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林墨沐晴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市之奇门玄医林墨 在线阅读

2019-09-21 15:44:50来源:SC作者:林墨

最新都市异能小说都市之奇门玄医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林墨沐晴羽,是作者林墨 最新佳作,都市之奇门玄医林墨 在线阅读精彩预览:小小中医下山寻婚,一着不慎堕入花都,从此以后便开启开挂人生,清纯校花,性感御姐,冷艳警花,妩媚打女纷至沓来且看林墨如何龙潜花都,一手针法救世人,一手符箓渡恶鬼外加一个小福利,不慎开启黄金瞳

林墨沐晴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市之奇门玄医林墨 在线阅读

都市之奇门玄医精彩内容全文在线阅读

016:掐丝珐琅彩菩萨像

第十六章:掐丝珐琅彩菩萨像

让一下,我是医生。”林墨一边说着一边拨开众人。

他看了那老头一眼就知道是癫痫无疑,于是就从随身携带的针包之中抽出五枚银针,按照老头的穴位以此扎了下去。

癫痫只是普通的病症,根本用不到五行针法,所以林墨只是将五根银针在老头穴位之中轻捻,不多时,那老头就恢复了过来。

老头恢复之后,一股功德之力顿时又汇入了识海之中。忽然,林墨只听得识海之中传来一阵阵爆炸的声音,好像是要沸腾了一样,而眼前也是一阵白光,逼的他只好紧紧的闭上雅静,但是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等林墨再睁开眼睛,他忽然发现周围的世界好像清晰了不少,此刻的他就如同戴了一副放大镜一样,周围一些细微的东西都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周围人的小声嘀咕的声音,他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难道是;;识海升级了,想到这里,林墨顿时一阵激动。因为《太古玄医经》里面有所记载,只要通过不停的炼体和汇聚功德之力,识海就会升级,而整个人的状态也会提升,此刻的他,应该已经达到了武者境人级的中期。

想到这里,林墨就觉得一阵欣喜,没想到自己进步竟然如此之快。

抬眼向前望去,他就看到那些古董全都闪烁着一丝星光,犹如漫天的银河一般,闪的他有些眼疼。

他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往别处看去的时候,那些古董的光芒竟然是黯淡了不少,此刻,在林墨的眼中,这些古董全都闪烁着光芒,只是有的比较强烈,而有的比较暗淡,这是为何?

林墨这样想着,又朝老板摆在外面货架上的一些工艺品看了一眼,那些工艺品一看就是近十几年才用机器制造出来的,所以老板才敢将它们放在外面来冲门面。

而当林墨看向那些现代的工艺品之时,他发现那些工艺品别说光芒黯淡了,就连一点光芒都没有。这是什么原因,林墨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古董,脑子一边飞速的旋转着。

难道是;;林墨忽然之间恍然大悟,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那些越靠近里面货架上面的古董年份越久远,也就越珍贵,所以光芒也就越亮,而越靠近门口的货架之上的古董年代越近,也就越不值钱,所以光芒才会比较暗淡。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识海升级竟然还能带来这种意想不到的福利,林墨不禁一阵啧啧称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随便在路边摊上溜达一圈下来,岂不是就成了富贵于我如浮云了,捡漏淘宝简直无所不能啊。

但是等到林墨再次抬眼看向那些古董的时候,他就忽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吓得他连忙慢慢蹲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才恢复了过来,再次看向那些古董的时候,发现那些古董的光芒全都黯淡了不少。

看来这个能力还是有限制的,不能一时使用太多,要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

骗子,你这个大骗子,还我钱,快还我的钱。”

没想到这老头一醒过来,口中就骂了起来,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来的及对林墨说就起身扑到了柜台上,指着一个中年男子大声喊道:你这个骗子,快还我的钱。”

林墨瞥了那男人一眼,发现那男人五十多岁,身体有些发福,一副圆框的眼睛挂在鼻子上有些滑稽,身上穿着一套长衫,颇有一种晚清民国的穿衣风范,他这造型就差一顶瓜皮帽,就可以直接去清宫剧里面客串掌柜的了。

哎,你这老头,这里写的什么,看见了嘛,古玩出手,概不退还。古玩行的规矩都不懂,还来玩什么古董啊。”老板丝毫不理会老头的折腾,摆手让他赶紧滚。

在周围人的小声议论之中,林墨才了解到,原来这老头的女儿重病住院,女婿得知之后直接跑路,而老头也付不起女儿的医疗费用,于是就想到了这里的古董一条街,心想来这儿赌一把。

于是他就心一横,拿着家里仅剩的一些积蓄,来到这宝古斋选品,最终选了一尊青花瓷观音,在这买的时候,这老板告诉他这瓷观音是明代万历年间的,绝对的正品行货,不过因为是一个土夫子出给他的鬼货,所以基本上没人敢碰,他就便宜出手卖给老头。

所谓鬼货”,这是古玩行的一句行话,意思就是从墓地里或者地底下挖出来的古董,这些古董一般阴煞之气比较重,摆在家里容易出事,所以行内的人和收藏家都不太愿意碰这些东西,价格也就相应的比较便宜

当时老头急糊涂了,就信了,二话不说掏出三万块钱就买了下来,想要到别的地方卖个高价,好给女儿看病。

谁知道到另一家店的时候,那家掌柜的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赝品,而且还是二十一世纪的高仿品,完全没有任何收藏价值,摆在家里当个摆设还不错,但要真正出手的话,绝对超不过三百块钱。

三万块钱进的东西就值三百块,当时就给老头气疯了,拿着这尊瓷观音就找了回来,谁知人家老板不买账,说卖出去的东西概不退还,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林墨听到这里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古玩行的水就是深,稍不小心就会弄个倾家荡产,不过这老板也真是缺德,别人用来救命的钱也敢拿,真不怕这钱到时候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我说老板,你就把钱退给这位老爷子吧,人家用来救命的钱,你揣在自己兜里也不舒服不是。”

林墨的话音刚一落地,周围的人就开始跟着应和了起来。

是啊老板,这黑心钱可不能赚啊。”

你都开这么大个古董行了,还在乎那点小钱不成。”

快退给人家老爷子吧。”

怎么,今天都想搁这跟我闹是吧,你们也不去打听打听,古玩街钱爷我是干什么的。钱爷我在这条街上混了三十多年了,多少钱卖出去的东西,还想我多少钱再收回来,从来没有的事。我今儿还告诉你们,钱爷不是那缺钱的人,但是钱爷我不能坏了规矩。”

此人名叫钱三多,祖上就是干土夫子的,不过到他这一代,国家早就严厉打击盗墓了,再加上他身体不好,所以根本没下过墓。就凭着自己的眼力见,在这古董一条街混出了点名堂,开了这家宝古斋。

周围的人听他这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不禁呵呵一笑,心想这钱三多也真是个守财奴,不管多黑的钱都敢收。

老爷子,就当交了个学费吧,古玩这一行啊,不好进。”周围开始有人劝老头收手。

而老头也可能是觉得没戏,闹不好还得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于是就叹了口气,说道: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了。”

林墨虽然同情这老头,但是却也帮不上他什么忙,毕竟自己身上的钱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块,要是再硬塞给老头不是给人添堵嘛。

但是正当那老头捧着那瓷观音往外走的时候,林墨看到那瓷观音忽然亮了起来,看到这里他不禁一阵疑惑,心想这瓷观音不是个现代的工艺品嘛,怎么还会发亮呢,毕竟这可是别家掌柜的过过眼的啊。

但是他仔细一看,发现那亮光并不在瓷观音上,而是源自瓷观音的内部,而且这亮光丝毫不比宝古斋的镇店之宝青铜器差,更何况这东西的亮光是藏于瓷观音内部,如果直接放射出来,恐怕比那青铜器更甚之了。

林墨就知道这瓷观音肯定有猫腻,于是就上前一步拦住了老头:老爷子请留步。”

那老头抬头看了林墨一眼,虽然刚才自己的神智有些不清,但是他还是勉强记得应该是面前这个小伙子救了自己,因此面色和善了不少,他看林墨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瓷观音,于是就说道:怎么,小伙子你对它有兴趣?既然这样,那我就送与你吧。”

老头说着将那瓷观音放到林墨怀里,林墨连连摇头说:老爷子,我还是买下来吧,你看我这里有一百块钱,能卖给我吗?”

林墨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毛爷爷,放到了老头的面前。

老头看着那张毛爷爷,不禁苦笑了一声,自己忙活了一场,赔了三万块钱,到最后就只赚了一百块钱,这可真是苍天闭眼,造化弄人啊。

林墨买下这尊瓷观音并不是贪图里面的古董,而是为了确定好这尊瓷观音的归属关系,免得待会亮出宝贝的时候,这家店的店老板再使什么坏心眼。

林墨看老头接过毛爷爷马上就要离开,就上前拉了他一把说道:老爷子您等一下。”

老头以为林墨有什么话要交代给他,于是就站在原地等着林墨说话,谁知林墨并没有讲话,而是举起手中的瓷观音,用力的砸向了地面。

只听砰地一声,瓷观音撞在水泥地上顿时四分五裂,碎片溅了宝古斋一地。

小伙子,你这又是何必呢,花钱听个响;;”老头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随即不禁长大了嘴巴。

而与此同时,宝古斋内的其他人连同钱三多,也都不禁大吃了一惊。

那瓷观音确实被摔了个稀巴烂,但是瓷观音内竟然是一尊掐丝珐琅彩观音像,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景泰蓝。

林墨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之中,弯下腰将那掐丝珐琅彩菩萨像从地上捡了起来,刚才摔瓷观音的时候他就有分寸,所以这一座掐丝珐琅彩菩萨像并没有遭到任何损伤。

一时之间,整个宝古斋都轰动了起来,每个收藏玩家全都拿着手机或者相机对着那尊菩萨像一顿咔嚓咔嚓,毕竟这种程度的掐丝珐琅彩菩萨像太难得一见了。

 

017:坐地拍卖

第十七章:坐地拍卖

看到这尊掐丝珐琅彩菩萨像,钱三多眼睛都直了,虽然他人品不咋滴,但是看古董的眼力在这一条街上可是数一数二的。

经营古董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保存如此完美的掐丝珐琅彩菩萨像,而且还是清三代期间产出的鼎盛级别的景泰蓝,这种景泰蓝的价格,在市场上绝对不止百万。没想到自己三万块就把它给卖出去了,内心那叫一个懊悔啊。

但是看着这一大笔钱在眼前晃悠,钱三多哪能不动心啊,于是就从柜台前走了出来,走到林墨身边义正言辞的说道:小伙子,这个观音像我们不卖了。”

林墨听后不禁笑出声来,他就知道钱三多会玩这种把戏,幸亏自己提前将这尊观音像从老头手里买了下来,要不然现在钱三多逼问老头的话,老头还真有可能给人家退回去。

呵呵,钱老板,古玩出手,概不退还,这可是你订下的规矩啊。”林墨抱着那尊观音像笑道。

我;;我订的规矩我就能改,现在能退,能退,我不卖了。”钱三多说着大有一番要上来抢的架势。

哎,钱老板,你搞错了,我这个不是从你这买的,我是从老爷子这儿买的,你要退得去找他。”林墨往旁边一指,笑吟吟的看着钱三多。

钱三多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这小子应该是早就看出了这瓷观音有猫腻,所以才来这一出的,没想到自己在这一行混了这么多年,今天倒让这小子给打了眼。

不过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他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硬抢,所以就记下了林墨,暗暗的吞了这口气。

林墨哪能不知道钱三多的想法,于是就向钱三多拱了拱手说道:钱老板,今日借贵宝地一用。”

说完就见这家伙直接席地而坐,将掐丝珐琅彩菩萨像往旁边一方,叫喊道:各位兄弟老板们,咱们今日在古宝斋相聚也是缘分,今日得了这掐丝珐琅彩菩萨像也实属意外,小弟不懂古董,更不懂这个什么景泰蓝,因此想就地出手,不知道各位老板有没有兴趣啊?”

周围的人一听林墨要直接出手这尊景泰蓝菩萨像,登时又沸腾了起来,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不久周围的人便开始勾搭着说道:不知小兄弟打算怎么出手啊?”

林墨笑道:很容易,我叫个底价,你们以此往上加价,价高者得,也就是拍卖。”

景泰蓝虽然不是什么无价之宝,但也实属难得,因此周围的人也早就料到林墨会用叫价拍卖的方式出手。

那小兄弟底价是多少呢?”另一个人问道。

底价一百万,一次加价十万。”林墨简单粗暴的解释道。

听到这个底价,周围不少人都开始心动了,毕竟这种程度的景泰蓝就算是在黑市上也不止一百万。

林墨何尝不知道周围人的想法,但他更加了解人心的贪婪,虽然他底价叫到一百万,但是最终的出售价绝对要远远高出这个底价。

周围围观的都是一些小商人,虽然算不上富商巨贾,但是手里面还是有个小几百万的,因此每个人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纷纷开始打电话想要筹钱拿下这尊掐丝珐琅彩菩萨像。

钱三多自然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比周围的人都更加清楚这尊景泰蓝菩萨像的价值,而且他人脉广,路子多,认识的有钱人更是数不胜数,如果他能拿下这尊菩萨像,到时候再叫上几个大富搞一个小型的拍卖会,这尊菩萨像的价格还得再次翻倍。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心动,毕竟几百万的生意摆在面前,想不心动都难。

于是他就暗中交代了伙计一番,让他去找人筹钱,今天这尊掐丝珐琅彩菩萨像,他是志在必得。

林墨看周围的人大多放下了手机,就知道他们能筹钱的应该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于是笑着说道:既然各位老板这么喜欢我手中的这尊菩萨像,那林某自然也不会横刀夺爱,底价一百万,每次叫价加价十万,现在正式开始起拍。”

林墨巴掌一声响,周围的人顿时就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一样,嗡嗡的叫了起来。

我出一百二十万。”

我出一百五十万。”

我出一百八十万”

;;

每次加价基本上都是二三十万的往上涨,不过钱三多并没有着急,他干古董这些年也存下了不少钱,再加上路子野认识的有钱人多,因此他不害怕中间会杀出一个隐形的富豪出来。

菩萨像的拍卖价很快就叫到了四百万,而过了四百万,周围的很多人都开始放弃了,毕竟四百万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不过过了四百万之后,加价的速度和频率也慢了不少,一直到四百八十万,周围再也没有了声音。

四百八十万一次,四百八十万两次;;”

我出五百万。”钱三多大手一挥,大声叫到。

哦,看来钱老板这是点了天灯了啊,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成交。”

随着林墨一声巴掌响落地,这次的私人拍卖会算是正式结束了,周围的人也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毕竟要想和钱三多挣这个景泰蓝,确实不太理智啊。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三多将早就准备好的五百万的银行卡交给了林墨,随即将那尊掐丝珐琅彩菩萨像抱了回来。

这好东西,看着就是顺眼。”钱三多抱着那菩萨像一阵激动,有些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可不是嘛,花了五百万买回去的东西,当然顺眼了。”林墨临走时还不忘呛了他一句。

周围那些吃不到葡萄的人也跟着半开玩笑的说道:钱老板多少钱出多少钱进的生意没有做过,可这多少钱出再加倍进的生意今天倒是做了一遭。”

这人话音一落地,周围的人都跟着开始起哄,气的钱三多一脸铁青,吩咐伙计往外赶客人。

再说这一进一出赔了三万块钱的老头,经历过这次大起大落,早就看透了其中的人情世故,因此也没埋怨谁,在林墨拍出那尊菩萨像之时,便起身离开了宝古斋。

谁知走到一小胡同尽头的时候,就看到林墨坐在电动车上,好像在等他一样。

小伙子好运气啊,一百块换了六百万。”老头不知自己这话是羡慕还是嫉妒,反正这话是不自觉的从嘴里跑了出来。

哎,老先生多虑了。这钱啊,还是您的。”林墨说着将那张六百万的银行卡拍到了老头掌心。

这;;”老头一时之间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才没有直接给您是因为宝古斋内人多眼杂,稍加不慎还会惹祸上身,我听说您的女儿危在旦夕,这些钱就拿去给她治病吧。”

恩人,恩人呢。”

老爷子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朝着林墨跪拜到。

哎,您这是干什么,你给我跪拜这不是要折我的寿嘛。”林墨说着连忙将老头从地上扶了起来。

老先生,我还有事,就不和您多说了,咱们有缘再见。”林墨说着连忙启动小电驴,向着滨海医科大的方向疾行而去。

老头望着林墨的背影,久久不肯转身离去;;

再说周苗苗早已下课等在了校门口,眼看着学校门前车来车往,可偏偏没有林墨的身影。她以为林墨没有来,于是就独自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从学校回同济堂的道路比较偏僻,而且没有通公交车,所以一到晚上,走在路上就莫名的让人生出一种畏惧感出来。

周苗苗一个小姑娘就更加如此了,虽然这样,但她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她忽然一下子停住了,原来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陈飞正和几个小混混喝的东倒西歪,勾肩搭背的在路上走着。

看到是陈飞,她马上转身准备往回走,就算是走到学校也比这个地方安全。

谁知陈飞那厮一眼就看出了是她,于是一个箭步就追了上来,而跟在陈飞身后的几个小混混也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将周苗苗团团围住。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们,林大哥马上就来接我了,你们要是敢对我做点什么的话,他肯定打的你们屁滚尿流的。”

呵,林大哥?你是说林墨那个逼崽子嘛,妈的,老子和他的账还没算呢,他来了正好,我们两个把之前的账给清了。不过在那之前,咱们俩是不是该把话说清楚啊,哈哈。”陈飞说着一脸色相的看着周苗苗。

让开,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是再不让开,我可报警了啊。”周苗苗一脸严肃的说道。

对于周苗苗这种威胁方式,陈飞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而且凭借他们陈家在滨海的影响,进了警察局又能怎么样,到最后怎么进去的还得怎么把他给放出来。

呵呵,周苗苗,老子今天就把话给你撂这儿了,别说警察了,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他说着一下将周苗苗推到墙上,狠狠的抓住她的双手按在墙壁上,另一只手开始解她身上的衣服。

周苗苗被陈飞这冒进的举动吓坏了,连忙大声喊叫着救命。

别叫了,就算喊破喉咙也没;;”

陈飞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脸上挨了一脚,登时整个人一下子飞了出去。

妈的,谁啊,敢打本少爷,不想混了。”陈飞还没爬起来就大声骂道。

警察。”

忽然,他就看到一只黑漆漆的枪口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靠,还真有警察。”他在内心狠狠的骂道,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心下登时一惊。

 

018:警花的橄榄枝

第十八章:警花的橄榄枝

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沐晴羽,他之前也因为各种原因进过几次局子。但是每次落在别的人手上,进去之后不久就能被放出来,但是一旦被这个沐晴羽抓了现行,就算是警察局长来求情都没用,该在里面呆多久就得呆多久。

他吃过沐晴羽几次亏,因此见到沐晴羽一下子老实了下来,笑呵呵的说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沐姐啊。误会,都是误会,我就是看这小妹妹不舒服,想给她检查一下而已。”

沐晴羽冷笑了一声,冷哼道:检查身体,我看是你应该到警察局去检查一下了吧。”

哎,沐姐,误会,真的是误会啊;;”听到沐晴羽这么说,陈飞吓得赶忙求情。

不过沐晴羽也没打算真的把他关进去,毕竟每次把陈飞关进去,陈家就要来人号丧一番,因此局长就给她下了死命令,以后少碰陈家的人。

这次暂且放你们一马,下一次再让我见到你们,关进去之后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了。”沐晴羽狠狠的盯着他们说道。

谢沐姐,谢谢沐姐。”陈飞吓得连忙点头道谢,之后带着一种喽啰逃也似的离开了沐晴羽。

跑了好长一段路,直到看不见沐晴羽,陈飞才停了下来,狠狠的骂道:妈的,这个姓沐的真他妈碍事。”

陈少,办她。”旁边一个小喽啰拍着马屁说道。

妈的,你他妈长没长脑子,到底是想办她还是让她办你啊。你们几个都给我注意点,以后见了这姓沐的,都给我绕着点走。”

是是是。”

妈的,没办上周苗苗这个骚货真他妈可惜,要是有下一次,老子绝对不能放了他。”他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看着后面的路,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刻。

谁知一转脸就碰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随即大骂道:妈的,不长眼啊。”抬头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墨。

陈飞说的其他话林墨没有听到,倒是最后这句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他这一路跑来找周苗苗都快找疯了,又听到陈飞这么一嘴,心中怒火登时蹿了上来。

不等陈飞解释,就一拳头狠狠的夯了下去,一时间,安静的街道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直到最后陈飞说周苗苗被一个警察送走了,他才停下了拳头。

看着林墨飞也似的背影,陈飞狠狠吐了一口唾沫,这他妈叫什么事啊,办妹子没办成,不禁差点被抓到警察局里,还被人家半路给暴揍了一顿,这要是传出去,他陈大少可真没脸再在滨海医科大混下去了。于是他就叮嘱手下的小弟,今天晚上的事情半个字不能向外透露。

林墨回到同济堂的时候,沐晴羽还没有离开,看到周苗苗安全回来,林墨自然是千恩万谢,感谢沐晴羽将她送了回来。

而沐晴羽也是出人意料的笑着说道:如果不是林先生你的话,我们也不会那么快破案,自然也不会在路上遇到周同学并把她送回来,说来说去,这一切还都是林先生的功劳啊。”

林墨听后哈哈大笑,他没想到平时不苟言笑的沐晴羽竟然也有会开玩笑的时候,但还是向她表示了感谢。

临走之时,沐晴羽忽然转头看着林墨认真的问道:不知林先生是否有意向加入我们刑警队,为滨海的人民铲除危害呢。”

听到这话,老周可不干了,连忙上前微笑着说道:沐警官,你这是要来挖我同济堂的墙角啊。”

沐晴羽也笑道:周先生多虑了,我只是觉得林先生在警队之中能为人民出更大的力,做更大的贡献而已。”

听到这话,林墨也笑着说道:沐警官此言差矣,公安干警抓捕罪犯,缉拿凶手是为人民服务。我看病救人,悬壶济世亦是为人民服务。两者虽然方法不同,但殊途同归,都是为了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所以要论那一方更加划算,恐怕没有什么意义吧。”

沐晴羽听了也笑着说道:林先生说的也是,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打算放弃对林先生的争取哦。”

林墨听后笑道:请便。”

沐晴羽也笑了两声,随即告别众人,离开了同济堂。

在接下来的几日中,林墨每天依然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白天治病救人,晚上修炼《太古玄医经》。

而且经过上一次识海的升级,林墨对于《太古玄医经》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以前一些难以解答的问题此刻都变得迎刃而解。

掐指一算,林墨知道距离上一次替程子茵治病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这次正好再次过去替她诊治一番,估计这次诊治过后,她的病情应该就能完全痊愈了。

海景天下,程子茵的别墅内,程子茵正一袭白纱裙横卧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林墨说道:怎么,刚刚这么几日就憋不住了,就要这样屁颠屁颠的来找人家。”

林墨听后不禁一阵无语,心想这程子茵平时看着一副高冷御姐范,怎么到了自己面前就变得如此自恋而又恬不知耻”呢。

程小姐,林某此番前行不为别的,就为程小姐的郁疾而来,想必经过这次治疗,程小姐的病就能彻底康复。”林墨一本正经的答道。

嗯?这次难道你还想用上次一样的手段来占我的便宜?”程子茵绣口轻吐,一阵烟雾向着林墨喷了过来。

今日不同往昔,推拿之外,恐怕还要再加几手针灸。”

哦,我懂了,你的意思就是,需要我把衣服脱了。”程子茵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调侃似得盯着林墨。

林墨暗暗叹到,这个女人果真不同寻常女子,这样的话题,平常的女人都是难以启齿的,她可倒好,引导着林墨把话说出来,也当真算作一个奇女子吧。

算,算是如此吧。”

哦,那我可得好好准备一下了,免得待会遭了林医生的嫌弃。”她说着就向浴室走去,不多时,里面就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毛坯磨砂玻璃上映照出一副曼妙的身姿,看的林墨一阵口干舌燥,连忙调动《太古玄医经》,才将体内那股躁动硬生生的给压了下去。

不时,就见程子茵身披一件白色浴袍走了出来,长发湿漉漉的披在双肩,可能是因为水温过热,她的双颊此刻略显红润,将她的气色衬托的恰到好处。

擦干头发之后,她随手将浴巾丢进沙发里。

而此刻,林墨正端坐在沙发之上修炼着《太古玄医经》,就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睁开眼睛之时,就看到程子茵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嘴角抹开了一丝坏笑。

墨大先生,难道你就真的这么能坚守,不想尝尝女人的味道吗。”程子茵说着一抬腿跨过他的双腿,在他腿上坐了下来。

该死。”林墨在心里忍不住骂道,刚刚将身体里的躁动给压制下去,可被程子茵这么一蹭,某个地方顿时又剑拔弩张了起来。看来自己的修为还真是远远不够,相比于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自己这点修为又算的了什么呢。

程小姐,我们开始吧。”

叫我子茵,还有,开始什么。”程子茵说着哼笑了出来。

子茵小姐,我们开始治病吧。”林墨再次用《太古玄医经》将小墨先生控制住了,这才变得有些坦然起来。

无趣。”程子茵白了他一眼,一抬腿又从他的身上站了起来。

随即,她轻解腰带,雪白的浴袍从她的身上滑落了下来,露出白瓷一般的冰肤玉肌。在夕阳的照耀下,透出玉一般的光泽。

墨大先生,还愣着干嘛,开始吧。”程子茵将自己铺倒在床上,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林墨吞了口口水,哦了一声,拿着针包走上前去。

林墨轻捻银针,一根根刺入程子茵背上的穴位,等将针包之中的银针用完,程子茵背上早已扎满了银针。林墨轻弹其中一枚银针针尾,那枚银针随之以极高频率震荡起来。

但是此次与过去于人治病不同,林墨仅仅是轻弹那一枚银针的针尾,那枚银针周围的银针就都以相同的频率震动了起来,紧接着另外一些银针也跟着震荡了起来,以此向外扩散,不多时,程子茵整张后背再加上一双修长的美腿上,银针全部都以一种极高的频率震荡了起来。

嗯;;”程子茵轻抿嘴唇,忍不住轻声哼了出来。

和上次林墨的推拿不同,这次银针震荡,震动的是周身的穴位,让全身都陷入一阵酥麻之中,程子茵紧紧的逼着眼睛,眉头锁在一起,身体也忍不住的跟着抽动着,再加上嘴中轻声的喘息。一时之间,房间内暧昧的味道浓郁的化不开。

而林墨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这些程子茵背部经络颜色的变化,当他看到一开始那些暗红色的经络逐渐变成鲜红色之时,他的心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等到所有银针都停止了震荡,程子茵像是刚刚跑完了全程马拉松一样,大口的喘息着。

林墨依次将银针收起,之后又按照上次的推拿之法,从程子茵的脚部开始按摩推拿。

程子茵刚刚经受过银针的震荡,哪能再次忍受林墨这化人骨髓的手法,嘴中咿呀嗯哼之声自是不断,听得林墨也是一阵尴尬。

但是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于是也没顾那么多,甚至用的力道和手法比上次还要霸道,他要将程子茵体内被五行针法震碎的淤积全部排出体外。

等到推拿完毕,林墨亦是出了一身的汗,累的瘫坐在了地毯之上。

而程子茵早已化作一滩烂泥,覆在了床上,良久她才缓缓坐起,走下床去坐在林墨背后,轻轻的揽着他的脖子,将下巴磕在他的右肩之上,轻声说道:我要去洗澡,要不要一起啊?”

林墨听了不禁一个激灵,抬起程子茵的下巴笑道:一起,要这么一起啊。”

程子茵刚想说话,就听得背后一阵推门之声,随即就听到沈冰彤大口的喘息声。

沈冰彤想着今天是程子茵第二次治疗的时间,上次林墨用了什么手法她都没看上,本想来凑个热闹开开眼界的,谁知道一推开门就看到两人如此姿态,不禁觉得脸颊一红,脏话也随之蹦了出来。

卧槽,林医生就是这么治病的吗?”

《都市之奇门玄医》小说已经全部完结,想查看全部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都市之奇门玄医》即可,不要忘记关注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