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全文免费阅读(何初见黎野墨)最新章节

2019-06-18 09:52:53来源:SPY作者:小确幸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全文免费阅读(何初见黎野墨)小说阅读,作者是小确幸的小说许你一场天荒地老完整目录免费阅读,许你一场天荒地老全文免费阅读免费(何初见黎野墨)最新章节。何初见嫁给孙赟后,和许多女孩的选择一样辞去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怀孕后却发现了丈夫和老板女儿的奸情,本来想要粉饰太平,用孩子和自己的温柔包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全文免费阅读(何初见黎野墨)最新章节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第六章极品家人

  电话响了,屏幕上妈妈两个字跳跃着,她顿了顿,接起来:喂。

  何初见,我是妈妈。你明天回家来一趟。

  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电话那头一阵寂静,大约两三分钟后,才有声音:你亲妈过来了。

  其实何初见差不多能猜到,这些年来,除了这件事,基本上家里不会给她打电话,就连过年都不会。她说:我最近比较忙。

  那你也得回来。电话那头的女声压抑着怒气,已经离婚多少年了,一欠债就来你爸这装可怜要钱,当我们冤大头啊?你爸不好意思赶人,那你来!明天说什么你也得给我回来,解决完这事你立马回去都行!

  何初见掐断了电话。不知道这次她又欠了多少,她想,为什么那时候爸爸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看上了江南的妈妈?真的是爱情?那为什么结婚仅仅五年就离婚了。

  何初见点开手机银行查看余额,还有一千三百多。她买了张后天最早一班飞家乡的机票,又定了最晚班飞回a市的票。再看余额,七块二毛五。

  很好,连吃顿饭的钱都没了。

  黎野墨看她接完电话,站起来拍拍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吧,我们下山。

  何初见点点头。

  你有什么要求?

  何初见抿了抿唇,借我10万块,我分期还给你。

  黎野墨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扔了个张支票给她,相顾无言。

  第二天一早,何初见坐上了回家乡的飞机。她把黎野墨给的10万块钱都取出来,用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提着,回到家,准确的来说,是何江的家。

  何江是学校的领导,住宅也是几十年前分配下来的,和机关大院在一起。何初见在大院门口被传达室的大爷拦住了,她不常回家,传达室的大爷又换了一位。

  你找谁?

  何初见说:我找何江。

  大爷上下打量着何初见,像在看菜市场上的一颗白菜:你跟他什么关系?

  父女。

  大爷用脚尖指了指她提着的塑料袋:这是什么?

  菜场买的鱼,杀了的,还会动。

  大爷嫌弃的后退了半步,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进去了。

  还没进门,在屋外就能听见里面的女人哭声,还有男人低低的劝慰声。何初见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保姆,想要接过何初见手中的袋子,被何初见轻巧的避过。

  爸妈,我来了。何初见下意识的排斥用回来这个字眼,只说来了。

  何初见想起来一首诗,乡愁。乡愁就像客厅的半包型沙发,亲妈在这头,后妈在那头。亲妈张雅琴是南方长大的小镇姑娘,生的小巧玲珑,何初见的五官大多是遗传了她。坐在沙发上捏着手帕的一角拭泪,偶尔发出几声低不可闻的啜泣声,看上去楚楚可怜。看到何初见进门,说道:囡囡回来啦,快让妈看看,有两三年没见了,还能认得妈不啦?

  两三年?差不多五年了吧......

  高二那年见过一次,之后就一次都没回来过,就连高考的时候也没有一通电话。

  何初见说:是变化挺大的,差点没认出来。

  怎么跟长辈说话的?何江说。他在家里一向比较有威严,说话也带着大家长的语气。

  听到这里,后妈苏卉插了一句:她眼里哪有长辈?跟我们说都没说一声就自己去把孩子拿掉了,最后还是孙赟打电话回来说孩子掉了要跟她离婚我们才知道,回家一趟还推三阻四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当后妈的不愿意让你回家呢。

  何初见有些发愣,孙赟直接打电话给家里?

  苏卉接着说:以前我没来你们家,你爸一个大男人带女儿,粗心大意在所难免。可是从我嫁给你爸开始,我说过你没有?我跟你爸说,孩子还小,他一个大男人忙着工作也不能好好的教导你,这不怪你,怪大人。可是现在呢?果然是从小没妈的。

  何初见没说话。张雅琴接过话说:你这么人怎么这样说话的啦,什么叫从小没妈呀,会不会说话呀!带着吴侬软语的口音,一点气势都没有,让人听着聒噪。

  苏卉说:她四岁的时候你就跑了,长这么大你管过她?还是说你给过一分钱抚养费?

  那也不用你一个外人来说闲话呀!

  何初见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带来了一个女人回家,让她叫妈,何初见绷着没开口,何江说:怪不得你妈要走,原来生出来的是个没人性的怪物。

  原来她还可以是个没人性的怪物。

  何初见走到张雅琴面前,站定:妈,你这次回来有什么事?

  苏卉冷笑一声:还能有什么事,被赶出来了,欠了一屁股债,要钱的!

  张雅琴闻言抹着眼泪喊命苦:囡囡呀,你舅舅那个不是人的东西啦,霸占了房子把妈妈赶出来啦。债主又催着要钱......我跟你爸爸的时候,他还是个小教师,没多少工资。现在他当领导了,你也长大了,你们得帮帮我啦。

  苏卉又是一声冷笑。

  何江说:当初离婚,家里的存款都给了你,房子卖了的钱也给了你,你现在回来要钱?

  张雅琴说:再怎么样我也给你生了个女儿!

  苏卉在旁边冷笑一声:我为了老乔和你的女儿,连孩子都没生!

  张雅琴气的不轻,颤着手指指着苏卉,半天说不出话来,伏在何初见肩膀上呜呜的哭着。何初见没有推开也没有安慰,她看着这个家里的人。

  这回要多少。何初见说。

  张雅琴一听有戏,立刻就不哭了:不多不多,二十万。老娘要把输进去的全部赢回来。

  何初见站起来:好,我给你,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别来了,再来的话,爸爸你让小区保安把她赶出去。

  张雅琴的眼泪止住了,嘴角翘起:哎呀呀,我就知道我的囡囡长大了。

  何江皱着眉:你哪来的钱?

  我挣得。

  怎么挣得?

  我找了个工作,秘书。

  秘书一个文职能挣这么多?你当爸爸什么都不懂?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第七章高速上的女人

  何初见捡起放在地上的黑色塑料袋,扔到张雅琴面前:这里是十万现金,你拿着先走,一星期内我把剩下的十万打给你。

  张雅琴赶忙捡起,紧紧抱在怀里就往门口走,她就是来要钱的,没想到要的这么顺利。何初见冲着她的背影说:别再来了。

  张雅琴放在门把上的手顿了顿,喏喏的说:那下次要钱妈妈直接去找你?

  何江忍不住,使劲把她推出去,门哐啷一声关上,屋内寂静的可怕。

  苏卉讽刺的说:到底是亲母女,我为了你孩子都不要,结果还是跟亲妈最亲。何江叹了口气,失败的婚姻是他一辈子的污点。当时为了升主任不能请假,劝说苏卉把孩子拿掉了,现在每每被妻子提起,心里也是无不惋惜。

  何初见进屋的时候除了那个装钱的塑料袋什么都没拿,走的时候也方便的很。

  妈,我何初见今天把话放在这,你和我爸都是我的长辈,我绝对孝敬你们。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摆:叫我回来不就是解决这事的么,解决完了那我就走了,明天还有工作。

  何江:初见....他看了一眼目光凌厉的妻子,改了口:难得回来一趟........吃个饭再走吧。

  何初见已经走到了大门口:不了,赶飞机。

  大门在身后关上,隐隐约约传来苏卉的声音:你叫她干嘛!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哪里来的二十万?!要她亲口说出来吗!

  哪里来的二十万?就当她是卖的吧!

  飞机降落在A市已经是凌晨了,这个时候地铁和公交已经停运,而她身上的钱完全不够打车。她大致估计了一下从这里到木小树工作室的距离,得出了一个让人绝望的数字。

  滴滴不远处一辆保时捷亮了两下大灯,何初见反射性的眯了眯眼睛,驾驶座里的黎野墨噙着漫不经心的笑向她招招手,上车。

  车子在高速上疾驰,黎野墨笑话她:我要是不来,你真准备走回去?

  何初见点点头,恩,没办法,只能走。

  傻妞。他摇着头轻笑,就不知道给我打电话?

  太晚了,不方便。

  黎野墨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没什么不方便,以后要是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不管什么时候。

  高速上基本没有什么人,一个女声尖利的声音尤其清晰,从窗外传来:你是不是男人?!

  何初见蹭到窗边,打开窗去看,风忽地吹进来把她的头发高高的扬起,又露出了那段细长的脖颈。

  外面的女人接着说:我好好的开着,是你追尾的好吧?你看后面这么长的刹车印,你赖不掉!

  风有点大,何初见眯了眯眼,路边停着两辆车像是追尾了,前面一辆是大红色的宝马,后面一辆是个银灰色的吉利。

  刚刚说话的女人站在宝马屁股后面的位置左看看右看看,指着地上的残片对一旁蹲着的男人说你看,保险杠都碎了!

  男人蹲在隔离带的道沿上抽着烟,一口接着一口,任凭女人暴跳如雷的数落,也没说一句话。女人一看气势更胜,仿佛都能看到后背的火焰特效了:我不管,我急着出差去谈一笔上千万的大生意,等不及保险公司来定损,赔钱!

  男人把烟头在地上掐灭,站起来说你要多少?

  女人穿着烟灰色的毛呢大衣,脚踩一双一看就很高档的高跟皮短靴,说话的时候声音字正腔圆的,像是一只羽毛鲜亮的斗鸡。男人却像是刚醒来没多久的样子,羽绒服皱皱巴巴,头发乱的像几个月没洗,身高不高却有点佝偻。

  女人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男人:3w,少一分都不行。

  高速上的车速不可能太慢,只听到了几句就过去了,何初见耸耸肩,重新坐好关上了车窗,却发现车速慢了下来。

  黎野墨找了个应急道停下来,解开安全带下车。

  我看见个熟人,你在这等我一会。扔下这句话他就从外面锁了车门,何初见待在车里,看着他渐渐走到路对岸。

  黎野墨走到车祸现场的时候,一男一女还在僵持着,女人要价3w一点不松口,男人付不出,也不愿意服软说好话,干脆又蹲在道沿上闷着,一句话都不说。

  黎野墨抽着烟走过去,绕着宝马车看了看,被女人狠狠的瞪了一眼:看什么看!

  黎野墨笑了一下,走过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递给他一支烟。男人站起来借着黎野墨的打火机点着了烟,感谢的看了他一眼。

  女人打量着眼前这个高大的像是古惑仔的人:你们认识?

  黎野墨没回答,问到:真的一分不少?

  女人说:那当然,刚买的新车,3w没多要,图个快,我急着走。

  男人狠狠吸了一口烟,挠了挠头发。

  黎野墨叹了口气,从夹克里面取出一叠钱递给女人:身上没带多少现金,这里差不多有一万,剩下的给你转账。

  女人看有人付了钱,语气都好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了钱,说:其实还可以转支付宝或者微信的。

  黎野墨挑了挑眉,美女,你这算是变相的要联系方式?我还是给你转账吧。说着他掏出了手机:你留个卡号吧,我记一下。

  135xxxxxxxx女人抿着红唇,嘴角上扬。

  一旁的男人惊讶的说了一声:手机号?

  女人点点头:记个电话吧,以后方便联系。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转账好了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接着她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照着念了上面的卡号。

  黎野墨认真的记下来,保存,把手机装进口袋。

  女人又说:诶,你还没说你的号码呢!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急切,她说:万一你不还钱我找谁去!

  黎野墨轻笑一声,,我叫黎野墨,黎明的黎。他自嘲的笑笑:你可以上网搜一下,看看我会不会赖账。

  说罢,他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低声跟他说着什么。

  身后的女人愣了一下,陡然间拔高了声音:黎野墨?SeanLi?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第八章救援

  黎野墨皱了皱眉:你是?

  女人小跑几步到他面前,因为身高的关系拼命的仰着头:我是你在米国读书的时候同专业的师妹!你可能不知道我,后来你回国了,我还考了你当时导师的研究生!诶对了,师兄你现在哪里高就?

  男人的目光在黎野墨和女人之间来回打量,黎野墨注意到他的目光,淡淡的说:你不是急着走么,快去吧别耽误时间了,我也有事先走了,钱会打给你的。

  男人碰了碰黎野墨的胳膊:野哥,谢了,我是真的拿不出钱了,孩子还在医院躺着......

  黎野墨拍拍他的肩膀:没事,谁还没有遇到难处的时候,你以前跟着我干了那么久,就当给你的奖金。

  这......

  有事,先走了。

  黎野墨人高腿长,女人小跑了几步才赶上:师兄你准备去哪呀?

  他脚步不停:A市市区。

  诶,我也去市区呢,师兄我们一路!

  黎野墨转眼已经走到车子前面,掏出钥匙开了车门:不一定顺路,回去吧。

  何初见在黎野墨解锁车门的时候就醒了,车子发动有一会了,她回头依然看到了那辆鲜红色的宝马。

  她眨眨眼:艳遇?

  黎野墨不理她。

  倒追?她看了看外面依依不舍的女人:挺漂亮的。

  黎野墨一把把方向盘打了一圈半,通过机场高速的收费站,进入A市省道:我告诉你何初见,别他妈的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一路上两个人都有些沉默,直到省道被一道隔离带阻断,亮着黄色的警灯。省道从明霞山中间穿过,此时正在盘山路上,一边是陡峭的山岭一边是万丈深渊。

  前面应该是出重大事故了,今天恐怕进不了市区。

  何初见皱眉,那怎么办?

  刚过来的地方有个农家乐,我们先去住一晚上,明天再说吧。

  何初见没有意见,她也没办法有意见。

  农家乐的老板略带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啊,这两天山上下了大雪,刚刚塌方了,救下来了几个伤员,你们两个能不能住一间?

  怎么样,怕不怕?黎野墨故意坏笑着看着她。

  农家乐不停的有人进出,步履匆匆,有的身上还带着伤,走路都不太方便,更别提上楼了。何初见咬了咬牙,一间就一间。

  黎野墨和何初见商量之后,把靠近楼梯口的那一间让了出来,刚收拾完,就听到楼下传来嘈杂的人声,好像是在商量着怎么把伤员抬上来。

  小旅馆的楼梯还是老式的,木头踏板和木头扶手,而且转弯的地方地铁小,担架转不过弯来,好像是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伤员有骨折和脑震荡,经不起太大的颠簸。

  一个人说:要不都放在一楼算了,五六个伤员将就一下。

  另一个人说:不太好,伤员有男有女的,而且大多都是外伤,一会医生过来了做手术衣服得脱了的......

  还有个人说:医生给治疗也需要地方放器械和药品,这屋子最多只有十平米,怎么挤得下这么多人。

  安置伤员一时陷入僵局。

  何初见坐在床上刷手机,山里信号不好,页面过了好几分钟才刷新出来,还只有文字,图片全都是红色的叉叉。不过不看图片,也知道这次的雪崩有多惨烈了。

  这条路是南北的主干道,横穿明霞山,来往的车辆本来就多。雪崩发生的正是晚上六点多快七点的时候,正是高峰期。而且雪崩来的猛,规模大,将近三公里的路段全部被埋,伤员数字还在一点点的增加,其他地方也有零零碎碎的雪崩点,几乎贯穿了秦岭全线。

  大批的抢险救援官兵已经赶到了现场,正在做着搜救,可是有一段雪崩的地点恰好是进山口的位置,车辆根本开不进来,大部分的官兵都得徒步走三四十公里才能到达。

  何初见沉吟,问道:你徒步走四十公里大概多久?

  黎野墨正在收拾床铺,闻言皱眉大概算了一下:快的话也得两个小时吧,怎么了?

  没什么。

  两个小时,对于一条生命来说,两分钟都嫌长。

  我想学开车。何初见说。

  几点了,开什么车!黎野墨半拉着脸训她:我知道你想干嘛,你乖乖睡觉,我去。

  黎野墨从衣架上取下外套给自己穿上,带起一阵风,夹着微微的烟草味道,呼在何初见脸上。

  何初见从后面一把抱住他的腰:其实我会开车,真的,我有驾照,大一就考了,五年驾龄的老司机。

  黎野墨嘲笑她:算了吧,还好你没开,不然估计一年12分都不够你扣的。行了,放手,赶时间。

  何初见腾的一下站起来,伸出双臂拦在他前面:你开了一路呢,不能疲劳驾驶,而且一会到了那儿,可能还要铲雪救人,很多体力活都得你干呢,我来开吧。

  先于黎野墨一步抢到了桌上的车钥匙,像是怕他反悔一样,何初见转身腾腾腾的下楼,动作有些猛,碰到车上有些刺痛。

  黎野墨在她身后出门,看着何初见飞快消失的背影,很是不理解,女人怎么能踩着高跟鞋还健步如飞,下楼还能一步跨三级台阶。

  黎野墨走到前台的时候被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拦住了:先生,我老婆和孩子还在下面埋着呢!求求你带我去救救他们!

  身后两个人来拉他:你干什么!别乱动!肋骨骨折很容易刺破内脏的!

  男人抓着黎野墨的胳膊哀求着,哭的声泪俱下:我女儿才四岁!她撑不到救援的人来了,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她!

  黎野墨低头,问了句:她们被埋在什么地方?

  就从这里往南走!第一个雪崩点!离进山口最远了......我女儿穿着粉色的羽绒服,我XF儿穿着白色的......车子是一辆黑色的比亚迪......男人絮絮叨叨的说着,把附近的地貌和亲人的详细情况都告诉了黎野墨。

  我知道了,你先好好接受治疗,我这就去。

《许你一场天荒地老》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许你一场天荒地老》即可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aidu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爱都爱文学网公众号