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苏念君周勋小说-半生飘摇念君柔完整版阅读

2019-10-01 19:12:56来源:zzy作者:芒果千层

《半生飘摇念君柔》完整版阅读是由作者芒果千层最新所创,苏念君周勋是主角,文章内容感人肺腑,扣人心弦,实力推荐。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母亲葬礼上,家产被抢走,一时间她失去了亲情和友情。不管是母亲的遗产,还是公司,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她捏着拳头,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矜贵而冷傲,想要报仇吗?我可以帮你!你想要什么?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个你。

苏念君周勋小说-半生飘摇念君柔完整版阅读

半生飘摇念君柔最新章节预览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第010章 周先生忙得很

我戒备地盯住她。

龚珊双手抱胸,得意地挑眉,道:苏念君,没想到吧,才过一天,我们就见面了。”

我没说话。

龚珊冷笑:贱人,你把我妈和我弟弄进监狱,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道:是他们先动手的,那是你们罪有应得。”

龚珊呸了一声,恶狠狠道:你算什么东西,就是把你打死了,也是你活该!小瑞的主意不错,就该把你送去做妓女,看你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充当大小姐!”

我不想和她逞口舌之争,她恨我入骨,我对她也只有仇恨,争来争去也只是增加彼此的恶感。

但我不能不提防她。

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显然不可能仅仅是来炫耀一番。

再看看她身后那群虎视眈眈的保镖,我就更警惕了。

我暗暗思索,如果她对我动手,我该怎么应对。

就算我学过散打,要对付这么多保镖,也还是有些困难。

龚珊脸上突然扬起笑,睨着我,道:你看着吧,我妈和我弟肯定没事。倒是你,马上要倒霉了呢……”

她故意拖长尾音,一脸的挑衅。

我皱了皱眉。

她笑眯眯道:听说你今天打算回帝都的,怎么没走?”

我盯着她,没作声。

她斜着眼角看我,嘻嘻笑道:哦,对了,你有精神病,被退学了。”

这副嘴脸要多丑陋有多丑陋。

苏石岩做事从来都是简单粗暴的手段,不太可能想得到用精神病逼迫我退学,肯定都是她的主意。

龚珊冷哼一声,道:高中同学都看不起我,尤其在你考上帝都大学后,他们都在背地里骂我。现在我就想让他们看看,一个精神病人,还读什么大学,赶紧被关去精神病院才是!”

她表情突然变得扭曲。

我心里生出一丝不安。

她心肠向来狠毒,大晚上找到我,明显是要对我下手……

我眯起眼,道:你想做什么?”

龚珊嘴角依旧勾着笑,只是那笑怎么看都带着恶毒:你害我和石头哥哥被关押,害我妈和我弟进监狱,我要让你尝尝同样的滋味!”

我道:你这是恶人先告状,你可别忘了,是你插足我爸妈的婚姻,逼迫我妈跳楼。说到底,是你自己造的孽……”

龚珊狰狞着脸,恶狠狠地打断我:闭嘴!谁叫你妈一直拖着不离婚,石头哥哥早就不爱她了,她死皮赖脸缠着不放,死了活该!”

我用力捏紧拳头。

她还在叫嚣:她是自己跳楼的,关我什么事!不过她死得好,也免得我天天诅咒她!”

我不由自主地往前几步,停在她跟前,冷冷地道:你再说一遍?”

龚珊笑得好不猖狂:我有什么不敢说的,你妈就是个老不死的,她自杀死了,我不知道多痛快!”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里涌。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人。

我妈都不在了,却依旧被她如此仇视。

可我妈生前并没有亏待过她。

她也不怕遭报应!

我忍无可忍,抬起手,一巴掌煽过去:你怎么不去死!”

龚珊大约是没料到我会动手,来不及躲闪,被我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

她捂着脸,冷冷盯住我,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我毫不示弱地回瞪她。

只不过我心里在打鼓,她带了这么多保镖,如果她动怒,吃亏的还是我。

我刚刚……不该冲动的。

可她口口声声都在咒骂我妈,我想谁遇到这种情况,都没法容忍吧。

龚珊果然吩咐保镖道:把她绑起来!”

我有点焦急,暗中拨了物业的电话。

但我也没报什么希望,现在已经是晚上,物业只有值班的,不知道能不能引起他们的重视。

保镖听见命令,全部围上来。

我一步步往后退。

虽说我身手还算不错,可要对付十来个大汉,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也顾不得多想,直接往门口跑去。

可惜那几个保镖似乎早就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把门堵住了。

我暗暗思索着对策,一边和他们交手。

毕竟是专业保镖,个个都很厉害,很快我就被制伏在地上。

我很清楚,自己得赶紧想办法逃脱才行,否则龚珊肯定不会放过我。

偏偏我家在二十六楼,想跳窗都没办法。

龚珊走过来,一脚踢在我腿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我,嘲讽道:你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我痛得直打哆嗦,咬着牙龈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龚珊大笑:当然是要你死!”

我瞪大眼睛,难道她真的要赶尽杀绝?

以她阴毒的性子,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杀了我,也不是不可能。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我知道你在开玩笑,我怎么说都是苏石岩的女儿,你难道愿意让大家指着苏石岩的鼻子骂他杀妻害女?而且我外公也有不少亲信,要是知道你把我害死了,他们肯定会跟苏石岩打官司,到时候你跟苏石岩都别想得到我外公的家产!”

听我提起财产,龚珊果真迟疑了一下。

但随即她就轻蔑地冲我笑了一声:石头哥哥早就把你外公那些狗腿子给踢出公司了,有几个还进了监狱,你以为我会害怕?”

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

原来苏石岩早就对我外公的亲信下手了,难怪他会肆无忌惮地鲸吞我外公的产业,还敢伪造我是精神病人。

可笑的是,我还在幻想着报仇雪恨,夺回外公的东西。

就像我在考上帝都大学后,一心投入到学业里,很少顾及家里的情况。

因为我总想着,我妈就算是为了我,也会慢慢振作起来。

可事实却是,我妈被逼到了绝境,跳楼自杀。

对我来说,一切都措手不及。

但仔细回想,这些都是有征兆的,比如我妈在自杀前的几个月,不再歇斯底里,反而很平静地关心我的生活,那时候我以为她是想通了,实际上呢,她只是做好了永远离开的准备……

是我太过天真,才会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所有的事都来得及,以为自己足够强大。

我静静地望着龚珊。

她恨我,肯定早就想对我下毒手。

我脑袋飞快地转动,道:你别忘了,我背后还有周叔叔……你敢动我试试,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提到周勋,龚珊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她像是嫉妒,又像是恐惧,咬牙切齿道:周先生忙得很,哪有时间和精力来管你,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我道:他之前有多维护我,你是亲眼见过的,你真的不怕他生气吗?”

龚珊眯起眼睛,似乎有所忌惮。

但没多久,她便勾起嘴角,道:周先生回帝都了,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到时候无凭无据的,他能把我怎么样。”

我一怔。

原来周勋今天也回帝都吗?

可早上分别时,他并没有透露他的行踪,更没有提出同行。

第011章 良心呢?

我不由苦笑。

对他而言,我不过是一个故友的女儿。

更何况我妈跟他的交情也只有那么深。

他对我隐瞒行踪也是正常的。

只是此时此刻,少了他的震慑力,龚珊一定无所顾忌。

我该怎么?

龚珊得意洋洋地弯下腰,抬手就朝我抽了两巴掌:刚刚你打我一巴掌,我现在还你两巴掌,你知道我这个人最记仇,必须加倍奉还才行。”

我被保镖压制着,根本躲不开,只能任由她抽在脸上。

龚珊打完了,大概是心气顺了,慢悠悠地坐进沙发里,翘起二郎腿。

她抚摸着肚子,趾高气昂地盯着我,道:苏念君,从前你看不起我,现在你却被我踩在脚底,以后我的儿子还会继承你外公的家产……怎么样,你是不是很痛苦,恨不得杀了我?”

我惊讶地对上她充满仇恨的目光。

那时候她还没暴露本性,表面上看,她学习好,脾气也好,我很喜欢她的不卑不亢,这才带她回家……

结果在她眼里,我却是看不起她?

她狠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妈都是一个德性,你们对我好,不过是把我当成一只可怜的狗,想让我成为你的陪衬……你们是不是觉得,给我买几件衣服,交个学费,我就会感恩戴德?做梦吧!我只会觉得恶心,你们都是道貌岸然的畜生,虚伪透顶……”

我忍不住打断她,道:我从来没有看轻过你,也从来没想过要让你成为我的陪衬。”

当初我和我妈确实是因为喜欢她,才对她好。

如果她以为我们是看不起她,她完全可以提出来。

可我记得,那时候她压根就没表露出任何不满,反而毫无障碍地接受了,甚至把我的东西当成是她的,理所当然地拿去用。

或许我真的没有看透过她。

但不管怎样,她享受着我妈给她的东西,反过来却骂我妈是畜生,我实在看不出她有多委屈。

我妈那样善良的人,这几年却一直受着她的气,最终导致跳楼。

她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我真的想不通,她的良心去哪里了。

午夜梦回时,她难道就不怕被鬼差找上门?

龚珊斜着眼角,用高高在上的语气,道:我要的东西,我自己能抢过来,不用你们施舍。”

她或许以为自己这句话又霸道又帅气。

我却只觉得她可笑至极。

她所谓的抢过来,就是当小三插足别人的婚姻,把我妈害死,再来谋害我?

如此不折手段,她却当成骄傲。

我忍不住嘲讽一笑。

龚珊可能是看出我在笑话她,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直接朝我的脑袋砸过来:贱人,你笑什么笑!你妈自己没本事看住男人,你爸他就是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你把所有的错都怪在我头上,真当我好欺负吗!”

我偏头躲过了遥控器,心里生起一股悲怆。

当然不能只怪她。

她勾引苏石岩,确实是错。

可如果不是我把她引到家里,她又怎么会有机会爬床。

说到底,是我识人不清。

但我妈何其无辜,她那么爱苏石岩,当初苏石岩只是一个乡下穷小子,我外公却是花临有名的富豪,我妈苦苦哀求,我外公又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终究是疼她的,这才同意他们结婚。

结果我妈的一心一意,换来的却是苏石岩的背叛。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难言的愤懑。

我妈这一生,没害过任何人,温柔善良地对待这个世界,可到头来她得到了什么?

——外公的家业没守住,她自己跳楼自杀,而我此刻正被龚珊抓着羞辱。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这个世间真的是恶人当道吗?

龚珊还在气焰嚣张地吓唬我:你猜猜,我到底会不会杀了你?”

我垂下眼睑,没搭理她。

她咯咯地笑着:你放心,虽然我恨不得你去死,但我现在还不想要你的命,我要留着你,慢慢地折磨你,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听着她像魔鬼一般的笑声,我心底没来由地冒出阵阵寒意。

她肯定想了许多方法来折磨我……

就听她阴笑道:你得了精神病,我今天就把你送到乐山,以后你就待在里面,我一定会请人好好地照顾你。”

乐山是花临最有名的精神病院。

龚珊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她所谓的照顾,不用想也知道是折腾我的手段。

如果我被关起来,那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我又急又恨,没忍住,厉声道:我有没有得病,你心里很清楚,你跟苏石岩丧尽天良,就不怕得报应吗?!”

龚珊嗤笑:我怕什么,反正不该做的我都做了,也不差这一件。”

我顿时哑然。

确实,她能把我妈气死,把我送去精神病院又算得了什么。

龚珊这时候露出了她的真面目,扭曲着脸,大笑道:你让我进监狱,我就让你进精神病院,那里面比监狱可怕多了,听说有些病人动不动就打人……我要让你日日夜夜经受折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要让你看着我跟石头哥哥结婚,看着我的孩子继承你本该得到的东西。”

我冷冷地盯着她。

比起直接杀了我,这种方式果然更让我难堪。

我不禁握紧了拳头,难道就这么束手就擒,让她得逞吗?

龚珊站起来,缓缓走到我跟前,微笑道:不过在送你去精神病院前,我还要做一件事。”

保镖揪着我的头发,迫使我抬起头来。

我对上龚珊的视线。

她眼里透着阴狠和怨毒。

我心头一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便抬起脚,用细尖的高跟踩在我的手指上,狠狠地碾压。

细跟几乎穿过我手指的骨头,鲜红的血淌满了我的双手,我痛得五脏六腑都揪起来了,浑身在痉挛。

我的脑袋昏昏沉沉,仿佛下一刻就会晕过去。

龚珊在我耳边娇笑道:所有人都在夸你考上帝都大学的医学院,夸你有出息,现在我就废了你的手,看你以后还怎么当医生,怎么做手术……”

我眼泪刷地一下掉落下来。

当医生是我的梦想,如果我的手废了,我的梦想也就没了……

我哭着喊道:龚珊,你不能这么对我,看在我曾经把你当好朋友的份上,你放过我吧……”

龚珊再次狠狠地碾压我的手指,笑嘻嘻道:你不是很有骨气吗,你不是恨我吗,这时候求着我,你不觉得恶心?”

我痛得意识都快模糊了,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失去我的手。

所以我趴在地上,拼命摇着头:求你,放过我吧……”

龚珊蹲下来,抬起我的下巴,道:那你学几声狗叫,学得好,我就考虑放了你。”

透过泪眼,我看到她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

第012章 这不像精神病院,更像是一幢鬼屋

真的要学狗叫吗?

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可如果……不按照龚珊的要求去做,我的手估计真的会被她废掉。

我咬着唇角,一时犹豫不决。

龚珊满脸嘲讽地盯着我,那眼里有厌恶,有仇恨,有怨毒……

我忽然意识到,即使我学了狗叫,她肯定也不会放过我。

她不过就是想侮辱我,耍着我玩。

或许是见我久久都没有动作,龚珊不耐烦地皱眉,一脚踩在我的指头上,怒骂道:贱人,去死吧!”

我痛得牙齿发颤。

她尤不解气,用脚跟更狠地碾压我的手指头。

我紧紧咬着牙齿,可还是抵挡不住那股钻心的痛。

简直痛入骨髓,我脑袋不知怎么,也昏昏沉沉。

可能是伤到神经了……

我痛得浑身发寒。

可比起身理上的疼痛,我心中的恐惧更甚,我怕我的双手真的断掉。

在极度的恐慌中,我渐渐失去了知觉。

在晕过去之前,我隐约听见龚珊在指挥保镖:把她扔到车上。”

……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车上。

我被保镖扣押着,就像是被送去行刑的罪犯。

现在应该是开去乐山吧。

比起被当成精神病,我更在意的是我的手。

手指的筋骨已经断了,没被包扎,伤口就那么露在外面,一直流着血。

这双手,以后还能用吗?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任由眼泪流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往窗外望去。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高大的围墙后面是一片像度假山庄的建筑。

这里应就是乐山了。

乐山是花临人闻之色变的地方,一般人是不会来这里的。

我从前也没来过。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座牢不可破的监狱。

而现在,我被苏石岩和龚珊强制关进来。

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大门被打开,车子开进去,经过几个弯道,终于停在一幢房子前。

房子外面黑黢黢的,只有漆黑的树影偶尔随风摇动,就像是鬼影子,看着可怖极了。

更可怕的是,大厅里亮着惨白的灯光,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脑袋里闪过恐怖片里的场景,心里有点打鼓。

好在我是学医的,大一上学期开始就和大体老师打交道,有时候大晚上做实验,一个人跟大体老师待在一起,也算是训练出胆子了。

其实比起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

所以我更怕龚珊,她是我在这世界上见过的最恶毒的女人。

这次她没有亲自来,我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是什么,可我敢肯定,她必然已经交待保镖折磨我。

保镖推搡着我,下了车。

我被押着进了那幢可怕的房子,走廊上依旧只有惨白的灯光,偶尔能听见两旁的房间里传来各种嘶吼尖叫,在空寂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这不像精神病院,更像是一幢鬼屋。

最后抵达走廊的尽头,我被推进了一间封闭的屋子,四面都是墙壁,只有一扇小窗户,房间里没开灯,一片漆黑。

我听见其中一个保镖道:好好看着,别让她跑了。”

其他人都应了好。

对方又道:龚小姐的意思,每隔几个小时就打她一顿,让她受点教训,但不能让她死了,要慢慢地折磨她,你们注意点分寸。”

我听得心头发冷。

龚珊果然在变着法子磋磨我。

看来她不单单是想让我的手报废。

我更深层次地见识到了她的恶毒。

可我此时也想不到办法来摆脱。

我的十根手指头都肿了,即使不碰,也痛得我脑袋发昏。

更何况这间屋子只有一个小窗户,外面还有人看守,我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等渐渐适应了屋里的黑暗,我慢慢地摸索,发现这是一间空屋子,没有任何家具。

我靠着墙,坐在冰冷的地上,默默地想着对策。

后来实在是撑不住,竟然就这样昏睡过去了。

半夜却被冷水泼醒。

原本初夏的夜里就有些冷,再被冷水一浇,我一下子惊醒过来。

我打着寒战,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拖拽了几米远。

接着就感觉有人一脚踩下来,正好踩在我没有被包扎的手指头上。

我痛得尖叫出声。

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原来之前在走廊上听见的嘶吼声是这么来的。

我死死咬着牙齿,不想让自己变成只知道吼叫的疯子。

可是不行,太痛了,痛得我五脏六腑都在扭曲。

我鼻涕眼泪一起流,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最终痛得晕了过去。

……

等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温暖的床上,有明亮的日光透过白色窗帘照进来。

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在乐山的精神病院!

可这是哪里?!

我慌乱地坐起来,看到自己的手指头竟然已经被包扎过了。

药水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虽然还有些刺痛,但药水很清凉,让我感到很舒服。

这让我诧异极了。

再看我的衣服,也被换过了,之前的衣服上都是鞋印,还有血迹,现在却换了一套白色睡衣。

我打量了下房间的布置,很是清雅,床头柜上竟然还有一束百合,是我最喜欢的花。

这实在太诡异了。

总不可能是龚珊大发慈悲放过了我。

那我是在做梦吗?

我搞不清楚状况,坐在床头发懵。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两个女孩子走进来,一个甜美,一个清纯。

甜美的女孩子冲我微笑道:苏小姐,您醒了,我来给您换药。”

两人手脚麻利,动作轻柔地给我的手指头上药。

我回过神来,低声问道:请问……这是哪?”

一开口,我发现自己嗓子都哑了,应该是昨天夜里哭太多的缘故。

清纯的女孩子立刻给我倒了杯温开水,还很体贴地递到我嘴边。

这样的细致周到,让我有些不适应,更让我狐疑,为什么她们对我这样好?

甜美女孩笑着回答我道:这里是周家,您只管好好养伤,有什么事吩咐我们一声就行。”

周家……难道是周勋家里?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问道:是周勋……叔叔的家吗?”

毕竟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他会帮我,也只有他有这样的本事,能将我救出来。

不过,他不是回帝都了吗?

怎么会知道我被龚珊抓了起来,还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半生飘摇念君柔》已经全部完结,想继续查看完本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半生飘摇念君柔》即可查看阅读哦!

上一篇: 周江叶紫月小说-至强富豪完整版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