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农家皇妃初长成》燕富贵燕仪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2019-08-08 09:41:52来源:spy作者:玛瑙珠子

主角叫燕富贵燕仪的书名叫《农家皇妃初长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玛瑙珠子,这是由他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架空类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穿越成穷苦少女,刁钻婆婆,酗酒渣爹,还有不管不顾的一众亲戚,但燕仪是谁?第一步,先和离!第二步,发家致富,石凉粉,脆皮玉米……引起吴山镇的小吃热潮。可一日遇到受伤少年,脾气还不好!你三句我两句,建立起吴山镇一大酒楼,可事情还没完结,因为少年更大的计划正在悄无声息的进行……

《农家皇妃初长成》燕富贵燕仪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第1章 苦命的娘仨

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树上知了叫个不停。

整日的高温让人烦躁,路上根本看不到人,只有燕家小院中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身材瘦弱的何氏跪在地上,浑身泥土,掩面啜泣,脖颈上清晰可见一条红印。

燕仪从河边提水回来就看到跪在地上的何氏,急忙放下水桶上前问道:“娘,怎么了?你快起来。”

“姐,爹……爹又打娘了,这次还差点掐死娘!”一旁年仅十岁的妹妹燕子抹着眼泪哭着对燕仪说道。

燕仪赶紧将何氏扶回了屋中,屋子里一张发霉的木板床,断了一条腿的方桌靠墙放着,上摆着两个喝水的小碗。燕仪倒了碗水递给何氏,看着她脖子上的淤痕,很不是滋味。

这是燕仪穿越来到这里的第三十五天,每日她都在数着过日子。这段时间里,燕仪渐渐知道了家里的情况。

打人的渣爹在燕家排行老大,格外受奶奶李氏的疼爱。爷爷去的早,李氏独自拉扯几个儿子长大,分家后,李氏跟着渣爹燕富贵过。

四叔在镇上入赘张家,成了上门女婿,一个月也不一定回来一次。五叔在外读书,一心只想着进京赶考,至于二叔三叔,早早的就夭折了。

娘亲何氏自从嫁给燕富贵后,接连生了她和妹妹燕子,娘家人却从来没有管过一次,燕仪也是慢慢从何氏的口中才得知一点。

娘亲何氏一家她这一辈只有一儿一女,住在村东头。自从何氏嫁走了之后,就剩下大舅和姥姥姥爷住在一起。家中靠着大舅一人,日子过的也十分拮据。

“娘,喝水。”燕仪柔声说道,轻轻的拍了拍何氏身上的泥土。

“咳咳咳……”

“慢点娘,别呛着了。”燕仪轻抚着何氏单薄的脊背。

何氏憔悴的依靠在床上,眼角的泪水簌簌而下。燕仪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快到了晌午头,下地干活的人纷纷扛着锄头回家,说话声加上外面蝉声叫的人心烦,何氏扯着破烂的袖子擦干眼泪,撑着身子准备起来:“我先去做饭,不然一会儿你奶又该嚷嚷了。”

看着何氏那虚弱的样子,燕仪赶紧扶住,朝燕子使了个眼色,道:“娘,你坐着,我去做。”

说完,燕仪就提上鞋子,朝着厨房跑去。脑袋后面的小辫一晃一晃的,别人家的小女孩儿头上都绑个红绳,看着好看,但奶奶李氏抠门,还重男轻女,是一点铜钱都不舍得给俩孙女花。

这还没进去厨房,就听到李氏那气急败坏的泼辣叫骂声,“死丫头,你娘又偷懒装死是吧!让她赶紧做饭,想饿死我这个老太婆啊!”

“奶,我娘有点累,今个儿我来做,您等会儿,一会儿就好了。”燕仪赶紧回头嘿嘿一笑,转身撸起袖子就扎进了黑黝黝的厨房洗菜烧锅。

可那李氏就是不肯罢休,手中的拐杖直戳着地,都快要戳出一个洞了。

对着何氏的屋就大声骂道:“还有点累,早起干什么活了?不就洗了件衣服,喂了下猪,昨儿个还不给富贵开门,活该被打,打死更好!

省的生不出儿子还得我们燕家养着你,整日病怏怏的还不够晦气,真是个扫把星!”

说完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用脚踩了踩,顿时又没了痕迹。

这种话已经是家常便饭了,里屋何氏不知听了多少,只能双手紧紧攥着衣袖,憋在心里面,连哭都不敢出声。

“奶,你回屋歇着吧,大晌午的天热儿,我给你弄碗水端来。”这个时候,燕仪只想着让李氏闭嘴,走到水缸面前用木水瓢舀了碗水递给李氏解解渴。

“这辈子造的什么孽,老了还得养着你们三张嘴,看见你们就觉得晦气,滚一边儿去!”说罢,李氏看都不看燕仪一眼,端着水回屋歇着了。

等到饭做好端上桌,燕富贵才回来。

燕富贵长的人高马大,肚子撑的衣服都兜不住,满身的胭脂味,燕仪一闻就知道他又去村口张寡妇那里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

燕富贵坐下来随意的扒了两口饭,就又甩手出了门。从头到尾没有跟何氏说一句话,李氏也嫌弃天热儿,吃了就在屋中歇下了。

等燕仪收拾完东西,娘仨这才有了一段儿安静的时间。何氏晌午没怎么吃,燕仪又偷偷的将之前留的半碗饭端了出来。

“娘,赶紧吃了吧,若是被奶看见就糟了。”燕仪偷偷瞄了两眼李氏的屋子,小声说道。

何氏端着那碗饭,半碗小米粥,上面还撒着几片鸡蛋清儿,是从整块儿鸡蛋扣下来的,难怪晌午吃饭李氏一直在嚷嚷鸡蛋怎么这么小。

 

第2章 苦命的何氏

端着碗,何氏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眼泪,喃喃道:“娘真没本事,不能给你爹生儿子,还连累着你俩整日受罪。”

“娘,你说啥呢,娘咋没本事了!家里的活不都是娘干的?”燕仪一边说,一边拽着自己的袖子给何氏擦眼泪,一旁十岁的燕子也学着姐姐的样子安慰何氏。

“可娘、娘只会做这些,偏偏……唉,村里谁家没个儿子?就娘没给你爹生出来,你奶想抱孙子想的厉害,还不是娘没用……”

何氏是越说越难受,眼泪都砸进了碗里,砰出一滴汤花,溅在了衣袖上。

燕仪无奈的叹了口气,接过何氏手中的碗,喂她吃了两口,才道:“娘,你说你想给爹生儿子,可是爹现在回过家吗?回家不是打娘就是教训我和妹妹,他现在在外面做什么娘你不知道吗?

每次一回来就是一股胭脂味,还有,今天你脖子上的伤怎么来的?胳膊上腿上现在还黑青呢!”

一番话说出,又让何氏的心万般堵塞,说不出话来,只得掩面啜泣。

“娘,别哭了,你看看你为燕家做的,洗衣做饭打扫喂猪,活全是你干的,结果呢?爹还那么打你,奶给过你好脸色吗?我都替娘感到委屈。”说着,燕仪眼角也泛了泪光。

虽说来到这仅仅只有一个月,但是却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母爱。

好吃的总会留给她们姐妹俩,每日早晨起来帮她扎辫子,好容易有了块布料,自己舍不得做衣服省下来给她们姐妹二人……

最让燕仪记着的就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何氏在,不管李氏和燕富贵怎么骂怎么打,她都会护着她们,不让她们受伤害。

何氏一直在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着两个女儿,她身上有一半的伤都是替燕仪和燕子挡而落下的。

“可娘也没办法,日子已经这样了,娘也没法选择啊。”何氏哽咽着,好容易又咽下一口燕仪喂的饭,有米饭还有两片鸡蛋,已经是算好的了。

“那娘就打算一直这样过下去吗?我和燕子都害怕娘有一天会离开我们。”燕仪说着放下碗搂着何氏,脑袋趴在何氏肩头。一旁的燕子依偎在何氏的身边,娘仨互相取暖,可怜又有几分温馨。

“仪儿,燕子,娘会护着你们的,娘虽然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但是娘也别无选择。只能怪娘不争气,连累了你们俩丫头。”何氏擦了擦眼泪,搂着自己的两个女儿轻声说道。

燕仪在何氏的怀里抬头,大眼睛转了一圈,小声喃喃道:“娘,要不……咱仨离开吧,离开燕家,我们再也不用过这样的生活了,反正爹和奶也不待见咱们。”

听到这话,何氏楞了一下,眨巴了两下眼睛,急忙捂住了燕仪的嘴巴,“你这跟谁学的话?若是被你奶听到了,又要挨打了。”

“娘,我说真的,村东头张木匠的女儿不是和离了吗?既然娘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我和燕子也害怕爹每次回家都打我们,娘,你跟爹和离,我们不跟他过了。”燕仪望着何氏的眼睛,认真说道。

“丫头,你说什么呢,这些事你哪里打听的?和离了你们怎么办?你和燕子都不小了,再过段时日就要成亲,到时候你们连婆家都找不到。”何氏一心只想着两个孩子。

“娘,我和燕子没关系,娘也知道,再这样下去是没有头的,倒不如离开爹,让他去找他的张寡妇,他有本事让她生儿子啊!

咱们娘仨过自己的日子,再也不用看他们的脸色,再也不用在晚上害怕又被打,这样过的多轻松自在,是不是,娘?”燕仪的一番话说在了何氏的心坎里,莫名多了几分憧憬。

许久,何氏望着燕仪,轻抿了干裂的嘴唇,眼神还是有些迷茫,“娘真的可以吗,会不会……”

“当然可以!我和燕子都支持你,毕竟还是命重要不是吗?娘,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何氏低头思索,手心里全是汗,从来柔弱顺从的她现在居然琢磨着这种事情,心怦怦直跳。

“仪儿,那娘也不能写和离书给你爹吧?这若是传出去多丢脸啊,娘也不识字呢……”

“娘,和离书可以找里正伯伯来写,况且爹做的村子里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娘不用担心。”燕仪轻轻拍了拍何氏的手,终于是将何氏给开导出来,心中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毕竟想要在这生存下去,就必须离开那个渣爹,离开燕家!而离开燕家最关键的就是何氏,见到何氏点头心动,燕仪就走出了第一步。

突然,砰的一声,房门被人撞开了。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