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秦枫司徒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救个校花当老婆黑夜的瞳在线阅读

2019-10-02 18:07:39来源:ZW作者:黑夜的瞳

最新社会都市小说救个校花当老婆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秦枫司徒雪,是作者黑夜的瞳最新佳作,救个校花当老婆黑夜的瞳在线阅读精彩预览:深夜救了校花,却无意间撞见她居然是............

秦枫司徒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救个校花当老婆黑夜的瞳在线阅读

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推荐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章我也是受害人

秦枫的屋子就在两条街道的尽头,是一片老旧的矮房内。

自从退伍之后,秦枫就一直在这条街上摆摊,他自认为凭自己这张脸,没男顾客上门,女顾客至少会络绎不绝,绝对饿不死。

万没想到,他错了。

这一次的病人虽然麻烦些,但总算是单业务。

屋子虽然简陋,收拾的十分干净。

秦枫麻溜的找来几味中药,抛入砂锅熬制,手法娴熟,行云流水,司徒雪才刚刚将重伤的叶依依放在床上,秦枫这边已经开始熬制了。

脱衣服!

秦枫从针袋里取出几根银针,横在火中烫了烫,对司徒雪说。

你说什么?司徒雪大惊失色。

我说,脱!衣!服!秦枫认真道。

你;你;你;司徒雪脸颊通红,又惊又诧的看着秦枫:你;休想!我才不脱!

你不脱?秦枫愣了下,嘿嘿一笑:那好,我来脱!

说罢,人朝叶依依走去。

你干什么?司徒雪忙将他拦下。

脱她衣服啊!不然怎么施针?秦枫一脸不解。

司徒雪愣了下,这才恍然大悟。

感情秦枫是要她去脱叶依依的衣服,而不是脱她衣服。

只是;不管是谁的,都不合适!

司徒雪脸颊绯红,樱唇紧抿着,低声道:不脱行不行;

不脱?

秦枫眉头一皱,立刻明白了司徒雪的意思,哼了一声说道:医者父母心,小姐,我是站在一名医生的角度上为患者考虑事情,请你不要总是把我当做是那种故意占人便宜的色狼看待!我现在为她扎针,是要活络她腹处那一片区域已经没有血的血管,不让它们坏死,如果你再捣乱,到时候你朋友留下后遗症!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问你,是命重要,还是声誉重要?

这;司徒雪小脸一僵。

医生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有些时候情况紧急,考虑的不会太多,但患者有时则不一样。

请快点配合我的工作,不要错过了治疗患者最好的时机!秦枫声音坚定。

司徒雪浑身颤了下,看着叶依依憔悴的面容,银牙一咬,走了过去,拉起衣角,露出些许白皙平坦的小腹。

秦枫轻轻呼了口气,面色不改的开始施针。

旁边的司徒雪悄悄打量着他,暗自腹诽。

这个家伙看起来也就跟我们差不多大,他真的懂中医吗?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家伙倒长得很好看嘛,这个年纪他应该得在学校读书,怎么跑去摆摊了?而且那银针是怎么回事?居然能定住那些大汉,简直就跟爷爷口中的点穴一样;真是个怪人!

接下来的工作,司徒雪倒没有太多的意见,极力配合。

不多会儿。

好了!

秦枫站起身来,呼了口气,走去继续熬药。

这;这就好了啊?司徒雪看着那刺在叶依依小腹上的五根银针,好奇的眨了眨眼:也没什么奇特的嘛。

但在这时,床上传来一阵轻呜声。

司徒雪赶忙望去,便看满脸憔悴的叶依依缓缓睁开了眼,她那小脸竟渐渐爬上一层红润,气色恢复了不少!

好神奇!

司徒雪倒抽凉气,难以置信。

这前前后后才过去多久,西医都没这般快吧?

依依,你感觉怎样?司徒雪忙问。

我感觉好多了,伤口那;好像也不疼了;叶依依虚弱的说道,声音异常好听。

难道这个家伙医术真的很了不得?

司徒雪心头讶然。

但看秦枫将药熬好,倒在一个大碗里,吹了几下端了过去。

喝了。

嗯。

叶依依点点头,小心接过,吹了吹,便咬着碗沿尝了一小口,快要哭出来了:好苦!

良药苦口嘛,你可以慢慢喝,不急。秦枫笑道。

嗯,谢谢。叶依依感激道,双眸却溢出光泽来。

虽然刚才她一直神志不清,但朦朦胧胧间,却感受到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那些看似凶神恶煞的人都近不了这胸膛。

小姐,你的伤势也不轻,要不要抹点药膏?

秦枫看了眼司徒雪手臂上的淤痕,笑着说道。

好啊!那有劳了。司徒雪点点头,感慨秦枫的热心。

对于这个小中医的医术,她已经有几分信任了,想着之前对这个小中医凶巴巴的,便心有愧疚。

那好,脱衣服。

啊?又脱?

不脱衣服药膏抹哪?抹衣服上吗?

这个;我能不能买回去自己抹?司徒雪脸颊通红,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也可以。

秦枫点点头,麻溜的将药膏装入袋中,打包好递了过去。

多谢。司徒雪感激道。

嘿嘿,也不必客气,毕竟二位是要付钱的嘛。秦枫搓了搓手,嘿嘿笑道。

钱?

司徒雪愣了下,问:多少钱啊?

算上施针费、汤药费跟膏药钱,还有在下的工钱,一共是两万一千三百元,零头就不要了,收您两万元,谢谢惠顾。秦枫笑道,像极了奸商。

抢钱啊!这么点东西居然要两万?司徒雪大惊失色。

小姐,之前你可以说了,只要能救你朋友,多少钱都愿意出,怎么现在出尔反尔?而且我这药材,那都是顶级药材,市场上就是这个价,童叟无欺!你怎么能说我抢?秦枫义愤填膺。

可是;两万块我这也没有啊。

可以刷卡,要不支付宝转账?微信?都成。

好吧。

司徒雪妥协了。

雪儿,这钱我出吧,我这里有张卡,里头的钱够用了。

叶依依将碗放下,轻轻笑道。

司徒雪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倒是,你可是出了名的富婆!两万块钱我还真的很难拿出来。

虽然她家境富裕,但父母对她的零花钱可是看得很严的。

嘿嘿,谢谢惠顾。

秦枫赶忙掏出手机,准备添加支付宝转账。

但就在这时;

咚!

破旧漏风的出租屋大门被大脚踹了开来,一群人哗啦啦的冲进来。

警察!不许动!!!

;;

盛华派出所。

秦枫一脸郁闷的坐在审讯室内,面前是一名有着鹅蛋脸的漂亮女警。

女警眉目如画,气质清冷,英姿飒爽,但那双严肃而冰冷的眼,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仿佛只要对上,就会被她一眼看穿。

旁边坐着一名男警员,手里捏着支笔,像是在备案,时而看看旁侧的警花,时而斜着眉头扫视着秦枫,一脸不屑。

姓名。警花冷冷道。

秦枫。

民族。

汉。

性别。

你看我像女的吗?

少废话!警花苏温柔一拍桌子,秋眸怒瞪着秦枫:案发之时,你跟受害人在绿明路108号干什么?

受害人?秦枫想了下,露出恍然表情:哦,你说那两个丫头啊,她们受了伤,我身为医生肯定是在给她们疗伤啊;话说回来,美女,我也是受害人啊!

啰嗦!苏温柔又拍桌子,恶狠狠道:一,你不是受害人,二,你也不是医生!

一,完全捏造,二,我要让律师处理!秦枫皱眉。

尽管他请不起律师。

请律师?哼,你若是医生,那请拿出行医资格证来!真要打官司,我们可不怕!苏温柔不屑道。

她不相信有这么年轻的医生。

这话落下,秦枫一阵沉默。

行医资格证?他就是个赤脚医生,有个毛行医资格证。

像秦枫这个年纪,顶了天就是医科学院的大一新生,真要有证,那就怪了;

第三章教官好

拿不出吧?苏温柔冷笑连连,仿佛看穿一切:根据我们的调查,被害人司徒雪与被害人叶依依被陈某、王某等社会人员醉酒闹事,叶依依小姐在与社会人员王某争执时被砍伤,我们另一个审讯小组在刚才的汇报中说,以陈某为首的社会人员称他们全是被你制服...你说说,这符合常理吗?你一个体重不超一百五十斤的人,怎么可能制服几十个手持器械的社会人员?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所以我们断定!你跟这些社会人员是一起的,目的就是演一处好戏给叶家小姐!

秦枫目瞪口呆。

这妞脑洞惊人啊!

美女,你这些都只是猜想,我是冤枉的。

还死不承认?旁边的男警员将灯打过来,对着秦枫的脸冷笑道:小子,我劝你最好乖乖把实情说出来,否则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说出实情,如果让我动了手,那就不能保证你还能像现在这么舒服!

你是想屈打成招吗?秦枫眯起了眼。

是,又怎么样?何志冷笑着,朝角落里的摄像头看了眼,摄像头竟晃晃悠悠的移到了角落处。

苏温柔见状,柳眉一蹙:何志,你想干什么?不要乱来!

小苏,你刚调到这一组来,不了解情况,对付这种硬骨头就得用些特殊手段!你在旁边看着,剩下的交给我!说罢,何志撸起袖子,朝秦枫走去。

何志!住手!你如果敢乱来!我就向大队长投诉了!苏温柔怒气冲冲的喝道。

何志身形一僵,扭过头对着苏温柔无奈道:我说苏大小姐,你这样我们办案根本没效率,如果每个嫌疑人都这样死不松口,那还怎么破案?

可你这样只会屈打成招,造成冤案!

有些贱骨头就是得屈打成招!何志冷笑。

贱骨头?

秦枫眼神渐冷。

这时,审讯室的大门被推了开来。

一个光头警察将头探了进来,面色阴沉,冲着苏温柔道:小苏,你出来!

苏温柔柳眉紧蹙,默默走了出去。

而在她离开的同一时间,另外一名高壮的男警员窜了进来。

哟!文哥来了?

何志看到来人,眼露精光,嘻嘻笑道:小子,这回你可有乐子了!

审讯室外。

副队,好端端的,为何要换我出来?苏温柔神色发紧。

小苏,你刚从警校毕业,经验短浅,很多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日后还得多向其他同志学习,这案子不用你管了,监察室那边缺人手,你先到那帮下忙。光头警察刘大龙眼神在苏温柔的身上游走一边,可一想到她的哥哥,浑身一个哆嗦,立刻将视线移开。

苏温柔也不是真的单纯,局子里的这点破事她哪能不明白?这件事情肯定不是简单的抢劫或斗殴,或许已经牵扯到了很多人的利益,只怕何志准备屈打成招也是刘大龙授意的,他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要让秦枫背黑锅。

苏温柔白皙的小手紧握成拳,银牙暗咬,眼眸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然而,可她改变不了什么。

她好恨!

可...

恨又有什么用?

这就是现实!

大队长!

这时,警局门口传来几个声音。

苏温柔娇躯一震,举目望去,却见一名身材挺拔的警员大步流星的走来。

大队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休假吗?刘大龙脸色一变,大感意外。

叶家千金被绑,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可能休假?如果让新闻媒体捕风捉影,把事情闹大,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苏千面快步走来,雷厉风行的问:怎样,审讯进展到哪一步了....咦,温柔,你也在?

苏温柔瞧见来人,连忙说道:哥...苏队!嫌犯抓到了,不过李文跟何志他们在审讯,您要不要去看看?

何志?李文?

苏千面眯起了眼,这两个可是刘大龙的王牌打手啊,专门负责处理一些刁蛮的犯人,被这两个人审讯,不死也得脱层皮,上次就闹出过事,这两家伙审讯一个中年人,硬是把嫌犯打得休克,还好医院离着近,送的及时,否则迟点可就出人命了。

刘副队,这怎么回事?你是嫌事不够大吗?苏千面眯着眼看着刘大龙。

刘大龙干笑了两声:还不是那家伙骨头贱,不肯招嘛!

凡事都得按规章制度办,你这样乱来,警局还不得乱套!你得搞明白,这不是你家!

苏千面冷哼一声,朝审讯室走去。

刘大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敢说话。

审讯室内。

李文一屁股坐在桌上,庞大的身躯就像座肉山,目光凶狠的瞪着白夜,沉声道:小子,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是不是你指使陈武、何进他们捅伤叶依依小姐的?

不是。秦枫摇头。

不知好歹!李文恼了,直接一拳头捶了过去。

但拳头刚至,一只手掌稳稳的接住了这来势汹汹的一拳。

李文怔住了,低头一看,手掌的主人竟是秦枫。

这一拳有多少斤李文心知肚明,但他不相信秦枫这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居然能稳稳的接住他这一米九三的大汉一拳!

哎呀!还敢反抗?你他妈是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了?何志双眼一睁,撸起袖子便朝秦枫冲来。

给老子拷起来!老子要把他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李文恼怒咆哮。

好嘞文哥!何志嘿嘿一笑,冲到秦枫的身后,掐住他的两只胳膊往后掰。

可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秦枫的胳膊就像铁柱一样,纹丝不动...

你小子没吃饭呐?李文骂道。

不是啊文哥,这小子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我...我掰不动啊...何志哭丧着脸。

妈的,废物,滚一边去!李文推开何志,摘下腰间的手铐,便要朝秦枫的手腕塞去。

但就在这时,秦枫手掌一扬,快的如同闪电般,猛的扇在二人的脸上。

啪啪!

二人身躯直接旋转了一圈,重重的摔在地上,头晕眼花。

你...你敢袭警?李文爬了起来,摸着火辣辣的脸,暴跳如雷。

你也配当警察?不要侮辱了这个神圣的职业!秦枫淡道,眼却冷冽的仿若要结冰。

李文没由的一阵哆嗦,只觉浑身像是掉进了冰窖里头。

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李文心头嘀咕。

好啊!你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现在你不光涉嫌绑架案,你还袭警!我一定要把你送进号子!何志暴声嘶力竭的喊。

但在这时,哐当一声。

大门被推开。

苏千面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冷冰冰道:

何志,李文,审讯结果出来了没?

可当他看到里头的情况时,立刻怔住了。

苏队!这个混蛋袭警!袭警!!

李文与何志急忙爬起来,大喊大叫,暴跳如雷。

袭警?

苏千面眉头一皱,朝那坐在灯台前的身影看去。

顷刻间。

苏千面如遭雷击,僵住不动。

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不得了的画面。

出去,这个人交给我!

好一会儿,他深吸了口气,严肃说道。

苏队,这人...

滚!

苏千面怒喝,如同雷霆。

二人吓了一跳,满头雾水。

难道说...苏队要亲自处理这个人?

二人面面相觑,皆读懂对方意思。

小子,你完了!

李文瞪了眼秦枫,冷笑着离开。

苏千面将大门关上,看了眼撇到一边的摄像头。

他竭力的呼吸着,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脏、澎湃的血液。

没看错!

是他!

没有错!

苏千面激动的思绪,良久,人才稳了过来。

他三步上前,对着坐在灯台前的少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教官好!

第四章我跟他们谈谈

苏千面的内心异常激动,他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当看清这个人后,苏千面知道自己没有看错!

是他!

那个被称为手握判官笔、生死簿的人!

那个给了自己第二条命的人!

苏千面的眼神极为炽热,仿佛要把秦枫吞下去。

秦枫苦涩一笑,内心尽是无奈。

没想到躲到这种地方,还是碰到了熟人。

是千面啊,没想到你分到了盛华市来了,许久不见,你的腿没大碍了吧?秦枫淡道。

多谢教官关心,我的腿完全恢复了,甚至比断之前更利索了!6苏千面眼眶有些发红,竭力压抑激动的情绪道:教官,如果没有你,我可能这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我这条命,是你给的!还有狗子,阿强他们...十几号弟兄,都是你给的第二条命啊...

一个热血男儿,一个铁血军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保家卫国,为国家为人民征战四方。

苏千面从小的愿望就是当兵,为此他十六岁就进了部队,凭借着自己的满腔热血与努力,很快冲进了特种作战部队的行列。

而这支特种作战部队的教官,就是秦枫。

秦枫只在这支部队呆了一个星期。

仅仅一个星期,就让从各个军区挑选出来的精锐心悦诚服。

而后在一次特殊的国外雇佣兵侵境战中,苏千面不慎踩中地雷,被炸断了双腿,大腿根部完全撕裂,所有医院的医生都束手无策,无法医治,给苏千面判处了'死刑'。

下半辈子陪他度过的,只能坐轮椅。

那段日子,是苏千面人生最昏暗痛苦的。在被敌人包围走投无路之时,他都没想过自杀,可坐在轮椅上后,这个念头侵占了他的思维。

但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秦枫出现了。

我的腿,是教官给的,我的命,也是教官给的!

苏千面早在心中立下誓言,这辈子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报答教官。

保家卫国而受伤的人,我就算倾尽全力,也会去救他们。

秦枫认真说道。

这是他的原则。

能请动他出手的人不多,但只要是这个原因,他必定出手。

教官,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千面连续深呼吸,平复澎湃的心情,小心问道:是不是上面下达了什么任务?

自教官离开特种作战小队后,就再无消息,只知晓他被调去了某个顶尖而神秘的作战组织。

上面没有下达什么任务,而是我退伍了。秦枫道。

什么?苏千面愣了。

秦枫才多大?

而且以他的能力,怎么会这么快退伍?

见秦枫不愿多少,苏千面也未详问。

这段时间我会待在盛华市,千面,关于我的踪迹,不要泄露出去,让我安安静静的在这待上一年,有什么事情,一年以后再说。

秦枫说道,嗓音却变得沙哑起来,那双清澈无比的瞳仁深处,有寒光频频闪过。

是!苏千面会意,挺直腰板做了个军礼。

审讯室外。

头,苏队怎么来了?有他干预,这事怕是不好办了!

李文将刘大龙拉到一旁,瞅了眼不远处的火辣警花苏温柔,压低嗓音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苏家人就喜欢多管闲事!刘大龙脸色阴沉沉的,心里也不痛快。

其实李文跟刘大龙早就知道那二十几个大汉的身份,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金龙帮的成员,老大王金龙盘踞盛华多年,各路关系错综复杂,动了他的人,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些人无缘无故要绑叶依依,八成是受王金龙指使,有王金龙在,拿这些打手肯定是没辙了。

可这边不好对付,叶虎就好惹吗?

刘大龙左右为难,于是打算将一切罪责全部推倒秦枫身上,让他成为这头替罪羊给自己背锅。

可万万没想到,本以为能这样蒙混过关,却被已经休了假的苏千面搅和了。

头,如果苏队放了那小子,那这案子咱们怎么处理?旁边的何志压低嗓音问。

怎么处理?我怎么知道?他都插手了,那就跟我没关系了!刘大龙冷冷道:好好假期不休,非要跑来和稀泥,等他出来,我就把这烂摊子丢给他!让他舒服舒服。

二人相视一笑。

哐当。

门被打了开来。

经过调查,这位秦枫先生并无涉案可能,事实上他也是被害人,所以与本案无关。

苏千面严肃说道。

苏队说他与本案无关,那就无关吧,不过也劳烦苏队去审问下那些涉及持械伤人的家伙,您把这人放了,线索断了,接下来的案情我们很难进行啊。刘大龙耸耸肩道。

苏千面眉头一皱,哪能听不出这其中的意思。

我知道了,接下来的案子交给我好了,你负责配合我。

呵呵,那是自然!苏队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刘大龙轻笑一声,眼里闪烁得意之色。

这可是烫手的山芋啊,现在有人抢着要,他哪能不高兴?

带我去见那几个嫌疑人吧。

好!苏队这边请!李文跟何志赶忙在前头引路,几人眼里露着戏谑,皆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秦枫看了眼苏千面,沉吟会儿,开口说道:我也想见一见那几个持械斗殴的社会人员,不知警官能否批准?

批准什么?你可以回家了,警局可不是你家,快点走!刘大龙皱眉道。

秦枫先生是有什么线索提供吗?苏千面可不管刘大龙,赶忙问道。

毕竟我当时也在现场,知道一点。

那太好了,那秦先生跟我们过去看看吧。苏千面双眼发亮。

刘大龙神情一恼,将怒火憋下。

另一头的屋子里,二十余个大汉全部挤在一堆,正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吹牛皮。

瞧见有人过来,一个个仰着脖子吹着口哨。

哟?又来了?

不知道这回又要问谁了!

管他呢,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同志!我是冤枉的!

嚷嚷声传开,夹杂着几记笑声。

苏千面神色一冷,走了过去瞪着这些家伙。

他的眼神极具威慑力,一些人心生惧意,忍不住缩了缩脑袋,不敢再出声,但几个光头肥脑的家伙可不怕,反眼瞪回去。

把他们几个都带出来!我要好好问话!

苏千面指着那几人,沉声说道。

苏队,没用的,这些就是无赖,再怎么问他们也不会招。旁边的何志提醒道。

苏千面眉宇一沉。

苏队,我早说了这事没这么好解决,你把他放了,我们可就没突破口了,这些人说白了就是些混混,哪能指望从他们嘴缝里撬些东西?李文连连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

但说归说,他眼里的嘲弄可丝毫不减。

同志,还要不要问话了?

看苏千面一言不发,那几个大汉立刻嚣叫起来。

苏千面的神情愈发凝肃冰冷了。

刘大龙嘴角含笑,戏谑的看着苏千面。

这帮无赖根本对付不了,他们在这挨的打越多,金龙帮给他们的补贴就越多,有金龙帮撑着,只要不死,他们什么都不怕。

你们这群无耻之徒!

苏温柔气的一脚狠狠的揣在门上。

苏千面见状,赶忙把苏温柔拉过来,他知道再继续下去,自己这个妹妹可就要失控了。

场面变得极度尴尬。

刘大龙、李文等人全程看戏。

苏千面沉眉思绪,苦思对策。

就在这时,秦枫压低嗓音对苏千面道。

让他们先出去,我跟这些人单独谈谈。

第五章赶紧给钱

苏千面愣了,像是想到什么,赶忙点头,挥手道:所有人都出去!

刘大龙愕然:苏队,这...

都出去,这是命令!苏千面态度强硬。

众人满头雾水的走出去。

苏温柔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却发现苏千面将钥匙递给秦枫,随后把身后的门给带上。

顿时苏温柔目瞪口呆:大哥这是做什么?

不该问的别问。

苏千面压低嗓音道。

苏温柔微微一愣。

她虽然刚入职,但却十分佩服自己的哥哥。哥哥办事,一向公正严明,从不搞什么小动作。

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里头突然响起了几记诡异的声音。

苏温柔神经一紧,赶忙贴近了一听。

那边的刘大龙几人也一脸的好奇。

然而这声音持续了没多久,门突然打了开来。

苏温柔等人皆是一愣。

但看秦枫面露笑容,说道:恭喜恭喜,苏队长,恭喜您破案了。

破案?

对,嫌疑人李大力、洪强、张大标、万海等人已经承认了自己参与绑架叶家小姐的案件当中,不仅如此,他们还对自己曾犯的抢劫、斗殴、猥亵母猪等事供认不讳,苏队长,您可以依法逮捕了。

秦枫面带微笑的说道。

你在放什么狗屁!你是不是疯了?

苏队,这个家伙就是个白痴,我看得好好教训教训一下才是!

那边的李文与何志忍不住叫骂道,刘大龙冷笑连连。

你的手下就这种素养吗?秦枫扫了眼这二人。

立刻向秦先生道歉!苏千面冷道。

苏队...

快!苏千面面目狰狞,仿佛要吃人一样。

二人吓了一跳,从未见过苏千面如此模样。

对不起。二人咬着牙低声道。

秦枫看也不看二人,挥了挥手: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其他的就交给你们吧。

说完,秦枫径直离开。

秦先生,我送你!

苏千面赶忙跟上去。

正事要紧,快去处理吧。

秦枫回绝。

苏千面也不强求,带着忐忑的心,众人走了进去。

然而刚刚踏入,一阵哭爹喊娘声传来。

同志,逮捕我吧,我有罪!!我不是人!

同志,我猥亵母猪,我禽兽不如,我是畜生,逮捕我吧!

都是我干的,我这种人活着就是累赘!我忏悔,我有罪!

声音错落不绝,凄惨至极。

苏千面、苏温柔、刘大龙等人呆滞的看着。

二十几个大汉一起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何等壮观...

这是怎么回事?刘大龙呐道。

你们...都疯了吗?

李文、何志也傻眼了。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就是教官的手段。

苏千面深吸了口气,遥想着在部队里那些关于教官的传说,体内顷刻热血沸腾。

黄泉,君王!

.....

盛华一中,盛华市最大的高校,也是升学率最高的高中。作为全市有名的高中,盛华一中的招生标准极为严格,能进入这所学校的不是顶尖学霸,就是家财万贯的富家子弟。

高三九班。

叶依依大病初愈,蹒跚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白皙的小手托着腮帮子,望着窗外,渐渐出神。

班上的男同学频频侧目,不禁痴了。

小依依。

一记轻柔的坏笑声传来,接着是一股令人酥麻的吹气声钻入耳内。

啊?叶依依娇躯一颤,扭过头去,正对上一张精致的瓜子脸。

小雪,是你啊...叶依依拍了拍小胸脯,呼了口气:吓死我了。

嘻嘻,看你心不在焉的,怎么,在想哪个男人?司徒雪凑近了,在叶依依那精致的小脸上啄了一口。

去去去,你才想男人呢!叶依依哼了一声,旋儿一叹:我只是在担心...上次那个救我们的小中医。

哦?你是说路边摆摊儿的那个?司徒雪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笑道:那小中医长得蛮帅的,而且医术又好,你是不知道,你被送到医院时那些医生的表情,都说你这种情况本来是没有生还的可能,后来人民医院的张主任给你检查了下,说你小腹处的伤口被一股气封住了。

气?

对啊,张主任学过点中医,说为你止血的就是中医里面的气,但深问几下,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估计肯定是那小中医弄的。司徒雪小脸严肃。

哪有那么神奇啊,你以为是拍电视剧吗?叶依依白了她一眼,又忧心忡忡道:也不知道那小中医现在怎样了,当初我爸保释时,我求过他,可他死活不同意,还说警方调查到那小中医跟那帮人是一伙的...小雪...待会儿我们下了课去问问怎样?他毕竟救过我们的命啊。

司徒雪闻声,默默点头:好吧,下了课我们去看看,但愿他没事吧。

上课铃响。

一名身材婀娜的女子迈着稳重的步伐走了进来。

女子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她秀美的娥眉淡淡蹙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细致的脸蛋上挂着一股书卷气息,让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清幽淡雅的知性美。

女子一进来,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男生们的目光不再只盯着叶依依与司徒雪这两位校花级美女,而是开始分兵作战,朝那站在讲台上的美女望去。

萧静舞,刚刚分配到盛华一中的女神级教师,据说她到来的当天就轰动了整个校园,那比明星还要高上一筹的颜值配上绝无仅有的气质,令她在第二天收到了来自各个年级的未署名情书,甚至连一些已婚男老师都偷偷行动。

不过萧静舞不为所动,很是熟练的将所有情书全部塞入垃圾桶。

萧老师好漂亮啊。

是啊,听说她还没有结婚呢。

几个细碎的声音响起。

萧静舞好看的柳眉微微一蹙,咳嗽了下,教师再度鸦雀无声。

各位同学,老师在这里宣布一件事,从今天起,我们高三九班又将多出一份子,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学。

说完,教室里响起啪啪啪的声音。

一个高挑颇瘦的身影走了进来。

来人肤色苍白,五官俊秀,剑眉星目,帅气之中透着些秀气。

坐在前排的叶依依见状,顿时瞳孔涨大。

是他?

司徒雪也大吃一惊!

请做下自我介绍吧。萧老师笑道。

大家好,我叫秦枫,请多指教。

秦枫微微一笑,便没有说话。

就介绍完了?萧静舞愣了下:不介绍下你的兴趣爱好,有何特长吗?

老师,这是相亲吗?秦枫反问。

萧静舞脸泛尴尬,咳嗽一声:好吧秦枫同学,你先暂时坐在第四组最后一排吧,等下星期班会课再调整座位。

秦枫点头,默默的坐在位置上。

希望大家跟新来的同学好好相处。萧静舞说完,便走出教室,戴着老花眼镜的数学老师这才姗姗而来。

而同一时间,整个教室瞬间炸开了锅。

我去,转学生啊!好高冷!

不过是个帅哥,我喜欢!

学生们沸腾起来,一双双眼睛全部注视着第四组最后一排,直到讲台上的老头狠狠的拍击了几下桌子,教室才安静下来。

尽管在上课,秦枫依然感受到了好几双目光在盯着自己。

但他浑然不理,闭起眼,微微吸了口气。

盛华一中...我到了,我会履行我们的约定的...

秦枫眼神凝了起来,一缕坚定在瞳孔中闪烁。

一节课过的很快,转眼间下课铃声响起。

而当数学老头走出教室的一刹那,前排的叶依依立刻起身,朝秦枫这走来。

教室里无数双目光齐刷刷的朝她望来。

秦枫同学,你好啊。叶依依微笑道,我见犹怜。

是你?

秦枫认出来人,双眼一睁,立刻伸手愤怒道:真是冤家路窄啊,你们还欠我钱没给呢!赶紧给钱!

....

叶依依小脸一怔,一时语塞。

《救个校花当老婆》已经完结啦,想继续阅读完整版小说的书友只要关注回复小说名《救个校花当老婆》即可进入阅读,欢迎关注我们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