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席少的撩人悍妻全文免费阅读(席漠司如歌)最新章节

2019-08-06 15:39:09来源:SPY作者:米粒儿

席少的撩人悍妻全文免费阅读(席漠司如歌)小说阅读,作者是米粒儿的小说席少的撩人悍妻完整目录免费阅读,席少的撩人悍妻全文免费阅读免费(席漠司如歌)最新章节。她从五岁起在人贩子营地爱上他,到十五岁甘愿替他的女人顶罪坐牢,到二十五岁找到他,竟是他结婚之日。多年的爱欲不会凭空熄灭,且看她悍妇加身,手撕情敌,

席少的撩人悍妻全文免费阅读(席漠司如歌)最新章节

席少的撩人悍妻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6章被害

  身下一个大力,两人带着满身的海水结束了这场欢爱。

  我定了四条规矩,你一定要遵守,记住,我是在威胁你。

  司如歌软软的趴在后座席漠的腿上,席漠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好像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无赖。

  一,你必须每天回家,二,你不准再见林玥,三,我们要做夫妻该做的事。她掰着手指头数出这三条。

  席漠嘴角勾起微讽的笑:你凭什么?

  凭我俩之间有一张结婚证。司如歌也闭着眼,像是习惯了他的冷漠,明明上一秒还能在她身上驰骋,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

  席漠懒得跟她多说,问了一句:那第四条呢?

  第四条以后再说吧。她的声音好像忽然小了下去,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席漠睁眼的时候,她竟然已经睡过去了。

  深夜,席酩还在书房研究学术,口渴了想去外面倒杯水,就看见席漠抱着司如歌回来。

  司如歌身上裹着一条毯子,双眼紧闭,头发湿哒哒的。

  看见席酩,席漠有点诧异,他一向不喜欢在家里住,难道自己没在家的这几天,他都在家吗?

  席酩扫过他怀里的女人,扶了扶眼镜:早点休息,哥。

  席漠点点头,没有多想,将司如歌抱上了楼。

  第二天司如歌就发烧了,席漠只是嘱咐了家庭医生照顾她,然后就去了公司。

  司如歌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有一个人将热水递给她。

  她扯出一个笑,接过杯子:你今天怎么不去研究物理,居然在这里看我发烧?

  席酩面无表情,将手上的一个东西拿出来,是个牛皮纸袋,然后看着司如歌微变的脸色,轻轻开口:我好像找到比物理更好玩的事情了。

  纸袋口子上的线被拆开,很明显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人看过,司如歌扯着嘴角笑道:这就被你发现了。

  十年前,江城有两个名媛,罗美恩和林玥。

  罗美恩离奇死亡,所有警力竭力调查,眼看着有了眉目,却突然有一个小女孩来自首。

  那年,司如歌十五岁。

  她在海边乞讨,被打晕带走,醒来后,有人叫她认下一桩杀人罪,本来她还有点犹豫,却在转头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是她日思夜想的脸,这么多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这个说要带他走的大哥哥。

  是替他顶罪吗?司如歌急急的问道,那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司如歌不知道席漠为什么要杀这个小姐,但只要是他,她就愿意,她匆忙点头:好,我认,也不要钱,我很聪明的,绝对不会露馅。

  凶器是一根腰带,那时候年纪尚小的司如歌,远没有想到,如果是席漠杀的人,为什么会用一根女人的腰带。

  你用林玥威胁我哥跟你结婚。席酩一语道破事情,司如歌有点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能别说了吗?她那天被席漠带回家,无意中发现了当年警察的调查结果,她不是个蠢人,只消粗略一看,再联系起来,便知道,当年的凶手不是席漠。

  而是林玥。

  司如歌将自己裹进被子里,感觉一阵阵的发冷。

  席酩皱了皱眉,将牛皮袋重新拿起,走了出去。

  将东西放回原位后,他让保姆陈姨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让他重新过来一趟。

  但陈姨挂掉电话后,有点欲言又止。

  席酩抬头看她:怎么了?

  她叹了口气:医生现在在大少爷的公司,好像林小姐也病了,被大少爷给叫过去了。

  席酩有点征愣,往楼上看了一眼,思索半晌,点头道:知道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司如歌感觉还没入睡,就有人在拍自己的脸。

  司如歌,醒醒,司如歌,咱们去医院

  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看见席酩皱着眉,拿着她的外套。

  她一笑:怎么感觉每次我生病或受伤都是你啊?

  说完她拿过外套,她没有那么娇蛮,生病了要去医院还是知道的。

  在车子启动后,席酩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转头对司如歌道:你等我一下。

  她难受得蜷在后座,嗯了一声,手机发出一阵阵的消息提示音,她摸出来看,忽然就笑了。

  铺天盖地都是昨天她在商场的消息,配上了席漠推开林玥、跟她抱在一起的照片,评论一边倒,说席少是真的移情别恋了,更有甚者说他爱的本来就是司如歌,林玥不过是挡箭牌。

  她的目的达到了,大家不再忽视她这个真正的席太太。

  脑袋又是一阵眩晕,她放下手机,随手扯了一张毯子将自己盖上,迷糊中感觉到车子发动,以为是席酩回来了,什么也没说。

  只是她本身就不舒服,车子在平稳的行驶一段时间后,好像变得有点抖,司如歌以为是席酩开得太快了,闭着眼说:你开慢一点,我想吐。

  没有人回答她,司如歌以为他没听见,又叫了一声:席酩。

  照样没有人回答。

  她皱着眉睁开眼,看见前面的人戴了黑色的口罩和帽子,觉得有点好笑:又没有雾霾又不是冬天你戴个口罩干

  话音未落便戛然而止,因为车子一个剧烈的抖动,司如歌看见外面一片荒凉。

  这绝对不是去往医院的路,甚至已经出了市区了。

  司如歌努力的睁大双眼,刚刚是她没注意,这个男人没有戴眼镜,席酩是高度近视,开车的时候不可能不戴眼镜。

  她的拳头一下子握紧,将手伸到一旁悄悄拿自己的手机,眼神却忽然和后视镜里的人对上。

  车子一个猛烈的急刹车,司如歌拖着软软的身子推开门就跑,边跑边拨通了席漠的电话,但没响两声,被直接挂断。

  她本来就生病了跑不快,没过几秒,被人狠狠的拉住头发,头皮一阵剧痛倒在地上。

  不要白费功夫了,这地方荒无人烟,你逃不走的。抓着他头发的人丝毫不怜惜的将她拖着走。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7章封口

  司如歌摸到一块砖,用尽了全力砸向那人的手,他手上一松,司如歌的头发立马被松开,然后她再次拿起手机直接拨了110。

  她还是不应该把希望放在席漠身上的。

  男人一脚踢飞她的手机,随即一个凛冽的巴掌就落下来,司如歌微微偏头,冷了声音:我从来没跟任何人结仇,你是谁?

  你好好想想,你真的没跟任何人结仇?那个男人蹲下来,看着她,语气是毫不留情的嘲讽。

  司如歌忽然勾起一个笑,大白天的,竟无端端让人毛骨悚然,那个男人被她的眼神震得微微一愣。

  当然,因为跟我有仇的,全都已经死在监狱里了。

  司如歌拖着高烧未退的身体回到席宅的时候,院子里全是警察,席酩站在中间,面色严峻的跟他们说着什么。

  听到动静,席酩抬头一愣,然后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他扶住她的肩膀,见她嘴唇上好像起了许多小气泡。

  我累。司如歌软软吐出两个字,便再也坚持不住的倒在席酩肩膀上,双眼紧闭,竟是已经晕过去了。

  席酩没有多想,将她打横抱起。

  席漠刚回到家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他皱着眉:怎么回事?

  一个警察上前:席大少,二少爷报警,说您太太被劫匪劫走,我们查看监控录像,的确有一个陌生男子开走了您家的车,不过刚刚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眼前的男人拧成一股绳的眉心,下意识的住了嘴。

  什么时候被带走的?

  早上九点。

  九点,十点一刻的时候,她给自己打过电话。

  席漠有点头疼,他那个时候正在安抚林玥,以为司如歌又要对他提无理取闹的要求了。

  现在司如歌已经回来了,不过具体事情,要等她醒来之后才知道,警察先循着路上的监控往那条路上查。

  席漠进了屋,将眼神移到床上人儿的脸上,一怔。

  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甚至还有几道血痕,就算是晕过去了眉头也紧紧皱着,掖上厚厚的被子也还在发抖。

  哥。席酩挂断电话看见席漠,叫了一声。

  席漠走到床前:她怎么会这样?

  席酩言简意赅:她高烧不退,我准备送她去医院,回去取手机的时候车子被人开走了。

  什么人?席漠皱了眉。

  还在查。

  漠哥哥一声呓语从床上人的喉间喊出,席漠以为她醒了,但她紧锁的眉头没有一点松动。

  心头忽然钝痛起来,那年她也是这样,一个劲儿的喊疼,抱着自己叫漠哥哥。

  医生给司如歌打了退烧针之后就住在了客房,防止她晚上又有什么突发症状。

  司如歌醒来的时候正是深夜,她想起身给自己倒杯水喝,却发现阳台处有个人影。

  醒了?

  落地灯被打开,席漠站在她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此刻的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气和决绝,眼神幽深,莫名让人打了一个寒颤。

  司如歌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席漠在自己身旁缓缓坐下来。

  好点了吗?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司如歌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席漠从来没这样对她说过话。

  十年前你进去的时候,我承诺给你两千万,今日是我兑现承诺的时候。

  他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司如歌一瞬间有点愣神,没等她反应,席漠继续开口,玥玥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

  一句话,将她睡得懵懵的脑袋一下子转醒过来,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用脚趾都能想到,今天那个开车把她送去荒郊野外的人,是林玥安排的。

  为了林玥,他跟她结婚,现在为了林玥,要把她送走。

  司如歌冷笑:罗家那么大的家产都没能找出当年的真相,能做的,不过是在监狱里找人搞死我而已,这件事情我要是捅出来,真假还不是你席大少一句话的事。

  席漠眼光闪烁了两下,她在监狱里遭遇了什么?

  司如歌的声音也倏然低沉:但是我告诉你,我帮人顶罪无端端坐了十年牢,你现在要敢过河拆桥,我不怕把这个罪名坐实。

  席漠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他一只手直接擒住她的脖子: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她跪在床上,毫不服输的看着对面这个男人。

  捏在她脖子上的手一下子松开,席漠不怒反笑,忽然又猛地拉起她的手腕,连拖带拽的将她拉出了房间,走到车库将她塞进了副驾驶中。

  你干嘛啊?你司如歌胡乱挣扎,席漠忽然抬头,恼怒的叫了一声:别动!

  席漠把车子开得飞快,快得让司如歌几乎以为他要跟她同归于尽,她死死的握住车把手,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白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最后停车的时候,司如歌狂奔下车,在路旁吐了个翻天覆地。

  抬头的时候,才发现这是片荒原,四周没有房子也没有灯光。

  过来。

  席漠在叫她,站在一个山崖边,司如歌忽然皱了皱眉,这里好像有点眼熟,不消片刻,她就想起来,这是今天她被那个不明来历的男人带来的地方。

  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她慢吞吞的走过去,看着他眼睛的方向,山崖下面一片漆黑,像蟒蛇的大口吞噬所有,她莫名打了个冷颤。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她抬头看他,却看见了一张她无比害怕的脸。

  席漠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诡异的表情,似笑非笑,然后指着下面,轻轻开口:他死了。

  司如歌不由自主的发抖,半天才开口:谁死了?

  他从这里跳下去的时候,头上还在流血,像是被人用砖头给砸了。席漠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司如歌却在听完之后倒退两步。

  那个人,她今天上午说完那句话后,就用砖头砸晕了他,但是他怎么可能会从山崖跳下去呢?又怎么可能会死?

  你初到江城便被送进监狱,出来之后与你有仇的,左右不过我一个,你觉得这个人是谁找的?席漠的声音被冷风吹到司如歌耳中,将她的每个毛孔都吹得发冷。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8章纠缠

  这个谎话编的,真是拙劣。

  你错了,最大的仇,无非是夺人所爱,林小姐恨我,比你恨我多得多吧。司如歌站在原地,轻轻上扬起嘴角,带着嘲讽。

  席漠走到她面前,双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他被你砸晕,但绑架的罪名不小,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吗?

  司如歌全身都在发冷,席漠话都说到这个地步,她要是还不明白,那就真是个蠢货了。

  无非是怕他把林玥供出来,所以席漠提前解决了他。

  她有点失控大吼:她身上本就担着一条人命,又这样对我,你还要包庇她,甚至为了她杀人?!

  席漠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她的唇上:别乱说,他是自己脚滑,谁也想不到会出这样的意外。

  司如歌突然觉得眼前的席漠很恐怖,比揪着她衣领的那个暴怒的席漠还要恐怖,她用力拍打他的手,咬牙道:你是想告诉我,不保守秘密,就会跟他一样的下场吗?

  席漠脸色忽然变得难看,直直上前,司如歌条件反射性往后退,却没注意到身后的石头,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尖锐的石头划过手臂,痛得她嘶了一声。

  二十年前的事,我早就忘了。

  宁静夜色中,她等来的,是这样一句话,甚至让她瞬间忽略了手上的疼痛,呆呆的看着那个人。

  他说他忘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只有她一个人守着那短暂又缥缈的回忆,用尽全身力气只想找到他?

  我欠你的,不过是十年牢狱之灾,我还给你就是。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目光一片冰冷。

  司如歌大叫:还?你拿什么还!

  下一秒,手中就被塞了一把冰凉的东西,在月色下闪着银光,席漠红着眼睛,声音陡然低沉:伤害我,或者杀了我,都可以,你无端端坐了十年牢,我就让你坐实这个罪名。

  说完,他忽然抓着她的手握着那把匕首向自己的胸前刺去,司如歌大惊,瞪大双眼使劲将手偏开,却还是浅浅划破了他的衬衣。

  席漠站起来,她握着刀的手在发抖,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没有珍惜,秘密我希望你永远烂在心底,司如歌,我和林玥认识了十五年了。

  十五年,所以愿意帮她隐瞒一切她的过错,不惜伤害所有人,只为保得身边那个人平安。

  两千万,或是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从现在开始,消失在我眼前,永远都别出现。

  席漠说完话,径直走向了车子,司如歌倒在地上,浑身发冷发软,根本站不起来。

  她吹着冷风,眼神空洞的坐在地上,她以为有一年的时间,如果席漠再不爱她,她就离开。

  可是现在,为了护林玥周全,他连再多一天的时间都不愿意给她。

  刚退下去的烧好像又烫起来了,这个烧反反复复,她终于再坚持不住,两眼一翻白,在地上晕了过去。

  夜深了,医院里静悄悄的,司如歌走到那间病房门前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

  她悄悄打开门把手,但是门从里面被反锁,她拧了几下没拧开,眼睛转了两圈,直直走到消防栓面前,将里面的灭火器取了出来。

  砰的一声响从市中心医院二楼传来,司如歌砸开了门上的玻璃,将灭火器重重扔在地上,伸手进去将门打开。

  床上输着液的林玥猛然惊醒,来人似乎带了一身修罗煞气,阴沉着脸走到她的床前,然后毫不犹豫的掐上她的脖子。

  你为什么非要和我抢漠哥哥?

  林玥去掰她的手,可是她手劲之大竟然无法撼动。

  司如歌想到席漠那句冰冷的话,手中动作顿了一下,林玥趁着这个空当连忙挣脱开她,急急忙忙跳下了床,光着脚往外面跑去,救命,救命啊

  司如歌已经能听到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个可怕又鬼魅的笑,林玥,你记住,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纠缠席漠一天。

  她掏出那把自己一直放在身上的匕首,猛然瞪大了眼,朝林玥跑去。

  林玥转身看着那把泛光的匕首,尖叫一声,连跑都忘记了,直勾勾的看着司如歌朝自己的心脏捅来!

  一个人挡在了司如歌面前,带着不敢置信又暴怒的声音喊着她的名字。

  司如歌动作一滞,呆呆的看着自己因为握住了匕首而鲜血直流的手,缓缓抬头,看向那张脸。

  其实也不久,不过才一星期没见而已,为什么她感觉像是过了好几十年?手上一松,匕首直直掉在地上。

  林玥退到走廊,已经有席席续续的病人从病房里探出头,她挥着手,指着司如歌:这个人就是个杀人凶手!

  席漠微微皱眉,司如歌嘲讽的笑意从后面传来,林小姐,谁是真正的杀人凶手,难道还要我提醒你吗?

  下一秒脸上传来火辣的剧痛,陆希觉得比之前任何一次挨的打都要痛,她被这大力气扇到地上,半边身子刚好倒在了玻璃碎片上。

  席漠一下子将她扯起来,咬牙切齿:我说过什么你忘了吗?

  林玥因为刚刚司如歌的话心里一震,捏紧了拳头,又急急走进来,然后把门关上,声音有点颤抖:你说什么?

  司如歌冷笑着看她:不过十年,便忘了吗?

  林玥一下子瘫倒在地,她万万没想到这件事除了她和席漠还有第三人知道,随即又想起什么,看向席漠:那你当时和她结婚是因为

  林玥!司如歌又突然像发了疯似的,捡起地上的刀子,不管不顾的朝林玥冲过去。

  这是她最不想提起的事。

  席漠死死的禁锢着她,用力捏着她的手,几乎要把她的手腕捏断,她嘴唇直发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

  席漠将她的手狠狠甩下,转身去拉林玥,司如歌忍着身上的剧痛,眼前有点模糊。

  他拉林玥的样子那么小心翼翼,关心的话语急切又温柔,没事儿吧?

《席少的撩人悍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席少的撩人悍妻》即可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