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十里桃花不如你主角纪寒灵封靳言完本阅读

2019-07-20 21:50:59来源:SPY作者:锦安安

十里桃花不如你主角纪寒灵封靳言完本阅读,作者是锦安安的小说十里桃花不如你完整目录免费阅读,十里桃花不如你主角纪寒灵封靳言小说免费阅读。外人说她歹毒阴险,抢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不说,还害得自己姐姐双腿瘫痪,脸上留疤。丈夫一月一次恩宠,目的只是为了让她怀孕,好早日离婚。好吧,这婚姻没有幸福,只有冷眼和折磨

十里桃花不如你主角纪寒灵封靳言完本阅读

十里桃花不如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十里桃花不如你》第1章离婚

  初冬的第一场雪来得无声无息,而且铺天盖地。

  但屋外的大雪,却一点也没影响到卧室里交叠的一对年轻男女。

  后半夜时,身形修长而健美的男人毫不留恋的从女人身上站起。床头柔和的灯光落在他俊美却又过分冷冽的侧脸上,五官如同雕塑一般完美,也如石头一般冷硬。

  纪寒灵,你这个所谓的封太太,除了做封家生孩子的工具,其他的东西,你都休想!

  他没有再多给床上那个几乎昏死过去的女人一个余光,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数分钟后,他衣冠楚楚的从浴室了出来。

  模样矜贵而优雅,丝毫没有刚刚淋漓尽致后的失态,修长的指尖里捏着一份文件,扉页上白纸黑字,是离婚协议书

  男人的手腕一抬,那纸页宛如冬日飞雪一般,冰冷无情的洒在还在蜷缩着身体喘息的女人身上。

  垂下的眸子里满是寒冰一样的冷酷,极快的在女人身上一扫,没有半分波澜,漠然到极致。

  转身,很快离开。

  眨眼之间,屋子里火热的气氛消失殆尽,只有冬日里刺骨的寒冷。

  纪寒灵细细的吸了一口气,咬牙强撑着坐起身体。

  目光有些涣散的看着满床的文件,面无表情的一张张的将纸页捡起,整齐的摞好,然后拉开床头的一个抽屉,里面赫然已经整整齐齐的塞满了十几分一模一样的离婚文件。

  每一份协议,在男方那一栏,都已经用黑色签字笔,签上了封靳言三个字。

  纪寒灵淡淡的看了一眼,哑着嗓音低低的念了一句:都快装不下了呢

  他就那么着急,想要离婚吗?

  顿了片刻,她将文件放在了另一边的柜子里,然后拖着浑身发软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朝着外厅走去。

  熟稔的翻出避孕药,水也不用,就那么生生吞下,好似故意要品尝这药的苦涩一般。

  干燥的药丸顺着喉咙艰难的咽下,苦涩的滋味狠狠的弥漫到心底里去。

  封靳言,想生了孩子就跟我离婚,没那么容易

  一夜的折腾让纪寒灵不得不请假休息一天来恢复体力,第二天才敢去工作。

  也幸好封靳言就一个月就回来一次,不然她估计就在被他折腾死了。

  才到公司,助手刘薇薇就一脸拘谨小心的靠过来,小声说道:经理,店里来了一个不太伺候的客人是程家的三小姐。

  纪寒灵脚步不由一顿,程家三小姐,程沛曼,封靳言最疯狂的追求者,自从前几天知道她跟封靳言两个人隐婚的事情之后,没少找她麻烦,没想到今天都找到她的婚纱店里来了。

  嗯,你去忙你的吧。纪寒灵背脊挺直,收敛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进了里面的VIP区。

  程沛曼穿了一件公主裙样式的婚纱,正在站在落地镜上尖酸的责骂旁边整理裙摆的员工,言辞间不过是嫌弃裙子料子不好,样式不好,给她换衣服理裙子的接待员粗鲁无礼。

  程小姐,既然看不上我们的店里的婚纱,您干嘛还要过来折腾这一遭?闲着没事,也用不着给自己和别人添堵吧。

  纪寒灵嘴角轻轻勾笑,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从容和淡定,三言两语间,就狠狠挫了程沛曼的锐气。

  程沛曼咬牙切齿的瞪了纪寒灵一眼,扯出一个勉强扭曲的笑容。

  我给别人添堵算什么,总比某些人阴险歹毒,吃里扒外,连自己的亲姐姐也要算计,然后抢走未来姐夫的人善良多了。说起来那个亲姐姐可真是惨啊,被抢了男朋友不说,自己被害的双腿残疾,面部毁容,连国都不敢回。真是好生凄惨啊

  她说着眼睛里不由得带着满是恶意的兴奋和报复。

  这话里的每一个字,自然都是在骂纪寒灵。

  说纪寒灵抢了她姐姐纪暖夏的男朋友,还害得纪暖夏车祸,残疾又毁容,躲在国外一年半不敢回来,而她却乘人之危,成了封靳言的封太太。

  字字诛心,纪寒灵指尖有些发颤,脸上的笑容却不动声色。

  结婚一年半,她受过无数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当初的脆弱和单纯,早就被这些刀子和尖刺磨成了百毒不侵的硬壳。

  是啊,这天底下,就是坏女人多,到处都是小三,搞得我店里都乌烟瘴气的。

  纪寒灵踩着高跟鞋缓缓靠近,纤弱的身体里爆发出不同寻常的气场,让程沛曼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肩膀。

  您身上的这件婚纱,我就送你了,您穿过的东西,我怕其他客人看不上了。她语气清淡,轻飘飘的就反将了程沛曼一军。

  程沛曼气得精致的小脸都歪了,她从小就养尊处优,从未受过气,绷不住就直接喊出一句狠话。

  纪寒灵,你别得意!我告诉你,靳言已经答应了我跟你一离婚就娶我!我今天来试婚纱才不是试着玩的,都是为了我和靳言的婚礼做准备,一会靳言也会过来呢!

  纪寒灵捏着手包的指头用力的收紧,心脏缩紧,脸上笑容不变,淡淡的回了两个字:是吗?

  就是这么轻描淡写不以为意的两个字,彻底将程沛曼的小姐脾气气了出来,她指着纪寒灵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等着,然后摸出手机给封靳言打电话。

  表面上表情跋扈嚣张,其实心里虚得厉害。

  她这次过来,其实只是来找纪寒灵不痛快的,刚刚的话,全是她胡诌的,封靳言对她的态度爱理不理,根本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不过事情现在被她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把戏演过去。

  只是让她诧异不已,又兴奋万分的是,听她说完前因后果后,封靳言只沉默的顿了一秒之后,竟然真的答应过来了。

  狂喜的挂了电话,程沛曼跋扈的气焰几乎冲破了婚纱店的天花板,趾高气扬道:纪寒灵,靳言马上就会过来给我撑腰了,你现在给我好好倒个歉,让我高心了,兴许我一会我就帮你在靳言面前求饶几句。

  纪寒灵下意识的掐紧手指,骨节泛白,微微垂下睫毛,挡住眼底的光芒。

  隐藏在红色口红的发白嘴唇轻轻开合,出声之后依旧还是那么清淡的两个字。

  是吗

  尾调轻轻拉长,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哀伤。

  他,真的要过来了吗?

《十里桃花不如你》第2章你敢骂她?

  哼,靳言亲口答应的,说十分钟后就会到!程沛曼得意洋洋,提着婚纱裙走到纪寒灵的面前,言辞带着狠毒,纪寒灵,你就等着吧,看一会靳言怎么帮我收拾你!

  纪寒灵心脏紧紧收缩,跳动得艰难而沉痛,抿了抿红唇,她缓缓抬起睫毛,眼眸好似平静。

  程小姐,你真以为,靳言他是在帮你?纪寒灵淡定从容的样子显得有些莫名的高深。

  这种隐晦的感觉瞬间扯出了程沛曼心里的那股心虚,封靳言对她的确是不怎么热情的,可是他刚刚既然都答应过来了,那肯定是她在他的心里地位有了改变。

  想着程沛曼又底气十足,抬着下巴,高高在上的道:他当然是帮我,以后我还要嫁给他呢!

  纪寒灵扯出一个冷笑回她,不再跟她做这些没意义的争吵,转身自己就往楼上的办公室走。

  她越是这样毫不在乎的样子,程沛曼就越是心里憋屈恼火,好似自己成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小丑,而这个女人就是淡定看戏的旁观者。

  凭什么这个贱女人敢这么嚣张?

  她越想越是觉得顺不过气,又是个从来不会隐忍的骄纵公主,当即就扯住了纪寒灵的手臂,怒道:纪寒灵,你有没有教养!凭什么这个态度跟我说话?

  纪寒灵皱眉,不悦冷声道:你放开。

  那你先给我道歉!程沛曼蛮横无理,保证你以后都要恭恭敬敬的跟我说话!

  纪寒灵只觉得这个程沛曼的大小姐脾气彻底的没救了,还真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她转吗?

  我最后说一次,放开我!纪寒灵敛眸,不悦之中带了一点蜇人的锐气。

  程沛曼不依不饶的正要怒骂回去,余光忽然瞥见一辆眼熟的黑色宾利,刚停在婚纱店的门口,她眼珠子一转,一边毫无教养的骂了一声贱人,另一边直接伸手就狠狠拧了一把纪寒灵雪白的手腕。

  纪寒灵吃痛,又气又怒,下意识的就抬手推了一把程沛曼。

  这一下并没有用多少力,但程沛曼却尖着嗓门大叫了一声,身体往后一仰,嘭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纪姐姐,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动手打我。程沛曼挤出了满脸泪,模样委屈的望着纪寒灵。

  纪寒灵冷眼看着她做戏的样子,根本不想理会,转身就走。

  可一回身,就看见一道挺拔而眼熟的身影,就站在距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

  俊美而坚硬的五官,眉眼精致俊逸,深邃的眼底里遮挡不住的露出凛冽寒气,黑色的手工西装一丝不苟的贴合在他高大的躯体上,宽肩长腿,贵气不凡。

  只是那么随意站着,就散发出一股天生的强悍气场。

  看一眼,就能让人心脏猛跳。

  纪寒灵瞧着他,指头收紧,忽然明白了程沛曼为什么会突然摔倒。

  封靳言不说话,也不继续靠近一步,只是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用睥睨的清淡目光,冷冷看着她,叫人猜不出情绪。

  纪寒灵心跳加剧,捏紧的指头用力到有些发抖。

  靳言,我好像崴到脚了,好疼啊程沛曼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沉默,靳言,你过来扶我起来好不好?

  封靳言率先移开目光,抬脚朝着程沛曼走去。

  脚步渐近,从纪寒灵的身旁,不停留的径直越过她。

  纪寒灵脸色发白,垂下了眼睑。

  程沛曼见他真的走过来了,心里狂喜,等封靳言一靠近,就主动伸手抓住他有力的手指,含着眼泪可怜兮兮的哭道:靳言,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纪姐姐好过分,一直骂我,侮辱我

  她倒是有脸恶人先告状。

  纪寒灵转过身,就静静看着,不说话不解释,只有后背倔强的绷得挺直。

  封靳言掀起眼皮看纪寒灵一眼,语气冰凉:你骂她?

  这三个字里,隐约有了要给程沛曼撑腰的意思。

  程沛曼大喜不已,连连点头,立即添油加醋的说:她不仅骂我是不要脸的小三,她还

  话还没有说话,被封靳言凌厉的眸光轻轻一扫,眼神如刀子似的,瞬间吓得程沛曼噤了声,赶紧闭上了嘴。

  封靳言继续看着纪寒灵,眸色晦暗不明:纪寒灵,你骂她是小三?

  纪寒灵心口疼得厉害,全靠着脾气的倔强维持着平静,只是嗓音里的颤抖怎么也掩盖不住。

  封靳言

  纪寒灵。封靳言直接打断她,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阴沉森寒,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小三?你自己才是那个最不要脸的小三,怎么,这才多久,你就忘了那个被你抢走了婚姻,毁掉人生,几乎疯掉的姐姐了?

  他字里像是含着尖针,狠狠往纪寒灵的心口里扎。

  这婚姻,不是她从纪暖夏手里抢走的,是她从对方手里名正言顺的抢回来的!

  这本来就是属于她的,当初是纪暖夏自己算计她不成,反而落进了自己挖的陷阱里,变成了如今的下场。

  那是纪暖夏自己罪有应得。

  可凭什么,现在所有的过错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就因为她没有按照纪暖夏的算计在那场阴谋里被毁容,被毁掉人生吗?

  抬起眸子,纪寒灵看着面前这个在自己心里驻扎了多年的男人,忽然觉得无比的嘲讽。

  就算是自己爱死了他,可在这个男人心里,她永远也只是一个阴险的贱女人模样。

  因为她能嫁给他,也是因为那场算计,她当初还以为是自己因祸得福,可现在想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封靳言,是我错了。她声音低浅的开口。

  当初一意孤行的嫁给他,是她错了。

  现在一昧隐忍退步,纵容封靳言刁难凌辱她,也是她错了。

  这些错,让现在的封靳言从不正眼看她,也让程沛曼这样的女人,有了底气随意踩在她头顶上撒泼。

  封靳言拧眉,看着这个女人惨然的模样,眼底神色愈发幽暗,他一时没有确定她这个错了,具体是指的哪一件事情,不过不管是眼前的事,还是过去的事,既然她说错了,那就是示软了

  封靳言薄唇用力绷紧,原本应该乘胜追击羞辱她的话,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反而没能说出来。

  倒是程沛曼,还以为纪寒灵是在给自己道歉,得意万分,不依不饶喊道:纪寒灵,你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应该给我诚意一点道歉。

  纪寒灵垂眼看着她,忽然抬脚,主动走近面前这一对刺伤她眼睛的男女。

  她现在决定不一昧忍让了,既然封靳言要跟程沛曼一起来让她不痛快,那她也要让封靳言一样不痛快!

《十里桃花不如你》第3章好啊,我们离婚

  纪寒灵垂眼看着她,忽然抬脚,主动走近面前这一对刺伤她眼睛的男女。

  她现在决定不一昧忍让了,既然封靳言要跟程沛曼一起来让她不痛快,那她也要让封靳言一样不痛快!

  纪寒灵这异常的举动,让程沛曼肩膀一缩,下意识的萌生出一点惧意,连忙求助的拉住了封靳言,声音软软的喊道:靳言,我好怕啊

  封靳言敷衍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肩膀作安抚,目光却定定的看着面前的走近的那个女人。

  他很想问,她刚刚说的那句错了,到底是指的什么。

  封靳言,你不是想要跟我离婚吗?结婚一年半来,纪寒灵第一次主动提起了离婚这件事。

  她嘴角勾了一点笑,灿烂又惨烈。

  封靳言忽然感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住了,紧张得连呼吸都要僵住了。

  纪寒灵垂眸看了一眼装柔软扮无辜的程沛曼,嗓音轻而稳。

  那好,我成全你跟程小姐,我跟你离。她说完,潇洒的转过身便走,留下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的程沛曼,还有怔楞错愕的封靳言。

  这个女人,现在是终于想通了,要跟他离婚了?

  这个让他厌恶了一年半的婚姻关系终于可以成功结束了,封靳言一瞬间竟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是盯着纪寒灵的眼神,越发的冰冷和凛冽。

  从结婚到现在,不论他怎么刁难侮辱这个女人,她总是一副隐忍模样,倔强着从不同意离婚。

  可现在,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同意了?是她想通了还是

  封靳言垂下眼睛,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止不住露出欢喜笑容的程沛曼,还有附近远远站着的几个噤若寒蝉的店员。

  忽然明白,纪寒灵这是在用这方式来扫他的面子。

  比起所谓的正妻与小三和老公吵得面红耳赤,她这样潇洒干练的直接扔下离婚两个字,更像是打脸的巴掌,扇在封靳言的尊严上。

  封靳言的眉头越拧越紧,脸色冷沉得可怕。

  长腿直接迈开,他丢下程沛曼朝着纪寒灵追了过去。

  上二楼办公室的楼梯就在附近,纪寒灵才走了一半,手腕就忽然被人用力的拽住了,身后,响起了封靳言冒着寒气的冰冷声音。

  纪寒灵,你什么意思?

  纪寒灵回头,平静看着封靳言,脸依旧是原来的模样,甚至连口红的颜色都没有变一分,可封靳言就是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有些地方不一样。

  说不出是哪里,但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这点不一样,让他心里怪异的浮躁不安起来,他字字用力,又重复了的问了一遍:纪寒灵,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纪寒灵加重语气,封靳言,我成全你,我们离婚。

  说完,用力甩开封靳言的手,转身继续上楼。

  表面上看着决绝和从容,心脏痛得有多厉害,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说离婚,只是一时气话,让封靳言在程沛曼面前骑虎难下。

  这段婚姻走到现在,她忍耐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就这么轻易离掉,不仅对不起她自己,还反而如了纪暖夏的意。

  她才不会那么轻易放手。

  封靳言盯着纪寒灵的背影,眼神灼冷,像是要直接将那个女人戳穿,看着她与平时不一样的僵硬步伐,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绷紧的唇角边上泄出几分冷笑。

  封靳言三两步就追上了纪寒灵,抓住她纤细的手腕,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抵压在墙壁上。

  微微俯身,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起。

  跟我离婚是你成全我?他压低了嗓音,醇厚却又冰冷,恶意揣测,纪寒灵,你可真是好心机。今天我要是真的同意了跟你离婚,明天你是不是就会带着奶奶冲我公司门口,借着她的威信找我算账?

  封太奶奶是封家,唯一站在纪寒灵这一边的人。

  是她出面让封靳言保证不能单方面离婚,除非两人生下孩子,或者纪寒灵主动同意。

  不然两个人的婚约,将维持一辈子。

  纪寒灵瞪着他说:我还没有那么贱的去给奶奶告状!

  封靳言嘲讽冷笑:纪寒灵,你要是不贱,那暖夏是怎么出事的,你又是怎么嫁给我的?别惺惺作态了,这天底下,还有比你更贱的女人吗?

  他每个字都夹枪带棍,对着纪寒灵最脆弱的软处戳打。

  纪寒灵脸上几乎血色尽失,眼瞳不住颤抖。

  封靳言咄咄逼迫,宛如恶魔:既然今天你敢跟我提离婚,那好。我这就叫人把离婚协议书送过来,你最好乖乖的给我签了,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说完,毫不留恋的一把将纪寒灵丢开。

  纪寒灵浑身都有些发软,失去了他作为支撑,差点直接跪倒,连忙紧紧抠住墙壁稳住身体。

  封靳言的秘书动作很快,前后不过十几分钟,一份崭新的离婚协议书,就摆在了纪寒灵的面前。

  签字啊。封靳言还主动的拿出了自己贴身携带的钢笔,摆在协议书的上面,眸色锐利逼人,紧紧抓着纪寒灵的眼睛,让她无处可逃。

  咬紧嘴唇,纪寒灵不说话也不动。

  怎么不签字。封靳言冰冷的声音里满是讽刺,纪寒灵,不是你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要跟我离婚的吗?

  纪寒灵铁了心的沉默,她没想到封靳言会这么不依不饶。

  可真的要就这么离婚吗?不,她才不甘心。

  纪暖夏算计过她那么多,甚至现在,封靳言那么轻视她和厌恶她,也都是纪暖夏的算计,她现在就算是两败俱伤,也不要就这么放手退场,让纪暖夏的阴谋得逞。

  屋子里,气氛僵冷,直到突兀的电话铃声,猛然响起。

  封靳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奶奶。

  他拧眉接通电话,嗓音平和:奶奶。

  封太奶奶一向慈祥的声音这会有些严肃:我听说你去灵儿的婚纱店了?

  封靳言寒着脸,盯了纪寒灵,没有应声。

  封太奶奶哼了一声,威胁道:混小子,你要是敢在灵儿店里欺负她,看我不狠狠收拾你!现在马上给我到老宅来,正好我有话跟你说。

  封靳言沉默的挂了电话,盯着纪寒灵的眼神冷酷到恨不得生吃了她。

  纪寒灵,你倒是好本事啊,这么快就搬出了奶奶。

  纪寒灵迷茫的眨了下睫毛,神色无辜:什么?

  这是她第一次在封靳言面前露出这种自然的,带着小女人独有可爱的表情。

  平时两人一向争锋相对,除了面目狰狞的争吵,就是漆黑夜色没有感情的缠绵,正常对话的情况,少之又少。

  封靳言深深的盯了她一眼,忽然转开了视线,盯着那份离婚协议书,面容冷硬说道:纪寒灵,你真是个令人作呕的女人。

《十里桃花不如你》第4章别在我面前提起她

  封靳言留下那句话后,立即就转过身,毫不停留的大步离开。

  纪寒灵盯着他转身的背影,只觉得身体里仅剩下的力气也随着他的离开一并被抽空了,她脚下一软,瘫坐在了转椅上。

  冬日和煦的阳光落进来,照在雪白的协议书上,每个字都刺目无比。

  纪寒灵盯着那纸页愣愣出了好一阵神,直到楼梯台阶传来蹬蹬蹬的下楼声,她才反应过来,目光瞥见了桌子上的那只黑色钢笔。

  只是好奇,她拿起笔来仔细看了看,那钢笔有些陈旧,像是用了一些年头,笔身上不起眼的角落里,印了三字细小却扎眼的字暖暖赠。

  封靳言几步从二楼下来,或许是因为刚刚在众人面前被纪寒灵提了离婚,让他心里有些窝火,脸色一直不太好看。

  程沛曼等在楼下,换回了自己原本的衣服,见封靳言下来了,连忙假装着脚腕被扭伤了,可怜巴巴的对着封靳言说道:靳言,我脚腕好疼啊,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封靳言淡淡瞥了她一眼,眼底毫无感情。

  自己打车,我还有事。礼貌而疏远的回答,收回目光,他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程沛曼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被丢了冷脸也不介意,追在封靳言的身后,腆着脸问:靳言,你是真的要跟纪寒灵离婚了吗?

  她话问完,封靳言的脚步猛然停住了,摄人的威压和寒气,从他的身上,一点一点的渗透出来。

  程沛曼忽然心里有些发悚。

  封靳言回过头,表情沉得吓人。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她。

  说完,封靳言径直上了车,几乎下一秒,车子就轰鸣一声,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件婚纱店。

  程沛曼站在公路边上,有些懵的看着那车子离开,愣了一会,忽然一喜。

  现在提都不能在封靳言面前提起那个女人,那不就是意味着,纪寒灵在封靳言的心里,变得更加的面目可憎和厌恶反胃了嘛。

  既然这么讨厌,那离婚的事情,自然是迟早了!

  想着程沛曼高兴极了,觉得自己今天这场戏没有白演,以后要是能有机会再演几次,说不定两个人就能成功离婚了。

  封家老宅里。

  封太奶奶带着一副老花镜,躺在摇椅上,慈眉善目的正在编织一件小孩穿的毛衣。

  她旁边,站了一个中年男人,弯着腰小声的报告:小刘说,今天程家的三小姐到少奶奶婚纱店里找麻烦,还说少爷会跟少奶奶离婚,然后娶她,跟少奶奶吵了几句,没吵过,就打电话给少爷告状

  他一句一句,详细无比的将今天在婚纱店里的事情全部描述出来,内容细致生动,好似自己当时就在现场一样。

  封太奶奶全部听着,平和的面上不显声色,连手里织毛衣的动作也没有半分停顿,只是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嗯。叫小刘那儿继续盯着灵儿。

  中年男人应了声是,毕恭毕敬的很快退下去。

  封太奶奶将手里的小毛衣举起来仔细看了看,像是在检查错误。

  靳言今天主动进了灵儿的婚纱店她喃喃的念了一句,满是皱纹的脸上笑意很深,这是进步。

  老管家这个时候忽然进来,禀告说:太奶奶,少爷来了。

  封太奶奶放下毛衣,慈祥一笑,热切道:快去叫厨房把我吩咐的那几道菜趁热做出来。

  封靳言很快进来,温和谦恭的叫了声奶奶。

  封太奶奶招手让他过来,笑意温煦的先拉了几句家常,后面才握住了封靳言的手,缓缓开口。

  听说下周末程家三小姐要举办生日宴会,你带着灵儿去吧。正好你们两个人结婚也快一年半了,是时候向外界宣布一下了。总不能灵儿都跟了你几年了,还被不知情的人欺负吧?

  封靳言一愣,刚刚才在婚纱店里跟程沛曼发生了那一系列的事情,现在奶奶就说这样的话,他不得不有些怀疑,是不是纪寒灵又在奶奶面前告了状。

  不然为什么奶奶会对着他说这些话?

  封靳言眼底怒气翻涌,面上却没有显露。

  封太奶奶又继续说道:还有生孩子的事情,都一年半了,还没怀上。你平时别太顾着工作,以后就一周回去一次吧。

  封靳言忍不住露出嘲讽神色:奶奶,纪寒灵到底在您面前说了些什么?

  封太奶奶瞪了封靳言一眼:混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不能给我孙XF撑腰了是不是?

  封太奶奶没有反驳封靳言的话,在封靳言的耳里,就等同于是变相的承认了,这一切,就是纪寒灵打的小报告。

  封靳言怒极了,脸上反而带了点笑意,嗓音里跟浸了冰一样冷。

  好,奶奶。我就从今天开始,一周回去一次。

  封太奶奶好似没有察觉到他话里的冷意和怒气,只是高兴的又跟封靳言说了好些话,然后又拉着他吃了一顿晚餐,又劝又求的让封靳言喝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汤。

  到封靳言走之前,还被强迫着又喝了一碗海鲜汤才放人。

  看着封靳言的车子慢慢消失在老宅的院子里,封太奶奶笑容越发满意。

  她今晚准备的全是给年轻人加火气的好汤,喝完保证今晚封靳言虎虎生威,势如破竹。

  那怀孕的几率,说不定也能增大那么几分。

  看着摇椅上那件织了一半的婴儿毛衣,封太奶奶笑容越发慈祥。

  封靳言在回去纪寒灵家里的路上,就开始浑身奇怪的燥热起来。

  胸口里憋着一股无名火,让他浑身发热。

  抬手扯开领带,他降下了车窗吹冷风,让自己平静一点。

  揉了揉眉心,封靳言不由又想今天被纪寒灵提了离婚的事情,心底里憋着的那股火顿时更加旺盛了。

  以前他们两个人,从来都是他高高在上的丢给她离婚协议,什么时候轮到那个女人嚣张的跟他说要甩了他离婚了?

  真是胆大包天。

  越想封靳言就越是觉得火重,那个女人极其精致漂亮的,却令他厌恶的脸,接连不断的从他脑子闪过,让他莫名的口干舌燥。

  拧起眉头,封靳言单手解开了两颗衬衣纽扣,对着秘书吩咐道:开快点。

  车窗外,夜幕早已落下,隐隐有大风吹起,似乎,要变天了。

  入夜之后又下起了大雪,伴随着凛冽寒风,吹得窗户嗡嗡作响。

  纪寒灵侧着身体,伏趴在沙发靠背上,盯着窗外的大雪,酒意微醺。

  她的脚边胡乱躺着两个空掉的红酒瓶,从婚纱店里回来后,郁闷难受让纪寒灵放纵的连灌了两瓶酒,酒精将大脑麻痹,思绪飘忽迷糊。

  背后忽然哐当一声响,卧室的门被人并不温柔的直接推开了。

  纪寒灵视线模糊的回头看去,隐约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好像是封靳言。

  可一个月才会回来一次的封靳言,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是她喝醉了,在做梦吧

  封靳言一步步朝着她走过去,屋子里灯光暗淡,将他的面容模糊勾勒,轮廓幽深而晦涩,隐藏住了他平时的凌厉和凶悍眸色。

  纪寒灵怔楞的傻傻看着,眸子清亮而干净,这表情,像极了今天在婚纱店里时的神色。

  封靳言心口忽然被拨了一下,如琴弦一般轻轻震颤,脚步不由一顿。

  纪寒灵身体依旧半伏在沙发上,贴身的毛衣和紧身黑裤紧紧勾勒着她曼妙的身体曲线,纤细脚腕下,一双纤细白嫩的小脚在空气中裸.露着,再加上那个干净纯真的表情

  他呼吸忽然一重,只觉得体内有股火,烧得更加强烈。

  纪寒灵呆呆的望了他一会,忽然露出一个清淡却璀璨诱人的笑容,她整个人像是一只慵懒的甩着尾巴的猫儿,冲封靳言勾了勾细白的爪子,软声喊道:封靳言,你来啦

  封靳言嗓子里烧着干渴的火,哑声嗯了一声。

  纪寒灵抿唇露着笑,眼尾因此勾人的上挑,面颊微红,桃夭潋滟。

  你来找我吗?她嗓音里带了一个娇俏的笑意,越发像是勾人的猫儿。

  封靳觉得心口里那根震颤的弦,崩断了。

  一步上前,他微微俯身,敛眸逼近,眼神紧紧抓着浑身娇态的女人,声音沙哑得厉害:纪寒灵,你勾引我?

《十里桃花不如你》第5章我喜欢你

  纪寒灵抿唇露着笑,眼尾因此勾人的上挑,面颊微红,桃夭潋滟。

  你来找我吗?她嗓音里带了一个娇俏的笑意,越发像是勾人的猫儿。

  封靳觉得心口里那根震颤的弦,崩断了。

  一步上前,他微微俯身,敛眸逼近,眼神紧紧抓着浑身娇态的女人,声音沙哑得厉害:纪寒灵,你勾引我?

  纪寒灵微微翻了个身,是毫无防备的仰躺姿势,明澈的眸子清晰的倒影着封靳言紧绷的面容。

  勾唇轻笑,宛如妖孽。

  封靳言,我喜欢你。她突然一句话,像是巨石一般,猛烈的投入了封靳言的心海里,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封靳言一瞬间愣住了。

  已经醉到丢失理智的纪寒灵恍然不知自己在无意识里,已经将这个最大的秘密,就这么轻飘飘的说了出去。

  她自以为自己是做梦,既然是做梦,那为何还要像平时那样压抑自己?

  伸出纤细的手腕,纪寒灵勾住封靳言的后颈,像是某种粘人的宠物一般,凑过去轻吻了一口封靳言的微凉的薄唇。

  真的

  最后一个字音调刚一落下,她的脸颊就被封靳言用力捧住,接着就是近乎粗暴的入侵炙吻。

  纪寒灵迷迷糊糊的顺从合上眼睑,心想果然是做梦啊,要不然,从来都冷眼侧目的封靳言,怎么会主动的亲吻自己?

  放纵自己本来就飘忽的意思,纪寒灵彻底的沉沦了进去。

  此刻的她浑然不知道,就是这迷醉的一晚,将会在她将来的生活里,掀起多大的飓风。

  窗外大雪几乎下了一夜,直到天色将明,才慢慢平息。

  纪寒灵蹭了蹭被子,翻了个身,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腰疼,还有难以言喻的地方

  她猛然从梦中惊醒,僵硬的拉开被子,看向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

  昨晚的激烈,原来,不是做梦

  封靳言,真的回来过了?

  那她昨晚在封靳言面前的放肆表现,也都被他看见了?

  天呐只要稍稍回想昨晚的发生的一切,纪寒灵就觉得脸皮火辣,羞愤得恨不得原地消失。

  环顾了一圈已经不见了人影卧室,也幸好他现在不在,经过了昨晚的事情,纪寒灵根本没有脸面再去面对那个对自己无比厌恶的男人。

  她捂住脸,心里涌出来一股羞耻和绝望,下次再见到封靳言,他会怎么看待自己?

  一定会,更加觉得自己就是个放浪下贱的女人吧

  纪寒灵捂着脸懊恼不堪,床头的手机这个时候忽然响起,她看了一眼,是闺蜜年思瑶的电话。

  小灵儿,有个大单子,接不接啊?

  对待工作一向严肃的纪寒灵连忙收敛了几分思绪,说道:当然接,什么单子?

  年思瑶说道:那个大学时候追你追得全校皆知的陆少爷你还记得吧?

  陆霄竹,那个大学时代给予了自己无微不至的学长,她当然记得,现在提起他,纪寒灵心里都依旧充满了愧疚。

  不由头疼问道:他不是出国了吗?你干嘛提他?

  年思瑶说道:陆霄竹的哥哥下月盛世大婚,新娘是一线女星顾慕薇,婚纱还没有定,我们要是拿下了顾慕薇的单子,让一线女星穿上我的婚纱,那就是价值数千万的免费广告啊!你说是不是大单子!

  要是平时,纪寒灵肯定马上就同意了。

  可一想到可能还会接触到陆霄竹,纪寒灵又有些犹豫。

  别墨迹了,就这么定了啊,你收拾好东西,明天我们就出发,去中南市见新娘子顾慕薇。

  年思瑶说完,完全没有等纪寒灵犹豫,立即就挂了电话。

  另一边,鼎煌国际,总裁办公室。

  封靳言拧眉的盯着面前的策划文件,看似认真严肃的在处理公事,其实文件的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第一页纸,他就已经盯了半个小时了。

  旁边的秘书何城等了半响,这份策划,下面的员工急着要用,只能咬牙出声说:老板,您觉得这份策划有问题吗?

  封靳言这才猛然回过神,快速的扫过文件,淡淡回了两个字:没有。

  正常流程来说,接下来就该签字了。

  但封靳言却只是继续盯着文件,眉头皱得死死,继续愣神。

  何城只好顶着压力,又叫了一声:老板?

  封靳言从昨晚的混乱回忆中拉回神:嗯?

  看那样子,还没有想起签字的事情。

  何城不由得出言提醒:您还没有签字。

  封靳言这才反应过来,拿起一旁的崭新钢笔,动作忽然顿了一下。

  纪暖夏送他的那只钢笔,他落在了纪寒灵的婚纱店里,昨晚他本来想顺道让纪寒灵给原封不动的给他送回来的,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昨晚他竟然彻底的失控了。

  眉头越发拧紧,封靳言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个女人,提笔在文件上落下签名。

  一旁的秘书如释重负,急忙将文件接过来,可低头一看,又脑子一炸,只见那文件上的落名赫然是纪寒灵。

《十里桃花不如你》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十里桃花不如你》即可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