死了,还是什么?很显然,姜爸爸把我当做了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呢?

而姜子宇他爸在听到我的名字之后,静静的打量我,那一双眼睛如鹰一般似乎想要将我看穿。

我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往姜子宇后面躲,姜子宇察觉到我的小动作之后长臂一伸,圈住我的脑袋,像夹着小猫一样护着我,以防止他爸再对我动手。

姜子宇对我很细心,我心里挺感动的,但我的脑袋露外面,身子躲后头,这个姿势,我又不是几岁的小娃娃了,当着他爸的面,多不好啊?

我微微挣扎一下,见挣扎不开也就算了。

虽然两个气场强大、颜值很高的男人说话,让我有一种没资格插嘴的感觉,可我还是忍不住开口解释:抱歉叔叔,您可能认错人了。

姜子宇好笑的拍了下我的脑袋:你傻不傻?被人打成猪头也不知道生气,道什么歉?

听见我说的话,以及姜子宇那句被打成猪头也不知道生气之后,姜爸爸看我的眼神由犀利变成了狐疑。

姜爸爸对我还是没有什么好脸色,更懒得跟我说话,于是没好气的对姜子宇说,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姜子宇点点头,您去书房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姜爸爸临走之前瞥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的心沉了又沉。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姜爸爸不喜欢我。

而且我有感觉,姜爸爸之所以把姜子宇叫走,是不同意我跟姜子宇的婚事。

我害怕姜子宇顶不住压力不要我,我现在把姜子宇当成唯一的救命稻草。

如果他不要我,姥姥的医药费怎么办?姥姥满心欢喜的把我送到姜子宇身边,我实在害怕看到姥姥失望的眼神。

就这样,我心事重重的被姜子宇带到一个房间,直到他把凉凉的冰袋放到我手中,我才回神。

自己冰敷!姜子宇说完转身就走,我知道姜爸爸还在等他,他不方便让他爸多等,可我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盛,于是我抓住了他的手。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姜子宇顿了一下。

他回头含笑的看我。

对上他含笑的眸子,我本来很正常的话卡壳了,而且我脸通红。

他总是这样戏谑的看我,我最讨厌这样的他了,因为每次见到他这样,我都觉得自己很傻。

我依然倔强的拉着他的手不松开,鼓起勇气认真的问他:我们已经成婚了,是吧?谁也拆不散我们,对吗?

与我的认真相比,姜子宇却是很纨绔的挑了下眉,他一步一步走近我,最后将我抵在墙上,你想让我忤逆我爸啊?好啊,给我口阳气!

阳气需要嘴对嘴给。

想起先前的那一幕,似吻非吻的,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见我一直不开口,姜子宇也没难为我,收回手撤身离去。

我不能就这么让他走。

现在根本不是害羞的时候!

我一急,扯住他的领带,就在他回过头的时候,垫脚亲上了他的唇。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姜子宇唇角翘了一下,然后姜子宇重新把我抵在墙上。

就在他想要加深这个吻,想要吸我阳气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佣人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说是拿了煮好的鸡蛋,给我消肿用的。

姜子宇根本没吩咐人拿鸡蛋,所以我猜测应该是姜爸爸后悔打了我,吩咐人送上来的。

果不其然,当姜子宇黑着脸训佣人多事的时候,佣人说是姜先生吩咐的。

姜先生,指的就是姜爸爸,佣人多半管姜子宇叫少爷,管姜爸爸叫先生。

姜子宇隔着门板说:不用,拿走!

我推开还要继续的姜子宇,急忙叫住佣人,并跑出去拿鸡蛋。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姜叔叔的好意,姜叔叔本来就不喜欢我,我要是再拂了人家的心意,人家还以为我拿架子呢!

接过鸡蛋之后,我还不忘跟佣人说:麻烦您帮我谢谢姜叔叔。

姜子宇又好笑,又恨我不争气的扣住我头顶摇晃:傻不傻?打你还谢。

说完之后,姜子宇就直接下楼去书房找姜爸爸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房等待结果。

说真的,我挨打的脸火辣辣的疼,姜叔叔看着人挺清瘦,力气却大的离谱。

冰袋贴在我脸上,让我大脑冷静几分。

第6章 我怀疑,我老公没死

今天发生太多的事,让我大脑一片混沌。

先是收到高校录取通知书,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姥姥就身体不好去了医院,并检查出得了癌症。

就在我想办法筹钱为姥姥治病的时候,姥姥却把我这些年辛辛苦苦攒的钱全部给了神婆。

紧接着我跟姥姥去墓地结姻缘,再之后姜子宇出现。

姜子宇在午夜时分诡异的出现,他的长相跟墓碑上的照片一样,所以我当时丝毫不怀疑他是鬼,但是现在静下心想来,有很多地方不对劲。

姜子宇有体温,他的手和呼吸都是热的。

他在这个世上有亲人。

对了,他在墓地里看我的时候,用手电筒照我来着,鬼在黑夜中看人,还用得着手电筒吗?

我怀疑,我的鬼老公姜子宇根本没有死!

如果他不是鬼,那他为什么要装鬼娶我,并把我带到他家?

难道是他对我一见钟情吗?不,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所谓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难道,是因为我跟谁长得很像?刚才姜叔叔不就是把我当成别人了吗?

也不对,我记得很清楚,姜叔叔问姜子宇的原话是,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也就是说,子宇跟姜叔叔口中的那个我并不熟,或者说根本就不认识。

姜子宇到底是不是鬼呢?如果是鬼,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对劲的地方?如果不是鬼,那他到底为什么要我,又为什么编出那么多鬼话骗我?

我想不通了!

折腾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半,天亮了。

我很好奇,姜子宇能不能站在阳光下。

姜叔叔和姜子宇还在谈,我有点等不及了,于是走出去看。

没一会儿,我看到了姜叔叔和姜子宇的身影。

他们俩抬头也看到了我。

姜叔叔看我的眼神极为复杂,这让我十分不解。

但出于礼貌,我双手叠在身前,对他弯了弯身,行了个晚辈礼。

姜叔叔对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等姜叔叔离开之后,我几乎飞奔下楼,冲到姜子宇身边,迫不及待的问姜叔叔怎么说。

姜子宇好笑的问:就这么怕我不要你?

面对他的调侃,我没承认也没否认。

我低头在地上努力找姜子宇的影子。

室内灯光明亮,就算有影子也很淡,很难找。

看了好一会儿,我还是没找到姜子宇的影子。

就在这时,姜子宇打个哈欠,懒洋洋的搭着我上楼,一边走一边说:为夫为了娘子,当然要忤逆长辈,以死相逼,逼到老头子同意为止了。

我停住脚步,抬起眼帘直直的问他: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听到我的问话以后,姜子宇慌乱了一下,我觉得他现在的样子跟我家隔壁的董生撒谎时一模一样。

可很快他就恢复正常,快的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他搂住我接着往楼上走,并难得正经的跟我说:想必你心中有很多疑问吧?我爸爸、家里的佣人、以及保镖,你所看到的这些全部都是活生生的人,只有我是死人。

我于一个多月以前死于国外,在这一个月里,我经历很多你无法想象的事。

渐渐地,我鬼术变得强大,但我启用禁咒,舍弃一身鬼术变化成人。

我现在不但有人的体温,有人的味觉、嗅觉,我还有影子,可短暂处于阳光暴晒之下。

我几乎无法夜视,就连穿墙都做不到。

不过没关系,我更想活的像人。

淮岚,只有死过一次才知道,做人才是最好的。

原来是这样!

他所说的这些,都是我想问的。

如果等我问之后他再回答,我可能还要怀疑里面的准确性,但他自己主动交代,我也不好再继续怀疑他了。

反正我现在走投无路,姑且信他一次。

那你身边的这些人,包括姜叔叔在内,知道你已经死了吗?我问。

姜子宇摇摇头:只有你和你姥姥知道,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我不想让我爸知道他儿子已经死了。

这么说的话,那还有一点不对劲,墓园里不就有姜子宇的墓碑吗,谁给他立的呢?

我这么想也就这么问了。

姜子宇苦笑一下,摸摸我的头说:那是我自己立的,阴界的事你不懂。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临走前,姥姥对我的嘱咐,姥姥说要我给姜子宇在家里立个牌位供奉他。

我把这件事告诉姜子宇,问问姜子宇的态度,谁知姜子宇好笑的说:你傻不傻?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冲破木板磕什么头?你每天冲我磕三个头就行了。

说着,他把我拉到屋里,他坐在椅子上,让我跪地下给他磕头。

我心里怪怪的,总觉得他在耍我,所以我说什么都不肯跪,就僵硬的杵在那。

姜子宇突然指着落地窗的一角说: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已经是个死人,所以在家里立牌位太危险。

你若有心供奉我,每天晚上临睡前,在墙角点三支香,再冲我本人磕三个头就行了。

当然了,你为我付出这么多,我会多借你钱给你姥姥看病。

他一本正经,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我有点犹豫了。

哎,算了,鬼界的事我不懂,如果这样对姜子宇好,那我磕就是了。

反正我在墓园里的时候已经给姜子宇磕过头,没啥大不了的。

想着我姥姥的医药费,我心一横,稍带着点不情愿,拎着裤腿,微微屈膝就要往下跪。

就在这个时候,姜子宇突然出声阻止:等等。

我疑惑的向他看去。

姜子宇指着电脑上的无线键盘说:把键盘拿来,跪键盘上。

听到这里,我已经完全确定姜子宇在耍我了,我快要被他给气死了,尖叫一声扑上去就捶他。

姜子宇再也忍不住笑,被我捶的捧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谁让你傻?你姥姥说什么你都信,不愧是你姥姥带大的!

玩闹一阵过后,姜子宇收了笑,让我去洗澡。

说真的,姜子宇这个人不捉弄我的时候挺冷的,我害怕他严肃,就比如说现在,他让我去洗澡,我压力很大。

今天算是我跟他的新婚之夜,他让我洗澡,这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

说实话,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如果我拒绝恐怕会显得太矫情,我担心姜子宇连钱都不借给我。

想到我姥姥一个人洗米、做饭、收拾家务,我一刻都等不下去了,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拿钱找个保姆。

我多想回家照顾姥姥啊,可是想到姥姥决绝的要寻死的样子,我真的拿她老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为了钱,为了姥姥我不敢不答应,把自己给姜子宇。

《替身娇妻不由己》全文章节已经全部完结,喜欢本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替身娇妻不由己》即可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