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岁月如歌你如酒免费阅读-岁月如歌你如酒全文在线阅读

2019-08-12 10:08:23来源:spy作者:佚名

《岁月如歌你如酒》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佚名,其中有江挽月顾明琛最新内容精彩不容错过,主角是江挽月顾明琛的小说等着你的来看。从前的江挽月觉得,为钱出卖身体是最不耻的事。可现在躺在顾明琛身下的她时常在想,钱真是个好东西。

岁月如歌你如酒免费阅读-岁月如歌你如酒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心灰意冷

江挽月从来不是轻易求饶的主,她宁愿自己被折磨死,也要捡起她那可怜的不值一提的最后一丝傲骨。

从前,她是为了钱,百般放低自己,现在,她只为了争苟延残喘的那一口气,都要这么艰难。

但这一次,她绝不求饶!

顾明琛耐心磨光了,翻了个身顾自己睡觉,不愿意再看她那张一丝表情都没有的脸。

晨光熹微,顾明琛起床时发现江挽月终于抵不住困意睡了下来,不斗嘴不嘲讽的她,此刻又恢复了大学时的那个模样,简单美好,只是唇色苍白如纸,江挽月虚弱无力的样子看的顾明琛突然就忘记了心底最深处的那些秘密,对她的情绪竟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伸手抚摸一下江挽月的眉眼,熟睡的人不自觉动了动睫毛,顾明琛仿佛看到了以前总爱在上枯燥无味的理论课时候明目张胆的对着他睡觉,那时候岁月静好,她眉目如画,顾明琛常常想,要是能一不小心就看到天荒地老,该多好。

而那时的江挽月从不会对他露出这种绝望而又不甘的神色,她只会甩甩马尾辫,轻笑着说:“这位同学,好久不见。”

也许,他真的对她太过苛刻了。

这么想着,顾明琛便起了身,走到了厨房坐在一边等待保姆熬药。等汤药凉了以后,顾明琛才端了进去,江挽月刚好也醒了过来。

“喝药。”顾明琛虽然心里有了些情绪变动,可脸上仍然是万年不变的冰山模样。

“不喝。”江挽月开口已经喑哑的不成样子,听的人心里一惊。

顾明琛不再强制着给她灌药,而是径直坐在床边,对着江挽月放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好好养身子吧。”

说完他便端起药碗,拿起勺子舀了一点,递在了江挽月的嘴边,像是哄小孩子喝药一样开口:“不苦。”

“顾大少爷这是做戏给谁看呢?你的孩子,分明就是……”江挽月话还没说完,便感觉自己面前有一道灼热的目光,她抬头望了过去,却看到一身红裙的林琪正站在门前。

“那个,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林琪率先开口,娇滴滴的样子令人动容。

江挽月攥紧了手,激动的连牙床都在颤抖,她的孩子一定是林琪害死的,没想到她在跌打药里下药不成,还会转向安胎药,最可气的是江挽月并没有任何证据能指向她,可女人的直觉一定不会错的。

江挽月恶狠狠地盯着林琪,她的孩子刚刚死去,林琪便一身红裙出现,真是好不艳丽。

“没事,你进来吧。”顾明琛说着放下了碗,林琪的出现让他晃了晃神,自己刚刚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一听到顾明琛还敢让林琪踏进这个门,江挽月便觉得心有不甘,她腾地站起身,情绪失控到直接伸手掐住了林琪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你还我孩子!我真没想到你会蛇蝎心肠到这种地步……”

林琪拽着江挽月的手,直接往自己的脖子上掐的更紧,她明明力气大的过正虚弱的江挽月,可以完全推开她。可她要的就是这个机会,不然怎么能更加打击她江挽月呢。

顾明琛见到林琪已经憋的脸都红了,便摔了碗走上前去一把甩开了江挽月,林琪假装终于得救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眼泪也适时掉了下来,看的顾明琛更坚信了江挽月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我的孩子,是你江挽月喝药流掉的,这和林琪有什么关系?你疯够了吗?”

江挽月被突如其来的大力甩在地上,伤口突然裂开,血又流了出来,面对此时顾明琛的话语,她没有一点力气辩驳。

顾明琛见到她不说话的样子就心烦意乱,直接搂着林琪的腰去了隔壁屋子,只留江挽月一个人无助的趴在地上。

那天的最后,江挽月不愿意回想起自己是怎样一步一步爬出顾家别墅的,老管家心疼她一个瘦弱的姑娘,帮她叫了救护车,不然她很有可能会死在路边也无人问津。

躺上担架的那一瞬间,阳光打在脸上,身下的剧痛已经让她麻木,江挽月看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始终是流不下来。

她对顾明琛,连最后一丝眷恋不都会再有了。世界以痛吻我,我又何以报之以歌。

 

第10章 发誓

“别过来……别过来……啊……”

林琪一直大声叫喊,那边刚下楼的顾明琛刚好看到这一幕,他心里一紧,大步走了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喝住江挽月:“江挽月,你又要做什么!”

“又?你问我?”江挽月苦笑出声,她盯着顾明琛盯到眼睛酸涩,才晃了晃眼睛笑道:“你从来没好好听我解释过,你的心里只有她林琪说的才是对的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事情都摆在眼前,我也有眼睛,懂得分辨是非。”顾明琛说的很坚决,可他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说出来,我想听。

尽管他不信,不能信。

“没什么意思,既然你这么想我,那我也不想对不起你的想法了。”江挽月说着便拿起手里的水果刀,直直向林琪刺过去,却被顾明琛大力打了回去,江挽月看着向自己打过来的刀,却忘了躲避。

倒地的一瞬间,她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血又在流,她能感觉到身体的涌动,她这些天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失去了多少骨和肉。

“明琛,怎么办……我好怕……”这边失去了威胁的林琪半推半就直接趴在了顾明琛的怀里,精致的脸上写满了惊魂未定,顾明琛只得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眼睛却一直盯着地下的江挽月,她好像,不动了。

林琪看了一眼顾明琛,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江挽月,又生了一计。她大着胆子走过去,蹲在地上伸手去探测江挽月的呼吸,很微弱,可她转头却带着花容失色的神情看向顾明琛,声音也带着哭腔道:“明琛,她死了……”

顾明琛有一瞬间征神,她,死了?

她这么多天的经历其实顾明琛都看在眼里,他清楚的知道,江挽月的身体虚弱,经不起这么多折腾,可他就是不愿意降下一点点身份去给她一个台阶下。

他本就恨她入骨,巴不得她早点被自己玩弄致死,可真正听到她死讯的时候,顾明琛竟然有点失神。

“怎么办,明琛,都怪我,使我害死了挽月姐……明琛,你能不能,让挽月姐早点安息,我很怕……”林琪声音里的着急与愧疚甚至骗过了她自己,顾明琛心烦至极,他挥了挥手让林琪退在了后面,起身将地下的女人抱起,等回过神时,脚已经不自觉地迈了出去。

“江挽月,你不是想要报仇吗?为什么不睁一睁眼继续跟我作对呢?你醒一醒!”载她去医院的这一路上,顾明琛终于不能镇定自若,慌张地冲她吼出了这句话,生死关头的一瞬间,他怎么都不想失去那个人。

他甚至在想,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他宁愿不去挡那一下……刺眼的车灯亮起又闪过,顾明琛已经不自觉闯了无数红灯,他只求能多留住她的生命一会,哪怕是一秒也好。

可是医生的摇头叹气,却让顾明琛险些站不稳。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伤口太深失血过多,已经失去生命迹象了。我们会尽快联系家属,来办理相关手续。”

“你是说,她已经死了?”顾明琛瞪大了眼睛看向年轻的医生,满脸的不愿相信。可医生只是淡淡回答了一句:“是。”

顾明琛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出医院的,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在医生宣布江挽月死亡之后确确实实地缺了一块。

为什么?几个小时前她还扬着一张脸说要报仇,现在却突然就离开了自己?

她从前就是这样一声不吭地抛弃了自己,没想到几年以后,悲剧还是再次重演。不管自己这段日子对她怎样折磨,顾明琛都不得不承认,即使再轮回多少次,他还是会对她一眼沉沦。

夜风微凉,打在脸上却没了那层意思。顾明琛在马路边站到腿脚麻木,才敢接受这个事实。

江挽月,那个让自己牵挂了一整个青春的女人,已经死了。

一根烟燃尽,顾明琛又重回了医院,可空无一人的病房让他再次慌了神。

“她人呢?”顾明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里已满是焦急与仓惶。

“她的家人已经为了办理了手续,早就带着她的尸体已经离开医院了。”

年轻医生被抓住了衣领,却还是不紧不慢的态度,看向顾明琛的眼睛里带了些敌意。

“离开了?”顾明琛此刻已经像个暴怒的狮子,随时都可能会发狂:“谁允许你们自作主张让他们带走江挽月的!你们经过我同意了吗?”

“你是她什么人?”医生轻呵了一声,继续说道:“难道家属都没有资格为她办理后事?”

一语中的。

他顾明琛是她什么人啊。

前男友?亦或是情夫?

他自己都解释不清。可一想到他连江挽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顾明琛的心里就没来由地疼,自己好不容易接受了她离开的事实,现在却又连她的尸体都再也不能见到,他又怎能甘心?

他发誓,就算是尸体,他也一定要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