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江挽月顾明琛小说-岁月如歌你如酒完整版阅读

2019-08-12 09:56:43来源:spy作者:佚名

《岁月如歌你如酒》完整版阅读是由作者佚名最新所创,江挽月顾明琛是主角,文章内容感人肺腑,扣人心弦,实力推荐。从前的江挽月觉得,为钱出卖身体是最不耻的事。可现在躺在顾明琛身下的她时常在想,钱真是个好东西。

江挽月顾明琛小说-岁月如歌你如酒完整版阅读 第1章 钱真是个好东西

从前的江挽月觉得,为钱出卖身体是最不耻的事。可现在躺在顾明琛身下的她时常在想,钱真是个好东西。

“你是死的吗。”

透着凉意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顾明琛对她的走神很不满,大手扳正江挽月的脸,迫使她直视自己。力道逐渐加重,江挽月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手不自觉地攀上顾明琛的衣袖,眼里蓄了一池清水。

顾明琛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神色。他咬紧了牙,心情复杂,自己怎么又因为她这副虚假的面孔牵动情绪了。

绝不能心软,他不停地暗示自己回忆起当初那个扭头就走,毫不留恋的女人,报复似地猛然奋力向前冲撞着江挽月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刺激着江挽月身上的每个毛孔,眼泪掉得猝不及防。

“疼……我疼……不要了……”她本能地祈求着,顾明琛却勾起嘴角冷笑道:“怎么,才这点程度就又哭又喊的不要了,当初为了钱来求我睡你的人,难道不是你?你的祈求可真廉价。”

江挽月明白他恨不得避自己如蛇蝎猛兽,只能拼命咬住自己的手臂,尽量不发出声来。

顾明琛却还不满意,不带一丝温度地说道:“你的腰是假的?腿也是假的?自己动不起来吗?”他说着便直接捏住江挽月的腰来回迎合自己。

一想到自己只是个泄欲工具还要被嘲笑,江挽月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翻云覆雨之后,顾明琛利落抽出身,还像很嫌弃一般大力擦拭自己身体,而她则像被玩腻了丢在一旁的布娃娃一样,无声地蜷缩在沙发角落。

顾明琛把衣服扔在了她裸露的肌体上,自己整理着西服边角。

江挽月擦了擦脸,随手套上衣服,也顾不得整不整齐便走过去拉住正准备离开的顾明琛。

“明琛,下一部电影,能不能给我个角色?”

顾明琛身子僵了僵,果然,这个女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带有目的的,亏自己刚刚还有一瞬间的心软想要放过她。

他转过身,低头俯视着面前的女人,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佯装自己在仔细打量。

“你想演吗?”

“嗯。”江挽月猜不透现在的顾明琛,只能轻声作答。

“那你求我一下我听听。”

想到刚刚他说自己的祈求很廉价,江挽月便有些迟疑,哑着嗓子开口道:“那我,求求你。”

“江挽月你真是好笑,真以为自己长了一张谁都看得上的脸?麻烦你去厕所照照自己好吗,你一个十八线女明星浑身上下哪一点比得上林琪?”

顾明琛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林琪的电话,当着她的面把女主角的位置定给了林琪。

“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江挽月忍不住心里的委屈,抬眼决绝地凝视着他,一字一句都砸在顾明琛的心上:“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这么讨厌我。”

三个月以来的委曲求全,屈辱与迁就在此刻化成密密麻麻的圈,在她心头回荡。不管何时,只要顾明琛想要,她就要放下一切身段,笑着迎合。

可在他的心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时时刻刻想要抓住机会上位的肮脏女人。

是啊,她是很需要钱呢。

江挽月眼前一黑,闭眼倒地的那一瞬间,往事如旧电影般一幕幕地在脑海中回放,她看到十七八岁的自己成了泡沫,想要伸手去抓却终又错过。

 

第2章 遥不可及的医药费

回忆戛然而止,刺眼的亮光照进心底的黑暗,江挽月伸手想要去挡住光线,手背却传来针扎的疼痛。

她“嘶”地轻叫一声,睁开眼却看见正坐在病床前的继母林媛。

“说吧小贱人,最近都在和哪个男人鬼混?”

江挽月的大脑轰鸣作响,她实在是懒得理会这个女人给自己加的戏。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是吗?”刺耳的女声再次响起,林媛不依不饶,直接把江挽月拉了起来,恶狠狠地咧着嘴道:“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你还没结婚,就……就在外面把名声都败坏透了,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丢我的脸?”

病房里的人被这动静吸引,纷纷张望着看过来。

“丢脸?什么时候我的事也轮得到你这么操心了?我和弟弟饿得快死的时候你怎么不来管一管我们?”

江挽月一心只想揭露她话里的惺惺作态,却全然没注意到林媛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

她刚想继续反驳下去,手机却适时响起,她看了一眼屏幕,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电话那头传来是弟弟的主治医生的:“这个医药费……该交了。”

江挽月看着自己的境况,那头林媛还在看笑话一样盯着自己,而自己唯一的希望顾明琛,连多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

弟弟的生命危在旦夕,她还不能倒下。

“柳医生,求您再给我几天时间吧,我一定把钱还上,您帮帮我弟弟,再宽限两天,两天就好……”

挂了电话的江挽月拔了针没有理会骂骂咧咧的继母便走出了医院,坐上了去顾明琛家里的车,。

天色渐晚,帘幕幽黑,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江挽月扶着门一声一声地扣着,却没人应答。不知过了多久,她累到直接瘫软在地,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人在生病的时候最容易孤独,江挽月一想到自己的弟弟,便不敢有一分一毫的懈怠,只能强打着精神试图坐起来。

大门突然打开,江挽月急忙擦了脸仰起头,做好了求人的一切准备,可还没到,就听到大门里面的嘈杂声,穿得一丝不苟的男男女女们正在为台上的人送上祝福。

而聚光灯下站着的人,正是一席婚纱的林琪。

她从来都知道,配得上与顾明琛并肩而立的人,只有林琪,他的未婚妻。

此刻两个人应该在举行订婚宴吧,前脚刚踹了她,后脚便要和别人订婚了,一切,快的让人猝不及防。

江挽月下意识掐了一下胳膊,不打扰了吧。下定了决心的她转身便走,没再回头看一眼,可在心底的某个角落,还是会隐隐的疼。

看来,自己最终还是要走那条路了。

没办法,为了弟弟,她必须要坚强。

“站住。”

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却突然想起,这个声音,江挽月怎么都不会听错,真是自己爱了整整三年的男人。

男人一把拉住要走的江挽月,把她直接拽了出来,重重推在身后的墙上,疼得江挽月闷哼一声。

“疼吗?”顾明琛轻轻勾起嘴角,大手捏住江挽月的下巴,一点点加重力道,轻笑着说:“不许叫,说不定我心情好了,会赏你点钱。”

江挽月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硬是没发出声音,顾明琛笑意更深:“怎么,就这么想要钱?只要给钱什么都做?”

“是。”江挽月对不敢反驳,弟弟的病需要钱,需要大把的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了。

“给钱吗?”她低下头不去看他,声音也没了一丝情绪起伏。

男人明显的生气了,头顶的太阳穴爆着青筋:“哼,你这种女人,脑子里只有钱吗,为了钱,孩子都不要了吗?”

“怀孕?”江挽月的脑子里炸开了,各种声音在嗡嗡作响,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怪不得她今天会直接晕倒进了医院。原以为只是身体过于虚弱,没想到竟然是怀孕了。

也是,这三个月以来,顾明琛总是随时随地的折腾她,也从不做任何保护措施,中奖也是迟早的事。可是,他顾明琛又怎么会知道?

“怎么,你想说自己不知情?”顾明琛看到她一脸茫然的表情,不禁嗤笑一声:“还在这跟我装什么呢?你继母林媛都已经打电话到我这里要钱了,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家的人还真是都一个样子,为了钱,连什么都可以出卖。”

“你是说,林媛用我的孩子找你要钱了?可她怎么没告诉我……”

江挽月还没问完,脑海里便闪过林媛在她走时脸上挂着的笑容。

原来她早就计划好了要讹诈顾明琛,一时间,信息量过大,江挽月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你们母女二人都商量好的吧?可惜了,你自己都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凭什么还要去为他买单?”

顾明琛说着便更加怒火攻心,他盯着江挽月恶狠狠道:“既然你不想留住他,那不如我帮你做掉吧。”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